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六十二章 忍耐!忍耐!再忍耐!

第一百六十二章 忍耐!忍耐!再忍耐!

本书:狼群  |  字数:8327  |  更新时间:

伊拉克-90年代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即使十年的封锁让举国上下生活资源贫乏到难以为继的地步,但从他至今仍非常完整的公路系统不难想象这个世界第二产油大国当年基础建筑先进到什么程度。

坐在没有空调的破旧旅行车内,隔着厚重的布罩我努力的呼吸着。车窗外嘈杂的响声虽然吸引人,但我却不敢扭头张望。隔着一层铁皮外便是上万归国的朝觐者,虽然早有了路况拥挤的心理准备,可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竟然会有这么多人,路两旁隐藏的地雷威胁将十多里的车队拉得更长更挤,身边步行的人不时被挤撞到蜗牛般行进的车身上,如此近的距离上我甚至可以看到他们脸上流下来的汗滴,但我却不希望他们看到我粗大的假睫毛。

由于朝觐归来的穆斯林在伊斯兰世界中的地位是非常高的。所以几个小关卡都毫无阻挠的让行了。对于我们来说,这绝对是个好现象,说明我们的计划是成功的。另一方面也让人心里越来越担心。如果对方早已经识破我们的把戏,那么把我们放的越深入,收网的时候成功率越高。

和锋线交火的全面肉搏与秘密渗透的零接触不同,这种蒙混过关的把戏,我确实不常用也不熟悉。从坐在车前的小猫和阿里兄弟自在的表情,确实可以感受到术业有专攻的不同。

“呼吸放缓!把精神集中在体内来控制心跳速度能减少氧气需要。”快慢机坐在我身边轻轻的说道。不用理解他话中的含意,光是那种平稳如镜面般地语气便可以让人镇静下来。心一静下来面上越捂越紧的无形之手也逐渐消失了。

当自己沉浸到自我意识后,不但外界的声音被屏蔽在感官之外,连时间也流逝也似乎加快了。不幸的是。我这个境界不够的世俗之人,没有办法在入定的情况下保持灵台的清明。离去的redba,牛仔的死,悲惨的受刑……无数的回忆开始倒带……美国……日本……台湾……

我如同坐在个无人的剧院中一样看着自己的人生,无趣的是我已经知道下面的剧情。俄罗斯……菲律宾……该死!下面的内容便是……

我不想看!不想看!我拼命的在脑中喊叫着,挣扎着,却发现自己竟然困在了自己的潜意识中无法逃脱。谁来帮帮我!

啪!肩头一震!力道虽轻但却如天神之锤敲穿了脑中的幻境,随着眼皮的开合。

刺目的光线刺穿了剧院的帷幕,两重世界的重叠很快以凑过来的图像越来越清晰而消失。

“下车检查了!”快慢机拍拍我的肩在脖喉上抹了一把后,便弯着腰从过道走到了前门晃动的罩袍碰在他屁股上突显出手枪弹袋的轮廊。不过等他下了身站直身体后,顺着肩和胸前支架撑起的罩袍便垂顺的掩饰了所有瑕疵。

我同样点一下身上的衣装,半蹲着缓缓走下了破车站在了比我高了一头的阿里兄弟身后,腿弯上的支撑架原来是给肢体缺陷的人平衡体态用的,它可以让我们身上帐篷的笼罩下长时间的保持在半蹲状态减低身高且不会在运动中改变体态而露馅。这东西成功地将我的身高从82减到了75。屠夫那家伙更狠将自己85的身高减到了8,不过他用不着支架便可以癣自己撑成大肚婆的样子。

“!#!*%#*#*.”

“!!#!*!#*#*%#%”我们几个人喉咙下发出低低的女人说话声,我们大家的喉管振动i上都接装了原本只我使用的声频转换器,把大家的声音都转换成女性的频率上。而且我们的喉mi发声器并由我们自己控制,因为除了刺客和小猫其它人都无法熟练的讲阿拉伯语,为了避免被人问了话不知道如何回答,便由会阿拉伯语的两人遥控我们来应答,而我们只需要做一个伊斯兰妇女最常用的姿势侧过身答话便行了。

他们的对话太快听得我们这些半调子来不及反应,只是知道自已没张嘴便回答的是我们设计的家世。声称自己是阿里兄弟的母姐妻妹。伊拉克的士兵也并没有为难我们这些冒着生命危险去朝觐的信士,只是简单的问上两句让我们下车走过岗哨便可以了。

夹着尾巴做人!这个词用在谁身上都是有极大的侮辱,可是现在我走路的样子,却是这个词语最贴切的解释。使劲夹紧双腿中间的步枪,提起蜷曲的双腿向俄罗斯小丑舞者一样上身直立手抱胸靠低头向前挪动过了木栏杆。

“别动!”一支南斯拉夫长相的a47自动步枪从我脸侧面伸了过来,我甚至可以看到上面铭刻的歪歪扭扭英文tabu

7。2x39madeiiraq,看来至少伊拉克的步兵武器可以自给自足了。

握着黑袍内绑在双腿间的短突击步枪和胸前的m23,随时准备在他拉掉我面罩之时给上他致命一击。看着那个走到近前的军人。他穿着绿色的军服却戴着阿拉伯头巾,挂着太阳眼镜穿着旅游鞋,手里拿着伊拉克自产的崭新的a47的突击步枪胸前却挂着缝缝补补的中国产的a47弹匣胸挂袋,上面还写着“五六式冲丰枪弹匣袋732月83年”。***!冲锋枪的锋字还写错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都诧异自己过分的冷静,我甚至有时间去打量这个人精心修剪过的胡子油亮的边角上仍残留些许护须膏没有梳展开。哪怕这个男人走到我近前对上我的眼眼也没哼避开。我脑子中只有一个衡量,怎么在杀了他利用其当挡箭牌干掉其它士兵之后尽量少地沾污自己的长袍。因为我只有这么一件。

“别盯着他看!别盯着他看!别盯着他看!”耳机内响起已经走过警戒线的小猫的吩咐。可是我的眼神怎么也没有办法从这个男人的眼睛上离开,我就是想看他。想看着他眼神中的闪亮。那代表着生命的气息,代表着威胁。我缓缓的把胸前的手从手枪柄上移到边上的军刀把上,我渴望用这柄利刃刺穿他的心脏

,然后看着那生命的闪光暗淡下去。那代表着威胁的远离、安全地降临。我渴望通过行动去获得这种安全,强烈到握刀的手指微微颤抖。

“呃……”那个对着我看的家伙不知不觉的举起了枪对着我的腹部,如果不是枪机保险仍在安全档上,我早就一刀削掉他的脑袋。

“咔嚓!”一声轻不可闻的快门声从身旁的人群中响起。将这个男人的注意力马上吸引开来。

他立刻回头一面在人群人找寻那个可疑地声响的来源,一边伸手将我推过了警戒线。然后纵身扑进人群,动作迅速得拽出一个穿阿拉伯长袍的男人扔到身后同伴的包围中,长袍被扯掉后一个白人双手环抱着护在胸前,不停叫着:“别开枪!我是记者!”

“!##*#%”一阵推摆后一架相机最终还是被从那个人怀里掏了出来,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碎片崩飞到我近前,半块热靴和io

dix的logo。身后人群中又响起了几声快门声。但这次没有士兵听到。战争还没有开始记者巳像扑向狗屎的苍蝇,无处不在!

“还不快走!”屠夫走过来撞了我一下低声地说道。上了车还坐定,屠夫突然从边上将我挤到车厢壁上,庞大的身躯压住了我的双手,一根手指像钉子一样点在我的颈动脉上,强力的挤压阻止了血液的流动带来了短暂地眩晕感。“我不在乎你自己那点屁事儿让你有多难受,下次再犯神经危及到兄弟们的生命,我就亲手解决了你。没一点长进!”屠夫按在我动脉上手指直到我将要陷入晕迷前一刻才挪开。

“抱歉!我试了。可是就是没有办法……”我也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不对,可是那股无法抑制的冲动太强烈了。

“下次!下多点力气。!”屠夫临坐正又给了我一手肘。打在我肋侧差点将早饭给挤出来。

“别闹了!看那个!”车子开动了没一会,刺客突然用无线电警示我们。顺他扭头看去的方向,一辆越野卡车后面跟着几辆陆虎卫士从前面的交叉线上驶过。里面有帮穿着平民服装却套着俄罗斯的m32战术背心的家伙,他们没有带头盔却也没包阿拉伯头巾。手里拿着的是导轨上装满各种战术配件的m4样步枪,可是棕红色的塑料弹匣的弯度却显示着里面装的是a47的7。2*39弹看上去像是a公司产的sr47。

“乌尼莫克!”虽然大家都只看到了那队长的屁股,但快慢机只瞄了一眼便肯定了那辆车的出处。

“怎么?是那些家伙?”正在骂人的屠夫听到两人的话也顾不上我了,贴着窗户向远去的车队望去。可是除了扬起的灰尘外什么也看不到了。

“天才!我们的位置向东行驶的车队你可以锁定吗?”恶魔通过无线电向后方的天才呼叫。

“可以!我能者到l,2,3,4,5,辆陆虎卫士和……等一下……”天才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一辆卡车?该死!这辆卡车肯定有问题,我在红外卫星上看不到他,这东西甚至能干扰雷达成像型卫星,只能用光学卫星才能看到他。幸好今天是晴天,如果尘土大点的天气,这东西就真成了透明人了。我有点预感……”

“你的预感是正确的!”快慢机示意开车的阿里继续开车:“盯死它们!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从车胎负重变形的程度来看卡车是空的。他们开过去地方向应该是目的地,他们来时的方向才是基地所在。”

“纳西里耶!”我们都知道那个方向本来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那我们就到纳西里耶去等他们!”快慢机看了眼渐黑的天色说道:“耐心总会有收获!”

伊拉克是个小国家。经巴士拉到纳西里耶用不了一天的便足够了。路上离边境越远地岗哨检查越松。甚至有些时候经过工事时里面都没有人。前些日子的战斗对于他们是从未发生过的,虽然所有人都在为美国再次叫战而紧张,但只要空袭警报没有响起,他们便仍感觉离战争爆发还很遥远。

纳西里耶城外,两辆旅行车便分道扬镳了,刺客、恶魔跟大阿里随着第二辆车上的兄弟去追查那两名敌方侦察兵所潜伏的工厂。只留下我、快慢机、屠夫和小猫跟着小阿里进城去监视卡利。克鲁滋和他手下的送葬者们。

拥有25万人口的纳西里耶城在我这个中国人看来,颇像个规模稍大的县级市。不过环境优美了许多。伊拉克地广人稀,人均用地也比较富余,所以城市少见高层建筑,一眼望去多是平房,两到三层的小楼已很显眼了。印着萨达姆手迹的伊拉克国旗在一些房顶上迎风飘扬。不少街区有被炸毁的废墟,但也已经被清理过了。

也许是上百次的轰炸已经将纳西里耶百姓的意志力磨练成钢了,即使战机一触即发。孩子们仍照常在街头踢着足球,拉着牛车的小贬仍在努力叫卖着自己的商品,街两旁的露天咖啡店坐满了盯着电视讨论新闻的人们。看到朝觐的人流入城,所有人都站起来向这边行礼并说着祝福的话。

“该死!你的主意确实好,看他们这些人的态度,别说是检查我们了。如果是古代这些人估计巳径扑过来亲吻我们的脚面了。”屠夫看着伊斯兰国家这种对于虔诚者的崇敬不得不赞叹道。

“那样反倒会坏事。”我看着车子所到之处人群自动让出道路通行无阻地状况为自己的计划有效感到非常满意:“那样反而会发现一个女人有双4的大脚,而且还没剃腿毛。”

“呵呵!”看着屠夫笑得晃个不停却发出女人的声音是件令人恐怖的事情。

万里长征的最后一步!走过了市商业街上看着远处三层地平顶房,那里便是我们落脚的地方。他房后面便是幼发拉底河,河对面便是卡利克鲁滋藏身的巨大院落。那里看上 现代进化传说《》去就像个普通的别墅。只是四周布满了防空炮火而已。

“下车吧!”阿里很有家长的感觉也许是从

小在阿拉伯长大的关系。院里早有人接了出来,听说是已经被收买政府官员,随着他进了那个卖五金百货的商店后院。

“你们现在可以去除伪装了!这里是安全的。”那名接我们男子的英语讲得非常好,随手关上门后指了指四壁包裹的隔音层说道:“我叫阿米德。就在对面的的别墅中工作。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地方请尽管问。”

“娘的!可算解放了!”屠夫一把没扯掉身上的长袍,连拽了好几把才将那包的严严实实的布料扯掉。下一个动作便是从裤档里解下绑在那里的机枪,然后在鼠蹊处使劲揉动起来:“这枪谁给我绑的,紧顶着我的蛋蛋。一路过来快把蛋包给磨穿了。”

我和快慢机一边脱长袍一边笑。这家伙肯定言过其实,这一路过来根本没有走几步路,怎么会磨到。不过两腿间夹把上膛的武器,倒是挺害怕走火把自己腿打穿。

“你就一个人?”小猫脱掉长袍后将捆绑在各种奇怪位置的武器准备归位,然后问道:“你家人呢?”

“你们就是我的家人!”阿米德从边上的茶几上抄起茶壶说道:“我的家人去朝觐了!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但他们都没有回来。”小猫解开衣领想透透气,倒是把阿米德吓了一跳。

“是的!”阿米德不敢看向小猫露出来的胸脯低头答道:“他们应该己经到了美国。”

“这就是美国人答应你的条件?”小猫看阿米德害羞的样子也不愿自讨无趣便又将衣服扣了起来。

“是的!”

“为什么?”我环视了周围挺阔掉的摆设。很好奇怎么样的环境让这个生活不算艰难的人背叛自己的国家。

“我是一个政府中级职员,可是一个月我只能拿到不足o美金。已经没有办法养活自己的家人了。”男人谈论这个问题时很平静。他的态度告诉我们他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而且,我们不想饿死。”

“这是个很好的原因。你是个很棒的父亲,很棒的丈夫。”小猫笑着拍拍他的肩,如果说他全家都在美军手里,那么我们也不怕他中途变卦了。

大家轮流重整自己的武器,我将短突击步枪上7。2*39mm的a枪机和5英寸枪管换掉成了中口径的。338

lapuamagum枪机和24英寸的比赛级枪管加消音器。天才借鉴缴获的那种怪枪的多口径通用思想复制的这种步枪可以通用所有流行的子弹口径,并且从上向下兼容。大口径的枪机模式下只要通过调节匣上的卡簧便可以直接换用其它口径弹匣,只是会磨损膛线并减低枪管寿命。不过我们又没准备驻守伊拉克,大不了打一仗换把枪而已。

“对面别墅以前是干什么用的?”我将藏在腋下的瞄准具装上武器后,快慢机才开始整理自己的,他仍是使用7。2口径枪机,只是将枪管换成20英寸。

“是纳西里耶的伊拉克特别安全组织。”

“伊拉克特别安全组织?”我们都是一楞,那相当于美国的国土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揉合在一起的机关。他们的权力之大,甚至可以不径审讯直接处死政府官员。有点像中国明朝的东、西两厂一样。

“你在那里工作还一个月只得o美金?”我不可思议地看着阿米德,这种机构绝对是肥差。看谁不顺眼污上个罪名毙了,家产抄没时便能捞上一笔。这是钦差般的美事呀!

“那还是这两天要打仗,为了让大家为政府卖力,萨达姆总统才下令发了薪水。

前面已经欠下了我近一年的工资了!“阿米德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我这个人在美国留过学,所以没被调查已经不错了,更不要提什么额外收入。“

“同情你!”小猫将自己的枪管导轨上面的激光测具定位仪拆下来,然后对阿米德说:“我们来之前让你办的事办妥了吗?”

“办到了!”阿米德挠挠头满脸不解地看着我们:“你们让我调整客厅的油画我己经调整好了!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

“当然。如果人人都能明白。我们还混什么。”小猫拉开后墙朝着河对面地窗帘,选枪瞄看了一眼,然后将激光测距仪调整了下摆好,然后接过阿里递过来的行李中的笔记本电脑扯出根线接到激光测距上,调出一个解码软件运行起来,这时扬声器便传出模糊的声响,小猫在电脑上调整两下后。声响便转变成了声音。

“一天检查五次!有必要这样做吗?”声音是可以辨认的德语,但声质仍有毛刺。

再调整两下后便成了慕尼黑口音。大家都不自觉得看了一眼边上的快慢机,结果被他回瞪的眼神浇了盆冰水差点冻感冒。

“不知道!但小心无大错!那个半死的家伙以前是间谍,行事小心已经成了他的性格。”另一个声音讲得也是德语。

小猫再把枪瞄也给固定好通过s端子连接到笔记本上,电脑上便有了图像,不过是只是房子远景。随着调整放大倍数图像便对准了对面二楼防弹玻璃,本来只是一块透明的玻璃。然后小猫在那个播放程序中型号框的下拉菜单中众多型号中开始选择,这时透明玻璃开始变成距形像素,最后在选择了alpha-3427后,图象便有了飞跃性的提升,一幅稍微扭曲的反射图像便出现在播放器上,等调整了色阶和像素间距后,除了仍是反射图像的左右相反外,简直如同一个摄像头装在了对面的房间。

“我的真主!这是怎么回事?”阿米德看着笔记本上的图像捂着胸口叫出声。那是两名穿着军装的男人正在防窃听检测器在扫描整个房间。声音配上图像,对于对面房间的一切便完全落进了我们的掌握中:“自从那批怪人进驻sso(伊拉克特别安全组织)后,他们每天扫描整个房间五次,甚至连通风管道都不放过,以前装进去的窃听器和摄像头都被挖了出来。你们这是怎么弄的?”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我看他说完一直看着我,似乎在等我回答他便无奈地耸耸肩。

“你是怎么做到的?”阿米德犹豫了下倾身去问小猫,似乎他并不习惯于向女性下问。

583

“油画是画在画布上的。绷直的画布其实和电话话筒中的振动膜的原理是一样的。在声音的震动下会作出相应震幅变化,只要利用够精密的激光仪器便可以测量画布表面的震幅大小,从而可以解读出传递到画布上的声音。”小猫估计也是感觉阿米德全家都在美国人手里,这个家伙不敢背叛便对他做了解释:“而画面则是因为伊拉克的防弹玻璃全是从外国进口的,但这种东西平民是用不起的,所有销入伊拉克的防弹玻璃美国情报机构都有经过手,玻璃的内部结晶结构都有各自地排列规率。通过对这种规率进行采集后在电脑上重排列,便可以将反射在玻璃上的画面在散射前计算出来。

这样不用任何特殊器械,也不怕被人查出来。“

“……”阿米德脸上的表情古怪极了,惊讶、恼怒、害怕,惊喜一一闪过,最后只剩下了欣慰,估计他对自己做出不与美军为敌的决定而欣慰吧。说实话!对于他的心态,我是可以理解的,伊拉克的科研水平和国力与美国实在差得太多。小猫的这些东西在他来说简直像神话一样没有办法理解。就像非洲土著曾拿着长矛和政府军的a开战,结果……只是落了外国报纸上几句“勇气可嘉”

的称赞,估计读者不会照字面上去钦佩那些死尸。

现在,我们有了监视图画和声音,如果不是那防弹玻璃会影响效果,我们只要来上一发威力够大的单兵子弹,就能将一举歼灭所有对手。

“嘿!看这个!”我正在想心事小猫突然来了一句。

我凝神向屏幕上看去。心头便是一跳,卡利克鲁滋那个半死人被人推进了屋内,他身后跟着几个肤色各并、装扮不同的人。看到那个坐在轮椅上僵尸般家伙,我便血往上涌,不用照镜子我都能感觉到自己脸皮火烧般的温度。想到这家伙就在百米开外的……

“记得我在路上怎么和你说的吗?”屠夫就站在我身边,看到我脸色的变化从边上用手指在我腰际的捅了一下。尖锐的刺痛感让我心头一惊。忙轻轻呼气压住了上升的火气。

“先生!房间是干净的!”两个人弄完后拎着手里扫描器然后便出去了。

“干净的?”卡利。克鲁兹笑了笑看了下四周后低头拉了拉自已手上的绷带,然后抬起头对其它人说道:“希望是这样的。好了!先生们!你们来这里的意图是很明确的。我也已经提出了需要。只要你们可以满足我,那么我手里的东西便是你们的了。

“克鲁丝先生!致上所有的敬意。我们已经验证了你给我们的情报,所以我们才会答应你的第一个要求,而第二个要求也做到了,甚至第三个我们也做到了。但是你现在坐地起价的行为,让我对你的诚意表示怀疑。”一个阿拉伯长相的男人坐到了房间的茶几边上第一个开口。

“是吗?”卡利。克鲁兹笑了笑说道:“的确!你们的非常的守信用。但是,每一次你们都得到了实惠。不是吗?虽然这次我提的要求非常私人化,但是你们仍会答应的。不是吗?乔纳森先生。时间不等人呀!”

“……”那名男子听到这里仔细的在卡利。克鲁兹眼中寻找着一点点动摇的可能。最后只能无奈的叹口气让步道:“那好吧!卡利克鲁兹先生,我可以回去和上面讲。希望最后的决定能让你满意。”

“谢谢!”卡利。克鲁兹低下头再次拉了拉自己身上的绷带后抬头说道:“希望下次再见面的时侯也能见到他!送客!”

听到这里,我心头一跳。见到他?他不是她?这家伙用自己手里的东西换一个人?我脑中跳出的第一个可能的他,便是我的儿子。卡利。克鲁兹和我联系的时候说孩子的的事和他没有关系,但是他肯定能弄到手,这么说就是和这个乔纳森有关了。那么只要逮住他……

“要有耐性!”快慢机说这话的时侯是站在我前面,他甚至没有回头。

“但……”血气上涌。

“他也许另有所指。你知道的!”快慢机根本没有给我开口的余地。

“但……”瞠眼欲呲。

“不见兔子不撒鹰!”屠夫在我身后捅了我的后腰一下,凑到我耳边用中文说道:“这可是你们中国人的古话。为了捕风捉影一句话就去拼命?你愿意我可不愿意。在没有看到那包着尿布的小东西前,我连脚指头都不会动一下。你也不行……”

“忍耐!忍耐!再忍耐!”快慢机回头正对上我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bestshotiis

illigshot!otheisdhit!”

“呼!呼!呼!”我深吸数口气却仍压不下心中带着甜味上涌的凶气,扭脸拨开屠夫一拳砸在身后内外间的隔墙上,不顾一切只为发泄的拳头势如破竹的将厚实木墙砸个对穿,收回手时隔音绵和木渣被衣袖带的乱飞。

“shoul……”小猫在我背后话没有叫出口便被我挥手挡住。

“什么不要说!”我懒的管被挂的破破烂烂的衣袖推开破洞边上的木门走进了里屋,然后关上门靠在门板上便抽出军用跳刀扎在大腿外侧,另一只手不自觉的前伸想要抓住什么,但嘴里不停的念道:“忍耐!忍耐!忍耐……”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本能的知道这样做是对的……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