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五十九章 忍者无敌?

第一百五十九章 忍者无敌?

本书:狼群  |  字数:6306  |  更新时间:

“波尔卡(buq)”罩袍“从头到脚像帐篷一样将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地伊斯兰传统服装。om巨大的面罩上除了一个二指宽稠密的网纱可以让人感觉到那后面是一双眼晴外什么也看不到,穿上这套衣服站在那里就像个幽灵。

“你想让我们穿上这个东西走到纳西里耶去?”屠夫看着我展示给大家的服装笑了:“哈哈!没门!你想象一下大熊穿上这东西……

哈哈!……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型的蒙古包。你在中东见过长到2米2

高的女人吗?“

我看了一下身边的大汉们,所有人都没有低过77公分,包括美女和小猫个子也不低。想象一下成群两米左右的高大女人走过你面前,再傻的人也知道有问题。

“不!我们坐车!萨达姆执政后禁止了步行朝觐,所以那天我们看到的朝觐者才会晚上赶路。”

“可是在严格的交通控制中,怎么躲过岗哨的盘察?”

“我们混在朝觐结束后的返乡人潮中!十来万的朝觐人流便是我们最佳的掩护。”我提醒屠夫那天晚上看到的朝觐人潮,那铺天盖地而来的骆队和车流像军团迁徒般一眼望不到边。伊拉克根本没有办法逐一盘查,何况伊斯兰教义中对于遮盖自己羞体的行为定义是极为神圣的,男性在非必要的情况下是不能够随便检查女性,朝过觐的人在穆斯林中的地位更是非常祟高的,一般人也没这个胆子去掀“哈吉”的面罩。更何况周围全是前往朝觐的穆斯林都是极为重视这种操守的传统思想者,他们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看来你是下了狠心了!这种法子都想出来了。如果途中被揭穿身份……呵呵!简直是掉进蛤蟆池里的臭虫!”恶魔叼着烟卷走到我的身边摸走我口袋里的火机同时说道:“生吞活剥你都是往好里面想了!”

“所以。我说这并不适合我们这么多人!”

“也许!”队长看着我手里的宽大的“波尔卡”考虑着什么:“不过,如果安排的妥当也不失为一条好办法!”

“朝觐什么时候结束?”

“2月2日是伊历的宰牲节,也是朝觐的最后一天!然后人们便要回流了!”我扳着手指算了一下大约的时间:“如果能够让美军将国境封锁片刻,将人潮囤积在一起,想象一下潮水般的人流中,谁会在意一辆亲友陪同下装满女眷的卡车?”

“我们去哪里搞那个莫须有的亲友?”恶魔看了看身边人的长相,没一个长的像中东人。

“我记得美军有支队伍……全都是伊拉克人。借两个应该没有关系。”队长想起了那支“伊奸”部队,那些人接受过i

的间谍训练,都是些奸滑之辈,这种场面他们最合适了。

“这个计划值得一试!”快慢机站在墙角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也觉得可行!”屠夫和大熊抱着膀子打量着那套比防化服还严实的衣服撇着嘴点头赞同。

其它人似乎也对我这个想法持有信心,也许是他们一时还没有想出更好的主意的原故。

“那就这么办吧!”队长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提出异议说道。骑士虽然一直在摇头,但队长咨询意见时眼光直接就跳过了他:“我们等到朝觐者回国人流出现,我们就混在人潮中到纳西里耶去。”

“ysesir”所有人都摩拳擦掌得转身离去了。只有骑士仍站在那里看着队长,似乎在等队长商讨什么。但队长没好气地打量了骑士两眼没理他径自走了出去,骑士讪讪地笑了笑跟在他身后追了出去。

我站在空出来的诺大车间,看著水泥地上静静躺着的水鬼和ttt00他们心中五味陈杂。本来我打算这次进了伊拉克,无许如何我都不会回去了。原本这计划是打算好了要自己单身上路用的,我宁可有去无回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私事把兄弟们都拉进去。可是水鬼他们的死刺激了队长一战的决心,虽然不想承认,可是这么多兄弟们一起出动,无疑是给了我成功的希望。而给了我这希望的前提则是自己兄弟的丧命。

有种占了出卖了兄弟自己得便宜的负疚感!真恶心自己!

不过,想到这里我抬头看了一眼仍站在远处墙角中的快慢机,这家伙似乎早就转到了我的打算,所以他让我讲出自己混进伊拉克的计划,给我拉上了这么多的强援。这个混蛋!

“兄弟!我想到你会自己混进伊拉克,但没想到你竟然有耐心等到2月中旬。你可真够有耐性、也够狠心地!”屠夫搂着我肩头塞了个小酒壶到我手里:“到时候你儿子都不知道被别人摆治成什么样子了。”

“不会的!我有预感这些家伙在没抓到或是当着我的面的情况下是不会杀了我儿子的!”我喝了口屠夫壶里的纯蒸馏伏特加,火辣的炙痛沿着食道烧进胃中:“说不定这孩子还没到那该死的变态手里。对吗?

天才!“

“应该没有!”天才在无线电那头回应我的问题。人脸却出现在我护目镜上的透明显示屏上:“我一直用卫星监视着卡利。克鲁著的住处,现在还没有任何情况显示有外人进入那里,而且那死鬼也没有离开过那个住所。”

“也许人家不用走正门!”屠夫总爱拆人台。清知道怀疑天才的言论有什么后果仍忍不住要刺上他两句。

“这座要塞是共合国卫队的产业。美军这里有他们详细的构造图,两条地道的出入口,我都知道在哪里。我有盯着呢!”天才果然在那边跳脚了,手指着摄像头骂道:“你以为老子是谁?我的iq比你的个头还高。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吗?”

“美国人的资料够全的!我怎么不记得他们有打到过纳西里耶呀?”屠夫听天才这么一说也没得掰了,不过煮熟的鸭子嘴硬仍不服软。

“美国中央情报局不是白拿工资的。我前两天见了两位伊拉克特别安全组织(sso

)的资深成员。他们给美军送来了萨达姆大量的绝密资料。

其中就包括纳西里耶的城防构建蓝图和军事布防图。“天才说到这里突然笑了:”萨达姆要是知道,这些东西美国人只用了500多美金就买到了非气死不可。“

“善待你的士兵,永远是带兵者的第一守则。”我说着说着不由想起了刚才满眼血红的队长:“他纵容儿子贪污了石油换食口计划得来的十数亿美金,却不肯给自己卖命的士兵发足养家糊口的粮票,还想指望人家给他当炮灰?他以为自己是谁?玛利莲。梦露?”

“该死!你说话真恶毒!”天才在那边听了我的话忍不住大笑起来。

“天才!”队长突然想起件事切进通话频道:“水鬼他们的事你也知道了。过一会儿会派人送他们的尸体回去。我想让他派小猫和美女走这趟任务。你……”

“这事儿你不和狼人商量一下?”天才不等队长把话说完就明白了队长的意思。

“商量啥?这种事我还要和他商量?”队长知道天才的意思但并没有把话挑白了。

“噢!那我明白了!”天才点点头,双手搓了下脸睁着血红色的眼珠子看过来,也不知道他想看谁:“那个!队长。听说你……

下了道……命令!“

“怎么?你还有意见?又没让你去!”队长知道什么也瞒不过这个鬼灵通。

“不是!我只是感觉……这行动会不会太危险?

……如果你们出事了?……我怎么办?“天才可怜巴巴的表情像只即将被主人抛弃的京叭狗一样。

“你的仇人不是被屠夫给杀光了吗?你怕什么?凭你的本事还能混不到口饭吃?”队长看天才的样子有点莫名其妙。

“不是!!我是说……你们如果有个万一……

这个世界上……我就没有亲人了!“天才这句话将所有在线的狼群成员的心揪成了一团。虽然痛但暖的爽人!

“嘿嘿!没错!但我们还有一个亲人落在了坏人的手里。我们做过一次受良心谴责的决定,不能再做第二次。对吗?”队长说到这里像个慈详的父亲在对所有倾听他声音的孩子们训话:“大家都记得37法则吗?(o

&behifd!)绝不抛弃战友!即使没有军事法庭等着,也有上帝注视着我们。我的决心己下。即使我们没有办法救他逃出险境,也要帮他……脱离苦海!”

“明白了!头儿!”天才无奈的点点头:“抱歉我没有办法在这方面帮得上您!”

“嘿!你干得非常棒!”队长声音带着嘉奖:“我真不知道如果没有你,我们这些人有多少能活到今天。你是世界上最……

天才的天才!“

“我当然是!”天才一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脸上就开始不正经了。

“好了!不扯了!好好利用天上的眼晴帮我们监视好这一带的动静。out

!”队长很明智地切断了通话。

走出摆满尸体的封闭车间。鼻子甫碰触到外星辰禁区《》面的干净空气就像是迈进了另一个空间般清鲜。眼前的炼油厂是本次计划所有目标中最不起眼的一个。看着附近地表上纵横交错的土黄色管道网中几个雾星小点,跟着我们临时调过来的美英士兵并不多,凑了不到两个班二十个人守着不大的炼油厂没有问题,但周围方固上百公里的油井就是束手无策了。可是却正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竟然设下了“重兵”。为了什么呢?

快慢机和刺客蹲在大门口在勘测重型车辆压出来地车辙,两个人嘀嘀咕咕似乎有所得。而不愿挨炸跟着我一起跑过来的唐冠杰满脸油烟的凑在他们两个边上虚心听着。在攻占这个炼油厂的过程中,这家伙经历了第二场战斗。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在部队的训练没有白费,不再紧张的唐冠杰表现出了陆战队应有的素质。进退配合已经不再让人感到生疏,唯一替他遗憾也替他庆幸的可能就是他仍是个ev-eemyill

觉得你能坚持到那行动那天吗?”队长看我一个人站在那里便走了过来坐下,边将自己的m4

放在两腿间,边掏出根雪茄点上然后手持烟的右手小指勾了勾额际的发线问的有点为难。

“能!”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头的震颤甚至牵动了持枪的手指尖。

口水顺着舌根陈旧的针孔再次溢满口腔,我要十分用力才能艰难的咽下这真正的苦水。

“我想像不出何种痛苦能比得上你现忍受的情伤。普通人也许早就崩溃了!”队长深吸口烟气,让它在喉间绕了几圈随着嘉许轻轻吐出:“这些年的种种将你磨练得已经超越了勇士这个范畴。也许你称得上是名”忍者“了。中国不是有句名言-

忍者无敌吗?只要你能忍得住不冲动,我相信你一定能做成你想办的事!”

“谢谢你!队长。”我看快慢机和刺客他们走了过来,不想让他们听到队长对我说的话,因为我不愿意让人以为我是个需要人安慰的窝囊废。就算难受我也要硬撑下去。

“奔弛uimog军用越野卡车和一辆巨型军用载重车。海湾战争后伊拉克的武器装备多是从波兰和巴基斯坦进口的,没有这种车辆。”快慢机走到队长面前用后脑勺指了指门口。

“你这么肯定?”

“我一眼便认出了35/80r20沙漠轮胎和uimoy独特的轴距。别忘了我是德**队出来的,哪有不认识自己国家军车的可能?”快慢机撇撇嘴:“从车辙印的宽度和深度来看。有一辆车拉走了极重的装备,另一辆较浅可能是用来拉人的。”

“另外。看看这个!”刺客手里拿出一个橡木塞放在我们面前。

“怎么了?”唐冠杰凑到我身边看着那个橡木塞不明白刺客为什么这么在意这种小东西。

“穆斯林不喝酒!”我看着那个木塞对唐冠杰说完又对刺客说道:“水鬼他们遇害就已经告诉我们这里呆的不是伊拉克军队。这有什么稀奇?”

“是吗?看看这个!”刺客又递过来他的常上电脑,上面是摄像头拍下来的照片,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仍能看出拍的是地面上一个明显的印记。那是狼群的刀桌留下的印记。因为那张桌子地一只腿下面钉了块铁片做垫脚,那块铁片上有个盾牌浮雕,据说是一名死在狼群前辈手里的敌人的家徽,现在照片中湿土上的印子就是那个盾牌。

“又如何?说明开着uimoy的送葬者运走了桌子。”我不明白两个人交头接耳的就得出这早已摆在眼前的结论?不会吧!

“35/80r20沙漠轮胎!记得我说的话吗?送葬者的军车是由欧盟成员国提供的。”快慢机看了我一眼:“这种轮胎是日本产。”

so?“

“谁会在自家用的军车上装外国货?连你们造车技术有限的中国都自主开发,何况是造车技术世界一流的德国?这是外销产品,为了节生成本才上的日本货。”快慢机很有经验的说道:“打着军车旗号卖出去的民用品。”

“你的意思。拉走桌子的不是送葬者。会不会是伊拉克军方?可能是征召的民用车辆。”队长被快慢机的话引起了注意。

“不会!美国曾经抗议过伊拉克用石油换食品的钱买卡车改装导弹发射车。所以,一直限制重型卡车的进口。伊拉克根本没有办法进口到同行的这种2x2

特制重卡。”快慢机说到这里沉呤了起来。

“你是说我们又多了个对头?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卡利。克鲁滋手下本来就不只一批人。”我看着快慢机说道。我被俘的时候见到过的队伍就是混杂不堪的,土匪、毒贩、民兵什么都有。再说那家伙手里有的是钱。他雇到什么样的队伍我都不惊讶。

“快慢机奇怪的是,什么样的佣兵队伍需要用2x2的载重车来拉东西。他们拉的又是什么?”队长看着车辙远去的方向脸上露出沉重的神色:“拉导弹?用不了这么大的车。拉坦克?一、两辆坦克还不够步兵吃的。拉人?2x2

的机动性差,有失步兵快速反应的第一原则。拉货?这里除了石油他们能拉走什么东西。”

“这让我想起了天才的那辆同样身型的重拖,这种载重超过00吨重量的拖车就像一个移动的工厂……”快慢机沉思了一会抬起头象是发表又似咨询的缓缓对我们说道。

“或……高科技操控室!”队长有点恍然了:“难道对方也有最先进的战场监控系统?真该死!”

“那些能遮掩热能释放的黑漆。先进的炮瞄雷达和夜视装备……”我听到这里明白他们在担心什么了:“也话这就是在背后搞鬼的家伙们!”

“如果是这样……我要去做点准备工作了……”说到这里队长突然站起身匆匆的走开了。只留下我和快慢机几人你看我、我看你的陷入了寂静中。

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当你心里压着件十万火急的事等待就更是成了痛不欲生的折磨。躺靠在楼梯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单薄的墙外臭气熏天是原驻守此地的士兵小解的旮旯。即使身上有防虫水。仍无法驱赶净祖居此处多年的蚊蝇。脸前的面纱上落了厚厚一层油乎乎的大头苍绳,密密麻麻地爬来爬去几乎挡住了我所有的视线。

月亮又一次爬上了敞亮的夜空正中,怪不得中东伊斯兰教喜欢用弯月来代表自己。无风戈壁如洗的夜空中,一轮弯月皎如莹玉真是冷艳到了极点。真美!就像redb

笑起来的媚眼……

咝!掏出了军刀利索的在小臂上划出一道血口,电击般的刺痛瞬间打散了心中沸起的冲动。我成熟了!已经不用勾起什么情感,汹涌到无法自抑才使出迫不得及的手段,我学会了将波澜消弥于激起之际。

“哧!哧!”狼人的吸鼻子的声音未落。快慢机和屠夫己经端着枪从休息的角落里闪了出来,后面跟着唐冠杰和队长。几个人冲出来摆出遇袭的应击队形后,确定上下前后都安全后才看向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我。

“如果不是有热探测器,我还以为这家伙死了呢!”狼人的狗鼻子真是厉害,我只是割出条小口子,这家伙便闻到了腥味。

“怎么回事?”队长奇怪的看着狼人,他是跟着跑出来的,并不知道狼人是犯什么毛病。

狼人没有说话,皱着眉头抽着鼻子走到我的近前。挥手驱走我身上落满的蝇虫,上下扫视我两眼后,猛地拉住我的左手伸手撸起了我衣袖。

“啊!”唐冠杰惊叫了起来。他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里像打雷一样震耳,把其它位置的兄弟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不一会儿,医生抱枪猫着腰窜到了我们的工事里。

“谁?谁?”医生一过来就问的很“专业”。没人答他。于是他只能自己顺着大家的目光找到了我的身上。

“该死!”医生走过来从狼人手里接过我的左臂,皱紧眉头用大拇指顺着肘弯向下捋过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刀疤。每滑过一条他的眉头便皱紧一分,等接到刚痴的几条新疤时。突然伸手拉住了我的右手,和狼人一模似样的翻起了我的袖口。

“该死!”这次是队长咒骂出口。

“多长时间了?”医生摸完我右臂上密布成图的烟疤,继而将手顺垫开始按触我的大腿……

“我没事!”像个心虚的小偷一样,我挥开了医生意图明显的触诊。

“别告诉我,你是不小心划到的。”我嘴刚张开,快慢机一句话便堵住了我想狡辩的嘴巴。

“或者是新养成的嗜好!”再张嘴!屠夫又来了。

咦?今天上帝显灵了?怎么一群大老爷们都这么心思缜密起来了。

我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站成排的兄弟们无话可说了。

“怎么回事?”这次是队长的声音。不知是何。

“我想起了……点美好的……!”说到最后我实在讲不出来,只能闭上嘴麻利的掏出“针线包”。取出勾针自己将翻开的豁口压合在一起,开始一针一线的重新把破烂的自己缝合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