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五十八章 冲动OR血性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冲动OR血性

本书:狼群  |  字数:3223  |  更新时间:

“水鬼阵亡了!”屠夫嘴里吐出这几个字时,我还一时无法相信。om可是看到队长他们发过来的信息,我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怎么会?他现在只是个驾驶,并不参加枪战!轧上地雷了?”

我记得他是和tttoo在一起的。他阵亡了,那其它人呢?

“不知道!”屠夫摇摇头:“似乎是遇上了伏击,队长让我们赶紧和他们汇合!”

水鬼尸体上插着把军刀,是鲨鱼的!

这个震撼的消息比水鬼阵亡更令人难以接受。这意味着什么?难道狼群被法国抄没的刀桌到了这里?不然已经送回去的鲨鱼的军刀怎么会……

当我们赶到队长他们所在的油田时,走进空旷的工作间便看到队长脸色苍白地抓着自己的头发颤抖着。地上一排的装尸袋,水鬼、ttt00、梅毒和十多名其它士兵都安静的躺在其中再也无法醒转了。

看着地上水鬼安详的面容,我仍然无法相信他已经死了,直到触手的冰凉体温和僵硬如岩的肌肤才说服我,这次他真的走了!江河湖海、丛林草地和深山雪原,我们一起走过了这么多的磨难,没想到他竟然命丧在自己人的军刀下。

“愿他的灵魂得到安息!”骑士站在边上默默的为他们祷告过后轻声的说道。

看着他躺在那里从未显露过的平静面容,想起他受伤致残后宁愿痛苦的坐在驾驶座上开车,也不愿意回家静休,心中不禁替他庆幸起来。也许现在他真得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安宁。

“最坏的情况发生了!”队长终于抬起了头,两只眼血红血红的。

所有人都没答话,因为这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谁袭击了水鬼他们,留下刀子就是告诉我们,法国人抄走的东西还是到了卡利。克鲁兹的手里。

“没有别的尸体吗?”屠夫把每个裹尸袋都打开看了看,发现全是联军的人。我很难相信有人可以全歼水鬼他们这么多人且全身而退。尤其是水鬼他们还拥有强大的轻重武器辅助下。

“没有!现场有血迹。看样子他们把自己人的尸体带走了!”快慢机替队长说明道。

“留下鲨鱼的军刀,他想激我们去找他!”骑士点了颗烟狠狠地抽了两口后无力地说道:“他想和我们玩游戏!猫和老鼠的游戏!”

“他是如何知道这桌子对我们的重要性的?”我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连抄到了这桌子的法国政府都不知道这桌子的作用,报告上是以被缴获武器为名收入库的。我也是入了狼群很长时间后才知道这张桌子的存在。卡利。克鲁兹怎么会打听到其中秘密的?

“扳机不是还在他的手里吗?”队长揉着眉心一脸痛苦地呻吟道:“没有人能忍受得了这么长时间的折磨的。是我们没用,这么长时间没有将他拯救出来。这全是我的错!”我想到自己被呆在沙漠里曝晒的经历,全身蚁噬般难受起来,嘴里的口水也不停的狂涌起来。

队长曾经带人尝试过深入伊拉克去找寻扳机。可是吃过次亏的卡利。克鲁兹也不是吃白饭的,差点让我们丢掉了三名同伴的性命,自那以后大家便再没找到任何机会深入伊拉克。

“所以他明白,绑架一名队员并不能让我们冒全军覆没的可能涉险。”公子哥看着队长说道:“但这桌子承载着无数兄弟用生命换来的荣誉和身家秘密,我们是会豁出性命去守护的。至少我会的!”

他的话说到这里顿住了,让我们其它人听着怎么那么别扭。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一条命吗?老子还没把它看得那么重。”狼人和大熊身上挂了彩坐在远处的机器导管上,听了公子哥的话被激怒了。

“他们用的是刀子!”和我同时赶到的屠夫蹲在尸体旁翻了翻脸色阴冷的补充道:“所有的枪伤都不是致命伤……”

“操***!”恶魔抡起手里的头盔砸在身后的木桌上,将上面的电脑灯具等砸了个稀烂。他和屠夫是最喜欢折腾俘虏的,可是这种事落到了自己人身上后就是另一番感受了。我更是想起了那烧红的刀尖切开肌肤的疼痛。手指有意无意的从自己肋侧抚过,那片凹凸不平的切口隔着衣服散发着火烧般滚烫……

“咳!咳!大家不要冲动,不要冲动。”骑士在边上又咳嗽起来。他和队长都是狼群的负责人,可我总是感觉他有点政委的感觉。

没事给你宣宣教。讲讲做人的原则,还常去打点各方关系,做事思前想后衡量个半天,我和屠夫、快慢机几个人和他总残雪仙境之恶梦来袭《》混不到一派去。

“这个事情要慢慢来,要摸清事情的经过。”骑士似乎对队长的决定有些不满。没有明说但脸上还是带出来了:“如果冒进很容易看不清局面而陷入被动,到时候损兵折将便无法收拾了。即使我们决定了报复,但我们也要让参与的人知道其中的危险性。”

“那好!今天这事儿大家都是明眼人,看来是不会善了啦!怕死的、有家有口的可以退出。”美女接过骑士的转头对着骑士身后的几人挥挥手说道。今天躺在地上的全是骑士的亲信。队长都出离愤怒了他还在这里畏首畏尾,连极少吱声的美女都看不下去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有胆子在这种时候做出这种事,我面对的极有可能是世界顶级的特种部队,而且不是一支……

狼群也许优秀,但对上整个世界?那有点……相当于……蚍蜉撼树!“骑士虽然恼怒美女藐视他的权威:”我们必须考虑到失败的可能,这才是对兄弟们负责的做法。“

“把那些杀害我们兄弟的家伙堆起起浇上汽油,一段一段的焚烧,看着他们尖叫至死才叫对这些兄弟们负责的作法。”恶魔指着地上成排的尸体冲着骑士喊道。

轰!原本坐在那里的队长猛的弹跳了起来,绷直的双腿把刚才坐着的椅子弹飞出去摔变了形。

“本以为最近国际形势动荡于我们不利,骤受重创的队伍势单力薄面对强敌应该谨慎小心,即使多次被它人攻击也以忍让为先,希望的是保住大家的前途。但这次水鬼他们死的蹊跷,死的冤枉!”队长猛地站起身脸色坚绝的盯着地上的水鬼:“我无法接受兄弟们用生命搏出来的英勇之名受到污损,更无法接受兄弟们为我们挣得荣光后却无法安息。这梁子结下了!无论是谁做下这件血案,我们都与他势不两立。如果狼群需要为些付出毁灭的代价,我也在所不惜。”

“咳咳!”骑士在边上咳嗽了两声想提醒他这话下的过于草率。

“呼 ̄ ̄”队长听到骑士的提醒长出了口气,满以为他会说点什么缓和的话,没想到他竟然挥手把防火手套摔在骑士的脚前吼道:“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满场的狼群成员都被队长激昂的情绪感染,扯着脖子上的青筋地嘶叫出声。随着震天的吼声枪口朝天枪齐射,弹壳雨落掠过的眼晴都是血红的。

外面驻守的美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小队的士兵抱着枪冲了进来,看着车间内站着的数十名杀气腾腾的大汉,不自觉的举起了枪对着我们摆出了战斗状态。

“滚!”狼人身子没动只是转过头冲着那些驻守此地的士兵吼了一声,嗓门之大震下车间钢梁上不少灰尘。冲进门的小队听了狼人的话并没有立即退出去,领队打量了一下情况,确认我们只是在发泄情绪后向后面挥了挥手让手下先退出去,自己才慢慢的离开。

“在战争没有爆发前,我们这些异国面孔进入全军戒备的伊拉克的大城市去搜索和摧毁敌人是不可能的。”骑士仍不放弃自己的主张:“美国派进去的间谍部队也只是在野外转悠,没有成队进过城区。那些人可都是阿拉伯裔!”

“战争开始了!那些混蛋也早就跑没影了,他们可不是来为伊拉克得罪美国的。”想到那个缠着白布的阴魂便怒火中烧:“谁知道他们会跑到邮去?中东这么大,和美国不对劲愿意协助他的多了去了,最近的伊朗就在200公里外的隔壁,伊朗的实力可不是伊拉克可识比肩的。”

“刑天!我知道你孩子……”

“别拿我孩子说事!”我指着骑士的鼻子叫起来,虽然我也为这事着急,可是他的意思仿佛我为了自己的私事把大家推进火坑一般。

自已嫌臭也不要把屎盆子和在我头上呀!

“对!别把他的事搅进来。已经够他受得了。”快慢机冲骑士说完看向我:“不过,我倒是有个问题想咨询一下你。”

“什么?”我看着这个一直不出声的家伙,他要是张了嘴肯定不会问废话。

“因为孩子的事,我肯定你已经自己构思过无数次怎么混进伊拉克了吧?在战争前。”快慢机指了指远处:“现在,愿意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他的话把所有人的目光焦点都引到了我身上,原本和其它人掐得厉害的骑士也抱着肩膀站在那里看着我不再说话了。

我看看这些人思量了一下说道:“是的!我的确想到了一个战争爆发前进入伊拉克的办法。但是风险非常大,我可是没想过活着回来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