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五十五章 更大意外4

第一百五十五章 更大意外4

本书:狼群  |  字数:5549  |  更新时间:

“坦克!”成排的方块状亮影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大约有二十多辆不明型号的战车一线排开停在已然被摧毁的两座炮塔后面向这个方向展开炮击。om

干!扒拉扒拉头上的落土,避开身边仍在燃烧的英国指挥官的火光,我盯着那些停在远处的战车就纳闷了,坦克的主要用途就是摧毁敌人防御纵身上的战术要点为步兵铺平道路,所以坦克不是针对散兵作战的武器,而是针对敌人阵地的防御工事,火力点,装甲部队和敌人坦克作战的武器。这样就要求坦克的火炮要有很强的反装甲能力,但不要求有太大的射程或杀伤力,所以坦克炮射击弹道直,穿透能力强但爆炸范围并不大,这是所有人都了解的特点。我在各国的战场上碰到无不少次坦克战,所以对坦克打出来的炮是比较熟悉的,可是今天落在周围的炮弹简直像巡航导弹一样威力无究。

观察仪中的坦克“身架”怎么看怎么像是苏制的t54/55系列,可是光听声音就能分辨出它们打过来的绝不是00mm的坦克炮,更不用说地面上炸开的巨大弹坑和漫天的弹片。更有甚者,几发从更远处打歪落在两军中间的炮弹分明是苏式火炮的独门弹药——杀伤榴霰弹。这种弹药没有爆炸性弹头,依靠在发射药筒内装填的大量箭形霰弹杀伤近距离集团冲锋的步兵,在300米距离上甚至可以将薄装甲的装甲车,如m3和“布雷德利”打成筛网。

如果不是他们除了t55战车的主要武器右边地t-2红外探照灯和tii--22-炮长夜视瞄准镜,可为炮长提供800-000m的夜间观察能力外其它都设备皆没有定位目标的手段。我们这些散布在大平原上的步兵非被吞噬干净不可。

“ghol!”队长不知躲在哪里从无线电里喊道:“那些不是t55,是伊拉克军队在t-54/55的底盘上安装苏式0毫米迫击炮,改装成的用于攻坚和城镇作战的自行迫击炮。这种重型迫击炮发射重达40千克的弹药,威力近似于55毫米榴弹炮,如果我们不冲过眼前的阵地,这东西的最小射程800米,必须和他缩短接火距离,不然非被炸上天不可。你们也不例外!趁这东西的射速慢。快冲!”

“那就冲吧!”我看了眼边上同样满脸黄土差点被吹飞的快慢机。无奈的说道。本以为坦克又看不到我们,从望远镜中看着前面他们这些家伙拼命就可以了。可这炮弹太霸道了,如果有一发在空中爆炸,一里之内生物隐藏的再好也没用。

“冲啊!”也许是隐藏太好的缘故,我刚弓腰站起来一个抱着枪的士兵从背后喊着口号情绪激昂的撞到了我身上,把还没站稳的我顶了个狗啃屎。

“***!”我本能的扭过身伸手一把这家伙拽倒,就地滚身将他压在了身下。怀里的刀子顶在了他的脖子上便要割断他的喉管。

“是我!是我!”怀里被我用体重压的死死的人形扭动着身子尖叫起来。借着边上仍在燃烧的英军士兵的尸体的火光,我才看清楚竟然是唐冠杰那张瘦弱的小脸。

“看着路!我要手一颤怎么办?”我恨恨的把手里的刀子在他苍白的脸上蹭了蹭然后插回胸口前的刀鞘。伸手拍了拍边上正在警戒的快慢机,提起自己的t50拉了把地上的年青小伙头也回的向对面膛焰连成的火线跑去。

“刑天大哥!等等我!”跟在后面的唐冠杰背着沉重的电台拖着步枪跟在我们身后,从前面跑回两个手抱xm8突击步枪士兵看到他才露出放心的表情。当有“生命线”之称的无线电兵就是好,因为怕和基地丢去联系,所以冲锋、交火什么的危险工作都不用参加还有人保护。

“我们的指挥官阵亡了。我重复!我们的指挥官阵亡了!”唐冠杰经过那个火炬般的英**官身边时,看到了他身旁头盔上已然烧的所剩无几的军衔楞了一下,然后便掏出对讲机开始向基地汇报。

“别废话!先跑快点!”我看他边路边讲话,渐渐落后无奈的回头一把拍落他的话筒骂道。

就在这时。一发炮弹在身后远处的半空炸开了,密集而强力的弹片如雨蓬一样击打在刚才我们潜伏的地面上荡起一人多高的灰尘,那名英**官如明灯般燃烧着的尸体被溅起的尘土覆盖而熄灭了,战场又恢复了一片黑暗。几片顽强的碎片飞到了我们的近静落在地面上,“卜!卜!”

声吓了所有人一跳。我们都快跑出一里地了,这东西还能打到近前,如果在其杀伤范围内不定给撕成什么样子。

“娘呀!跑!”这回唐冠杰第一个反应过来发疯似的向前奔去如同屁股上着了火一样。

“世上没懒人。只是欠缺动力!”我跑了两句和快慢机开起了玩笑,引是边上另外两名士兵怪眼相向,他们一脸“这种时候你怎么还开得了玩笑!”的表情。

又跑了百米,越来越感觉到对面武装人员射来弹雨的压力,我拉住了一味前冲的唐冠杰卧倒在地。后面一名士兵倒霉被不知从哪根枪管里射出的子弹击中,如同撞在防护栏上前冲变倒仰摔在了地面上。不过。随即又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双手抚摸着胸前满脸难以置信地不停祈祷着:“上帝保佑你!上帝保佑你!”

“你求上帝保佑谁?”等他爬到我们近前。他正在射击的同伴打了两枪后好奇的问道。

“无论是谁造的防弹衣,希望上帝保佑他一生平安!”那家伙像死狗一样趴着,脸贴地面哪怕说话时往嘴里进灰也死不抬头了。

“该死!”我架着枪击穿了一辆刚启动的装甲运兵车。看着从里面跑出来的人影和众多同时运动着的车辆影像无奈的在无线电中报怨道:“他们知道我们不在射程中开始后退了!妈的!我们没有办法再前进了,再走就掉进人家的战壕了!”

伊拉克人没有夜视装置,根本没有办法看到我们,他们的射击全凭感觉,能打到人的少之又少。就算被击中了,身穿防弹衣的英美士兵,只要不是身体弱不禁风的病号。都能立刻重新投入战斗。

“我们需要a30炮艇或更强大的火力支援!”唐冠杰听到对面的火炮后撤,马上开始向基地要支援。

“这是场秘密战斗!秘密战斗就是你得不到任何官方的武器的支援。除非伊拉克派战斗机进入禁飞区,否则你们要全靠自己了。”无线电中地回答也非常的干脆。

“他是什么意思?”唐冠杰不理解的看着手里的话筒。边上的另外两名士兵,看样子虽然穿着美军的军服,可是手里的xm8却显示出这些家伙并不是美国兵,估计不定是哪个承包公司雇佣的前退伍兵。看样子这次前来的美军士兵,估计也就是些“前”陆战队士兵了。

“意思就是。就算我们全都战死了!他们也不会来帮我,也不会承认发生过这回事。”我打光了一弹匣穿甲燃烧弹后换上了匣普通穿甲弹,将打空的弹匣收进怀里说道。

“但如果我们都战死了,伊拉克人只要把拾到的尸体搬上新闻,英美联盟不就是自煸耳光吗?”那个两名士兵中的机枪手拉开xm8枪托下面的支架,伸着脑袋张望着开始扫射。

“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固体燃烧弹来收尾。如果我们不成功,他们便会在我们发生过战斗的地域空投固体燃烧弹,将所有尸体蒸发或烧毁特征。这样他们不需要解释什么提前出击,只要说发现伊拉克武装在禁飞区布置违规的导弹阵地。为了保卫科威特和其它邻国的安全被迫出击。这样还可以谴责一下伊拉克的邪恶意图!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派出的武装大多是雇佣军,这就不会有阵亡名单和通知家属等麻烦,也就不会被媒体或其它民间组织挖出疮疤星辰君王最新章节。你们这几个英美士兵只是负麦留守和联系后续部队用的!”我看着边上那个机枪手奇怪的射击姿势奇怪极了,向唐冠杰解释完后禁不住问那两个家伙:“你这是干嘛呢?从哪学得这种射击方式?xm8不是采用的综合瞄准装置合并了红点反射式近战光学瞄谁镜(o)、红外激光指示器和红外照明灯,用一个瞄准装置就包括了m8o、a/peq-2和/paq-4夜视仪的功能吗?”

我记得它们怀里的步枪上这种多合一瞄准具,号称减小了体积,减轻了重量。不必像m/m4那样要把不同的附件安装在导轨或机匣的不同位置上,而且在给瞄准具归零时也不需要分别给各个瞄准具归零,可以一次完成。有点类似我手里的准备具的简化版,但价钱可便宜了不只一倍呀!

“是呀!不过这该死的样枪上瞄准装置只有红点反射式光学瞄准一个功能,其他功能模块都没装,是个摆设!”机枪射手顾不上回答。边上的另一名榴弹手替他解释道:“而且这东西是用镙丝拧上去的,想拆下来都没办法。”

“哈!”我想笑却没出声。这些家伙真倒霉,拿到手里的样枪竟然是个半成品。

“该死的阿帕奇呢?现在空防炮已经解决了,这些家伙怎么还不过来?”从无线电中听来,队长似乎在前面,被火力压制的恼火了。

“抱歉!长官!”一直沉默的空军驾驶员终于现身公共频道:“我们的导弹已经用完,只剩下30mm机炮了。对面武装有萨姆7便携式导弹,没有诱惑弹我们无法接近。”

“该死!”队长听完恼怒的骂道,然后无奈的喊屠夫:“用三明治。”

“早就应该这么办了!”屠夫在无线电内抱怨着:“不然他们为什么让我们背这东西。”

“听我命令!所有人带上穿防化服!”队长在无线电中下命令道。这道命令倒是比较容易实现,因为由于机场那次袭击虚惊,不少人的防化服一路都没敢脱下来。现在套上头套便行了。虽然不知道队长他们要干什么,但这命令一下,所有人都明白这肯定和化学武器有关,于是纷纷也顾不上打枪了,从屁股后面拽出防毒面罩套在头上并摒住呼吸等待着那神秘地一击,战场上出现了奇妙的单方开火现象。

“碰!”一声前面不远处一记火力引来对面一阵扫射,借着尾焰可以清楚地看见一枚火箭弹飞向对面的阵地。目光跟随那东西飞行的轨迹。虽然它只在空中飞行了两三秒的时间,可是所有人都似乎感觉过了无数年般。随着导弹在阵地上空炸开,我看到边上的唐冠杰右手丢开了步枪摸到心口隔著衣服抓住了什么东西身体同时一震。

爆炸过后,对面的枪声明显开始减弱,过了片刻只剩下了零星的几声,与此同时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模糊的惨叫声。再过了片刻连惨叫声也消灭了。战场上一片的悄无声息。也许是因为和刚才猛烈的战斗对比过于强烈,我的脑子似乎还没有办法适应这片死静,耳中不自觉地产生了淡淡的耳鸣。逐渐地!身边响起了一片碎碎地低语声,勉强可以听出有人在忏悔,有人在祈祷,也有人在庆幸!

“前进!”队长说完。听他话站起来的人影莫不哆哆嗦嗦。端着枪走近对方的阵地,借着燃烧着的炮台和弹药车的火光,可以看到阵地上一片狼藉。成片的尸体倒在一起,所有尸体都眼球突出眼眶。口吐白沫皮肤溃烂。症症状立马让我想起了纽约汽车回收站那一幕,卡利。克鲁滋便是毁在了这种混合性毒剂下面。

上次使用这种毒气是被瞒骗利用,可是这次呢?看着这些没了人形的尸体,我们当初还矫情个啥。这些人虽然皮肤溶化,可是衣服上上武器上都涂了一层厚厚的油漆一般,边上的工事和炸毁炮塔上也是这个颜色,估计他们能躲过红外探测便是这油漆搞的鬼。突然远处几声炮响后把我从这个问题上引开。几发炮弹打在了背后的远处,也许撤退的战车并没有得到阵地失守的信息,炮击仍集中对面我们原本所处的位置。

“地面武装已经清理,现在你们可以追击坦克部队了。t55和自行迫击炮没有反直升机导弹,你们打不毁坦克也要把驾驶员给我震死喽!”队长说完不一会儿,头顶上便飞过两架阿帕奇向坦克撤退的方向追了过去。等过了会远远的看到阿帕奇机头下面30毫米的“大毒蛇”开始向地面倾泄弹药。偶有防空机枪还击却毫无建树,片刻间地面上便爆起了几个巨大的光点。看样子是把自行迫击炮的弹药补充车给打掉了。

“现在!把我们该死的装甲车给我们扔下来!”队长看着那边用机炮不停在坦克周围扫来扫去的直升机对拉着我们车辆的运输机命令道。虽然我们不能肯定30mm机炮能不能打坏t55坦克,但绝对没有人能受得了这样狂炸。

远处的运输机冒着被击落的危险将英军的陆虎——卫士和我们的悍马扔下后便匆匆逃命去了。

而我们则要在天亮前做好继续深入的准备。也许是毒气未散害怕丧命的缘故,唐冠杰看着身边的上液化的皮肤竟然没有异常反应,这倒是让我感觉自己以前小瞧了他。

水鬼和tatoo几人开着我们的悍马停在远处没有过来,毒气这东西有时候粘着在物体表面或缝隙中,万一脱了防护服后接触到这些东西中了毒那才叫个冤枉呢。

“我们又活下来了!哈!”屠夫从我们身边走过拍拍我的肩头,狼人则蹲到阵地中间在安装什么东西。

“干什么呢?”我凑过去看了看,发现我认得这是什么玩意儿——固体汽油燃烧弹。这和化学毒剂一样是国际禁止使用的武器。

“当然不能让人看到这个样子的尸体。有人告怎么办?”狼人安好汽油燃烧弹后说道:“这东西能把产生500-2000。并能牢固地粘在人体上燃烧,是毁尸灭迹的好东西呀!美国佬没签禁止使用这种武器的条约估计就是想着有这么一天吧?”

“美国人什么不敢用呀!”屠夫清扫一下战场没有发现活口,悻悻地回到了我们的身边。

“美国人招你惹你了?”边上不少佣兵都是美国人,听了屠夫的话都不高兴了,连队长都为屠夫这时候扯这种敏感话题生气了,在无线电里哼了他一声。

“各班清点人数!”队长看到远处的直升机回航,从无线电中得知那队坦克已经撤退不够成威胁便腾出精神重整队伍了。

海军陆战队的一个班3人,分3个火力组,3只m24q,3只挂m203的m或m4,其他步兵装备m。而英军步兵班有两个4人战斗小组。每个小组有一只班用机枪,其它人使用s89a2l85iw,其中支带枪挂榴弹发射器,反坦克导弹不占编制。虽然两方都各派了两个班,其实,各有一半是顶着名进来的佣军,加上我们的一个班0个人,其余43人全都是工兵。先前的战斗中,美军牺牲了人,英军挂了4个,工兵死了个。基本上挂掉了我们四分之一的兵力,而且还把军方最高的负责人给挂了,现在剩个中尉看着一百来号人有点发毛。

“尸体和信号定位器一起就地掩没。”队长看了眼天色急急的命令道:“我们要把剩下的人分成四个小组,每组占领地图上标出的油田五个关键位置。坚守到英国皇家陆战队000人前来接应为止。”

“刑天!你和屠夫带着唐冠杰,……”队长最后数出十来个人让我俩,然后指给我们一个位置要求我们占领,然后便带着自己的人跑了。等队长走远了我才发现一个问题,原来分给我的这个班竟然是和唐冠杰有血海深仇的那几名美军士兵。看着那帮人和唐冠杰各自奇怪的脸色,这下可有得瞧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