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五十五章 更大意外3

第一百五十五章 更大意外3

本书:狼群  |  字数:6357  |  更新时间:

嗖!一名被打破了伞罩的士兵手舞足蹈的从我身边飞速掠过砸向地面,瞬间便消失在黑暗中。om还没来得及感到震惊,我目光便被自己超越的一名前方空降兵粘住了,那名士兵的下半身被打飞了,肠子挂在腹腔内垂下来两米多长,骤然少了一半负重的降落伞被气流吐得不降反升,逆着下降序列带着一股子腥气从我们每个人身边漂过,升过我头顶的时候,我听到自己的伞蓬上响起了液体滴落其上的响声。过了片刻,一个擦着嘴角的士兵飞快从我身边漂过,满身白花花的呕吐物,他的降落伞被打出了几个破洞,空气吹起的碎布从边上看着就像疏跃的火临,以他这个下降速度无论保持现状还是弃用主伞使用后备伞,掉到地上的冲击力都会跌断他的腿脚。

不断有人被弹幕打中或是降落伞被弹片击穿快速地掉落下去,可是自己却仍不紧不慢地晃悠悠地漂在空中。该死!除了不停的咒骂外,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感觉着巨大的物体带着风哨从自己身边飞过,想象着不定哪枚滚烫的铁块撞上自己后皮肉分飞的下场,一股子热意便顺着后腰窜进了两腿间,不经意一哆嗦差点尿出来。

咬着牙,夹紧双腿,好不容易把尿水挤回了肚子。嗖!一发炮弹便从我脚下擦过,隔着军靴厚厚的鞋底,我也能感觉到空气中强烈的震动,痒痒的顺着脚底冲上来引起全身一阵酥麻。大腿内侧一热!还是漏出来点!

黑乎乎的地面上突然爆起了几点亮光,有人被密集的炮击打晕了头,拉错了伞索飞到了公路左侧的雷区中。逃过了近防炮却掉在了地雷上。虽然死的是自己人可是却提醒了我,赶紧狂拉右手伞绳远离那片死亡区域。

直到自己双腿重重地墩在地面上,下巴磕在坚硬的防弹衣领上,牙关不小心咬破了脸颊内侧流了满嘴的血,疼痛和淡淡的咸腥味才提醒自己完成了伞降。

坐在布满碎石的地面上,用手摸了摸两侧的地面抓了把沙土在掌中搓了搓,我悬在嗓子口的心才落回肚子里。可走刚松口气。两肩上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向后拖出了半米远,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抛掉伞蓬,于是赶忙伸手捏开了肩带夹扣弃伞。感到身上拉力一松后,这时整个人才找到了有能力作战的感觉。而我作的第一件事便是趴下开始全身上下拍打,检查自己的准备并为自己捡回一条命庆幸。

“扑咚!”一声,不知道是谁落在了我附近,然后便听见一阵咒骂声。接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晃动着在不远处来回滚动。过了会便开始“帮忙!”“救命!”地叫了起来,这时候才听出原来是唐冠杰那家伙也幸运的掉到地上了。

虽然自己的仍心惊胆颤,可是看着那家伙被伞布包住挣扎不出来,过了刻竟然晃动着站了起来。而此时大部分伞兵都成功着陆,炮火也随着他们压了下来擦着地皮刮了过来。几枚曳光弹从唐冠杰身边滑过,竟然没击中这家伙,可是他仍傻傻地站在那里,被来回扫动的“弹锯”切成两半是迟早的事。

想起我应承过唐唐好好照顾他弟弟的诺言,这是我这个一无所有的人仅剩的能坚守的东西了。恼怒夹带着惊慌硬着头皮一手横抱枪另一手撑起身子连滚带爬地贴着地皮冲到了这个两次躲过扫射地幸运家伙身边。伸手拉住伞布一脚蹬在他小腿上将其拽倒,然后按住他的头伸出军刀划开伞布撕出个口子将他脑袋掏了出来。

“别动!”我凑到他耳边低声叫道:“等他们重新装弹!”

从刚才的扫射中可以猜出,这两门近防炮的弹仓待弹应该在oo发左方,以双管每分钟00

发的射速,一分半钟便要更换一次炮弹,那时候才敢有所动作。我们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小斜坡的背面,子弹从坡底飞过时几乎擦到我们的鼻尖。一记又一记的弹风把我俩吓得僵在那里连眼皮都不敢眨。生怕任何微小的颤动便会蹭上飞过的弹头被它带走点什么。

耳中自己的心跳声比远处的炮声还大,在数了00下后炮声顿了下,虽然有另一门炮接过了覆盖区域,但头顶上扫过的弹量还是大大减少了,角度也没有这么刁钻,趁这机会我才敢抬抬头把身边打着哆嗦的唐冠杰从杰布中抽了出来。

伸手从腰带里抽出一根**棍插进身边地浅沙地面。然后拉着引信抱着唐冠杰滚开些距离侧过身喊道:“爆炸!”一声闷响后,地面被炸出个两米见方半米深的浅坑。等不及硝烟散尽我便拖着唐冠杰滚进了这个简易的散兵坑里。刚刚躺平还没来得急把弯曲腿伸直,一阵密集的炮击便又贴着地面打了过来。这一次对面的炮手似乎更有了心得,强力的炮弹直接射穿沙面犁出成排的浅沟,不远处一个平躺在沙面上还没来得及将自己背上厚重的背包甩掉的士兵便被射穿沙面的炮弹穿了个通透,整个身体被镗开成两半带飞,地面上只留下仍套着两只胳膊的背包冒着热气晃动着。

“上帝呀!上帝呀!”唐冠杰看着那个晃动的背包上两只胳膊晃了晃跌落沙面被风吹得滚来滚去最后竟然向我们这个地势较低的位置滚来,压着头盔不停地尖叫着生怕那东西滚进他怀里。

“谁去探明那三门炮的位置?”英军的指挥官在无线电中嚎着:“最前面那个挖好散兵坑的两名士兵,你们去看一下!”

“**!”我和唐冠杰异口同声地骂出声来:“你被狗屎迷了眼了?没看见我们脸皮都快被刮掉了吗?你怎么不爬过去?该死的英国佬!”

“我是此次行动,联军的最高指挥官!我命令你们去查者那三门炮的位置!”英**官也知道自己有点强人所难,可是这活总要有人干:“上帝保佑你们!”

这家伙下了直接命令,虽然我可以不甩他。可是唐冠杰是美军士兵。如果不去那便是抗命。

不过,看这家伙发紫的脸皮,估计还没爬到坡顶便吓死在半路上了。

“明白了!”我觉得自己碰上唐家姐弟,是上辈子没行好遭的报应。按下这家伙的脑袋,扔掉背包和装有ta50

的枪袋,抱着psg匍匐前进向了“五光十色”的坡顶。

人们常说,炮弹不会打在同一个位置。所以我便选择了那名被穿了膛的士兵牺牲的所在做为观察点。正好打穿的坡顶形成了个凹坑,我不用冒着险把脑袋伸给别人打就能观察敌情。从坑底向对面看去,一马平川的黄沙地没有任何阻挡直到那片喷火的树丛。

红外探测仪中高速射击的近防炮散发的高热就像黑暗中的火炬一样显眼,不管伊拉克军队从哪里搞到的隐形术,这技术只能在他们保持不动地情况下起效,一但温度发生变化就失去了作用。眼前的树丛中成片的热能反应,显示出那里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人。

“你看到了什么?”英军指挥官急不可待的询问我。坐以待毙的滋味谁都不喜欢。

“长官!报告中说我们面对多少抵扰力量来着?”我调整红外探测器的精准度,这东西己经成了现代战争最重要的装备。如果让我选,我宁可没有枪,也不能没有这东西。

“据说巴士拉城内有5000名5机械化师的士兵镇守,这里如果是前哨站应该二三百人顶天了!”英军指挥官的声音在我屁股后面响起,这家伙慢慢地爬到了我的附近,但没有到坡顶来。

“我们对面至少有一个团!”我缩回脑袋从口袋里掏出激光测距仪,计算出自己和近防炮的距离,加上角度偏差便得出了近防袍的坐标。然后便发给了其它拿有掌上电脑的士兵。

“什么?一个团?”英军指挥官傻脸了,我们背后只有一百来人,三分之一还是工兵来拆雷的。

“我们不能等!过一会!如果坦克来了!那就没得跑了!”远处的队长是指近防炮平射打的是直线还能躲,可是坦克来了榴弹炮一炸就完了。

“我们有长钉-lr!这东西能打400军指挥官向后挥了挥手,两名士兵一个背着反射管一个背着导弹跑了过来:“但我们只有两枚导弹!”

“那就打准点!”我重新爬回观察位上望向远处的敌军阵地,那里正热火朝天的忙碌着。边两名导弹兵找了个合适位置支开三角架,辅助射手把导弹装进发射管内。然后射手凑到热像仪上瞄准了片刻便抠下了板机。嗖!一记气流声后导弹从发射装置中弹射出去。发动机在空中启动,然后拖着一点白光飞向对面喷火的炮塔而去。

也许是大家的疏忽,也许是因为习惯了陆站,我们都忘了,对面阵地上立着的不是普通火炮,而是从军舰上拆下来的舰防炮。这东西就是专打攻击舰船的直升机和反舰导弹用的。长钉飞出去没多远,仍在上升阶段。便被对面调转过来的的两条火舌击中在空中炸开了花。

“***!”有不少人冒着生命危险爬到坡上来,就是为了看自己的射手击毁对方炮塔的胜利画面的,可是竟看到了这意想不到的枝节,一个个咬着牙插地咒骂起来。可是还没来得及把探出去的脑袋收回来,那边的近防炮便修炼之途全文阅读调转炮口将“火鞭”甩了过来,所有人以为及时收回脑袋便没事,可是强力的成排炮弹直接穿透土层将趴在上面的士兵顶上了天,只剩碎肢和背包里的装备扬扬洒洒散落下来,只留下坡面上成排的炮洞冒着热气。

边上的辅助射手将仅剩的导弹装进发射筒里,射手重新瞄准意图再做尝试。可是从他瞄淮了半天也没敢抠动扳机便知道他心里也没了底。

“别打!”我拦住了长钉射手准备赌一把的攻势:“我们对面的是舰防炮,他们一定有炮瞄雷达辅助,任何飞行的东西都逃不过它的锁定。我们就算打上一箱也不一定有收获。”

“该死!那我们怎么办?难道等死吗?”英军指挥官气得把军帽摔在脸前。恨不得冲过去咬那门收割自己部下生命的火炮一口。

“我们还有什么导弹吗?”我看了看那名指挥官,他脸上抹着沙漠迷彩看不清相貌,倒是架在鼻子上的眼镜反着光挺显眼。

“我们还有刚发下来的mbt-lw!可是那导弹只能打-700,够不着那么远!”英军指挥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便挥手招来几个背着瑞典产的mbt-lw

近程反坦克导弹的士兵:“这东西轻!

我们不少人都背了个!“

“那好吧!你们有反器材狙击手吗?”我向快慢机打了个招呼把他唤了过来,然后取来自己的t50

反器材狙击枪向英军指挥官询问。

“当然!”英军指挥官已然明白我想干什么,利用无线电招来他们部队拿着猪鼻子w50的反器材狙击手小组:“你们是真正的勇士!愿上帝与你们同在!”

“这里是阿拉的地盘儿。估计上帝管不到这里。你也不用为我们祈祷了,只要记得别让导弹在我们头顶炸开就行了。”我看了看快慢机,这家伙抱着msg90

还是一脸冷冰冰的表情,都不知害怕。

“走吧!看咱们谁先得分。”我把狙击枪横托在胸前翻过坡顶,顶着密集的弹雨向前冲去。

其它我才不在乎英国佬能不能攻下炼化厂,保不保得到油田,波斯湾会不会被原油淹没。我冒着生命危险冲锋陷阵地理由非常简单。早打完这里早去纳西里耶,早到纳西里耶早杀掉卡利。

克鲁兹那杂碎,早干掉那杂碎早保住我儿子一条小命。如果他小子还话着的话!

身下胳膊移动荡起的沙尘呛得人睁不开眼,头顶上冒火的子弹压的抬不起头,即使抿着嘴仍难免吃进不少黄土。英国狙击手速度也不慢,紧贴着我们快速的够动着。背后的坡顶不断的将mbt-lw

射向炮塔,虽然这东西飞不到邢里,可是炮瞄雷达会自动击落这些来袭导弹,这样我们几个便可以趁着夜色接近敌人的阵地。

爬出去有五百米后。我的红外夜视仪已经可以构画出树丛中来回窜动的人体外形,达到我预期的目的后,我便停了下来。可是身后的英国士兵却不理解我为什么停了下来,爬到我们两个身边问道:“为什么停下来了?”

“我已经可以看到他们,不用再向前了!”我收起左眼的红外探渊器,使用狙击枪上的瞄准器开始进行搜索,按道理说炮瞄雷达应该就在炮塔的周围。可是因为那东西的发热量远没有炮塔高,很容易被炮管散发到空气中的高温遮挡起来,所以我只能冒着险爬到这里。

“我们什么也看不到!”英国人使用自己的a/pvs-4夜视仪,瞄了半天也没看到什么,不由奇怪的向我们打听:“你们能看到?”

“当然!别拿你们的烂货和我们相比。”我突然想起了一句美军谚语不由溜出了口:“别忘了你手上的武器是由最低价的承包商得标制造的。”

他们沉默了!不过军人的荣誉感不允许他们保持沉默,他们没说话用前进回答了我的讥讽。

每前进一步便增加一分危险。可是这两个固执的家伙竟然又爬出三四百米,已经用不着大口径步枪便打到敌方阵地了他们才停下来。

“现在!我们也看到了!”我能听到他们语气中的骄傲。

“你很棒!我很抱歉!”我为自己的失言感到羞愧。有时候想来如果没有了在装备上的优势,自己倒底能比这些用命拼成绩的士兵强吗?

“发现目标!扇区,号标记炮塔,右50度,距离慢机趴在我的的右后方。架著大视野观察仪视线越过我的肩部已经搜索到了目标。原本这种位置搭配能使两人之间能方便地低声对话,而且观瞄手可以一边观察目标区域一边观察狙击手的动作,而观瞄手的望远镜/

观瞄镜的视线接近狙击手的枪膛轴线,也使得观瞄手更容易追踪弹道轨迹和观测弹着点,更准确地提供瞄准的修正量。但我们的全自动瞄准设备已不需要采用这种姿势,可是快慢机积习难改,总是认为如果有一天没有了这些先进设备。至少自己不会因生疏而丧命。

“明白,a扇区,号标记炮塔,右50度,距离配合他的标准化作业程序,虽然自己不为然。但眼中己然发现了一具长得像个探照灯一样的奇怪雷达。这绝不是os

级导弹艇上30标配的歪鼓炮瞄雷达。更意想不到的是,这三门炮塔竟然只有一个炮瞄雷达。这就是说如果雷达被摧毁了三门炮全歇菜了!

“嗯——炮瞄雷达,圆柱形!”快慢机也没有认出那是什么雷达,所以只能简单的描述它的外形。

“明白,炮瞄雷达,圆柱形!”不断有热风从贴着头皮擦过,我强忍着低头的**说话。

“目标确认!”快慢机重复肯定的声音连个颤音都没有。

“距离400,空气的密度是每立方米92克,风向从右到左每小时英里,右调/4.温度

,湿度报出弹道辅助系统计算出来的参数。

“距离400,空气的密度是每立方米92克,风向从右到左每小时英里,右调/

4,温度,湿度25.参数确认!”快慢机重复确认。

“砰!”一声轻响狙击枪冒出一阵青烟。

“击中!”快慢机端着观察仪仔细确定后说道。

“明白。击中。”我看着远处冒着烟停止转动的雷达和没来得及转成全手动而罢工的三门近防炮。

“英国佬!就是现在!”我话没说完,那边英军指挥官已经极有眼色的将长钉射进了夜空。

导弹带着尾焰扑向瘫痪的炮塔,虽然是反坦克武器但**制谁都有效,直接攻顶突破炮塔防护罩将炮身和炮手炸成了一团废渣。

“扔掉背包和负重,5公钟2公里!冲!”英国指挥官知道,这是唯一冲近敌方阵地的机会。

等炮手转了全手动操作。虽然准头有差,可是这种打掉一个坦克团都没问题的火力。随便打个擦边球就能将我们所有人都轰上天。职业军人不是白当的,遇到了拼命的时候,不想死的跑的都飞快。一群大兵嚎叫着端枪冲下矮坡,甩开长腿冲了过来。

“轰!”一声巨响在敌方的阵地中响起,从夜视仪中可以看到,挨着仅存的两门近防炮的一辆卡车突然发生了爆炸,巨大的火光和冲天的烟雾显示这车上拉的不是弹药便燃料。由于紧挨其中一座炮搭,爆炸的引起了炮塔内余弹殉爆,烈焰从炮口中冲出将天空映了个通红,不少倒霉的炮兵成了跑动的火人。

“目标弹药车被摧毁!”趴在最前面两名英国狙击手,用成绩再次证明自己无愧于“迷你炮兵”地称号。原本己经乱成一团的敌方阵地,经这一炸更是成了一锅桨,虽然有轻重火力不停地还击,可是有了前两恐怖炮击的经验,这些步枪弹逊色如毛毛雨般柔弱。

“拿下他们!”英军士兵高喊著从我们身边冲过,进入射程的机枪手架上武器顾不得瞄准,便开始进行火力覆盖,弹雨拉着哨声向对面泼了过去,对面也毫不示弱地将苏制弹药倾泻过来。

伊拉克士兵的作战意志确实顽强,如果不是仰仗着手里有夜视仪能精确射击,英国士兵微弱的火力如何能填平两军间巨大的人数差距掩护自己的射手冲到足够近将手里的mbt-law导弹射进伊军的工事中。

轰!缓过劲来的最后一座炮塔重又抬起头调转枪口开始喷火,虽然吓人可惜为时己晚,两枚mbt-lw

前后脚地扎进了炮塔中。

“终于摆平了!”英军指挥官高兴地在沙面上跳了起来。

“炮袭!”远离交火阵地的我们,能更精楚地看清黑夜中变幻不断的形势。那名英军指挥官刚跳起来,我便听到了榴弹炮破空的尖利啸叫。刚提醒了一句,便看到那名英军少校脸前地面炸开了花,火焰包裹着他倒着飞出了十来米摔在我眼前的地上静静的燃烧起来,不时传来皮肉“滋滋”的煎炸声,最后“啪!卜!”两声闷响后,他的眼球像锅台沿上发酵的面团一样炸开了泡。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