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五十四章 更大的意外

第一百五十四章 更大的意外

本书:狼群  |  字数:5669  |  更新时间:

“你为什么当兵?”屠夫坐在唐冠杰的对面看着面前的小朋友,满脸邪笑的打听。om

“我想得到认同。”唐冠杰不怕直视屠夫,只能看着挨着他的英国士兵。

“认同?”屠夫看了看四周的其它人:“解释一下!”

“我是个亚洲人!你没有看到吗?”唐冠杰指着自己的脸,似乎屠夫在明知故问一样。

“解释一下!”这下不光屠夫不明白了,连我也不明白了。

“美国的黄种人!”唐冠杰看着我,眼中的意思似乎我在和他开玩笑。

“我不是美国的黄种人!”我拉掉头上的伪装网露出额侧的五星国旗:“我就是个中国人!”

“那你怎么……”唐冠杰看到我头上的纹身楞住了,不过很快缓过神:“那你应该明白,一个中国人在外国环境中会适到多少困难!”

“我不知道!”回头想想,自已虽然能感到别人投来的异样目光,但我生活在军营中,并没有碰到过书上讲得那种过分的区别待遇。

“真的?那好吧!我给你讲一个我的故事!”唐冠杰看我像看怪兽一样,似乎我长得就应该被人歧视,没遇到过这事反而成了奇迹:“我们全家移居美国已经四年了,我是国中毕业到的美国,我不认识任何人!进了高中即使我没有语言障碍也处处碰壁。连出生在美国的华裔也不用正眼看我,同学甚至不用我的名字称呼我,他们听我宫宝鸡丁。他们以为中国人都会功夫,即使得到我否定的答案。仍每天借向我挑战的名义殴打我……”说到这里他停住了别过头,我以为他说完了刚要插嘴,他却突然又扭过脸吸了吸鼻子:“有一天,我走在街上,突然被个陌生人冲过来一拳打倒在地。你知道他冲我说什么?他说:今天就是你们偷袭珍珠港的日子。”

“偷袭珍珠港……哈哈!……我竟然为了这个差点丢了性命。”唐冠杰为自己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自我解嘲地大笑起来,等过了片刻发现身边所有人都冷冷得像看傻瓜一样盯着他才尴尬的停了下来:“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我不能忍受自己招受这样不公平的对待。有一次。我在餐厅消费,有人进来抢劫,那家伙看到我皮包里的居住签证上的国籍不是美国后,竟然用枪指著我的脸质问,我一个没有为美国做过任何贡献的外乡人,凭什么比享受他们美国人都享受不到的服务……”

“什么也不是!你们这些家伙的”美国时间“太多了。”我竖起自己的sg拧掉特制的消焰器露出逆牙开始给它加装消音器。

“你难道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一次也没有?”唐冠杰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敢盯着他看的人都已经被活埋,谁还敢嘲笑他!”狼人其实是说有一决我们在海滩上演习。碰到个打对抗的家伙一直盯着我头上的五星红旗看个不停,我被看烦了把那个家伙扔进了爆点炸出的坑里埋了起来的事。

“我没有那么厉害!所以,我选择入伍便是想向身边的人证明,我融入美国不只是贪图她能提供的物质享受,也愿意履行应尽的义务甚至为了捍卫她的利益付出生命。你知道嘛?我们兄妹四人入伍后,家门口天天摆满了鲜花和糕点,市长甚至亲手送了面国旗给我的父母。我们为家族赢得了尊重。”唐冠杰说到这里边上另外一名拉丁裔的士兵拍了拍他的肩表示赞同。

“闭嘴!”我突然打断他的发言,令他误会我对他的崇高志愿不满于是便想要争辨,却便屠夫用枪管顶住了下巴。紧按着便是一阵杂乱的枪声传来。

“安全了!!”两声爆炸后,支努干的驾驶员用机内广播安慰大家:“我们遇到了几个散兵,没有关系!”

“这又不是阿富汗!伊拉克还没穷到只利a的地步!”队长摇摇头看着窗外黑黑的夜色中为我们领航的h-4

啊帕奇枪响后马上关闭了导航灯:“散兵不会出现在我们为了偷袭特选的盲区路线上。”

“我们借口清理禁飞区武装,已经将这条线路清理干净了。而且这次行动是机密,这里绝不应该有抵抗武装存在的……”随队的英军联络官看着随队的护航机队调整队形,不自觉的向我们这些雇佣兵解释道。

“事事无绝对!”我拉下夜视仪顺着窗口向下看,切换成红外热成像还是什么也没有:“不然。也不会有子弹打在我们的汇合区了!”

“唯一摆在我们面前的便是这些家伙怎么把自己藏起来的?”屠夫不知是在问我们,还是在问自己。

“我反而感觉重要的是支努干的机载反导弹系统倒底能挡住多少枚导弹!”我扭动红外探测器的频谱希望能从一望无边的戈壁上找到我猜测证明。

“你怎么会这么想?”机舱中的英国人操着奇怪的口音问我。

“因为我看到了些东西!米的主动红外探测!是不是听着很熟悉?”我看着红外探测器中戈壁上射来的手电筒一样光束。

“什么东西?老萨姆?”队长赶忙调整自己的红外探测器。

“不知道!也许是t55或夜视仪,反正是有人盯上我们了!”我调节到0.微米和其它频段也有收获。

“你是说可能有防空导弹正瞄著我们?”唐冠杰害怕极了扭身扒着窗向外张望,动作之大撞到我好几次:“我们难道不应该警告飞行员吗?”

“他们当然知道了!阿帕奇不是自称霸空中十几年的。”我推开这个小子说道。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边上的另一名陆战队士兵向自己的班长发问。

“因为他们不想你吓尿裤子?”他们的班长回答的非常有内涵,虽然他自己也紧张的不停用脚掌击打舱板。

我感觉到了运输机正在迅速提升高度,虽然支努干也有反导弹装置。可是毕竟这家伙不灵活很容易被击中。等了片刻,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边上的唐冠杰拉着我的胳膊紧张的打听:“为什么他们不打我们?”

“因为我们在高速行进中!”我甩开他的手:“而且支努干有频段干扰器,可以干扰红外和雷达制导对空武器的寻地功能,加上更先进的阿帕奇的护航所以命中机会过小。”

“那他们会放我们一马吗?军部说我们进往的目标已经撤走了驻军装满了炸弹,表示伊军已经放弃了那个区域。”唐冠杰满怀希望的看着我,似乎我是伊拉克军队的司令一样。

“不会!没有人会放弃自己的国土地。”我冷酷地打碎了他天真的幻想:“他们在等……

等我们再深入。等我们没有了退路后再发动攻击。那样就算打不死我们,也能迫使我们降落在他们的包围圈中。“

仿佛印证我的经验是多么灵验一样,没等我话说完,驾驶员便在广播中叫了起来:“我们被锁定了!坐稳!”

“holly***!”唐冠杰正扒着窗口向外看,驾驶员的警告刚出口,他便张嘴骂了起来。然后便听到屁股下面的直升机发出一片弹射的气流喷射声。窗外顿时一阵低爆声,支努干已经自动投放金属箔条和迷惑红外制导导弹的热焰弹。

“**彩开奖了!”正当英美士兵都在为屠夫所言而不解时。飞机周围的天空中突然一片剧烈地爆炸,巨大的余震波隔着机舱的铁皮震的屁股发麻,身边的一架阿帕奇突然冒起了浓烟。而我们乘坐的运输机的“大肚子”更成了炸开的弹片的好靶子,左侧的机窗玻璃被打碎了一半,一枚弹片打在舱内还擦出了一串火花吓得所有人一缩脖子然后不知飞哪去了。

“我被击中了!我要返航!”一架阿帕奇直升机驾驶员惊叫声从支努干驾驶员没来得及切断的广播频道中泄露出来:“妈的!萨姆!”

“我去收拾他!”一架阿帕奇迅速飞离编阵冲向萨姆导弹飞来的方向,紧接着便是一阵地狂轰乱炸。

“倒底是谁偷袭谁呀?”刚才的导弹似乎除夕夜半的第一声炮响,紧接着便是万炮轰鸣,无数的防空武器不知我的乖乖女大明星小说5200从哪里跑了出来扯破伪装向天空喷着火龙,茫目的坐在机舱中听着外面连绵不断的炮响。担心着自己无法控制的命运,这时候所有人都领悟了屠夫的意思。干!这时候全看运气好不好了!狼人看着价值2千万的全幅武装的h4,连个屁都没放就冒着烟掉头飞回基地无奈的说着,可是他的声音很快便淹没在机舱左侧的机枪位上2.7毫米重机枪的轰呜声中。

“这才有点过年的样子嘛!”屠夫看着被炮弹残片扯开的机舱后门,冲着坐在对面脸色苍白的唐冠杰大声叫著,但我看那小子估计也没有听到,因为我看到他正在努力掩饰自己尿湿的裤子。

“还没到吗?快把我们放下去!”英国兵纷纷站起来扒着窗口想看下外面的战况。可是刚探出头便被外面的弹幕给吓回了座位上。接下去的一致反应便是向驾驶员催促,想从这“飞行棺材”中解脱出去。

“别害怕!深呼吸!”我看唐冠杰脸色有点发紫,害怕他给吓死了就没办法和他姐交待了,于是指着后舱门上的破洞外闪耀着的爆点:“看!这些防空炮连咱们升限的一半500米都打不到,用不着担心!”

“这些家伙真有意思!不能因为s3和s3的发射架被清掉了,就连破防空炮都用上了!”狼人听着外面轰轰的炮声:“听声音!感觉这射速像是zsu-23-4mp的23毫米高炮。这东西打到这么高还不能夜战!他们把它拉出来不是给阿帕奇当靶子吗?”

“这已经是伊拉克最好的火炮了!应该庆幸这些家伙似乎没有把s

调过来!不然就有得我们受了!”队长用手捂著朝向机枪位置一侧的耳朵冲狼人叫道:“他们还有57毫米高炮zsu-57-2能打到我们,可是只有炮兵连、营配有炮瞄雷达和指挥仪。他们被打怕了不敢把成规划的部队集中起来,所以单炮只能靠光学瞄准具作战也没有夜战能力。俄罗斯军工企业为57炮研制了新的火控系统,采用改进雷达和计算机,配有微光电视系统。如果伊拉克能得到这种新火控系统,其57炮的作战效能就可以大大提高,特别是夜战能力。再坐直升飞机就是找罪受了!”

“可惜他们没得到!不然我就宁可步行进伊了!”狼人乐呵呵的说着。

“轰!”狼人笑容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编队外围斜侧方的一架支努干的大肚子便炸开了花。

里面的一辆英军陆虎v00和十几名士兵像天女散花一样打着漂消失在夜空中。破了腹的直升机还没有来得及坠毁,第二发炮弹便打中了驾驶舱,第三发,第四发……接连不断的炮弹,将巨大的飞行车柜撕的粉碎,而那可怜的飞机像枚钉在了砧板上一样,一块一块地被切了下去。

直到自爆成各种铁皮碎沫。

“天杀的!”傻眼了眼的所有人还没来得及把惊呼出口,远处的天边便升机了三道白条直扑我们而来。

“萨姆防空导弹!”队长说话的样子,恨不得咬掉自己的乌鸦舌。

边上的阿帕奇虽然早已发现了萨姆导弹的形踪,可是光调整机头应战的时间就够那些冒烟地“雪茄”冲到近前了,结果即使火力全开也只拦截了一枚。另上两枚一发击中了救火队运输器材的机子,一发击中了阿帕奇发散的诱导弹,可是距离太离仍炸伤了阿帕奇的尾舵,那家伙打着旋儿便摔到了地面上去了。

两架阿帕奇尾随着导弹飞来的轨迹冲了过去,不敢靠太近在0公里外便发射了gm-l4d地狱火导弹。导弹一离开发射架还没跑远,那两架阿帕奇便匆匆调头逃了回来。虽然距离太远看不到结果,但gm-4d发射后不用管的自动寻的能力,可以让人肯定只要锁定了目标便肯定可以命对面的伊军看战果辉煌同时又再发射了三枚萨姆

,几枚导弹打了个照面擦肩而过,飞别奔向了需要它们炸成碎片目标。

“该死!”看着来势汹汹的导弹,连我都紧张的不自觉夹紧了大腿。边上的唐冠杰更是紧张的四下打探。似乎想要找个出口跑出去或角落躲藏,这时候他才惊恐的发现自己原来是被包在了一个铁皮打造的匣子里。

“别担心!这种情况下如果被打中了,就算炸不死,也会烧死,如果烧不死,也会摔死!”

屠夫在这种颠簸下仍能嘻皮笑脸的和唐冠杰打哈哈:“不会太受罪的!”

“哇!哇!”屠夫恶言果然威力无比。本来就已经吓的满脸虚汗的小家伙终于被这一击打倒了,丢开步轮弯下腰狂吐了起来。

那三枚冒烟带火的导弹进来越近。其中一枚正是冲着我们而来,虽然狼群的大伙都没有说话,可是大家同样紧张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我甚至产生了错觉仿佛看到了导弹头上奶黄色的涂彩。

“哈哈!打不中我你是龟孙子!”就在其它人抱头等着上帝来决定自己命运之时,屠夫突然抱着机枪站起来冲着那枚飞来的导弹吼叫起来。叫完使大声的狂笑起来。

我坐在他后面看着这家伙冲着导弹比手画脚,不但挡住了我的视线更受不了他屁股冲着我晃来晃去,于是抬脚踹在他腚上将其踢回了坐凳上。他让开的窗口中正好者到了两枚导弹冲破诱惑物和迷烟却擦着直升机的外舷飞过,浓烈的尾烟从破碎的窗口中注进了机舱呛的双眼酸痛。

“感激上帝!他们做到了!”队长擦了把汗收收惊后才长舒了口气从坐板上站起来,扶着把手不停拍打胸口。

“我们还活着?”唐冠杰被直升机做侧让动作的惯性拉倒,跌进了自己的呕吐物中。这时候满脸灰白浆计一股酸臭的凑到我面前还想伸手来拉我。

“别碰我!”我后仰身抬脚蹬住他的脸将其撑离我的嗅觉范围后才说:“我们当然活着,如果死了你肯定见不到我!老子是要上天堂的!”

“你?上天堂?你跟我开什么玩笑?”狼人扶了扶自己的头盔重又坐正,听了我的话骂道:“你要是能上天堂,老子就能当上帝了!”

“为什么我们还活着?”唐冠杰似乎没有听到狼人的调笑,一味的想要扑过来抓住我质问,似乎到现在他仍无法相信自己竟然还活着,如同这是个无法解释的难题一般。

“s-导弹采用全程半主动寻的制导,需要搜索雷达进行目标探测,并把目标坐标送给跟踪照射雷达,照射雷达通过制导车的同步通迅系统把目标的实时坐标送给4部子弹发射车,适时发射导弹。照射雷达一方面把导弹引导到雷达波束中,引导导弹飞向目标。”队长从后面拉住他的救伤带将唐冠杰从我身上拉开:“坐好!大兵。s-的缺点是发射车上没有制导雷达,一旦雷达车被击毁,整个导弹就成了瞎子丧夫了战斗力。我们的阿帕奇肯定先击中了他们的雷达车,所以导弹失去了指引便脱靶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空军!太危险!”屠夫揉了揉屁股暗暗松了口气说道。干!空军的死亡比和陆军比简直是天隔地,这家伙竟然忽略这事实大放厥词,如果空中将领听到了非和他拼命不可。

“他们怎么把这些东西给藏起来的?”对自己国家先进科技充满信心美国大兵们,看着另外一架没有那么幸运,被炸的支离破碎的运输机傻了。

这么多炮,这么多人?凭伊拉克的科技水平,根本没有可能全部使用防红外伪装网包起来。

如果外购,不说谁敢得罪美国卖给他们这些东西,当是这数量就算俄罗斯军方经营的黑市也没有这么多的存货。

容不得我们细想,第二轮炮弹便又在我们周围炸开了花。虽然没有击中,但炮炮都是衔着我们的屁股,冲击波把直升机吹的东摇西晃。

“这是zsu-57-2的57毫米炮弹,他们怎么打的这么谁?”队长看着天空中炸开的巨大火团惊叫:“难道他们装备了改进过雷达和计算机,还有微光电视火控系统?”

这时候,除了惊慌所有人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谁?谁给伊拉克带来了这些要命技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