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四十五章

第一百四十五章

本书:狼群  |  字数:5340  |  更新时间:

“知道一些!”杰丽说话时虽然迟疑了一下但神色非常镇定,看来她料到我会有些一问。om

“如果这样,我们就绕过废话简短洁说,你都知道些什么?”我握着烟头:“法国政府为什么要通辑我们?”

“不是法国政府通缉你们,是整个欧洲在通缉你们。”杰丽遗憾的摇头的神态充分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

“你一点都不意外,为什么?”看她意料之中的表情,我倒纳闷起来。

“因为法德控制下的东欧和美国控制下的北约,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东扩,各种情报收集决定了政治游说、军事方案、经济决策等施压的有效性。美**事背景深厚的狼群常年在欧洲活动,可以说是置放在欧洲心脏的一颗不定时的炸弹。虽然未壮大前是各派别手里非常有效和打击力量,但被清除是尽早的事。”

“这些都是你父亲告诉你的?”我看着女人的眼神,她已经发生了变化,只一年已经足够她品味出人生的滋味。

“一部分!”杰丽耸耸肩:“以前不太关心的那部分。”

“咝!咝!……这些行动他也有份?……咝!……”我嘴里不停的抽着冷气仿佛掉进了冰窖里一样,可身边温度却有十六摄氏度,头顶的表温度更高达摄氏四十九度。

“不!我父亲也只能从书面报告上了解这件事的,因为和狼群有来往所以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因此对于行动的细节并不知情,如果你想知道他们的行动安排可能要失望了……

你很冷吗?“杰丽看看自己的背心、太阳镜再看看我发紫的嘴唇奇怪的问我。

“不算很冷!相比前两天已经好多了!”我说的是实话。前两天我竟然冷到四肢僵硬,皮肤麻木红肿。

“怎么回事?这情况怎么让人感觉像某种疾病,我以为你只是染上了毒瘾。”杰丽看著我手背上红肿的硬块担心的打听。

“嘿嘿!根据医生的解释:这是冻伤——人体长时间处于低温下由于受寒冷刺激而引起局部血液循环不畅的损害。”我挠了挠她视线投注的位置,无形的眼光引起了淡淡的瘙痒。

“可是这种天气你怎么会冻伤?”杰丽看着我身上裹着的毛毯难以置信地张着嘴。

“根据医生的解释:由于药物的作用,我的大脑应激中心认为我正处于严寒环境,于是便命令肌体执行抗低温反应。肌肉摩擦,血液加速。甚至会强行收缩肢体从而限制多余活动造成体力消耗。”我又挠了挠手背:“神经系统也开始混乱,出现冻伤相应的麻木、发凉,肿胀,发痒感觉。我不停的抓挠便成了这个样子。”

“那太糟糕了!”杰丽听我讲完怜悯、内疚之情溢于言表。

“更糟糕的是我并没有处于冻伤环境,我身体为了抗寒过多分泌的肾上腺素等毒瘾下了,身体恢复正常后,便成了致命的毒药。知道人是怎么吓死的吗?就是瞬间分泌的肾上腺素过多造成心律失常而死的。心跳如鼓揪地肺无法呼吸那才叫糟糕!”我把烟头按灭在手臂上。灼伤大大减轻了愈演愈烈的痛苦,也再一次把坐在面前的女记者吓坏了。

“那……那……”杰丽。麦尔斯虽然也算见过大阵仗的人了,可是仍没有见过活人自残的行为。

“没有关系!不要害怕!现在我症状已经减轻很多,再过两天我就可以出去了。”我抓挠手臂上成排的烟疤,那都是瘾发时自己烧出来的。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唔!唔!唔!……”女人借着我掳起衣袖的空挡,看到了我手腕上被电刑椅烤焦的大片皮肤和各种刑具留下的恐怖伤疤再也没有办法掩饰自己的情绪捂著脸哭了起来。

我没有吭声!如果说自己不怨她拖累自己,那是瞎扯。可是现在自己没死,如果把所有的过错都安到一个女人头上,又觉着自己有推脱失误责任之嫌。所以我没有出声。只是看着这个女人在我面前哭的泣不成声。

“我希望你来看我不只是为了让我看你多内疚,哭得多痛!”等过了片刻自己被她发出的声响闹得头痛后我打断她的难过说道。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被我一问,杰丽马上掏出手帕擦拭满脸约泪水和内疚:“我原以为你已经死了,但听说你被救出来。我来这里本意是来向你表示谢意的,和归还你硬盘的。”

我看着她递给我微型硬盘,那是我用来换取她的咖啡豆的资料。

“希望这些资料有帮到你!”我拉了拉脖子上的项圈,天才声称为了美观。所以把探测器做成了这个样子。我猜测这肯定和小猫时不常拎着皮鞭从卧室里出来有关……

“帮了大忙!我占了《环球邮报》和《星报》头版大半年,在《世界报》开了专栏。非常感激你!甚至这次赶来伊拉克前,《泰晤士报》还曾联系过我……”杰丽说到这里脸上才带了点兴奋的色彩,但说到后面当眼神从我脸上下移到我汗透的t恤下鼓起的巨大疤迹纠结鼓起又慢慢沉闷下来。

“怎么不说了?联系你什么?”我把硬盘扔到行军床上,听不到她的声音回头便看到她又是一脸的难过样子,让我非常不爽。

“我不想提这些了!”

“为什么?”

“因为每次我提到自己得到的收益。总觉得欠你的东西更多。总感觉自己的绮丽前景是拿你和托尔等人的鲜血换来的,让我感觉到……”杰丽丧气地把身上的摄影包扔到地上叹了口气。

“哎!女人。你不久我任何东西。”我虽然身体颤抖。但眼神定定的打断眼前女人的自责:“我是一个雇佣兵。收钱打仗是我的工作。刃头舔血是我的生活。有人出钱出力让我们给他们制造耸人听闻的新闻,制造抢夺利润的理由,制造战无不胜的声势,制造人道公正的烟雾,救你只是买可乐送吸管——顺便的而巳。”我淡淡的陈述一个听起来非常伤感情的事实,即便事实可能影响下面我提出关于狼群墓的问题的答案。我越来越不善于处理和别人的关系!

“我假设你过一会儿还要向我打听关于狼群的问题。应该没错吧?”杰丽听完我的话笑了:“那你为什么要把事情讲得这么**裸?不怕影响我的情绪而得不到答案吗?”

“你会吗?”我反问她。

“嗨!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你,我已经是个死加拿大人了!”杰丽扯了扯自己标注国籍的红枫叶臂章:“你想知道什么?我知无不言。”

“如果真如你所说。你一定不介意告诉或帮我打听一下我狼群的马塞基地被抄了几个?都抄出来点什么?”我绕了这么大的圈子才把压在心里的问题抛出来,话音一落便感觉自己胸中压抑轻松了大块。

“马塞?只要是他们查得到的都抄了,据我老爹说法国政府因为即将到来的巨大损失恨死美国政府了,与之相关的所有非官方军事机构和个人均遭到了致命的打击。狼群当然首当其冲了!”杰丽笑的满是讥讽:“看来数千亿美元的损失已经让傲慢的高卢人感觉到强烈的冒犯。”

“呵呵!你可能有所误会!法国政府这么做只要表示自己在反对攻伊的立场上是坚定的。”

我摇摇头否定她简单的看法:“法国对伊问题的立场无论如何变化,最终都会呈现一条从缓和到强硬又到缓和的弓形曲线。现在法国坚决主张让联合国的武器核查工作进行下去,甚至威胁使用否决权公然跟美国对着干。是因为萨达姆倒台会让他们损失的不只是千亿的投资和百亿仙侠三国全文阅读的外债,最重要的是他们在国际上的发言份量。但美国肯定不会甩他。等到美国最终单方开战,法国还是要被迫接受现实启用后备计划,明确表示站在美英一边。因为战争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只有这样才能在萨达姆政权迅速垮台后瓜分战后重建的巨大利益。”

“如果结果早已摆在了那里,现阶段的反脸除了浪费口水和图增美国人的反感,还有什么作用?”杰丽显然有记者追踪真相的勇气,但缺少政治上的敏感直觉和分析能力。

“让法国民众看到他们的领导者不是懦夫和跟屁虫?”我看着杰丽笑了:“现在举国上下群情激忿,这个时候得罪人民可不是明智之举,别忘了法国可是个喜欢革命的国家。”

“你太言过其实了!哪有那么严重。”杰丽听出我话中的揶揄。甩过来一记白眼:“法国人这次是忧他人之危,怎么会把火气撒到自家人头上?”

“发言权!这是国家实力的象征,是国民自信自豪的根源。9年法国退出北约的军事机构,97年又把北约的驻欧美军司令部和军事基地统统赶走,迫使北约总部从巴黎搬到了布鲁塞尔。为了什么?因为法国人感觉自己国家在北约里说话和放屁一样没用……法德这次不遗余力地在伊拉克问题上下工夫,目的便是使得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没有”合法化“,下了美国人的面子,给了自己、国人以及世界上的反战同盟一份很好的答卷。这样便为他们将来的国际发言权获得加分。这叫戴高乐主义:通过对美国说”不“来提升法国的国际地位,重新确立起在欧洲的领袖地位。收拾境内的军事势力只是……”

“算了!不说这些了!我想让你帮我问一个你父亲有没有听说从我们的产业中抄出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东西。”我扯开话题回到主旨上。相信任何人看到那张特别的“桌子”都不会轻易忘记的。

“令人印象深刻?好奇怪的形容。让我也对你想探听的东西起了兴趣呢。”杰丽站起身说道:“我去打个电话问一下。你确定没有其它要打听的?”

“我们并不想拖累你们,只是这个问题对我们关系重大,非带感激!”我站起身可是却迈不开腿。生怕走两步栽倒在地上就难看了:“如果以后你有什么问题没有办法解决,我们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杰丽。麦尔斯轻快的跑出了地窖,过了片刻又一脸轻松的跑了下来。看到我直截了当的便问道:“你说的是不是一张插满军刀的桌子?”

“***!”不用我出声,门外便有人替我发表了沮丧的回应。

“看来那就是你们要打听的东西了!”杰丽听出是队长的声音得意的轻轻笑了起来。

“没错!知道那东西收上来后放哪了吗?”

“听说为了这东西警方牺牲了数名黑衣人。所以特别重视。因此报告上说这东西并没有被拉回马塞地军事基地,有可能在马塞警方手里。”杰丽扬扬手里的u盘:“我父亲说书面报告以外的东西便不好说了!这些消息都是公式化的东西也许帮不上什么忙。但代表我父亲的一番谢意。”

“私人方面提供你一个消息,负责这次任务的是叫:马丁。雀巢。是……”杰丽把那个小东西扔到我手里,但我没有及时握住掉在了地上。

“是”法国国家宪兵特种干预队“的头。”队长从楼上走了下来:“谢谢你!我们狼群欠下你一个人情,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不客气!”杰丽看到队长的“及时”出现满脸尽在预料的神色。

“我们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帮忙,毕竟这些消息在这种时刻很容易牵连到他的安全。”队长从我脚边拾起那片存储器脸上一点尴尬也没有。

“早知道这样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还要食尸鬼他老人家出马!”狼人,水鬼走了进来。这两个家伙也是杰丽能活着回来的功臣。同进出现肯定不是偶然。

“你还别说!如果不是看到刑天被拆磨成这样,我可能也不会拿再也不见面来威胁父亲了!”杰丽和狼人他们两个打趣。

“我还是出去吧,估计你们要聊一些**点的东西。”杰丽看到队长脸上的疲惫和陆续出现的其它人知趣的说道:“顺便回答你!《泰晤士报》让我做伊拉克战场上的雇佣兵专访。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是吗?如果有所需要,我们狼群一定全力配合,言无不尽。”队长显然对杰丽提供的信息非常满意,满脸笑容的招呼着:“免费送你一个机密信息。第十山地师的混编突击连现在已经集结在沙特和科威特的l-003军营,今天晚上就准备进入伊拉克,另外同时派入伊拉克的还有0多支部队。但不在编制!带上这个让刺客陪你去也许能给整到个独家新闻。”队长递给杰丽一套防红外线探测的伪装衣,让她高兴的屁颠屁颠地跟在刺客后面跑出去了。

而我看着水鬼。这是我回来后第一次在清醒意识下注意到他,大脑中留存的记忆里他还是那个爬在雪堆里已经死半截了的家伙。也许是一直昏沉沉的缘故,现在猛地看到他能走路了还颇不适应。

“看什么看!”水鬼被我看的发毛,脸色臭臭的骂道。

“我以为你死了!”我身上的痛苦在遂渐消退,现在发作的时间越来越短,离痊愈指日可待。

“我也以为我死了!”水鬼除上脸皮皱皱像被水泡过的牛皮纸,走路的样子也非常奇怪:“非常遗憾没有。”

“为什么?”我奇怪了!

“因为我在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温里休克时间过长。全身皮肤20%被冻死,需要做植皮手术。

他们还切除了我冻坏的四根脚肢和一根健康的,用来修补我坏死的拇指。由于臀部严重冻伤,除了植皮之外,还不得不切掉了部分臀部脂肪和肌肉组织。“水鬼自嘲的拍拍自已扁平的屁股:”他们往里注射矽胶才能让它看起来像个“屁股”。“

“你能相信这个屁股是假的吗?我们在他脊推骨上划出开口,将矽胶植入两边屁股。托起臀部肌肉。怎么样?手艺不错吧?”医生走到过水鬼身边时拍了拍他的屁股,其它每个人有样学样经过时一人一掌拍的“啪啪”直响:“以后打针都不能打屁股。”

&!”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这次的毒瘾发作时间短多了。我估计再过两天我就可以走出这暗无天日的地窖了。接过别人递过来的哑铃开始进行体能锻炼,虽然现在身体仍非常难受,但高强度的锻炼不但能分散对毒品的渴望,可以增强身体强度来加大瘾发时的承受力。

“现在我右手的枪法臭得要死。”水鬼晃了晃自己右手用脚趾续接的拇指:“一个枪打不淮且隆过臀的男人?还不如让我死了呢。”

“伤的这么重?一定非常痛苦了!”

“也不算是,等我醒过来的时候,那些坏死部分已经被切除了。”水鬼歪着头回想了下摇摇头:“只是初时感到不适应而已。估计我的军旅生涯是走到尽头了!”

“而且咱们两个彼此!彼此!你刚回来的时候我去探望你,当时我竟然没有认出你。混身上下真是惨得像堆屎一样!听说你身上也没少什么大件,到是多了不少零碎。”水鬼看看自己古怪的拇指摇摇头把话赶从自殇上扯开:“而且我听说了redb的事。把你还未蒙面的孩子从你的生命的带走。估计你比我更生不如死吧!”

“呵呵!”我苦笑着吐净口水,脱掉被冷汗湿透的衣服:“我们中国有句古话:自作自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