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四十三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本书:狼群  |  字数:5540  |  更新时间:

“我从没有让你对我们的关系下个定义,或是结果。om想起来我们之间的关系的从开始到现在,都是纯感情的堆积。也许是在台湾住的时间长了,对于中国男人内敛的感情和责任心的好感让我选择了你。开始我只是想找个伴儿而已,真的没有想过会和你生活一辈子。”redba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我们都是手沾鲜血的人,”杀人者,人恒杀之!“的道理我们都懂。也许哪天你就被人杀了或者我挂了,如果有那么好运的话。”

此时的酒窖中没有了他人,只剩下我和redba,这种独处谈心的感觉在我记忆中是第一次。感觉非常生疏!

“每次走出门,我们都没有想过自己如果回不来会怎么样。因为我们都是军人,多愁善感会增加遇险的机率。可是如今……。”redba抚摸着长袍下滚圆的腹部:“我无法再如此冷静的跨出那只脚了。”

“我开始明白我父母当年为什么千辛万苦的将我藏在地窖里,因为走出那片人造的乐国便要面对焦土和枪弹,那是生在战火中的我的命,我没有选择的权力。但现在我不能让我自己的孩子再走上我的后路。”

“我本来不想来我你的。我曾考虑过带着孩子离开你,离开这个圈子。到人迹罕至的北美高原,或冰雪满天的北极圈,到一个空气中都飘弥着和平的乐土。就我们母子两个!我会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个不幸的灵魂,死于一辆交通意外,就葬在离家不远的山坡上,我会选个日子带到那坟前去给他讲我编造的关于我们两人浪漫史。呵呵!很自私吧?”

redba看着潮湿的天花板笑了:“我会教他读书写字,也许给他读三国演义,我会教他开枪打猎,却不许他伤人,我会教他酿造三次蒸馏的威士忌。而不是两次。我会……”

“但你没有走……”我跪在地上混身上下被汗水湮透,医生用药打断了我戒断的过程,所以不得不重新来过,体内翻腾的痛苦被面前佳人的话词吓跑了大半。

“我应该……”redba尖叫着打断了我的话:“我应该的……我不应该让你知道这个存在。”

“为什么?你认为我不会是个称职的父亲吗?”我吼叫着。扩音器却没有办法完全表达我心中的恼怒,重新换上的紧束衣在我的怒火下发出难听的呻吟声。

“我不知道。”redba走到我近前单腿跪地,伸出手拨开汗水粘在我脸上的头发与我四目相对:“你也不知道。对吗?”

“我……”想要申辩,却发现在redba的注视下,一切解释都变成了虚假的开脱。

“难道你要让孩子在暴力、杀戮、秽暗中长大,然后再像我们一样为了不知什么样的原因走进这片血腥中吗?”redba说到这里突然捏住我的下巴激动的说道:“你还记得血勇士吗?你想像他一样等到儿子倒在自己刀下才追悔莫及吗?”

想到法国那个混乱的酒吧中悲惨老人,这时我才突然剖开同情体会到了他的悲哀。想象到自己可能有朝一日会步上他的后尘,我心底的寒意冻碎了跳动的心脏。

“那你为什么还来?”我意识到redba的决定虽然绝情但是正确的,想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留住自己的女人和孩子,甚至还成了威胁孩子成长的隐患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存在竟然再一次失去了价值。

“也许是我生命中的亲密感情太贫瘠。像干燥的海绵,一次碰触便想从你身上榨取更多的爱意。等我想全身而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生命中己装满了咱们的点点滴滴。”redba说到这里用手指沿着我额侧的发线轻轻画动,原来的纹身已经被初长出的短发掩盖:“那些美好像千斤重物拖住了我离去的脚步,而得到你失踪的消息后,它又像牵引车一样将我拖到了这鬼地方,但我不知道你竟然变成这幅屎样子……”

“你是在可怜我吗?”不知是心中无处发泄的挫折感还是身上如潮的难受让我越想越急。禁不住开始误解面前人的表示。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没有你我照样不会倒下。我仍是刑天!依然是食尸鬼!照旧是男人中的最强者。”

“是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觉的自己的话有说服力吗?”

redba说完冷笑着坐回椅子,看着我不再说话。

“……”我不敢接她的话茬,因为我也无法确信自己战胜体内作祟的“魔鬼”。

沉默像流沙一样将我们两人埋进绝望的沙漠深处。当我发现redba的孕育了新生命时。混沌的脑海里曾浮现出无数激动人心的画面,也许我们两人会开怀庆祝,也许我们会相拥而泣,也许我们会步入礼堂,甚至想过有一天带着她和孩子回国和父母团聚……

但我没有想到这一幕,瞬间那些画面一一在我心中幻灭……

“什么时候生?”过了许久我才招起头者着眼前的女人缓缓问道。

“月底!”

“噢!…在几月?”我说出这句话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剩下半句“几日?”便硬生生吞了回去。

“九月!”果然,redba说话前深吸了数口气才压住了怒火。

“我想见孩子一面。”我注意到自己的语气中似乎不抱有希望。

“可以!”redba回答的很爽快,然后站起身走到门口回头看着我似乎欲言又止,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她身影从我视线消失也带走了支撑我身体的最后力量,我像死鱼一样栽倒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等我被大腿抽筋的剧痛唤醒时,地窖墙壁上昏暗的烛火照耀下,我看到一张杂志大少的照片放在我脸前的地板上。开始我并没有看出那模糊地黑白色调绘出的是什么图案,可是等我不慎碰乱了角度,借着反光我才惊觉这是张超声波图片,黑白两色绘示出的是己经可以辨认的胎型,是我即将降世的儿子。

霎时间。如同打开了生命中不可知的某扇门,**如火山喷发般充满了枯干巳久的身体,虚弱无力的心房被这股贪婪撑张欲裂。当拾捡图片的意图和身上约束缚发生了冲突后,强烈的**转化成了穷凶极恶的力量。身上加厚的紧束衣如纸片般碎裂开来,但一道坚不可摧的绳索挡住了紧束衣的进一步毁损,无许如何用力这东西都中紧箍咒一样牢牢缠在我双臂上。

眼看到眼的自由被条不起眼的细绳挡住,火气伴着羞怒几乎炸破了额头跳起的青筋。

“不要挣扎了!那是拖坦克用的合金缆。你要能挣脱它,就能举起慢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不知道他是在我昏过去后进的地窖还是根本从未离开过这里。

“给我!给我!”我跪倒额头顶着地板,想用牙齿衔起地上的照片。可是又怕嘴里淌出的口水玷污了它,于是能用头拱着照片向快慢机哀求。快慢机慢慢的走到照片前叹了口气,弯腰拾起来摊开在我的眼前:“这些是我尽最大努力了!”

“放开我!”看着眼前的图片,由于角皮和光线问问题是看不真切。禁不住仍想自己拿在手里看个方便。

“不行!”快慢机调整角度。让光线充分打在照片上:“直到医生说你没问题了,我们才会松开你。”

“我只是想亲手拿着我儿子的第一张照片而己。快慢机!看看我!

我己经没有问题了。“我知道自己挣扎无用,可是仍不愿放弃争取。

“路还长着呢!”快慢机根本没有理我,只是拉过把凳子把照片放在上面摆到我脸前便退回了黑暗的角落去了。留下我一个人看着自己错过的人生里程懊恼,对redba疏忽的自责……

快慢机的话一点错也没有,路还长着呢。等我从乍为人父的激动中清醒回来。肆虐在体内的毒瘾似乎未减反增,加倍煎好人复仇记《》熬我的神经。当我用脑袋磕碎面前的板凳趴在超声波照片上抽搐时,看着滴落的鼻涕玷污的人形时。我明白了redba离开时回头想说什么……

几起几落!我不知道自己晕倒过多少次,随着毒瘾的减弱,我开始进入不眠期,四天四夜的干熬让我体会到痛苦的减弱,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所有人都意外于我竟然宁可咬穿嘴唇也闭口不再要求毒品,难以想象他们支撑我坚持下来的原因,只是手心里一团已攒的稀烂的纸团。

戒毒!最重要的是你找到一个愿意为之努力支撑。每次看到从痛苦发作的巅峰回缓之时,我仿佛看到一个胖嘟嘟的小小子向我越走越近。

兄弟们轮流下来看守着我,生怕我忍受不了痛苦自残。我拼命的和身边的人交谈,生怕自己有空闲下来的时候。独自面对自己成了一种恐惧!

兄弟们告诉我,扳机最终没有能救回来至今下落不明,队长把大家紧急招集到这里后便不知所踪己经好久没有联系了,美国已经把大军调集到了波斯湾,准备再过两个月便要攻伊。听说部队的装甲兵还没到位,美国石油钻探队已经把汽车加满了油。佣兵这回换了个战后重建承包商的名义进驻了美军基地,人数却已超过了美国现驻军人的一倍。

“你不知道呀!现在全世界的眼晴都盯着这里,每天背着相机在基地边上转悠的记者比军人还多,都是抗着长焦镜头和火箭炮一样,把门口站岗的卫兵整的天天提心吊胆……”天才除了滔滔不绝的和我说话外,便是一根接一根的给我递着香烟。不吸毒却成了老烟枪,也算是一种替代疗法吧!

由于戒断症状己经没有一星期前那样恐怖,所以大家已经去掉了我身上的紧束衣。除了双手腕仍用合金缆系在金属腰带上无法大范围活动外,就只剩像狗链一样连着腰带和墙壁的钢缆保证我无法离开这个潮湿的囚室。

“这次攻伊的油水太大了,全世界都在抢这个大蛋糕呀!”天才看我烟蒂还没有踩灭,嘴里便又点着了一根。自己不觉也勾起了烟瘾点了根抽了起来:“伊拉克石油剩余可开采储量为54。亿吨,占世界储量的0。9%,占海湾地区吨的。4%.伦敦全球能源研究中心最近一项研究显示,在伊拉克己探明的20亿桶原油储量之外。可能还有超过2000亿桶的原油储量没有被发现。如果这一数字准确的话,伊拉克将超过沙特,成为世界上石油储量最高的国家。占领伊拉克以后,美国手里便握住了世界石油储量的54。%,以石油资源作为”武器“,不仅能抵消军费还可谋取经济利益,而且还可以打压俄罗斯减缓经济复苏势头。卡住欧洲国家以能源交换合作,还可以控制伊拉克加快改造中东体制。人无我有的资源占有可以保证百年的世界霸主地位。美国这笔帐可是合算的紧呀!”

“联合国批准了?”我实在是没话找起话来,问了个大白痴的问题。

“联合国怎么可能批准?9年战败后伊拉克就知道美国不会轻易放过他,这十年全国开出的石油几乎都给了中、俄、法三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作为贿赂。有他们三个在联合国里投反对票。攻伊通过的可能性就是个0。这一仗打下来你们中国就要闹油荒了!”

“中国地大物博会有办法的!”从小灌输给我的思想已经成了本能的反应。

“你还真以为中国是百宝箱呀?”天才倒了杯美酒轻啜一口:“上回我们抢回来的硬盘交还给老美的时候,我暴力破解开看了一下。里面除了军事信息外,阿富汗,巴基斯坦,乌克兰,俄罗斯。中国西北所有的地下资源都被人的侦察的一清二楚的。你家西北的石油和中东比本就少的可怜不够中国这个疯转的印钞机润滑用,就这还都埋在无法住人的死亡区内。填了伊拉克这口井,中、俄两家油缸眼瞅着就得见底。**立马就得冒着和日本开架的风险去开发东海里的油田,在那儿出油之前估计还得四处借油才能抗过资源危机保证社会稳定,顶住现在上升的经济势头不会影响外资对中国市场的信心。找谁借?除了俄罗斯谁家也没有能喂饱中国这个油老虎的产量了。可是阿富汗打完,俄罗斯丢了里海的油田,自己已经捉襟见肘了,加上战后油价上下跌,国际油价走低将大幅下跌,俄罗斯靠着卖油养活的经济肯定会被砍于马下。哪还有钱去开发没人住的那片大冰原,你们中国想要油就得多出数倍的价钱,还得和小日本叫价才行。人家俄国现在姓”资“,已经不是你们的”老大哥“了!”

我吐掉嘴里的口水,哆嗦着又抽出颗“万宝路”塞嘴里,过滤嘴立刻便被分泌的唾液浸透。从开始戒毒到现在,舌头下面原来打毒针的地方酸痒不止,像开了闸的水库一样口水留个不停。让我感觉自己像小时候家对门卖水果的小两口养的那条杂色英国斗牛一样恶心,那家伙总是趴在堆满烂香蕉的竹篓上流着口水!

“听说你差点丢了性命护住的那个女记者又跟到了伊拉克。”天才看我出神的不知在想什么,便用拳头顶了肩头一下。

“谁?”我在病床上昏昏噩噩躺了快一年,一时想不起他说的是哪个。

“就是法国那个记者。”

“哦!”我应了一声便没再搭腔。

“她找到这里来,说要采访你。为了救她会出这么大代价,也应该讨点甜头回来不是。”

“我是有儿子的人了!”看着手里被手汗几泡成纸浆的糊状物,我淡淡的提醒他。

“你不是还没结婚嘛!什么时侯成了贞洁烈男了?”

“我不想见她!”除了满身粘湿的毒瘾折磨着,我女人还要带着我的孩子离我而去,老子现在是烦上加烦,这家伙还要给我添堵,要是我手没绑着大耳刮子扇这家伙不行。

“不!你要见她!而且现在就要去见……”队长突然从楼梯口走了进来,满脸的疲惫风尘扑扑:“我们需要她帮个大忙,一个关系狼群生死存亡的大忙……”

“什么事?”我听到队长这么一说吓了一跳,忙扔掉手里的烟头站了起来。

“我们狼群在欧洲的基地全被人端了!”跟着队长下来的还有骑士和狼人几人。

“谁干的?我来的时侯还好好的,怎么……”天才听了也晕了。

“法国领头干的!”队长捏着鼻梁强提精神:“现在法国政府和美国闹的轰轰烈烈。美国掐断了法国的石油生命线,法国便捅了美国的情报网。前段日子欧洲大清洗,上千名北约间谍逃亡。法国政府已经明确的站到台前表示表示不会为美国攻伊摇旗,甚至美国打完了连维合部队都不会派。这么大的动静是前无仅有的事!咱们在科希嘉岛上的基地也被人家以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为由给收回了……”

“那咱们下线的人呢?”公子哥想起了狼群下面做门面的几个公司里还有不少雇员呢,那些人都是他的关系,所以格外关心的问起。

“几个能接触到我们的高层都以非法洗钱的名义给监控起来了。”

队长摇摇头以息道:“我们没从那里走过资金和物资应该死不了!不过也要掉层皮。”

“连胡克那俄国佬都因为替美国人卖了几批军火被扣在马塞了。”

骑士看队长的精神太差替他接口,看样子两个人是在一起合计过了。

“大不了不回法国就是了!”我淡淡的说道。现在别说是基地丢了,就是炸弹就要落到头上了我也没啥害怕的。父母兄弟,女人孩子全都保不住了,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活个什么劲了,还在乎什么栖身之地。

“有这么简单就好了!”队长说到这里站了起来:“你们别忘了我们的马塞乡下的别墅也被封了!”

“对呀!老子的”墓地“还在那里呢!”屠夫第一个跳了起来大声叫出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