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三十八章 乘风而来

第一百三十八章 乘风而来

本书:狼群  |  字数:5812  |  更新时间:

我不知道有多少兄弟隐匿在周围的沙丘中,希望他们不要再因为我而暴露自己,牛仔的冲动行为作为朋友让我感动,作为军人让我……必竟他的行为百分百没有经过带队者的授权。om如果他没有阵亡,回去被毒打是少不了的。可惜……他连挨打的机会都没哼了……多希望那颗手雷炸开……“你的朋友再也没有一人愿意暴露自己了,哪怕只是射你一枪,为你解除痛苦。”天快黑了,等待一天没有收获的黑杰克用脚沾了沾衣摆流出的血水,踢了踢边上牛仔的尸体:“也只有这家伙算是你真正的兄弟!”“##x!#!”我张嘴骂了几句他听不请楚的脏话后冲他挑眉冷笑了下,比起以前我已经善于利用表情来演示内心的想法。所以他肯定能领悟我告诉他的信息:牛仔不会白死,他会死的比牛仔悲惨十倍!而我得到的回应除了一巴掌外,还有就是一支泛着银光的针头。“妈的!敢瞪我?我要把毒品打在你的舌筋下面,让你好好”品尝“一下!听说爽的要命!怎么样?一天给你打三次,我够朋友吧?”黑杰克从画家手里夺过针筒掰开我的嘴,将针头扎进肿胀的舌根断裂处。过急的推速造成的胀痛使得口水泉涌顺着嘴角不住淌下,但一阵极乐顺着舌筋传遍了全身最后在脑海炸开。即使吊在半空、身绕火焰,仍无法阻止我晕陷毒品带来的幻境中。24个小时的暴晒,即侯天气不热,即使画家后来给我挂上了点滴、输上生理盐水。仍干得我内脏起皮。等到夜色降临前,沙漠里的风猛然如失控地野兽咆哮起来,刮起的沙尘越来越多。等到血红的太阳离视线极处沙丘之顶仍有三尺的时候,淡淡的雷鸣声从天边传来。起初有如沙锤摩擦继而转如万头狮虎在荒野嘶吼。一条黑线从天边展开来奔腾而至,渐渐黑线长成一堵土墙,等可以看清楚的时侯己变成了沙山迎面砸了过来。身前还是万里无云的世界,百米外巳变得暗无天日。狂风卷起地“沙毯”将天地裹了个严严实实。夕阳投照在厚实的空气上,整个天空和地面都变成血红色。那是中东最暴虐的君王——沙尘暴!身边的士兵看到迎面撞来的沙墙赶紧捂着脸背过身,呛人的土味引起的呕意还没有尽情发挥作用,巨大地沙山巳然砸在了所有人的身上,我无法呼吸,嘴和鼻子里灌满了沙子,沙粒如防暴弹一样。隔着眼皮也能打痛眼球。如果不是门杆扯住,伸展开来的我差点像个风筝被吹上天。据说水平能见度小于公里为沙尘暴;水平能见度小于500米为强沙尘暴,而现在我眯着眼看竟不到自己的脚,片刻间牛仔的尸体已然被黄沙埋住了大半,落在我身上的沙子重量使得钩住的肌肉无法承受多处扯裂,差的眼前发黑却晕不过去。“咳!咳!……咳!……把俘虏押回来!……快!”黑杰克咳嗽着在不远处发着命令,近在咫尺的士兵忙着用颈间地方格布中把自己包的密不透风。在他忙碌间牛仔身边的沙地突然鼓起几个沙包,数个黑影猛的从沙中窜出,最前面的大个子伸手扣住背对他的士兵脑袋猛力一拧扭断了他的脖子。在他缓缓放平尸体地同时。另外三人中一人托住我的脚,一人跳起身手中银光闪过,所有钩在我身上的皮索瞬间断裂,失去支撑我像条大便一样瘫落在别人的怀里。“是我们!刑天!”快慢机的声音仍冰谅的冻人,但却烫的我心头火烧。“唔!唔!”我揪着快慢机满是沙粒的衣领满肚子话倒不出来,只能趴在他胸口失声痛哭起来,可是眼中却挤出任何汁水。乘风沙而来的还有三个人。他们脸上裹着防沙罩看不清脸孔,但从身形上看似乎是屠夫、狼人和队长。其中狼人背起地上牛仔的尸体转身两三步便消失在沙幕中,而屠夫在队长的掩护下跪在地上掩埋着什么。“包上衣服!时速上百公里的沙尘暴能剥掉你的皮。”快慢机小心地握着我的手拿出军用雨衣将我包裹住抱在胸前对前面的屠夫和队长打个抬呼扭脸便跑。“人呢?人呢?……那边……”身后一边喧哗声中枪声响起,无数子弹艰辛地击穿沙幕从身边飞过,听着弹头摩擦风沙的“噗!噗!”声,让人替那些小铅丸感觉疲累的。沙面上的足印几乎是前脚抬起。后脚便被狂沙填平,根本不用担心后面的人能顺着脚印兜上来。屠夫埋了几颗地雷。炸翻了几个人后枪声顿了片刻便没动静了,不一会屠夫和队长狼狈不堪地看着手表里的定位仪从后赶了上来。其中屠夫更是手捂着肩头边走边掏出药箱拿出止血药向衣服里塞着。“妈的!那群王八蛋怎么这么有钱?用的全是穿甲镖弹,这东西什么时候研制成功的?”屠夫用手指捏着从内里挖出来的一根铅笔芯粗细的飞镖上下打量,确定没有上毒剂后扔给了队长,拿块布把衣服上的弹孔盖住防止飞沙进入后抬头看了看我,追上来伸出满是血水和药沫的大手拨开我的眼皮查看了下意外的叫道:“哟!没死呀!让我看看!有没有没伤到脑子伤到**?你小子挺耐操的,我还以为大伙是来替你收尸的。怎么样?撑了几天?都说了点啥呀?有没有把你二十多才破身的事讲出来呀?……”队长把嘴里的沙子吐干净从后面拍了拍屠夫,和他调换防守位凑过来同样先查我瞳孔放大了没,等看到我通红的双眼后点点头拍拍我肩头问道:“扳机呢?”我张口吱唔了半天也没哼出个所以然,队长看到我嘴里悲惨的“境遇”。禁不住皱皱眉叹了口气揉揉我的脑袋红了眼晴:“你受苦了!孩子!”我缓缓摇摇头,颤抖的抬起手指了指前面奔跑的狼人肩上的牛仔后狠命的捶打起自己的脑袋,无尽的自责和负罪感像扒皮尖刀,剥掉了我熬过如此多磨难换来的尊严。“牛仔的死不是你的错!他们对着沙丘扫射的时候击中了他,谁也想不到这些人有这种复合子弹,他负伤在先撑不下去了。”队长捏着手里无坚不破的钢镖摇摇头:“他本来想带你一起走的。”我没有说话,虽然队长手里有令人信服的证据。可是我无摆脱自责的阴影,如果不是我被俘不会有这些事了。“噤声!”屠夫突然从向后面伸手顶了顶队长的屁股,队长忙对我轻吱一声拍了拍前面快慢机的肩膀。快慢机赶忙同样拍了拍前面紧贴着的狼人的肩膀,让他把扳机的尸体放下来警戒。“追兵?”队长顾着和我说话没有察觉到异状,抱着枪勉强打量着几米外围墙一样的沙幕。“不知道!”屠夫边警戒边把自己手里那把已然精筒得和树枝差不多的h2的供弹口防尘罩和出弹口弹壳收集器捏了一遍,这种天气太容易出现供弹不畅了。“那个方向有人员移动!”快慢机手里使用的也是加利尔的sr99狙击枪,以色列这个“沙漠中的绿洲”设计的糙货在这种天气下要故障率要低很多。“武装分子?”队长抱着的是一把装了30发弹匣的m4狙击枪。比较奇怪的是枪身上装的不是锁死的快慢机锁而是快慢机柄,所以这把枪也可以调成全自动模式,但m4的枪身过轻的弹药威力又过大,点射都会引起枪口弹跳过剧,严重影响着弹散布,何况是全自动模式。从老得掉色的枪托上看,这家伙可算是有年头的老货色了,估计是队长以前在美军服役时的武器。“不知道!”快慢机看看狼人。这家伙是非人类,有时候能解答各种怪异的问题。狼人用指弹了弹蒙在鼻子上的防尘巾和护目镜做了个无奈的手势,告诉我们这种天气下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不要轻举妄动!现在的情况特殊,北约盟军攻打伊拉克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世界各国的特工为了各种目的已经开始重新渗透回这个千疮百孔的国家。在这里遇到什么人的可能都有!”队长小心翼翼的轻声低语,如果不是看着他的口形,我甚至听不到他说话。“嚓!……嚓!……”极轻微的几声细响包裹在风沙中传来。其中还夹带着几不可闻的血腥味。声音虽小但在我们却惊如天雷、亮如明灯,所有人立刻明确了对敌人所处的剑仙小爸《》位置。他们就在我们的斜后方,刚才快慢机竟然指偏了些位置。这些人的潜行功夫出人意料的高超令所有人都紧张起来,快慢机从口袋里拿出了救命时才用的“最后挣扎”给我扎上了,看样子是大有不一定能保住我的觉悟。药力压榨出来的潜能给了我有限的活动力量,接过快慢机递过来的glo8冲锋手枪。这支我平常最看不起的“纸”手枪现在拿在手里却有千斤重。我伸手指了指狼人胸口插的进攻型手雷,表达了我的最坏打算。我绝对不会再让人俘虏我第二次了!“向我保证!除非我们都死光了!否则不要用这玩意!”狼人得到队友的默许后把手榴弹递了过来却被快慢机一把劫在手里。同时被握住的还有我肿得和萝卜条粗的手指。“向我保证!”快慢机视线向下了眼我身上不堪入目的伤口,再次坚定的要求道。“嗨!中国硬汉!给他再看看你的舌头!说废话不挑时候……”屠夫嘟囔着拍拍快慢机握在手榴弹和我手背上的“关心”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快慢机看了看我的眼神,无奈地松开了手,而我也在药力的进一步催动下依在牛仔的尸体勉强坐了起来,将牛仔的无线电放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兄弟们!你们应该来看看这个!”屠夫不一会便重又摸了回来。绕过快慢机凑到队长身边比着极指向背后点了点。所有人都被屠夫脸上的惊讶给吓到了,什么事情能让屠夫意外。在队长的掺扶下跟着屠夫越来越摸近声音传来的位置,迅急的风沙也掩盖不了那股粘稠血腥味。还没看到预料中的尸体,脚下的沙子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仅是一步之隔!猛然大片的尸体挤破沙雾暴露在大家眼前,十数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沙面上。死状极惨!五脏六脏粘满了沙粒像沾了芝麻的年糕散落一地。狼人小心的上去翻动几具尸体查看了一下,满怀忧虑地低声说道:“手、喉、心、肺、腹,所有和握枪用手相连的组织全部一刀切断。这些家伙连抠动扳机的机会都没有。”“腿部的跟键是最先被割断的。”狼人边说边翻开尸体。指着尸体嘴里的沙土:“这些家伙是埋伏在沙面下,等这些人到来时突然袭击。相当冒险!相当有胆量!他们向西南边去了……”“如果他们这么有胆量!你说他们会不会留几个人躺在尸体下面等着我们?”屠夫没听狼人说完便接了一句。没错!如果我们能察觉到他们的话,那他们也一定能察觉到我们。这些死人应该是黑杰克从基地里派出来的追兵,这些神秘的家伙虽然帮我们解决了后顾之忧,但从他们人数、手法、功力,如果惦记上我们几个,那可是凶多吉少!屠夫话音一落。我们几个全如冰雕泥塑般定在了那里,连喘气都不敢了!“怎么办?”也许是受伤过于虚弱,没有自信如惊弓之鸟地我大气不敢喘的打手势问道。“原路撤回!”队长向后挥了挥手下命令道。“但他们在我们的路线上!”狼人和我们后退了些距离指着尸体的方向:“如果我们要离开这里就必须要跟在他们后面,没人喜欢被搞后庭!”“我们不能跟在他们的后面!”队长斟琢了下指着原定路线偏东的位置说:“我们走这个方向!”“那样的话我们就走到雷区了!”快慢机很清楚这次行动地地形。“我知道!两害相权取其轻。”队长点点头:“现在有比地雷更难应付的东西出现了!”“噢!那带上这些人的水和给养。”屠夫看了看我和牛仔的尸体无奈的点点头,看他满脸可惜的样子是很想和这群人较量一番。瓦尔马拉9(vaimaa9)是一种最令人生畏的地雷。5只“角”从它的头部伸出,看上去就如同微型机器人一样。无论碰到那支“角”,在爆炸装置驱动下,“瓦尔马拉9”会弹跳到你的腰部位置,然后爆炸。200块致命金属碎片向周围50码的区域扩散,附近的人非死即伤。而现在,这些长的和水雷一样的东西密密麻麻的排在厚重的黄沙下,为了防止沙尘暴太大把地雷吹走,伊拉克武装甚至用水泥浇铸了地基,然后把地雷放进水泥墩上挖好的坑里,然后拉上铁丝网成排横跨数百公里的沙漠。在滚滚黄沙中依稀如无边的汪洋。“这可不只是几种地雷而巳。”狼人低头看了眼抬头说道:“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铸铁雷到最先进的塑料雷。这可是数代同堂的大聚会呀!”“我们过得去吗?”我指了指他们身上少的可怜的装备用手语问道。为了便于隐匿他们携带的东西实在有限,空手走雷区不是找死嘛。“不打无淮备之仗!可是你们中国伟人**的十大军事原则之一嘛。”狼人听到我的话笑了,从干瘪的背包里拿出一双拖鞋一样的东西套在军靴下面。然后扯出一根线接到自己的手提电脑上,显示屏上便显示出从他脚下有什么东西向四周一波一波泛开,然后波纹荡过的位置。大量红白亮点星罗密布的浮现在标淮的坐标格中。“左脚金属探测!右脚化合材料探测!”狼人指了指两脚说道:“新式探雷器!对付这里小菜一碟。如果接上卫星扫描反馈做出三角矢量定位,准确率能达到99%。估计205年才会批量上市。跟紧点!”说完径自掏出军刀配着刀鞘切开钢丝网开始向前走。我感觉身体的痛苦随着活力逐渐增长,这都是那针药在起作用,我扶着快慢机甚至巳经可以走在一条直线上了。剧烈的沙尘暴刮了五六小时开始转弱,顶着要命的狂风过了数道雷区的我们逐渐能够看远一点后都楞住了。我们大家仿佛就站在一块地雷栽成的稻田中,无边无际的地雷黑压压一眼望不到边。“听说伊拉克有三千万颗地雷。不会都给我们遇到了吧!”屠夫挠挠头看了看队长。这么大的雷区,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不愧是积攒了百年的家底!“这里只是个小雷区!看!前面已经没有钢丝网了!应该就快走出去了!”队长很乐观。“一个小时前你也是这么说的!”屠夫拿出水壶喝了一口然后递给我。如果不是这么多的水资源顶着,我们早就被风暴给刮干了。“上帝呀!这是什么?”队伍最前面的狼人一直在小心的较对坐标上地雷的位置,因为这里是旧战场,所以各种弹头破片满地都是,金属探测器的精确度受到了不少的影响,不断的误报周围有雷,让人不敢贸然下脚。“什么?”队长和大家都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动。只是伸着脑袋向显示屏上看了一眼。除了白花花的一片什么也没有。“我不太清楚!”狼人不断的调试着机器,以为是机器的故障。等重起了电脑数次,图案仍是如此后,他再次惊叹出口:“不敢相信!”“是什么?地雷吗?”队长小心的走到狼人身边,他脚下的探雷器不连电脑只会闪光报警,但“有地雷在旁”的红灯却一直闪着。“不!是尸体!”狼人用脚尘使劲向下面踏了踏说道:“好大一片!这规模最好有上万人!”“这里是战场,也许是阵亡的士兵!”屠夫轻轻拨开沙面露出下面地雷的天线说道。“阵亡上万人?”狼人指着图示精确划分后的骨骼图说道:“这里面有不少孩子的骨架!看这些浅位置的死人,说明这些人被埋下去的时候还有气。”“那就是万人坑!又不是没见过!伊拉克在这些年,失踪了30万人。”屠夫瞥了他一眼对他大惊小怪视为无知,等发现队长也一脸恐惧后无奈的说道:“卢旺达天天死万而八千的,在这里激动啥。”“不!我不是怕这个!”喘了口气指着天边说:“要下雨了!”果然在沙尘暴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沙尘暴还伴随着雷暴雨。一道道闪电,亮得耀眼,一个个炸雷,震得人胆战心惊。“下雨不好吗?还能降降灰。大家走快点!”屠夫一脸轻松。“笨蛋!沙漠是个大平地,闪电打下来专击电阻低的东西。现在我们脚下的地雷群这么密,对于天上的雷就仿佛是一块巨大的铁板上。难道你喜欢站在这里等人家劈吗?”队长一脸焦急的拍起了大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