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三十五章 熬刑2

第一百三十五章 熬刑2

本书:狼群  |  字数:3970  |  更新时间:

画家手捏细长的钢管像缝被子般拿着那根细钢管在我上了药稍稍消肿的身体上穿插起来,她从侧面入针也不深扎,只是浅浅的埋在皮下。om消肿的药虽然有异常有效,但肿仍未全消,他扎的时侯我竟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痛苦,至少和刚才的烙刑相比不算什么,只是看着红肿的皮肤下蜿蜒如蛇的突起非常的恶心。正在我惊恐的看着女人跪在我两腿间,把钢管硬绕过下身扎进大腿内侧时,边上的木乃尹开口了:“疼吗?”我诧异的看着这个满是白巾的病秧,正对上他拿下墨镜混浊的双眼,那双眼睛看上去像被谁注射了奶油在瞳孔中似的恶心极了。不论他声音多熟悉,我肯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么“独特”的眼晴。“疼吗?”我正看着他发呆,对方又紧接着追问了一句。“唔!唔!……”我双眼突出眼眶的怒视着这个混蛋,但是嘴上的胶带却让我没有办法倾泄满肚子的脏话,等我哼到鼻涕都喷出来后,他才示意身旁的人扯掉我嘴上的胶带:“***!当然疼了!操你***!你来试试?保证你爽的”“恨我吗?”那家伙听我说疼无声的笑了,虽然头缠白布看不到面容但眯起上翘的眼角告诉我这家伙正在兴奋。“好奇更多一些!”我实在是弄不明白为什么这家伙费这么大劲对付我们,听他用词造句不像是军界的人。为什么和我们为难,我实在想弄明白。但先前囚于人手,我也不敢多问。生怕招来杀身之祸。顺从是落于人手后活命的不二法则,当年快慢机告诉我这话时,我还拿犹太集中营来讽刺他,现在囚于人手后才明白:捞到案板上的鱼不跳腾还能靠受罪拖一会,蹦达的欢了非招刀子不可。“嘿嘿!”对方满意的笑了,缓缓的靠回轮椅背上,过了一会突然伸手到后脑把绷带结给打开了。身后的医生吓了一跳赶忙接过带头,开始一圈一圈的揭开缠在脸上的布条。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吃了一惊,更调起了我的好奇心,看着慢慢露出来的秀头,我的心也开始提到了胸口,情绪莫名的激动起来,甚至盖住了画家扎在我身上钢管的剧痛。可是最终出现在我面前的脸孔却是一张怎么也无法辨认的五官。因为他的毛发巳经全部掉光。整个脑袋者上去就像个大肉球,头顶上全是溃烂的大坑。脸颊上粉红的嫩肉失去皮肤的掩盖,纠结成团堂而皇之的暴露在空气中。碱白色的烂皮收成条挂在鼻子两侧要掉不掉的。嘴唇也缩水到无法闭住,牙满是黄坑的牙床露在空气中干燥得像沙漠中的粪块。“认不出来我是谁对吗?”木乃尹看我一脸疑惑凑过脸来贴近我问道:“记不起哪见过这张脸对吗?”“没错!”我失望的收回目光,咬着牙忍受着画家笨手笨脚的“女红”技术。管子扎到没受什么伤害的脚背,疼痛开始加倍,神经传上来的受损信号让我的膀胱不停的颤抖,差点失禁尿在画家的脸上。“我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我还得过高中舞会王子呢!当然是中学的时侯。”木乃尹摸着脸对我笑了笑。不能收缩的肌肉和牙床看上去像生化危机里的活尸般恶心:“可我现在不全身上下没一块整皮,还天天咳血尿血不止,长年失禁,虚弱无力、视力下降,终生不育。你猜这是谁造成的?”“我?”回想整个过程这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听他这么一说我又抬起头看着他,开始想我什么时候把人家折磨成这个样子。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任何所得。“难道我自己跳进煮肉锅里吗?”木乃尹把绷带绕成一团扔到我脸上。上面消毒水的味道刺的我鼻腔发酸。“对不起!也许是那些电流和鞭打伤到了我的脑子。如果可以的话,能把你的大名赐下的话,我想更容易唤起我的记忆。”边上的板机的叫声巳经由恐惧转为具有实质的内容。他的脚底巳经血肉模糊,铁刷子每次从肌肉纹路中滑过的时候,他便开始绷直身子不停**大腿,黄红色的尿液顺着裤缝开始滴落。这才只是脚上巴掌大的范围而巳!“该死!叫你牙尖嘴利!”木乃尹夺过身边人的橡胶棍便打抽打我的肋侧。却被画家给一把抓住了棍尾。“打死他我不管,打断我辛苦穿好的铁管。我可不会放过你。”被打断工作的画家天使般的面孔竟然恼怒到扭曲,我从没有低估她对“工作”的热情,但没想到疯狂到这种程度。两对充满火药味的眼神胶着片刻,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首先退让的竟然雇主。木乃尹松开手,将橡胶棒留在了画家手里躺回轮椅开始喘气,然后诚恳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我也抱歉!”画家扔掉胶棍想了想也道歉起来,必竟现在边上都是别人的手下,如果对方恼了就完了。“请继续!”木乃尹把我受罪看的比面子还重要,可见他恨我已经到了一种境界了。画家重新沉浸回自己的艺术创造中,拿出老虎钳把钢管上、下两头开一个小口,上面接了个灌斗,下面接到了下水道。然后站起了身退后一步,围看我转了一圈检查缠在皮肤下的导管。现在的我就像一个线圈,混身绕满了“年轮”。“你这是要干什么?忙了半天他似乎连痛都不痛。”黑杰克满脸疑惑的看着“胖”了一圈的我。“嘿嘿!”画家着着我满意的笑了,手指隔着皮肤轻抚着细细地突起凑到我脸前说道:“精彩的才刚开始。下面我就要开始在向钢管里加注热水,从40开始逐渐升温,直到一百度。如果你还不说。我就要加注溶化的锡水、铅水、最后到上品流氓帖吧铜水。千度的高温,不但可以将人血液加热到悠悠,甚至可以将人的脑浆煮开。如果是平常不太忙且工具齐全的时候,我可以把他头皮扒掉,锯开一小块头骨让你们看着他的脑浆被煮沸。我还没见人熬80度的。““嗝!”边上的小东尼听到这里忍不住胃部冒上来的酸气打了个嗝。“这个和把血液抽出来加热再注回人体是一样的功效对吗?”边上的一个送葬者的佣兵说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冷颤,看样子是受过这样的折磨。“没错!”“我尝过那个滋味,没有人能熬得过血液加热透析的。”那个家伙抱着膀子被痛苦的记忆折磨的颤抖着。“你真是个天才。竟然只用一根钢丝便代替了透析用的昂贵器材。”黑杰克这时侯终于对画家低了头。“我也是从书上学的。这同样是东方古刑法的一种。我总是觉的旧式的刑法虽然简陋,却最有震慑力,也最具有观赏性和摧残乐趣。”画家这时俨如一个博学的教授,向无知的它人宣扬血腥的哲学。“嘿嘿!好!好!这个好!这个好!”木乃尹听到这里拍手笑了起来,刚才被画家顶撞的不豫一扫而空:“快!快!快开始。”“乐意遵从!”画家打开边上火炉上的锅盖,从行军用的大锅里舀起一杯沸水轻轻地倒进我肩头的漏斗中:“你能熬过火针刑,令我刮目相看。为了表示敬意我们便直接从00度开始好了。我感觉一条火红地通条从肩头向下缓缓捅了过来,顺着埋在皮下的管道极缓慢地把皮肉一丝丝扯开。从肩头到脚底像被放进油锅里。感觉比刚才火针扎身要痛苦十倍,整个人如同掉进了无间火狱,遭受着万年烈焰的炙烤,遍体的肌肤都被高温溶化,糊般从骨架上滑落。我不停的吼叫,不停的挣扎,想挣脱这无尽的痛苦。可是钢管埋在皮下。无管我多疯狂的晃动身体,都没有办法摆脱箍在身上的铬铁。极度的痛苦产生的错觉让我以为皮肤像滚沸的沥青一样裹住自己,恨不得天灵盖上开个缝,自己像蛇一样从皮里冲脱出去求得解脱。当生存成了一种无边的痛苦,意志便开始崩溃,所有的一切失去了原有的意义。在悠悠的脑海中自己精心建筑的心理世界开始涨水,所有的记忆房间都开始松软。然后慢慢溶化掉。随着血液的悠悠的感觉加剧,我的眼底开始有红色的雪花向上飘起,可是飞到了视线上方便堆积在那里,直到眼里的世界变成了一片血红。这时不但小便失禁连肛门也失去了作用,一股股的恶臭从裤档里冒出来,可是我却根本没有察觉。“有谁想说了吗?”不知是谁的声音传来。听上去就像从天上传来的召唤。“57、58,**!59、0、痛死我了!操!操!操!、2、3……”扳机用变型的声音很奇怪的在边上叫喊着。我也不知道他在数什么,边上的人越问他便叫的声音越大。“你呢?说了我就停止灌热水,结束你的痛苦。”听到那奇怪的许诺传来,根本没来由的便愿意相信它,而痛不欲生的折磨催动下,央求停止的渴望强烈到几乎撑爆我胸口。“求你!停下来吧!……”求饶的话一出口心里便打破了一道圪儿,接下来什么没志气的话都出来了。其实服软也并没有多么难,撕破脸少了道德的束缚后真是轻松多了。似乎困在身体里的痛苦,也顺着尊严的裂缝的倾泻不少。而说话也开动了停顿的脑筋,原本被全身剧痛麻痹的意识重又复苏醒过来。“哈哈!这家伙还真不要脸……”边上观看的人擦着满头的汗水愉快的听着我的哀求。“就是!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来。”“猴子就是猴子!”“哈哈。真是没种的货……”“应该是画家的技术好才对!”“对!对!对!”“……”送葬者的成员看着身旁那些胡子邋遢的业余者,为他们的无耻而鄙夷。“够了!”小东尼不耐烦的打断边上男人的嘈杂,回头扫了他们一眼冷冷的嘲讽道:“你们懂个屁!他哭天喊地嚎的再丢脸,有吱出一句我要的东西吗?烂泥就是涂不上墙!哼!”“没错!熬刑的时侯,只要没说出对方要知道的东西。把老妈的内裤花色说出来都不丢人!”黑杰克解开自己的衣领脱掉衫衣露出布满刀口的上身。指着纹有燃烧盾牌的心口说道:“我站在这里都热的出汗,真是难以想来他现在的遭受的痛苦。虽然这家伙是敌人,可是如果在战场上碰到,各凭本事来上一场公平的撕杀一定精彩。”“是呀!想起来就令人兴奋。能培养出这种硬汉的队伍……”边上的巨大黑人也握的拳头“嘎崩”直响,满脸向往的神情。而画家更是双手环抱,一手揉捏着自己的胸部,另一手抚摸着自己腰侧的一处纹身不知道在意淫些什么,从她紧咬的下唇和颤抖的膝盖就知道她爽到什么程度了。“他巳经熟得可以闻到香味了!加点盐就更像家乡的油炸大蚂蚁了。”站在木乃尹后面一直拘谨要命的年轻佣兵,在眼前残忍淫糜的景象怂恿下得到了在前辈面前发言勇气。而他的同乡们听他一说纷纷窍出了赞同的神色,连木乃尹也点着脑袋笑了起来。“哥伦比亚大蚂蚁?”昏昏沉沉中我,突然想起征战过的国家特中,哪里有他们提到的风味小吃,“卡利。克鲁兹!你是卡利。克鲁兹。那个哥伦比亚大毒贩?““嘿嘿?……嗯?……”笑的正开心的木乃尹听到我的话,立刻赶跑了笑容,瞪着两只眼皮粘成团的大眼睛板起了脸:“我低估你了!刑天!”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