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二十章深入3

第一百二十章深入3

本书:狼群  |  字数:5283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在和塔利班交战的这几年中,我们从不在冬天发动进攻。om”

这是我前段日子坐在热气腾腾的沙漠中透过望远镜欣赏远山飘雪的奇景时,一名阿富汗反塔联盟的一名后勤军官说的。当时我并没有在意,但现在我终于明白他话里的含义了。

磕掉脚底冻结的积冰,原本薄如烤饼的积雪渐渐掩过脚面,抬头向上看着林线以上白雪皑皑的山顶。走在前面的狼人他们已经陷入了过踝的深雪中,看起来越向上走雪层越深。这让我想起刚到这里时美军提供的一份关于阿富汗地理和气象的简报,上面曾有段关于山区的介绍当时留给我很深的印象。

上面说阿富汗地处帕米尔高原的西南,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全境85%的地方不是崎岖的岩石就是险恶的谷地,大部分地区的海拔在5000—6500米之间,在连绵起伏的兴都库什山脉南北两侧都是干旱的沙漠或长有矮草的草原,地形复杂。据有经验的当地军人介绍,在阿富汗山地实施作战运输和补给时,10辆坦克也比不上一头驴。

关于气候部份提到,阿富汗的气候属于大陆性气候,其特点是冬夏气温差别悬殊,昼夜温差大。全国大部分地区夏季炎热干旱,冬季严寒多雪。夏天最高气温可达40摄氏度左右,冬天气温会降到零下40摄氏度,这已经比得上西伯利亚能冻裂钢铁的温度了。通常情况下,在阿富汗中部和北部地区11月底就进入冬季,有时冬天甚至会来得更早。从11月中下旬到下一年4月的冬季期间,大雪会封锁所有主要道路,积雪最厚可达3米。

虽然现在的天气还没有糟到这种地步,但刺骨的寒风已经轻易穿透并不甚厚实的军装,把布料包裹中人体温度带走。经过三小时的消耗,我甚至感觉手里的金属枪管也比自己的手温暖。

“扑咚!”重物坠地的声音响起,我回头看到唐唐正被身后的队友掺起。从她头晕、心悸、气短,嘴唇发紫却脸色潮红的模样看来,她应该是有了高原反应。

“不要帮她!她需要自己适应。”我推开那几个男人:“头疼吗?如果只是头晕乏力,这是很正常的。”从她的救生药袋中翻出抗高原反应的能量液递给她:“少说话,慢慢走,多饮水,慢慢吞咽……”说完看着其它几个男兵指了指他们背包的肩带:“把它弄松点,那东西会压迫肩部的血管,影响肢体供氧。在平地上也许没有关系,但到了这个高度会要你的命的。”

“谢谢!”唐唐喝了这种美**方专门为他们提供的高原专用能量液后,精神明显好了不少。到是边上的女记者杰丽除了有点疲劳和害怕外一切正常。

“你身体到是不错!三个小时爬升了1700米竟然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厉害呀!”我看着瑟瑟发抖的女人笑了:“是不是常登山呀?”

“我家在阿尔卑斯山上有座小屋,我和父亲经常在海拔3、4千米的高度野餐,这种程度难不倒我。”杰丽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身体好的理由都不是用天天有锻练那样的中庸套路。

“你老爸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狼人看到我们后面慢下来,便打回头过来查看,正好听到杰丽的话。于是一边帮那几个大兵整理行装,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莫非,卢旺达大屠杀后,运输中丢失的部分死难者家藏,被他搞走了?”

“放屁!你才偷死人东西呢!”杰丽听到狼人的话立马抓狂,看上去她和父亲的关系挺好,没想到接下来的话我就不爱听了:“你们之中连吃死人肉的‘食尸鬼’都有,偷死人的东西估计更不在话下,所以不要把自己干过的事拿来和我父亲这样高尚的人做比较。不然只是自取其辱!”

“嗨!小妞!我认识你老爸而且交情不错,不代表我允许你侮辱我的队友。食尸鬼这外号不好听,但我兄弟的人品绝对一等一……”狼人前半段话让我心里很受用:“虽然死人肉这家伙常吃,但我从没见他昧过死人的东西。”

“我操!我就知你个王八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正查看gps的坐标,听到他后半段明褒暗损的孬话,气得差点把手里保命的电子设备砸过去。

“你……你们……怎么不发愁?”一个颤微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回头找了半天才看到一个大兵低头掩脸小声嘟囔着,仔细看才认出来,原来是那个在检查站打俘虏把枪托打掉的家伙。晚上天黑没看清都谁跟来了,现在才发现是他。

“怕,子弹就不打你了?”狼人整理好女兵的装备后,拍那家伙的肩。

“嗨!后面的跟上。雪越来越大了,别掉队!冻死了我可不管埋。”刺客是尖兵走在最前面,已经翻过了眼前的山坡。

“跟着我们的脚印,不要走偏了!阿富汗的山区地雷多,前苏联侵略阿富汗打了10年,它在只有2000多万人口的阿富汗,埋藏了3500万颗地雷。以阿富汗的人口算,一个人一颗有多。在这里,现在还埋着1000多万颗地雷,每天要炸翻80个阿富汗人,这种机会你们不想轮到自己头上吧?”我边走边说,身后原本蛇行的美国大兵听完我的话立马向跟屁虫一样贴了过来,亦步亦驱踩着我的脚印不敢越雷池半步。

水鬼在无线电中听到我的话接口道:“听说按照今天的速度,想把阿富汗的所有地雷都扫清,还要4300年!每天要是炸翻80个人,那4300年能炸死多少人?阿富汗人还不都给炸没了?”

“管我什么事,我又不是阿富人。”听到水鬼挑我的语病,我也懒得和他解释什么叫概率了。

贯通阿富汗全境的兴都库什山脉到了这里基本上都是石山,植被本就少的可怜。夏季从远处看都是灰不拉叽的,现在下了雪到处更成了滑不溜手的冰场。稍不住意就有滚落山崖的危险。

按照地图的指示,我们走到中午才接近昨天扶宵基地给我们的坐标。我们已经不敢抱着救人的念头,只要能搞个电台叫架飞机把我们运回去就谢天谢地了。等我们趴在山头上看到远处被击落的黑鹰直升机周围焦黑的山岩和数米宽的弹坑时,连一向乐观的狼人也皱起了眉头。

“太棒了!全军覆没,任务结束。”水鬼眯着眼向下看去,雪地的反光让人眼分不清层次。现在仍是阴云密布,等天一放晴没有护目睛的情况下,雪面反光很容易刺伤人眼。

“不!你看那些还没有被雪掩盖的脚印,明明他们已经逃离了这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没有看到吗?……”唐唐和身边的几个美国兵听了水鬼的话马上不乐意了,指着飞机旁一行远去脚印叫嚷起来。

刺客白了一眼边上叫得脸红脖粗的美国兵,连骂他们的意思都没有。不过那表情已经告诉这些家伙,你们都是白痴!

“少废话!长官说话有你们插嘴的份儿吗?”我拉紧身上的雪地伪装甩手敲了身边一名大兵的头盔一记。

“你们根本不是我们的长官,如果是我们的长官,根本不会放着有难的同胞见死不救,你们只是唯利视图,见利忘义的佣兵。是战争流氓!”女兵唐唐别看身材娇小,胆子倒挺大。一句话不但把狼人和我们说愣了,就连身边的队友也被她露骨的指责吓住了,尴尬地低着头不敢看我们也不敢看她。

场面顿时冷住了,大家似乎被凛冽的风雪给冻结,面面相觑无人吱声。沉默成了所有人处理现在情形的最好方式。

“这是你们大家的共同的心声吧?”过了一会狼人才又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去,观察敌情的同时淡然的撂下一句。

前些日子,我因为一言不和杀了别人整队人马的事早已经在军中传的沸沸扬扬,几名美国兵加上女记者都不敢不回话,生怕一句话不对招来杀身之祸。

“你们训练了多久便被派到了这里?”我按住要发难的水鬼接过了狼人的话岔。

“三个月。”

“三个月?只参加了基本训练、射击训练和基本技能训练便让你们进入实战了?”

她的回答让我挺意外的:“你们勤务支援大队有没有进行山地作战训练?”

“嗯!有提过!”唐唐为难的想了想,最后一无所获的承认:“但不多。”

“噢!那你看到那些脚印时,只想到他们还活着,可有没有想到这些人为什么向山下跑,而不向我们现在的位置来?要知道那个方向可是深入敌人的纵深,会陷入重重包围的。”我指着离我们不远,半山腰的迫降点问道。

“也许是因为他们降落的时候,这个位置有敌人火力,他们没有办法过来。”

“很好!可是这个位置的敌人怎么能穿过岩体,在视线不可及的障碍物背面轰出弹坑来?”我指着离我们更近一步的山坡上突出来的被炸掉半截的巨大岩石问她。

“也许是手雷!”边上的一个大兵插话,说完便被同伴从后面扇了他一巴掌。那么大的坑,也只有他这种白目会以为是手雷炸出来的。

“那就是我们所处的位置正好在敌人炮火的覆盖下,他们向这里跑便会损伤惨重。”杰丽?麦尔斯很聪明第一个明白了我的意思。指着对面隔着一座山头的高峰说道:“我们现在的位置正好是峡谷拐弯处的尖点,三座山并行,两高夹一低,对面山头设有火炮,要想逃命只有向下跑让中间的矮峰挡住敌人的视线。所以……”

“所以,我们现在出去便会暴露在敌人的炮光下!”其它大兵也意识到,原来我们就站在敌人的炮口下面说话。两个本来站的挺直的高个子军人,立刻不自觉的矬了半截。

“没有人会拖着火炮去追逃命的!”刺客这时候才追加了一句,然后指着对面极远处雪白一片的山坡说道:“从炮击着弹的追击轨道看,它们应该在我们的1点钟方向。斜上二十度左右。”

“怎么算出来的?”杰丽偷偷凑到我跟前,手里拿着个小录音笔。

“根据最后的着弹点,以中间的屏障为参照点,射击位置应该就是两点的延长线上。从弹坑炸开的倾斜度等,可以看出炮弹射入的角度。”我拍拍头上的头盔:“如果我头盔里的弹道测算系统仍能用的话,可以根据几处着弹进行三角形测量,能得出非常精确的敌军位置,但现在目测只能估计个大概。”

“我看不到火炮的阵地。太多的山洞了,他们一定藏身其中。”狼人和刺客用望远镜观察了半天后回到大家身旁:“但看到了大片gsr(火药残留物),很新!是新雪开始后才出现的,还没有被完全掩盖住。”

“看起来有人在光天化日下冲过了他们的火线。也许是那些英国佬!”我坐到身边的巨大岩体后面,重新缠紧枪管上的伪装布条。

“可能!希望他们没有离开的很远,我试着呼叫他们。”刺客走到远处去联系英国佬。

“我们不能再站在这里了,他们太显眼了!十公里外都能认出我们来。”我指着没有雪地伪装衣的大兵和记者,土黄色的沙漠军衣在白雪的世界显眼之极。

“到那个洞里去躲躲!”狼人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天然山洞,一路上这种山洞我们没少见,不少是人工挖出来的或打通的。但都已经废弃了,想来是当年对付苏联人的。

“好的!”我带着那些大兵和水鬼一起躲进了山洞。干燥的天气蒸干了山洞里所有的水份,除了洞底几团焦黑的大便证明这里曾有人经过“留念”外,没有其它什么能显示出此洞是藏兵洞的迹象。

“感觉怎么样?”水鬼凑到杰丽身边递给她一根高能巧克力棒,这东西难吃的要死,但却能补充人体在寒冷情况下急需的热量。

“还好!就是感觉有点像作梦。”杰丽接过巧克力咬了一口,她没想到会跟我们到这里来,更没有想到会被坦克炸翻车,自己除了包相机外什么也没有剩下,穿的衣服还是一个美国大兵借给她的。

“跺跺脚!感受一下地面对你的反震,会给你一种真实存在的感觉。”水鬼抱着自已特制的7.62毫米minimi机枪蹲到地上看着外面的雪:“真不明白,你们这些人闲着没事,干嘛往这种地方跑?死了也没有管,这不犯贱嘛!”

“记者的天职便是及时、客观和公正的报道战争的真相,让人们感受到战争的残酷,更深刻地体会和平的弥足珍贵。我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杰丽此时完全没有了千金大小姐的娇纵和身为女性的柔弱,一股大义凛然的正气让人不可正视。

“你感觉你看到的东西都能见诸于笔端吗?”我看她一副理想化的样子不禁想给他降降温:“想想你被没收的那些照片和联军新闻官的那副嘴脸。”

“我有言论自由!”杰丽经过这么多对此仍坚信不移:“这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力。”

“是吗?”刺客拿着无线电走进了山洞:“我就帮几个政府解决了些言论过于自由的舆论监督者。最后他的死因从其它同行的笔下出来的时候就成了‘意外’。嘿嘿!”

“你……”杰丽瞪大眼看着刺客:“你真的是名刺客?”

“难道我们的外号是叫来好玩的吗?”刺客从手里的地图上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女人。

“那他呢?难道……”这时所有人的眼光再次聚集在我身上。

“嘿嘿!嘿嘿!”刺客只是阴笑不说话,但意思却再明显不过了。

“我要吐了!”唐唐和杰丽两个女人捂着嘴跑向洞底深处。

“好玩吗?”我看着一脸恶作剧得逞,洋洋自得的刺客冷冷的骂了他一句。太多人用这事作弄人了,我已经激不起什么火气了。

“呵呵!我们联系不上英国佬。奇怪的是!竟然联系上一队加拿大人。他们和187旅在100公里外的山区正和敌人接火,接到我们的求救信号竟然还让我们去支援他们。哈!傻x!”刺客在gps上标注好得到的坐标,然后用红外线把数据传输到我的机子上:“看样子整个山区都布满了敌人,通过加拿大人的电台,已经把我们遇袭的事传回去了,但基地给我们的回信很有爆炸性。”

“是什么?”水鬼站起来看着一脸苦笑的刺客。

“听说关押昆都士和塔卢坎战俘的恰拉江监狱发生了*,犯人攻下了军火库占据监狱的工事,抓住了几个cia的特工,正和联军打的不可开交。所有原定前来帮忙的空军,全部调回去镇压*去了。”说到这里刺客环视了洞内的不到十个的队友苦笑一下:“另外,昆都士的守军举白旗了!”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但为了削弱敌人的力量,联军曾故意放走了数批混在逃难队伍中的塔利班武装人员,据说那些家伙中有约3000多人正撤向这里。估计是要进山……”刺客说完面带忧色的担心道:“我们后路被切断了,只能进不能退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