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一十八章深入

第一百一十八章深入

本书:狼群  |  字数:6361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1黑色!仍是凌晨时分的主色调。om颠簸百十公里后的劳累并没有将所有人都拖入梦乡,坐在我身边的女人们脸上没有了以往的万种风情,腊黄成了惊吓过度的体现。

“我有点怀念当娱乐记者的时光了!”月亮在无污染的天空显得格外通透,不用望远镜便可以看到其上蜿蜒的月球山,水银泄地的明亮月光把冷风吹起沙粒包裹成白色,在车灯的照射下如同飞雪般从车旁漂过,麦尔斯抱着双臂坐在后座上看着窗外静静流动的沙面。

“为什么?因为那些人?”刺客坐后面抱着枪滑躺在她身旁的位置,双脚翘起搭在前排的椅背上,头盔盖在脸上让人以为他是在睡觉。

“不!是为了我失去的纯真。”杰丽说到这里单手插进额前的棕色发丝内,头顶车窗玻璃闭上眼脸颊抽动地说道:“意大利呆了两年后,我便以为自已见到过世界最肮脏的事,没想到……”说到这里她再也说不下去了,满脸悲痛的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

“小妞儿!你在这里看到的不是肮脏。”刺客顶起盔沿看着身边的女人:“在华盛顿看到的才是!”

“那这里有的是什么?混乱,饥饿,疫病,血腥,暴力……死亡!”杰丽拿起自己的相机从电子取影器中翻看着存在相机硬盘中的照片,越看脸色越坏,泪水缓缓从眼角顺着鼻翼滑落。

“这些全都是……人类本性……和造成的结果。”刺客并不善于说教,但显然并不代表他缺乏思考的能力。

“但这是为了什么?只是石油?钱?这太可耻了!”杰丽激动的样子让人对她的同理心肃然起敬。

“我记得几小时前有人刚说过:一个种群去攻击另一个,要么是为了掠夺对方的土地或财富,要么纯粹是要证明自己的优越,除此以外没有什么更好的理由。”刺客边说边用他的军靴后跟磕击坐在副驾驶位的女兵唐唐的头盔:“这句话也许不适用于刚才看到的情况,但对于某些飞离家乡几千公里的人就当之无愧了。对吗?美国人!”

“我……”唐唐拨开他的脚扭过头,刚想回嘴突然意识到什么瞪着眼愣在了半途。

“想起你是美国人了?”我看着她无话可说的跌坐回座位上,明白了她是为什么而困惑。

“……”唐唐摊开手歪着脸看着我,翻起的白眼表示出了她的无奈。

“既然你享受到了国籍带给你的荣耀,便同样应该担当它带给你的责任,哪怕那些责任会让你难堪和失去性命。”我把肩上的美国国旗魔鬼粘扯了下来贴到她的身上:“我保证你当初换国籍的时候没有想到这点吧?”

车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停了片刻我看到唐唐眼圈红了,雾气从眼底浮起,鼻子开始抽动。急促的吸气声让我想起了狼人养的那只美洲狮。可是等了半天,预期的哭声也没有出现,只是抽气声仍在继续。

“食尸鬼!你得想点办法!”刺客伸出脚在我的椅背上踹了一脚,震的我向前一爬差点栽到方向盘上。

“为什么?”

“因为这是你的‘劳动成果’!嘴巴这么坏,我真不知道你是如何泡到redback的。喔!我差点忘了,是她泡到你的。”刺客一脸坏笑的冲着后视镜做了个痛苦的脸色,伸着脖子呻吟道:“轻点!轻点!痛!……”

顿时,*荡语充斥车厢,车内原本心情正坏的两个女人马上变成了一幅尴尬又忍俊不禁的表情。我听过队里所有人模仿他们从窃听器中得来的我的“初夜”实况,但从来没有人比刺客学的更像,甚至连我当时半生不熟的中国式英语咬字都模仿的丝毫不差。

“请-帮我扶着方向盘!”我非常客气的请唐唐从边上接手驾驶。

“不要帮他!”刺客猛得坐正身体,把脸凑到唐唐身边:“你不帮他,我告诉你一个二十岁的处男的故事。”

“我操!……”我顾不得什么安全驾驶,撒开方向盘扑向后座鬼不止的刺客。车内悲伤的气氛立刻被我们两人的叫骂和女人的尖叫冲散。

“搞什么鬼!操……”

“会不会开车?想死呀?……”后面紧跟的车子里的狼人和水鬼纷纷从无线电中破口大骂和换档刹车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不想活了?快放开我!放开我!这阿富汗地下可有1000多万颗地雷,你这么开车,万一碰上颗不长眼的,我们可就全完了!”刺客被我压在身上抱着脑袋笑得喘不过气,一边闪躲我的拳头一边打屁道。

“没关系!怕什么?不就是地雷吗?我们无敌的刺客害怕了?”我抱着他的脑袋使劲勒紧,但头盔撑住了胳膊无法给予他足够的力量造成疼痛,所以这家伙仍一脸贱笑的和我打哈哈。

“有本事你就向北开!那是最近的雷区。”刺客的话把边上的两名姑娘吓到了,她们发现同车的两个家伙竟然不正常后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帮我踩下了刹车。

“你们两个有病!”这是两个女人在车一停下后发表的一致意见。

“你想往北走,来呀!怕你?”我正打拍打他的头盔时,耳边的无线电响了:“阵地呼叫狼群!回答。阵地呼叫狼群!回答。”急促的呼叫声让我们几人的动作都停在了原处。

“狼群收到!”水鬼回应了联军的呼叫:“什么事?”

“你们在十七区吗?”接线生的声音很甜美,有点像电话声讯台的小姐。

“没错!”

“有一支武力搜索队在十九区失去联系,军部要求所有附近单位前去支援,具体信息已经传送到你们的单兵系统中。”甜美声音报告的却是麻烦。

“十九区?”我愣住了,因为那里并没有联军部队:“那里不是深入山区吗?我们人手不多且离那里可不近,没有比我们更靠近的友军?”

“有!英国陆战队的一队狙击手正在那附近执行任务,但是他们只有一个班的人,我们需要你们立刻前去支援,其它单位随后就到。”

“收到!我们这就上路。”狼人的话音让我改变了行车的路线,调转方向奔十九区的深山开去。

“嗨!小妞!听你的口音是来自加洲,对吗?那真是一个好地方,我打赌你一定喜欢穿着比基尼趴在沙滩上,涂上乳液把自己晒成小麦色。”水鬼听完通知竟然开始在无线电中泡起了妞儿。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回应他的竟然不是刚才那个声音甜美的可人,变成了喉咙沙哑的男声。

“搞什么鬼?”男人的低声咒骂带着一股子英伦口音:“哪的王八蛋?”

“嗨!我的甜妞怎么变成臭男人了?”水鬼比对方还生气:“你个狗杂碎是谁?。”

“我是英国皇家陆战队的达伦·费尔顿上尉。”看样子甜美的接线员已经把我们和远处的英军狙击分队接通了。

“我是你爸!”水鬼在无线电里骂了一句后便没有了声音。对方想大声叫骂,但估计位置不允许,只能尽量控制在适当的范围内提高音量表示自己的愤怒。但水鬼没有搭理他,让他一个人在那里傻不拉叽的骂了半天。

“杰丽!你不是士兵,这趟”生意“太危险,我们没有精力照顾你。一会儿到了山脚,你就留在车上,等着支援部队过来就行了。”我指着远处越来越近的山峰告诉边上的女记者:“唐唐留下保护你。车厢后面有枪,如果不会用让唐唐教你,任何人接近只要不报明身份便开枪,明白吗?”

“我会开枪!”杰丽听着刺客和唐唐整理武器的声音坐直了身体,紧张让她暂时抛开了刚才看到的惨剧所带来的悲愤。

“我要和你们一起。”唐唐同在杰丽说话的同时也叫出了声:“我可以作战。这也是我来这里的原因……”

“闭嘴!二等兵。这是命令!”虽然我臂上的中尉军衔是骑士他胡乱从军部要的,但在部队里无条件的服从是真理。所以这东西让我得到了不少好处,尤其是命令他人的权力。看着唐唐张着嘴没话说的样子,那感觉真是让人舒服极了,下次一定让他们给我要个校级军衔。

“又不是我们国家的军官,横什么……”唐唐不敢正面和我起冲突,但在下面唠叨两声的胆量还是有的。

“我们是为了你好!小妞儿!”刺客压低枪管敲了敲唐唐的头盔说道:“你脸长的也不赖,如果被打烂半边就不好了!”

“我是士兵!来阿富汗就是为国作战的。我不怕死!”唐唐气势很足的瞪着眼睛对我抱怨。

“奇怪!是我打的头和你说话,你看他干什么?”刺客从后面伸出手捞住唐唐的脸,迫使她向后转头对准自己:“是不是看上他了?嗯?我告诉你,他已经有主了,他婆娘可是个狠角色,我都不敢招惹的。不过我还是单身贵族,如果想”打仗“的话,来找我吧!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火力“十足。”

“我可以告你骚扰的。长官!”唐唐凶狠的甩开刺客的纠缠正告他。

“嘿嘿!食尸鬼。他要告我骚扰。哈哈哈!”刺客听到她的威胁放声大笑起来,仿佛从没有听过这么可笑的事一样,我知道这家伙肯定还有下文便没有接岔。

“你知道吗?小婊子!就算我现在就干了你,你以为谁会帮你?我战友还是边上这个棕发的小娘们?嗯?”刺客一把揪住唐唐的衣领拉到脸前,面目狰狞的骂道:“她敢吱声我连她一起干了,然后把你们两个杀了扔在这大沙漠里,你以为谁会为你讨回公道?你的国家?不,你还不是美国国籍他们没有义务。你的长官?不,不,不,他正趴在自己甜美的打字员怀里*头呢。军营里的同胞?不,你的肤色在军营里两只手就够查了,他们大部分还是来自日本……现在你来告诉我,谁能帮你?,……”

“我……”刺客的话正好击中了唐唐心中最脆弱的一环,意志瞬间便被击溃,原本愤怒的眼神成了恐惧,不敢和刺客凶狠的目光相碰,“够了!刺客。别闹她了!”刺客的老练不是唐唐这种菜鸟所能应付的,再听下去她非精神崩溃不可。

“尻!你急什么?不管以前生活哪个政府统治下,反正现在她都不再是中国人了。”刺客正说到兴头上,抱掘别人内心的恐惧不只是屠夫一个人的嗜好。

“她和我仍是同宗同源。”说到这里我看了身边脸色苍白的小女孩:“都是炎黄子孙。”

“人家可是台湾人,不一定承认这个。”

“放屁!你才是数典忘祖的杂种。呸!”听到这里的唐唐不知从哪来的勇气竟然猛的扭过头,一口吐沫啐到了刺客的脸上,刚才闪烁不定的目光也炯炯有神如同旭日。

“哈哈!”我看着满脸难以置信的刺客笑了:“伙计,民族归属感不在政治范围,它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烙印在彼此的灵魂中。无论何时何地,都无法改变。即使与整个阿拉伯世界为敌,你们犹太人最终不是仍抢回了祖先诞生的土地吗?当年你们怎么向世界解释地来着。你忘了吗?”

“祖先在召唤我们回家。我记性很好……”刺客说到这里也没有了刚才捉弄人的兴致。手摸胸前标有六芒星的老式军牌:“两千年来犹太族遭受了太多的不公与残暴,如果不是种族的凝聚力,恐怕我们已经被灭种了。”

“我们也是!”我笑着指了指唐唐和自己。

“所有幸存的种族都是!”一直没有言语的杰丽·麦尔斯突然插嘴:“没有向心力的种族都已经被消灭了。想想刚才在沙漠里看到的那群自相残杀的阿富汗人,真是可怜、可叹、可悲呀!”

“那些人大多是外国来的志愿军,印尼人,马来人,中国人,俄国人,巴基斯坦人。他们认为自已是在驱逐侵略者。你可以这样想,如果能让你好过一些。”

“也许吧!”女记者又开始心不在焉起来。

车子还没有开到黑乎乎的山脚下,远处已经响起了直升机的镙旋浆声。听起来就在不远处盘旋,但夜色的掩盖下只能看到一团黑乎乎的影子。

“他们来的挺快!”刺客的话音末落,一面火箭弹网便如同天降火流星扑面而来。刚开始我还以为是飞机的指示灯,等发现这红光屁股后面还带着烟的时候,火网已经在我们车旁炸开了。

坐在车中的我只来的及感觉一阵黄沙扑面,先听到沙粒和弹片击打在挡风玻璃上的刮响。然后是玻璃破碎钢铁扭曲的声音。冷风还没来的及吹进驾驶室,我就感觉车头猛的被掀起,身体后仰两个前轮翘离了地面,胸前的子弹带沉坠的压在胸前,膝盖重重的磕在了方向盘下方,虽然有冬装军裤顶着,可是骨头上的钻心疼痛,仍逼出我一头冷汗。

爆炸瞬间便结束了,重归平静的沙漠让人误以为刚才只是偶尔刮过的一阵大风而已,只有仍金鸡**的巨大车身保持微妙的平衡倒立了片刻,然后轰然侧躺在了沙漠中,没系安全带的我滚过悍马巨大的中控台重重的摔在副驾驶位的唐唐身上。全副武装的我加上自重,足有百十公斤,砸的瘦弱纤细的唐唐发出“咯喽”一声呻吟便闭过气去了。

大头朝下的撞在车内的金属支撑架上后,头盔保住了脑袋没有撞破,但我听到脖子里面的骨头轻脆的响了一声。心中一惊!我下意识的顾不得身处何境,奋力甩动四肢扑腾起来。等感觉到四肢撞击硬物传来的疼痛,“瘫痪!”这个恐怖的字眼才顺着泊泊汗水从我体内流出。

“怎么回事?”我掏出枪射穿了头顶的车窗,然后拉着窗口引体向上爬出了车舱。等连滚带爬的从沙子里站起身的时候,一架老式的米-24直升机头朝下栽到了不远处的沙地上。

“怎么回事?”剧烈爆炸燃起的火团照亮了失去灯光的前路。

“倒底是怎么回事?他妈的?”我声音末落,身后刚从沙中爬起的狼人发出了同样的咒骂。

“射击我们的直升机自己掉了下来?”水鬼从燃烧的军车旁站起,满脸都是沙子。

“找掩护!建立防线!”狼人打断大家的猜测叫道:“有人受伤吗?”

逃命时来不及拿长枪的我赶紧躲在一座小沙丘后面,握着手枪面对黑漆漆的夜幕。因为我同样发现远处有几个黑影在向我们这个方向移动。

“我很好!”我先自检了一遍:“只是失去了枪和头盔。”

“我也是!”刺客正在倾倒的车内努力帮助杰丽向外逃。

“我受了点轻伤,但没有关系!”水鬼看了眼身边只剩底盘的军车,摸了摸被汽车碎片削飞的背包和大片的军服,借着火光我可以看到他背上的皮肤也被削飞了一条,黑红的血水喘着背股流进了腰带内:“但我同车的一名记者和两名美国兵完了。”

“把陶式导弹从车上卸下来!”狼人手里有机枪和望远镜:“我们有‘玩伴’了!”

我赶紧跑向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军车旁,打开固定件把陶式反坦克导弹从发射塔上卸了下来,扛在肩上一脚深一脚浅的跑回了原本藏身的沙丘。

“塔利班还有直升机?”我趴在地上打开陶式发身战的红外观察镜,远处几辆杂牌坦克正编队向山里行进,其中三辆已经掉转方向成品字形向我这边开来。

“听说有5架老式的米25直升机。”水鬼顾不得后背少的那个块皮,扛着“标枪”式反坦克导弹跑了过来,趴到了我左下方的沙坑中。

“哈!我们真幸运,5分之一的机率分配到数万军队中竟被我们撞中,真应该去买**彩。”我打开陶式反坦克工作站的单兵支架,将它沉重的发射部架好:“不过,我不明的是这东西怎么会自己无故掉下来?”

“俄罗斯出口的米25只有可安装支架,没有战斗具的。这些飞机上的火箭发射筒是自装的。在这种夜色下仍清晰可见的尾烟,绝对是重型火箭弹,不过这类重型火箭弹只有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才会用它。因为火箭弹飞出去时产生的尾焰浓烟会包住机身,导致发动机吸入废气而停车。”唐唐好不容易从车窗爬出,刺客蹲在打开的车门上从后车厢取出反装甲武器扔给下在的杰丽,让她传递给其它军人:“显然这架机上的驾驶员经验并不丰富。”

“听着!这些坦克一旦进入射程便开火,射击后立刻转移阵地。其它人分散开些保持掩护姿势,否则他们一炮就可以将我们全部消灭了。”狼人接过刺客拖过来的“标枪”重型导弹后说道。

“咚!”一声炮响,其中一辆比较先进看起来有点像t72m的主战坦克率先在3公里外开炮射击,而其它性能落后的t54和t62则断续向推进。听到炮声和炮弹着地间的时差是最令人恐惧的时刻,因为你不知道那该死的炮弹会落在什么地方。这种提心吊胆的感觉会让人产生身边空气动荡的错觉,似乎那看不见的铁块正排开空气向你飞来。这错觉又加深了恐怖的程度,直到爆炸声伴随着惨叫轰然响起,那颗提到喉口的心才掉回肚里。这次我依然幸运,炮弹打在了燃烧的军车照亮的地带,一个刚从四脚朝天的悍马中挣扎着钻出的美国兵还没跑出两步便被炸开的车门从背后削碎了上半身,两条脚在跑出一米远后才“扑通”一声摔在沙面上,孤单的冒着热气。

“不要看着你的导弹,要看目标。”狼人的声音提醒我:“陶2是红外线半主动制导的老式导弹,你要用瞄准具对准目标才能击中。”

听到他的话我才想起以前在教科书中提到的东西,赶紧把制导瞄准具调回远处发光的t72身上,这时在空中转了半天的弹体才拖着尾巴飞向目标。火光闪现!t72m被击中了正面,没有挂装反应装甲的主战坦克在可以击穿500毫米的重型反坦克导弹打击下,像炮仗炸开的火柴盒一样全身冒火、四下飞散。

二战中的美国士兵曾说过,面对钢铁怪兽的坦克,再强壮的士兵也只能趴下颤抖。相比那时的我们应该感觉到幸运,因为我们手中有了屠龙的宝剑。也许脆弱并不锋利,但它让我们不再感动渺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