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一十四章正义无限2

第一百一十四章正义无限2

本书:狼群  |  字数:4129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黄沙依然在被寒风包裹飞舞在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上空,悠扬的颂经声依然带着真主的祝福庇护着恒古存在的土地。om

坐在颠簸的军车上,手把方向奔驰在无人的荒野中,原本放手驰骋的乐趣却被身边一触即发的危险所破坏,头上如拥挤的高速公路上爬行的汽车一样穿梭不停的轰炸机编队带着巨大的噪音低空飞过,由于阿富汗贫乏到可怜的防空系统对美军没有任何威胁,所以美国空军大胆放心的把退役的各种飞机都调了出来,如果不是怕丢了军事大国的面子,估计他们非把喷除虫药的农用机都派过来了。

“妈的!这群不用走路的王八蛋!炸了一夜也不累,昨天晚上十分钟一趟、十分钟一趟,吵得我都睡不着。现在又来,想补个觉都没办法。”托尔躺在我的车后,他是我车上的炮手,负责车载的陶式反坦克导弹发射站和六管机枪。

通向昆都士的公路已经被封闭,北方联盟的士兵配合着美军把守着每一个交通要道。穿长袍扛ak47的反塔联盟士兵看到我们的车队,都纷纷挥手示好,大群的孩子聚集在道路两旁对着美军欢呼,每次微笑赢得的是美军坦克上丢下的大把的糖果。

“你看这帮家伙和塔利班有什么不一样?”同行的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和加拿大的特种兵,我们现在的身份由助战部队提升到了军事顾问。说话的是我副驾驶位上坐的陆战队士兵,后面还有坐一名美国兵,好笑的是她便是那名我见过面的叫唐唐的华裔女兵。

“最大的不同是,他们同样微笑挥手但等我们走近也不会开枪。”我看了看身边这个刚从军校毕业的新生,带着金丝眼镜框的腼腆年青人看起来就像个助理律师一样文质彬彬。听到托尔的从车顶传来的回答,似乎高兴的笑了笑。

“你笑什么?”我冷冷的打断他的欢欣。

“没什么。长官!”新丁听到我的声音赶忙收起了微笑紧张的看向窗外。虽然脸向外面不过仍用眼角的余光跨过眼镜架瞄我,眼神中除了紧张还是紧张。

“你叫什么名字?二等兵!”我打量着那个清秀的小伙,甚至看到他战术背心胸前用来装工具钳的通用杂物袋里卷放着的一本《浮世德》。

“丹尼尔。长官!丹尼尔·麦昆。”二等兵丹尼尔听到我的问话,赶忙坐好回答我。

“那好!丹尼尔。你知道为什么其它士兵都不愿和你坐一辆车吗?”我仍语气不善的讲话。

“不知道。长官。”

“因为没人喜欢和个拿着上膛步枪的家伙坐在同一辆车里,而且枪口还不是指着外面。你这个笨蛋!”我说完这句冷不丁一巴掌煽在他的凯夫拉头盔上,没用什么力却把他打的一头栽在了前控台上。

“对不起!长官。”丹尼尔扶着头盔坐好,赶紧把手中的m4枪口伸到了窗外,后面的女兵唐唐听到我的话,也很聪明的赶紧把枪口伸到窗外,然后脸红的偷偷向后视镜中看一眼,发现我看到她的小动作后,尴尬的低下头有所明了地浅笑起来。

车子接近一个繁忙的检查站,那是山脚下一排低矮的土房,大约有**间。十多个挎枪的反塔联盟士兵穿着长袍在屋前哨卡边停靠的卡车队旁打排球,还有几个人躲在路边的战壕里从重机枪后面眯眼看着我们的到来。一切看起来都很平常,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觉的不对劲。

我把车子拐到另一车道上减慢速度,后面的狼人加快车速赶上我,从窗口探出头向我叫道:“怎么了?车子出问题了?”

“没有!”我头也没回,只是看着前面的关卡回应道:“我只是在奇怪一个小哨卡用得着三十多个人把守吗?”

“没错!我也觉的奇怪!”水鬼在狼人车顶的炮塔中架着望远镜向对面观察着:“这里挨着山区,又是去昆都士的必经之路。有问题不奇怪。”

“我感觉那个弹坑里似乎有人,但温度过低和地面的温差小,成像不清晰……”刺客用热成像装置探测后说道:“不过,那停着的车队上肯定有人藏在里面。”

“发生什么事?”无线电中传来后面队伍中美军和加拿大部队上尉的询问。后面跟着的卡车不少,但多是司机,战斗人员少的可怜,只有十五个人。

“等下就知道了!”我拿起无线电让他们等着:“水鬼!对那个弹坑开一炮!”我对水鬼指了指哨卡后面的一连串弹坑中最大的那个,那些应该是美军轰炸山上的致高点时留下的。

“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狼人做为此行的高级军事长官,拥有命令权。

“和谁?”无线电顿时一片混乱,军人还好,主要是后面的各国战地记者马上慌乱起来,各种奇怪的声音都跑出来了。不得不佩服的是,水鬼的榴弹炮还没落地,已经有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冲到了队伍的前面。

“轰!”车窗挡住了气浪,声音从两侧挤进车内像阵清风带走了车内原本的躁动。没有听到惨叫,便看到碎尸块从坑块被抛上半空,然后重重的摔回地上又因**的弹性重新跳起,冒着热气铺了一地。

“现在你知道和谁了!”我话音未落头顶上机枪已经雷鸣般响起,一条弹道冲破火舌带着高温从我头面射出,紧随其后身边枪声大作密集到可见的黑点像暴雨般泼向对面已经迅速卧倒的敌人。

战斗在瞬间展开,又在刹那结束,吉普森兄妹提供给我们的威力无比的小口径弹药,像雷神之槌将面前的一切轰成了碎片。悍马车后面的拖斗里放了十多万发的子弹,通过要战斗机上使用的全自动无弹链弹药输导轨系统可以直接由货舱传送到车顶炮塔,提供相比普通机枪用之不尽的火力。但托尔根本不熟悉自己手里的武器性能,毫不知情的操作时并没有将射速调低,弹药以每分钟一万发的高速喷射出去,超高的射速让你在射击时无法分辨出两次击发中的间隔,所以这喷火的怪兽发出的吼声就像重型混凝士钻孔机一样。

“喔-吼!爽呀!”托尔在为手中小家伙的巨大火力震惊同时,也为敌人的悲惨下场和屠戮的畅快而欢欣雀跃起来。对面的敌人也有还击,但很快便被两挺“怪兽”的火力给吓坏了,他们尖叫着、哭喊着、拼命的压低身子缩进工事的深处想躲过擦顶而过会爆炸的子弹。但当他们看到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坚固的掩体,像卫生纸一样被撕的碎屑乱飞时,人类绝望但又不甘的本性让他们选择了做些什么-逃跑或冲锋。

但无论他们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结果都只有一个-粉身碎骨。那些冲出掩体的士兵,最后完整留在人世间的便是手里的经典的ak47步枪了。

“停火!要留活口!”狼人在无线电中的吼声制止了所有人的火力。远处被炮火激起的灰尘散去后,剩下的除了废墟还是废墟。

“检查战场!”狼人发下这话的时候,除了久经战火的佣兵和少数老兵,其它新兵都相互看了半天才开始跑向已经凑到敌人阵地的“军事顾问”身后。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人要雇佣佣兵。”我看着行动僵化,迟疑不定的新兵,如果不是经过专业的军事训练,估计他们早已经被脚下的血腥气熏的五脏翻天,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危险清除!没有活口。”打头阵的“邪神”洛基从燃烧的卡车后面伸出拇指,其它士兵也做出了安全的手势。老兵仍在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新兵们已经舒着长气收起了枪。

“还有人在那些屋里!”刺客指着更远一点的土屋说道。

“收到!我们来处理。”洛基还没有行动,走在前面的美国大兵已经迫不及待的冲到了屋前。

“不要莽撞!”美军的指挥官看到三名非裔年青大兵两个掩护,一个准备破门赶忙在无线电中喊道。

“年青人!”我看着抬脚准备踹门的大个子摇摇头叹息道:“为他祈祷吧!”

“为什么?”后座的女兵把脑袋伸到前排紧张的看着远处的三人紧张极了。

“轰!”一声爆炸传来,踹门的大兵被嘣飞出四五米远,倒在地上不动弹了,他身后那两名瞪着大眼寻觅敌人的掩护手也被气浪冲了个跟头。简陋的土屋被炸塌了半间,露出里面的内室,仍有一道门紧锁着。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了!”我笑了笑,这种门上挂雷的小戏法,在中国每年八一建军节都要重播上一遍的《地雷战》中,是简单到弱智的常识了。美国大兵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到哪都横冲真闯的习惯?

“我的上帝!”女孩捂着嘴看着倒飞的战友愣住了,也许是第一次看到自己人受伤,也许是对自己归属的军队有太强的信心,她无法相信在这么简陋的破地方竟然会瞬间炸翻三名武装到牙齿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精英。

“咚!”一声,这次美军学聪明了,把新配置的破障弹调了上来,这种像枪榴弹的东西没有什么威力,只是用来破门。也只有美国这种人命值千金的国家会专门为了这种小事设计一种新武器。

“举起手!跪到地上……让我看到你的手,谁动谁死。”

“别开枪!别开枪!……”

“让我看到你的手……他妈的!听到了吗?你这个混蛋!……”

“砰!砰!……”

在美军冲进那个房间后,无线电中一阵混乱,最后以两声枪响给嘈杂画上了句号,接下去便是一阵无声的静默和急促的呼吸声。

“我说了让我看到他的手的!”无线电中再有信息传出时,便是一句年青颤抖的声音。

“欢迎来到真实世界!孩子!”狼人对我笑了笑,自言自语说道。

等到这些美军压着一队人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我和狼人他们才下了车和美加联盟的军官一起凑了过去,这时候那三名美军的救治也已经结束了,跺门的那个小伙已经挂了,一块门块扎进他的左眼,刺穿了大脑。而别外两个一个皮外伤,一个脱臼。跟在身后的记者们冲着伤兵和死亡的塔利班士兵一阵猛拍,他们绝没想到自己会碰到这种情况,这可是大新闻,光凭那些人的死状便可以一篇了。

被抓出来的人排队躺在小屋门外的土地上,几个美军士兵正在为自己的朋友“报仇”,一阵拳打脚踢后,这些人除了天生的肤色外,也看不清原本长什么样子了。

“不要打死了!”军官了句话便去安慰伤兵了。而其它人则去阻止正在拍摄殴打战俘行为的记者。

“美军没有伤亡?是吗?”我翻开一块身边倒塌的一片土墙,在泥砖下面赫然压着一条血淋淋的小腿,而腿上套着的沙漠作战靴明明和边上其它美军穿的一模一样,地上还有块三角形的黑色碎块,上面还有记弹痕。我拾起来掂了掂,扔给边上的其它人,大家传阅过后递给了身后地美军士兵。

“是什么?”女记者杰丽也学我的样子掂了掂那块东西。

“轻武器防护插板!是拦截者防弹衣增强防护措施,插上这东西能抵挡863米/秒的7.62毫米口径子弹的射击。”我拉了拉她身上防弹衣后面的防弹板袋,敲了敲里面的陶瓷防弹板:“这东西顶的住一枪,顶不住十枪。不管这碎片是谁身上掉下来的,他是凶多吉少了!”

看了看身边的女兵唐唐身上的防弹衣,她穿的是m69型老式防弹背心,那是美军在越战中使用的防弹背心的改进型,重25磅,人穿上后行动十分不便,而且挡不住ak―47的子弹。

“用老式步枪,穿老式防弹衣。看来你的人际关系也不怎么样嘛!”我冲着她笑了笑。一个受排挤的中国移民?我感觉到自己的好奇心开始蠢蠢欲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