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一十三章正义无限

第一百一十三章正义无限

本书:狼群  |  字数:6822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再多的子弹也比不上一箱子炸弹吓人,再看看门外万无一失的操控者,屋内所有人都不是傻子纷纷把枪放了下来。om门外的美军赶忙冲进来把所有能冒火的物件都没收了,连我的打火机都没有放过。

等到这个时候,骑士才匆匆由军部伙同美军指挥官赶了过来。进门一看这阵势便愣住了,地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死人,所有人都瞪着眼看着气喘吁吁的盯着我们几人。

“谁挑的头?”骑士明白和狼群有半后,便责无旁贷站出来点着我们三人问道。

“我干的!”我话还没有说完,脸上便重重的挨了骑士一拳,力道之大将我直接从站的2号铺位置打飞,横越一张床位摔到5号床上。将支撑床板的钢架砸变了形,我后腰也背钢梁硌了一下,“噶蹦”一声如同骨头摔断了一样。紧接着水鬼和狼人他们一个个也便骑士一人一脚踢飞了,一个个把屋里新添的桌具砸的七零八散的。

“你们这群没有纪律的混蛋!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竟然在这里胡闹。按军法应该把你们排排站都枪毙。”骑士不断的在我们几个身上狂踢猛打,从挨在身上的力度看来,这家伙是真的生气了,我们只好躺在地上抱着脑袋缩成一团装受伤。

“噢-吼!大手笔!”托尔和其它海盗旗伙同与我们相熟的队伍冲进来,看到地上的死尸纷纷哄叫起来。

“他妈的闭嘴!”骑士脸红脖子粗的把痛扁我们一顿后,才喘着粗气的指着闯进来的其它佣兵骂道:“你们知道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窝里斗,现在每天在上万的圣战者从世界各地跨越边界到另边领取武器装备屠杀我们。现在可好,还没交火自损臂膀已经是愚蠢之极的事了,竟然还有人看这事的笑话,你们可真聪明呀!”

“没错!”海盗旗的同性恋老大带着一贯的优雅走进了军营。用脚挑起地上的死人的脸看了一下接着说道:“即使是小的佣军也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他们是我们的战友,支援我们的行动,任何孤军都不可能在战场上生存,我们面对的不是小股的匪徒而是一个政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巨大的信仰共同体。这是场战争,不是战斗。”

“把尸体搭走,把他们也押走。”美**方负责的上校命令下,两个大兵走过来揪着我的头发想粗暴的把我们从地上提起来。

“我可以打他们,你们不行!”骑士用指头在那家伙肘关节的麻穴上弹了一下,那家伙刚把我从地上提起来,便手一麻又松开了我的头发,令被骑士的怒火吓到、不敢反抗我又一头栽回地上,气的我禁不住翻着白眼趴在地上直骂娘。

“都给我起来!装什么死?”骑士一脚踢在我屁股上,军靴前头夹层里的强化陶瓷顶的我尾椎骨痛澈心肺,我捂着屁股便从地上跳了起来。

“跟我走!”骑士在前面带路我们几个老老实实的低头跟在他身后,像一群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只不过在经过托尔他们身边时,偷偷的对他们做个鬼脸,然后击个掌庆祝一下,结果招来骑士一击强有力的白眼。

跟着骑士他们来到了美军驻地后,宪兵们把我们关到了一间小黑屋内,看样子是想把我们禁闭起来。在狼群里没有关禁闭什么的说法,最多就是犯事了不给装备把你扔到离海岸数十公里的荒岛或雨林中,让你自己想办法回来。最惨的一次在南美洲犯错,我和屠夫被铐在一起被扔错了地方,差点被雨林中的土著给扒了皮,就是在那里我第一次尝到土著吹箭的厉害,也知道指尖大小的箭毒蛙的厉害。

骑士临走前还点着我们的额头骂我们:“王八蛋!真有本事!捅下这么大的篓子,佣兵内斗罪不至死,但你们知道规矩,犯了众怒我也不一定能保的了你们。”说完转身出去了。紧接着便听到隔壁的指挥室内传来骑士拍桌子摔板凳的大叫:“我不管那些白痴怎么想,谁动我的兵我剁谁的手……”

“我操!”我们几个在屋里摸着淤青的脸都笑了。

骑士和美国兵谈判的怎样不知道,但我们在不见天日的小铁皮屋里呆的日子可不少,还不给足够的饮水和食物,看样子这便是对我们的惩罚吧。虽然不知道我们呆了多久,但大约在我们关进来的第三天,便听到了巡航导弹从头顶飞过的声音。战争开始了!

“捣毁本·拉登的老巢。摧毁这个恐怖分子的武器装备。炸掉他的营地。从下到上消灭他的指挥机构。在他们吃饭、睡觉和祈祷的时候杀了他们。毁掉本·拉登珍视的一切。我要让他疲于奔命到连停下来呕吐的机会都没有。最后,当他一无所有的时候,击毙他。”大扩音器中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似乎在做战前动员,不过对于阿富汗人,这便意味着入侵开始了。

“这个笨蛋是谁?”我坐在冰凉的砖地上拿砖头丢在边上走来走去的水鬼,这家伙的自制力不怎么样,尤其是和几个受训保持冷静的狙击手呆在一起。

“鬼才知道!我又不是美国人!”水鬼看到大家都坐在那里没有动,只有自己走来走去,只好捺下性子坐回地面上。

“听起来像个大官!”狼人笑笑搂着水鬼的肩膀让他坐下,用蹩脚的得克萨斯口音重复了刚才听到的话。

“拜托!绝不会是小布什!如果他敢跑到阿富汗来,我就改信摩门教。”刺客听着狼人的西部口音笑出声来。

“我看你是早就想加入摩门教了!听说他们能娶25个老婆还多!”我指着刺客的老二笑道:“如果加入了摩门教,你那个爱乱开枪的小东西可就没有精力实现嫖遍全球的梦想了。”

“哈哈哈!”我们几个笑成一团,只有刺客有点郁闷的提提裤裆。

“听起来你们很享受拥有自己娱乐的私人空间!”骑士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那就继续!”说完脚步便远去了。

“他妈的!一定是喇叭里的声音太大了,我才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我好像看见到手的自由又离我而去了。不过我没有太多时间为此懊悔,因为狼人他们已经扑过来将我压在了身下,疾风暴雨的拳脚夹杂着“笨蛋!”、“都怪你!”、“还我自由!”等咒骂的时候,我只能怪自己没有动物一样的听觉,并咒骂那个军队播音员和演讲的美军将领,然后开始奋起还击……

接下去,不知是哪个混蛋出的主意,军方不知用什么办法把小黑屋完全隔绝了起来。声音,光线,甚至连气味都没有办法进到狭小的空间内。他们还利用不定时灯光照明模仿白天黑夜,来打乱我们原本规律的生物钟。这的确是个好办法,生物种的紊乱影响内分泌,最直接的折磨便是严重的心理焦虑。

我是狙击手,受训在任何情况下控制情绪稳定,极度安静也是必修的功课,但也从来没有持续这么长时间过。这种状态继续下去,严重的话可以把人逼疯,不过好在我们关在一起的人多还能互相逗乐,可是即便如此,到了最后我们还是逐渐失去了说话的**。沉闷顺着空气冲进体腔挤压我的精神防线,在灵魂深处引起阵阵难以压抑的呕意。水鬼最早失去自制开始撞击墙壁渴望解脱,然后是狼人开始急燥不安,等到刺客和我也心浮气躁,骑士才打开门放我们出去。那“咣当”一声门栓响,像天使的号角一样令人感到兴奋。当清爽的空气冲进屋内驱散粘人的腥*时,泪水差点从我眼眶里冲出来。

走出密闭空间后,我们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抓住边上的天才询问具体的日期和钟点。当天才告诉我们已经是十一月下旬的时候。我突然感觉仿佛什么东西从天而降将箍了起来,从完全混沌的状态回到规律中来,让我对时间有了独特的体会。

“如果我以后说要自己一个人静静的话,记得踢我的屁股!”水鬼满脸泪水的拍打着身边一切狂叫着。

“你们应该感到幸运!他们没有把你们分开关起来。”天才偷偷踱到我们身边低声说道:“一个人呆在无声环境中,用不了半个月就会精神崩溃。”

“我的上帝呀!”走出牢笼后并没有让我们好过一些,我仿佛感觉到体内的自我,疯狂的希望冲破躯体的束缚溶入无限的自由中,那无法自持的**仿佛层层海浪强有力地冲击着灵魂的外壳。我拼命的摸,拼命的听,拼命的看,贪婪的享受着周遭的一切,希望能利用满足压抑奢糜的**。原来世界这么美好!

天才含笑给我们每人打了一针镇静剂,借用药力防止我们精神失控。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禁闭,也深深体会到怪不得这种惩罚能镇摄人类最危险暴力机器-军队了。

迷迷糊糊中,我记得骑士说了些训人的话,然后便把我们几个扔上了飞机,拉到了一片荒野中的营地中。等我带着些许迷幻感走进略为扭曲的低矮土房时,看到的是大半个房间空空如也的床位。那个女记者的铺位在到我的对面,原本欧洲人那没有血色的苍白面容被黝黑的肤色代替。只着内衣的佳丽正不顾形像的撕着脚底磨出的硬茧,而其它佣兵也没有了原先急色的饥渴相,各自维护着自己的武器仿佛那才是他的情人。

“好久不见!”女记者把撕掉的脚皮放到眼前仔细的端详着,仿佛在看什么新奇的发明一样。

“嗯!”我应了一声直接在她面前脱下了穿了两个多月的军装,从衣服里带出的臭气熏的女记者皱皱眉头,抬头看我一眼但没有说话。我和刺客他们几个赤身**的走到这个山脚下小村庄的中心,那里有美军搭起的洗浴间,用空运来净水洗了个热水澡后,那种精神冲动才在药力和庸懒的睡意中消失。

“嘿!没想到你还能回来?在杀了那么多人后。”刚坐下还没来得及穿上内裤,那名好奇的女记者便缠了上来。

“我也是!”我懒的理她,应付一句便想休息,可是在小屋关的时间过长,自由带来的兴奋感,连镇静剂也没有办法压下,刺客他们几个在床上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你就这样拿别人的东西?如果半夜他们回来呢?”女记者看我很自然的从旁边空出的床位上扯过一张毯,略带意外的问道。

“无所谓!反正现在不在这里,也许永远也回不来了!”镇静剂让我警戒性降低了不少,也让我觉的眼前的女人无比亲切。

“越和你讲话,我越觉的你们很恐怖,不敢想像漠视生命到你们这种程度要经历什么样阵仗的磨练。”女记者杰丽的摄影师在边上插嘴道。

“你的话里似乎另有深意,你有什么内部消息吗?”女记者凑过来低声问道。

“我能有什么话?”我话音还没落边上精神有点亢奋的水鬼却接了嘴:“那还问说吗?如果不是缺人手,怎么会把我们几个放出来?”

“水鬼!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傻瓜。”刺客不亏是无数磨难中淌过来的老怪物,精神防线像钢铁一样坚硬,思绪仍非常的清晰。

“你们不用装神弄鬼,我父亲也是军队高层,不说就算了,我不会去问他吗?”杰丽高傲的抬起下巴,一幅无所谓的样子。

“是吗?你爸是美军的高层?麦尔斯?我对美军头目的名字还是有印象的,怎么不记得有姓这个的将领?”狼人当然女人的面换起了衣服,强悍的体格谗得女记者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嗯……”杰丽看狼人把握十足的样子,像被抓了现形的窃贼一样低着头喃喃的承认道:“我只说是军队高层,没有说是美国。”

“弗兰克·麦尔斯是你爸?”狼人突然想到了一个名字破口而出。

“你怎么会知道?”杰丽·麦尔斯瞪大眼睛看着狼人,为他知道自己父亲的名字惊讶。

“我怎么会忘记那个爱吃牛角面包的大鼻子!”狼人笑出声来,看杰丽的眼神也变了:“我记得他离婚了,女儿随老婆回加拿大去了。”

“分居!分居!”女记者被狼人如此了解自己的家庭情况吓到了。

“你说的是谁?”刺客在队里呆的时间比我和水鬼都长,不像我们对狼人所说的名字没有任何印象。

“弗兰克·麦尔斯,你忘了?法国那个空中机动师的二把手!95年我们去波黑寻找失踪的8000多名穆斯林的那次……”狼人笑着提点刺客。

“噢!我想起来了,94年在卢旺达被看到的尸体吓哭的中年人?”刺客想起他提到的人是谁了。

“嗨!”杰丽大声的制止刺客嘴角浮起的笑容:“那可是几十万死人堆成的尸山,漫山遍野的残尸谁见了都会害怕的。我看过战地照片,太恐怖了!除丧心病狂的纳粹,没人能承受那样的精神打击。”

“呵呵!这种事情每天都有,少见多怪!”水鬼再一次不视相的插嘴。

“每天?怎么可能?那是继纳粹大屠杀后……”说到这里杰丽突然顿住了:“你们当时在场?难道……”

“不要乱猜,当然和我们没有关系!”刺客说到这里向我吐了吐舌:“不过第二次在波黑,看到堆满山沟的老少妇孺的时候,他的表现就好多了。”

听到这里边角正在擦枪的几个老佣兵哄笑起来,刺客看了他们一眼扔过去个意会的眼神,看样子这些家伙曾到过那里,只不过弄不清是帮谁打谁而已。

“既然你认识我父亲,那就是熟人了,透露点不为人知的消息吧!这几天他们只让我跟着后勤跑,我根本没有见到真正的战仗场面。”看到说下去只有被当傻瓜的份上,杰丽放弃了为父亲的荣誉争辩,而改为挣取些有用的信息。

“呵呵!做为战地记者,你可是有够失败的?怪不得你老爸把你扔到美军中不管,你可真得历练历练了。我问你!打了都两个月了,美军报的战斗阵亡是多少?”

“五人负伤,零死亡!”

“打仗不死人?这几张空床便够写一篇了!”天才捧着食物走了进来:“美国人把全世界都当傻子?死的不是美国兵罢了!看看这些空出来的床位,他们中的大多数只是为了一张绿卡来了这里,可惜和美国无缘。”

“放我们出来干什么?”药效稍减我感到头脑清醒了不少,随然被关了两个月,但我们并没有放下体能锻练,所以精神状态虽然不好,但身体装况还不错。

“总不是出来泡妞的!”天才放下吃的坐到我床上:“支援阿富汗的圣战者越过巴基斯坦边境时每人要付1美元过境费,你知道最近边防所收入有多少吗?”

“九万七千多?”天才用中指弹了一下眼里的战报:“还真有不怕死的,听说巴基斯坦的宗教学校最近要派再一万名伊斯兰学生志愿学开赴阿富汗。也许这便是你想要的内部消息!”

“怎么?要我们前去镇压?”水鬼有点不知道自己吃几两干饭了。

“五六个人去镇压一万人的志愿军?要去你去。傻蛋!”我把手里吃剩的巧克力扔向他的脑袋,意外的是他竟然没有躲过,看样子给他注射的镇静剂份量比较大。

“反塔北方联盟正在攻打北方的昆都士城,那里聚集了大约三万到三万五千的外籍圣战者。数目太大,北方联盟啃不下这么大的骨头,要求美军支援。”天才扔给我们几幅照片,上面是从天上拍的塔利班阵地照片,有几张的内容竟然是交火的场景:“我们只是负责运送战略物资的运送,补给线太靠近山区了,那里面藏有上万的北方残留部队。”

“没有悬念的战争!乏味!”狼人把照片扔到床上:“就这么点事?看来美军真的是人手不足了!”

“死了数百人了!”天才环视了一眼周围的空床位:“几支小的队伍甚至全军覆没了!阿富汗的山洞真不是人钻的,前两天‘血腥妖精’的几名武力搜索队员,在山区迷路了硬是冻死在了雪区。唉!这么多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在阿富汗这小阴沟翻了船。”

“嗨!!出去找点乐子?”正说着门外走进一个不认识的佣兵,对屋内正在擦枪的几位问道。

“好呀!这几天有那些胡子兵跟着,快把我憋死了!这下走了可算能让我们清松一下了。你们去不去?”对面一个被烧坏了半张脸的佣兵仍下清理好的m4拉着其它队友一起出去找乐子,还想怂恿我们也一起去。

“我们不去!你们玩的高兴点。”狼人摆摆手继续读自已的战报,那几个人看我们不愿意便悻悻的结伙离去了。

“找乐子?找什么乐子?”杰丽看着离去的男人们奇怪的问道:“这荒郊野外有什么好玩的?”

我们几个看看她相视一眼没有接话,有些事情还是不告诉她的好一些。

“他们不会是去掳劫阿富汗的女人吧?这里可是伊斯兰国家,他们这么做可是罪大恶极的,会引起众怒的。”有时候女人在这方面的敏感来的很不是时候,怎么现在变的这么聪明起来。

“找乐子不一定要找女人才行!”水鬼说完这一句可算栽到在床上睡着了。

“上帝呀!什么意思?我要去看看!”杰丽不顾摄影师的阻拦拿着相像包光着脚便冲出了小屋。

“你不去跟着?她这一去可能就成了别人的”乐子“了。”我用手指捅捅边上束手无策的摄影师,看他吓的苍白的脸色心里就是那么好受。

“别吓他了!我走一趟吧。”狼人看样子和杰丽的父亲感情还不错,竟然在这种状态下还愿意出去惹麻烦。

看到摄影师如获大赦的跟着狼人走出了营帐,我换好作战服喝了口清水濑濑口便合衣躺到了床上,听着外面风吹戈壁沙子相互磨擦的“沙沙”声,我感觉心里无比有踏实,原来噪音有时听起来也这么美好。

也许是镇静剂的作用,第二天清晨我竟然没有察觉杰丽是什么时候回来的。睁眼看到满脸泪痕的女记者,除了吓我一跳外还让我在心里为自已降低的警惕性狠狠的咒骂了自己几句“怎么回事?”我看着床头雨带梨花的美女,奇怪的问正在吃饭的狼人。狼人顿了下吃饭的动作,但终是没有停下来回答我,而是摇摇头继续吃自己的罐头。倒是那名摄影师递给我一部数码相机,我接过来调出里面的照片后便明白她是为什么要哭了。图片中显示几名军人从野外的小村庄抓住了一家人。拳脚相加硬是把一名花甲老人活生生打死,然后把家中的母女两人绑在装甲车上*,并逼着她们看着家中最小的孩子被架在火堆上烧烤个半死。由于是用夜视装备拍摄的,所以士兵的面容并不真切,但仍可以分辨出除了佣兵外,还有几名美军围观和参与了此事。一个富家千金大小姐,看到这种场景没有出毛病已经算她精神强韧了。

“他们最残忍的是在做了这些事后,还放走了那对母女。在伊斯兰国家除去面纱对去女人都是极大的羞辱,夫贞的女人更是死路一条,遭性侵害的受害者最终都被亲人杀死,以保住家族名誉。”女人捂着脸哽咽泣道:“战争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他们连畜牲都不如。持久自由?难道自由便是这么换来的吗?”

“嗨!它原本还要命名为‘正义无限’来着。”我看着门外走来的美军新闻官,把相机扔到床上:“柏拉图说过,从来没有一个好战争,或坏和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