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零六章闲暇时光

第一百零六章闲暇时光

本书:狼群  |  字数:9557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你喜欢?”我对redback不反对我纹身颇为意外,当然也包括我竟然真的让别人拿着电枪和针管在自己脑袋上扎了半天。om

“当然!”redback摸完右侧的五星红旗,又摸左边的充满中国民族气息的金铭龙纹:“现在只有瞎了眼的人才会把你当成日本人了。”

“这正是我要的!”她每碰触一下我的仍在渗血的刺青,我就觉的整个头袋像被通了电一样抽痛。不过消除了以后被误认的可能,我有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

“这个是龙吧?可是怎么看起来怪怪的?”一群人看着这种出现在青铜铭刻上的龙形说道:“头似牛首,有须,大耳,体形似虎,有翼,脚有爪,爪为三趾,尾长开叉而卷。这不像中国的龙呀!”

“这是中国汉朝时的龙!”我轻轻沿着发线摸过头侧的充血之处,仿佛感觉到有种力量烙印在皮肤上,给我一种支撑和自豪感:“我们汉族便是从那时正始登上历史舞台的嘛!”

“你为什么只纹龙?有点种族主义倾向哟!”巴克兄弟对这个最敏感。

“经过千年的传承,龙已经不只是我们汉族的象征,而是代表了整个中国。难道我应该恨我的族裔嘛?”我奇怪的看着那两个家伙,这两个人敏感的有点到变态的程度了:“你们恨自己是黑人吗?”

“当然不!”巴克兄弟知道口舌没有我利索,便打住了必败的口水仗,悻悻的转身走开了。

“感觉怎么样?”redback把我推倒在沙发上,骑坐到我腰上,抱着我的脑袋用舌头轻轻将仍外渗的血迹*,爱不释口的在那面中国国旗上不停的亲吻。

“除了痛!还是痛!”我头皮仍不停抽痛,不过她温温的口水倒是掩去了刚才的紧张。

“纹身会上瘾的!”redback拉着我的手放到她腰后纹身处轻轻揉动。

“是吗?那你一定要看紧我!免的我做出什么疯狂的行径!”我把手插进她的皮带内轻轻在那幅可爱的纹身上划动着。

“例如?”redback捧着我的脸凑了过来,轻轻的咬住我的上嘴唇,喘着粗气问道。

“例如!把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纹到自己的身上!”在她松开牙关后,我马上*她的下唇还以颜色。

“你敢!”redback从我口中抽回香舌,脸贴脸抵着我的眉头,掏也我腰上的手枪顶在我的脑门上:“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女人的脸能纹到你的皮肤上,那便是我!艾微尔。瑞贝卡。”

“为什么?”

“因为我要!”

“你好霸道!”

“你不喜欢?”

“我爱死了!”

“我知道……”

“……”

“嘿!嘿!别这样!老兄!我们还在这里呢!”我们两个肆无忌惮的在大厅亲热起来,引来的除了满室的口哨和叫骂外,还有大堆脏衣服和臭皮靴。

正在我抱着redback找一个无人的小屋**一下时,门铃响了。得到天才的示意后,公子哥打开了门。一大群人带着香槟和美食兴高采烈的冲进了房间,带头叫的最响的便是胡克那个大肚子,后面跟着相熟的海盗旗、血腥妖精,猎兽人和c4的几个家伙。

“你们听说了吗!”胡克一进门便拍着手大叫道:“美国决定要打阿富汗了!”

“听说了!”队长接过香槟放进冰桶里,扭头看着这些家伙表情很镇定。

“你高兴什么?你将要失去每年百亿利润的毒品来源。美国政府不会让阿富汗人再种植鸦片的。”我抱着redback又坐回沙发上,看着进来的人群和带来的东西,看样子这么人是想在这里开狂欢节。

“美国人也不会让全国千万的瘾君子死在大街上!”胡克毫不在意的笑道:“战争!刑天!战争!世界上最矛盾的社会冲突,它带来痛苦,带来死亡,也带来进步!顺便说一下,刺青很漂亮!”

“听起来你又做成了一单大生意!”屠夫比所有人都了解这个家伙。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胡克满脸笑意的抽着雪茄。

“让我猜一下!”好不容易突破美国封锁回来的小猫,坐在天才身边看不得他得意洋洋的神色讥讽道:“你把手里压的那批一文不值的破坦克和那些没有制导芯片的萨姆导弹都卖给那些连勾股定理都不知道宗教狂热分子了?然后又把从车臣居民手里收购来的军火,卖给了反塔联盟的那些笨蛋?”

“你怎么会?”胡克意外的看着小猫,而后者则一脸笑意的做了个鬼脸。

“看起来大家都有接到大生意!”刺客看所有人脸上都充满笑意,明知故问道。

“美国政府的委托。攻打阿富汗!这不是什么秘密!”全能的情人亨利代表海盗旗发言:“以塔利班的实利,美国全力的支持下我们轻而易举的便能攻下阿富汗全境!大利益、小代价!这是佣军最渴望的战斗,不是吗?”

“赢得美国政府的信任才是你们最想要的吧!”redback从我怀里站起来,边整理衣服边说。

“人际关系便是力量!”血腥妖精的队员,一人长的像女人的男子拿起一支飞镖头也不回向后一抛。正中靶心!

大利益、小代价!我看着这些家伙高兴的样子,明白他们也了解这同样是美国政府的目的。美国想占领一个战乱数十年全民皆兵的国家,还未派出任何士兵便已经在全世界雇佣了数千的佣兵集结在阿边境,允诺的条件的是瓜分这个被占领国合法的与非法的财富。这才叫会做意,我们这些人挣再多的钱,必竟仍只是棋盘上任人摆布的棋子。

为别人而战,是佣兵永远逃避不了的命远!想到这里便又是一阵失落。

“胡克!你以前在阿富打过仗,介绍一下吧!”我记得胡克曾经是前苏联的特种兵,据说还参加过进攻阿富汉皇宫的战斗。我们都没有去过阿富汗,听他介绍一下也不错。

“噢!上帝呀!那个地方!我真不愿想起来。贫穷,饥荒,战乱,种族灭绝!你想得到的,都能看到!”胡克抚着额头做了个“你难以想象”的表情。

“但你们却败在了这群驴子拉大炮的土包子手里!”扳机满脸嘲笑的看着胡克,冷战结束不代表敌对的消失,冷嘲热讽是美俄大兵交流方式。

“我们?败给阿富汗?你在开什么玩笑?”胡克哈哈笑道:“你既然能接触到高层军事信息,应该知道美国政府统计出的数字,我们苏联的损失有多少?我们的行动95%都没有伤亡,有的话也只是轻伤。”

“那你们为什么撤出?死了那么多人达到了原本的目标了?”扳机满脸幸灾乐社员的看着胡克。

“我们进入阿富汗是因为当时阿富汗在我们的支持下建立了一个**政府,美国支持穆斯林游击队进行反对这个政府的武装叛乱。为了在阿拉伯海寻找不冻港和各种资源,我们只好派军队进入阿富汗来支持政府。结果是苏联撤出了它的军队,**政府为穆斯林游击队所推翻。”胡克并不能为自己国家的败退找出借口:“阿富汗战争只是一盘棋,苏联和美国是棋手,苏联最后败下阵吃了亏,但棋高一招的美国有占到便宜吗?”

胡克坐到沙发上,以过来人的身份教育扳机道:“穆斯林游击队的崛起得到了美国的金钱资助和政治鼓励。游击队战士不仅从阿富汗人当中而且从许多其他国家的穆斯林当中招募。**政府垮台后,非阿富汗的穆斯林游击队员返回了自己的所在国,他们利用从美国得到的培训,在许多这些国家内建立起半军事组织。他们在阿尔及利亚和苏丹等一些国家成为一股重要力量。尤其是,他们为一个跨国组织培养了骨干,其领导人就是目前震惊世界的风云人物奥撒马。本。拉登。也就是说,现在被称为”文明世界的灾难“的伊斯兰恐怖集团,便是美国一手扶持起来的。”说到这里胡克停了停向窗外看了看,满含深意的说道:“也就是他们炸掉了你们的世贸大楼!”

“我!!!”扳机也知道这些东西,可是说出来脸上就挂不住了。

自已挖坑,自己跳的事,好说不好听呀!

“阿富汗这块肉!我们吃定了!”扳机一脸强盗相,恶恨恨的说道:“就算是为了向世界证明我们比苏联强,也要啃下这根硬骨头。”

“我们现在不是苏联是俄罗斯。市场经济了,不养懒人了!”胡克作为苏联适应资本主义最快的行业-黑手党的一员,看起来对苏联的变革果然欢迎之致。

一群来自世界各地激进份子为了各自的主张吵的脸红脖子粗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面前的人和一个月前似乎有点不一样了,端详了半天才突然发现这些人脸上比前些日子多出一样东西-胡子!

“喂!你们怎么都留胡子了?”我看着一群人满脸的胡子茬。奇了!

“这不费话嘛!阿富汗边上全都是伊斯兰教聚集区。男人全都蓄须,不蓄须的一眼看上去便知道是外人,不利于开展工作嘛!”留着胡子的托尔仍是个大光头,看起来根本不像穆斯林,反而像开飞车的*党。

“你们应该挎个吉它开演唱会。”我摇着脑袋装出一幅嗑药嗑多了的样子。

“你也要留胡子!去阿富汗!”摇的正欢,笑的正开心的时候,突然打断说道。

“嗯?”我突然愣住了。抬头看着队长,指着脑袋上刚刺好的纹身吃惊的问道:“我也要去?我又不是阿拉伯人?我又不装的不像,我去干什么?”

“其实在中东,蒙古人种反而比同属的欧罗人种更受欢迎。我们在穆斯林眼里简直就是堕落和糜烂的象征!”刺客是以色列人,他对中东最熟悉。

“蒙古人种!?”我愣住了。我对人种地理学不了解,对他把中国人归入蒙古人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人类可分为三大人种及其若干分支。尼格罗人种、欧罗巴人和蒙古人种,都有若干过渡型人种。非洲以尼格罗人种为主;欧洲以欧罗巴人种为主;亚洲尤其是东亚和北亚则以蒙古人种为主。阿拉伯人属于欧罗巴人种印度地中海类型,中国人属于典型的蒙古人种!”redback从背后悄悄的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道。

“噢!”我对自己粗浅的学识根本不觉得羞耻。这群人都不是一般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甚至背中国的朝代表比我还熟。

“可是你们谁见过纹身的穆斯林?”得到要到中东去的后,队长发给我们很多关于伊斯兰教的东西。

“改变真主原造的行为是来自恶魔的诱惑,凡跟随恶魔者,已受亏折!”tattoo对于《古兰经》禁止纹身、黥青、锉牙、穿孔、戴假发等最熟悉。

“没有关系!戴穆斯林式围巾就看不出来了!”队长指了指我的脑袋说道:“而且你的图案是纹在发线以上的,只要把头发蓄起来就能把图案盖住。”

“我到阿富汗去干什么?”我奇怪极了,不是说要到伊拉克吗?怎么现在又把我派到阿富汗去。

“去适应伊斯兰的世界!东方人在伊拉克比阿富汗更受欢迎。”队长又抛下一枚重磅炸弹。

“这么说伊拉克还是要派我去?”我捂着脸倒在沙发上,没想到东方人的面孔竟然给我招来如此多的麻烦。

“我们下了飞机走不出五米就会被打爆头的!”骑士满脸笑的对我说道。

“我一个人去?”

“我们一起出发!只不过水鬼、你和刺客到巴基斯坦,我们其它人到科威特去。狼人和天才留给你们!”队长说完又指了指边上的其它佣兵:“我们没有必要全留在那里,这么多人在那里,你不会寂寞的!”

我看了看水鬼、刺客再看看自己,发现队长派到阿富汗的都是看上去比较不那么西方化的面孔,看样子他们都是有深思熟虑过的。

“达克。你们猎兽人前一段哪去了?好久没见了!”

“我们在哥伦比亚和墨西哥,配合当地政府扫毒……”

“以你们的实力收效一定很显著吧?”

“当然。加上你们在公海上干的那一票,几船的高级制毒技术工人都被你们洗了,别说哥伦比亚受损甚巨,连中南亚的毒品市场都元气大伤呀!现在”金新月“又要被美国洗,毒品市场……”问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打听的了。任务内容仍未下达,不过时间是已经定下的,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准备,这几天在美国的事虽然不大但琐碎之极,弄的所有人都筋疲力尽。原本想到美国来散心的打算也没有实现,剩下的这半个月可是要抓紧了好好快活一下。我一边和其它人打屁,一边向redback示意准备落跑。

好不容易趁大家狂欢的时候逃了出来,我和redback稍一商量便做了决定,趁这几天空闲陪随她到处转悠转悠。等队长骂人的电话打通的时候,我已飞到了泰国曼谷声名卓著的拍蓬街。

头戴着耳机插在背包内的电脑上,光驱里面温习的是刚买的阿拉伯语教学。呜里哇拉的阿拉伯语,把我和面前满街穿着三点式拉客的十一二岁的皱妓隔成两个世界。随着redback左转右转的在灯火酒绿的红灯区边缘找到了一座不像教堂的教堂,巨大的院落内全是层层排排的简易竹楼,未进院门便看到了坍塌的围墙。神父和一名穿着背心露着强壮肌肉的男子正在安抚聚在祈祷大厅的上百位幼童,另有一些年青人正在修理仍在冒烟的院墙。

“怎么回事?”redback看到神父肩头的血迹吃惊的问道。

“*!”神父满脸颓意,看样子有日子没睡好了。

“*?”我也吃惊的关上了电脑里播放的阿拉伯语:“抢什么?教会有什么可抢的?”

神父没有说话,环视了周围一圈,我跟着他的眼神看去,是满屋睁着惊恐大眼的女幼童。其中有过半的六七岁上下,穿着奇怪的女孩儿,肩上和胸口都烙有奇怪的印记。从仍发黑的焦印上可以看出,这是刚刚烙上去。什么样的人这么残忍,竟然对如此幼小的女童下此种黑手。

“我们出去说!”那名不知名的神父把安抚的工作交给一旁的修女,带着我们来到了院子内。

“刑天!这位是我给你提过的洛基神父。洛基神父,这位是刑天!”redback把我介绍那位看上去像拳击手的神父。

“你好!久仰!久仰!”

“你好!我也久仰大名了!”我们两个客套了两句,其实我根本想不起在哪久仰过他的名字。

“我要感谢你们狼群,为我提供了东南亚向欧洲输送皱妓的管道,让我们能轻易的从歹徒手中救出如此多的可怜孩子!”等到洛基神父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在哪听过他的名字。这家伙是神职人员中的异数,常年在东南亚打转,号称“大棒神父!”,以使用大棒看守教院出名。毕生致力于解救童妓的事业,曾经追踪万里将几个颇有势力爱好皱妓的欧美官僚和毒贩子绳之以法。如果不是神之刺客在后面撑腰,他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

“不客气!这是怎么回事?那些孩子是……?”我本来想着和redback出来单独散散心的,没想到我们不去找麻烦,麻烦自动找上我们。

“那些孩子都是我这几年来解救下来的……皱妓!”说出这个词后,洛基神父在胸画着十字一阵祷告,弄的我颇为无奈。这有什么可告罪的,不就说了个词嘛。

“这么多?”令我吃惊的是,屋内的孩子们最小的六七岁,最大的十三四,竟然都是救出来的皱妓。我开始以为只是教会收养的孤儿而已。

“这已经是转移走好多批的了!”神父最近都在忙这些事,看他两鬓窜上去的白发,便知道这些丧尽天良的事看多了,对人的精神有多大的摧残。

“那*又是怎么回事?”我正说着,边上一间挂着白布帘的房间,突然冲出一名修女,趴在栏杆上大吐特吐起来,看她快把内脏吐出来的劲,真是让人想不知道她看到的是什么恶心的画面。

“是为了里面这批刚救回来的女童!”神父的话刚说完,又一名修女冲出了房间,趴到刚才那名修女的身边一同吐起来。

“那些女童有什么特别吗?”我说话之时非常不礼貌的一直盯着那两名吐完跪在那里不停向天祈祷的修女,等着看后续发展,谁知道里面一会儿还能冲出多少人来。

“她们都是devadasi!”洛基神父说了一个我没有听过的词,把我的注意力唤回了。

“什么?”我愣住了,看着边上的redback,必竟英文不是我的母语,太多单词不我不知道了。

“提婆达悉!”redback转动脑子给我解释这个词语:“意思是神的女奴。是印度在坦多罗崇拜的性仪式中扮演献身于男神(修行者)的女神的角色,实际上已经由神庙祭司训练成变相*的职业妓女。传说修行者在与神庙舞女进行仪式*可以获得活力达到不朽,通过对神圣的生殖行为的神秘复制来保证维护万物的秩序。”

“通俗点!”听了半天,我仍没能明白她的意思。

“就是庙妓!”redback握着胸前的十字架说道:“印度极度重男轻女,为了不养活女孩子,无数家庭每年嫁给地方寺庙的神无以数计的女奴,他们会以一种秘密仪式把女孩嫁给这个神,这些幼女孩会被献给神庙,终生成为庙奴或庙妓。”

“庙妓?”我第一次听说这个词。庙在中国是非常神圣的地方,教法一般是宣扬禁欲的,从没有听说过和妓女扯到一起来。

“没错!”redback看着远处那些心智未开的幼童,颤抖着说:“在印度,尼泊尔,斯里兰卡,年岁介于5至9岁的女童,在月圆之夜”嫁”给地方寺庙的神,祭典后其肩膀和胸将被烙印,之后受聘于寺庙祭师,来拜神的人可以向寺庙出钱买这些女孩*!”

“你们从印度弄来的?”我吃惊的问道。没想到他们竟然跨越国境去营救这些女孩子,如此一来,风险和经费可是不小。

“贩卖幼女的国际路线分两条,一条是从尼泊尔到中转站孟加拉,然后转手卖到印度,从印度与巴基斯坦转往中东国家。另一条是从孟加拉到缅甸,过泰国到菲律宾,然后装船到世界各地。这批女孩子是我们在泰缅边境劫下来的。”洛基神父正向我们解释着,那间“呕吐之屋”里走出一名男子我们招手。我认得他,他是神之刺客的队医叫保罗什么的。

洛基神父看到保罗向我们招手,叹了口气向那间呕吐之屋走去,我和redback在后面跟着也想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边走我边向神父打听:“那打劫的是什么人呀?”

“本地的黑帮和倒卖的人口的人贩子!”神父一边走一边整理身服:“这些女孩子是我们在本地黑帮接货时抢来的,那帮没接到货的黑帮拒绝付钱。人贩子竟然以这些女孩子是宗教祭品,我们是异教徒为名,要求我们归还,结果谈不扰便来硬的了!”

“……”我无言了,今天又长了见识了。有时候出来跑,还真是能看到平常人见不到的东西。

“泰国政府不管吗?”我的话还没说完,前面洛基神父掀开的门帘里便传来一阵呛人的恶臭,熏的我呼吸一窒。多年的征战经验告诉我,这是人体腐烂时发出的味道。可是修道院里怎么会有这种味道?我更加好奇了。

“泰国对这种事,本来就是纵容的。不然也不会直到1994年才制定法律,但处罚力度之轻也是世界少见的。与15岁至18岁雏妓发生*的嫖客,将被判监1至3年,以及罚款2至6万铢(约8百至2千400美元),与15岁以下雏妓发生*,判监2至6年,罚款4至12万株,一般外国人罚了钱就没什么事了。”神父无奈的摇了摇头,东南亚之所以成为“*观光国”也是因为各国政府纵容而成。

进了屋我才看清楚,这里是一间简易的医疗室。大通房分成里外两间,外间两名修女在给几个幼童上药。从那些女童流着黄水的下身看来,大多已经染上了二期*和*。最可怜的是一个趴在床上的男童,从他包裹的部位便可以想象他的痛苦。这些孩子根本仍不知道什么叫羞耻,只是瞪着大眼看着我们几人走进来,一点遮掩的打算也没有。倒是几个忙的满头大汗的修女,慌忙扯来白布替她们盖住了身体。

里屋的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看样子已经陷入深度昏迷,恶臭便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等我们走进去的时候,保罗已经收拾好医疗器具了,看样子她已经没有救了。

“怎么回事?”我皱着眉头,这么冲的恶臭怎么会从一个活人身上发出。难道她烂了?

“这个女人是我们去踩点的时候捡的。她是印度一个农村的妇女,丈夫打仗去的时候实行了割礼。快有一年的时间了还没有回来,传言是死在外面了,乡亲要求她进行”沙帝“,她是逃出来找丈夫的。”洛基神父看穿上圣袍,抱好圣经,看样子是要为这个女人送行了。

“割礼?印度也有割礼?她身上的味道是怎么回事?什么是沙帝?”我常年在非洲打仗,当然知道割礼即所谓的成年礼,长到一定年龄,男子必须割除*的*,而女子则必须部分或全部割除*和小*,甚至将*口部分缝合。男子割礼许多宗教都有,但对女子割礼我以为只有在落后的非洲才有没想到印度也有。

“在印度乡下丈夫长时间不家时,有权要求妻子缝合*只为排尿和月经留下一个小孔,来保证不会偷情。结果手术不成功,她的*变糜烂了。她被人贩子拐到这里的,但他们没想到这个妇人下面已经烂透了,结果在发现后就把她给扔到了山里,我们把她救了回来但也晚了!”神父也整理好衣服做好了弥撒的准备:“沙帝是印度的一种古习俗,就是丈夫死了,妻子要**殉夫!”

“你们肯定这个女人是来自印度?你知道的,印度可是号称……”

“没错!就是那个号称第一信息产业大国的印度!”redback责怪我怀疑他们的智商,甩给我一记白眼。

“噢!”我咋吧咋吧嘴没说话。虽然我到过印度,但没去过乡下。还真不知道一直标榜世界排名多少的大国,竟然还有这种稀罕事。

原本想在妇人醒来后,便为她做最后的祷告的,但上帝似乎不想让她多受罪,让她在沉睡中过去了。最后神父他们只是为她做了安魂的弥撒,便把这苦命的女人火化了。

出了医疗室,不远处的台阶上坐着数十个骨瘦如柴的小孩子,这种病状我在非洲常见,爱滋病!世纪绝症。

“我们只能给仍有希望的孩子医治,得了爱滋病的孩子,我们也没有办法了。”洛基神父虽然天天都看到这种场面,但仍是痛心不已:“而且我们天天还要接疹无数药不起钱看病的童妓,那些开妓院的看准了我们不会让孩子们受苦,常让得了病的孩子来我们这里看病,看好了再回去接客。”

“为什么不把他们留下来?”我奇怪。但是边上一名小女孩对修围墙的工匠的谈话传来,便让我住了口。“你手上的表好漂亮,如果你把它给我,我就赔你睡觉。”一个从小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女孩子,她们的价值观早已经崩塌了。身体=金钱!已经根深地固的种植在她们的脑海深处,虽然救得了她们的**,但想挽回她们的灵魂已经难了。

“每天都有受不了清苦的孩子逃跑,只要出了这堵墙便是花花世界,她们知道怎么换取自己需要的享受!”洛基神父痛苦的说道:“我们现在只好把希望放在这些年级最小、灵智未开的孩子身上,希望神能拯救她们的灵魂。”

“你让我和你来干什么?打仗?”我奇怪的问redback,她没有和我提教堂被袭击的事。

“不是!我们只是负责接走这些孩子!”redback指着那些烙有印记的幼童。

“接到哪?”

“爱尔兰!”

“那里不是也很乱吗?”

“但那里没有雏妓呀!”redback拧了我一把,痛的我一呲呀。

“噢!”我不敢再问了,言多必失呀!

“我们等教会签发的收养证明和避难申请一到,便带这些孩子离开这里到爱尔兰去。”redback很熟练的嘱咐我。

“如果那群家伙在这之前再来骚扰呢?”我看着背后那些可怜的竹屋,这根本经不起任何打击。

“我带你来干什么?”redback终于说漏嘴了。

“我就说嘛!还许给我那么多好处,还说和我玩”冰火九重天“、”沙漠风暴“想着代价就是要当苦力……”我还没埋怨两句,便被redback杀人的目光给堵回嘴里去了。

“老娘也帮过你,出点力就这么多费话,是男人吗?”redback听我提到她许给我的多项“好处”,脸红的赶忙把话题岔开。神父是纯浩的神职人员,没听出来我说的是什么。洛基可是常年在**场中打滚的老泥鳅了,一听便明白我指的是什么东西,只是怕redback恼羞成怒只好忍着笑意看向别处。

“拿来!”等洛基神父走开后,我伸出手向redback讨要。

“什么?”

“枪呀!”我除了把放进电脑带过海关的刀子,只带了把小的可怜的陶瓷枪跑到了泰国,六发子弹能干什么。

“没有!”神父不好意思的耸耸肩,指着远去的洛基神父低声埋怨道:“他脑子不开化,认为上帝的宅院中不能藏凶器,所以没有藏枪。我们来的时候带的武器也不多,你们最好是到黑帮手里去买。我知道你认识人的!”

“杀人还不给枪?哪有你们这样的?”我嘟囔着从电脑中调出泰国卖武器的商人名单。好家伙!一大串好长一溜的名字,怪不得泰国比较招佣兵的喜欢。

等我们两个找到相熟的军火商时,天已经黑了。虽然他这里琳琅满目的东西不少,但我还是没有找到我最喜欢的mk23手枪,据商家说这是因为用得了那么重手枪的人不多,加上它样子又没有沙漠之鹰帅所以销路不好,想要还需定货。意外的是,竟然让我发现了中国刚装备部队的92式半自动手枪,有9毫米口径的也有5.8毫米口径的。这种2000年才装备中国驻澳部队的新枪,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在了黑市的桌面上,看来中国的官倒们也没有闲着。

试射了几发觉的不错,出于纪念价值便收了两套。但最后仍是选择了mk23的缩水版-usp战术型,做为随身武器虽然都是。45口径,但轻了一半的usp用着怎么拿怎么别扭。为了保证火力原本我想购买一直使用,感觉不错的hk23轻机枪的,可是redback不想为教堂添麻烦,最后给我挑了把ump45.拿着手里轻像玩具的塑料家伙,我真是觉的不可靠。

出了门,拎着轻飘飘的口袋,我有点希望这两天最好不打仗,这些东西太没有安全感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