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百零四章战争的利益

第一百零四章战争的利益

本书:狼群  |  字数:5632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躺在灯光通明的房间里,redback把头贴在我的胸口,数着心跳用手指在我肚皮上轻轻地敲击着。om其它人也默默的喝着酒,尽量压低声音聊着关于911的事情。

我们送给美国政府的年青人十分坚强,他的信仰支撑他在那些见不得人的刑囚手段下坚持了近12个小时。这一点十分令人钦佩,因为人的承受力必竟是有极限的。作为一个普通的年青人,既使他受过一些训练,在美**方这些千万人智慧精华的审讯手下也是弱不禁风的。虽然他招供的内容是什么我们并不知道,但美国政府在其后得到各种信息的迅速程度,也让人猜到小伙子还是知道不少东西的。

队长接到了美**方的电话,希望他去开战争准备会,做为一个美国人,他义不容辞的接受了。我和其它人坐在这里等着他给我们带来信息,内容大家心里已经早有定数,一定是关于攻打阿富汗的。虽然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已经否认与此事有关,但圈内人都了解这场仗是板上钉钉的事。

“我操!”站在窗口打电话的扳机突然把手机摔在地上,还气呼呼的在上面使劲踩了几脚。

“怎么了?”屠夫坐在不远处看着别人手里的酒杯舔着舌头,为了早日复原他现在必须滴酒不沾,这对于一个酒鬼来说简直是最残酷的折磨,尤其是身边的其它人仍肆无忌惮的当着他的面豪饮,还没事向他咋吧咋吧嘴的时候。

“我向我军队的朋友打电话探听军方的动向,结果他在出任务刚回来一无所知,不过却让我问出另一件恶心的事。”扳机气乎乎坐到咖啡桌上,一边喘气一边将桌上的酒水一扫而光。

“什么事?”屠夫伸着脖子看着褐色的液体消失在扳机唇间,并伴他着喉头的抖动咽了口吐沫。

“我朋友所在的特别行动队,这两天护送了五批人物,结果全部都是阿拉伯人。其中在9月11日送走的第一批全部都是一家人,他们的都姓拉登!”扳机挠着自己的脑袋,看着大家说道:“既然当天美国便查出这事和本。拉登有关,为什么还要放走他的家人。”

“人权!人权!”我用手指刮动redback光洁的脸庞,禁不住嘲笑道:“他们只是商人不是恐怖份子,他们的安全是要受到美国政府的保护的。美国的自由精神!我记得还是你告诉我的。”

“去他妈的人权!我们应该把他们都抓住呆起来鞭打,直到他们把知道的一切都招出来。”扳机忘记了以前他天天自诩的美国精神,两眼血红的样子像个丧心病狂的纳粹军官。

“你的样子就像那些炸双子楼的疯狂原教旨信徒。”redback被他大叫的声音吵到,睁开眼睛瞥了他一眼甩给他一句话。

她的话打住了扳机断续发表自已看法的冲动,也引起了我的兴趣。

“redback,什么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为什么他们这么疯狂?”我早就听说过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这个词近些年几乎和恐怖份子划上了等号。但我在中国见到的穆斯兰都很温和,并非向报纸上说的那样穷凶极恶。这几年虽然我们接触过数次伊斯兰**运动武装,但规模并不大,所以大家也从没细问过都是管杀不管埋。今天弄出这么大的事情,证实我们以前确实小看了这些家伙。也激起了大家对这种极端的信仰的好奇。

“原教旨是对教义的一种保守的(”原初的”或”基本的”)信仰。”reback谈起宗教便来了精神从我肚子上抬起头,坐正向边上看来的其它人解释道:“与所谓保守主义不同的是:原教旨主义者认为必须强制禁止别的信仰,用暴力推行自己的”教旨”.换言之,原教旨主义的本质与其说与某种”教旨”,不如说与其推行教旨的方式有关。原教旨主义的实质并非”宗教保守主义,而是宗教强制主义或神学极权主义。”

“一般人认为宗教只是个人私生活的一部份,或者只涉及精神修养,宗教不应涉及公共事务,宗教只是个人道德或是一些崇拜仪式,朝圣,或做一些慈善事业而已。”redback拉出十字架接着说道:“但伊斯兰认为宗教的不单止包括精神、灵性、个人私生活,还包括了一般的社会事务,生活的整体,真主的意旨并不局限于精神方面,还指引了人类的行为和操守。”

“所以,伊斯兰并非是一个宗教那么简单,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它包含了一套信仰和崇拜的方式,它是一个博大的、互相衔接的法律系统,也是一个政府,指示人们的生活方式。”牧师拿着水杯坐到人群中间接着redback的话说道:“所以原教旨主义者用暴力推行的”教旨”中也包括了强制的法律,凡是不合他们教义的都是有罪的。”

“一般人要杀人放火,尤其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屠杀无辜者,除了面临法律的压力外,首先难以逾越的就是道德与良心的谴责。而原教旨主义却以所谓”信仰”的理由摧毁了良知的堤防,要人相信为”信仰”而杀人不是作恶而是行善,为了推行教旨杀人者不是罪人而是英雄。”我有点了解他们所说的话了:“怪不得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一直到处杀人,原来他们是在传教。”

“没错!不过原教旨主义并不专指伊斯兰教,伊斯兰信徒也并不全是原教旨主义者。且原教旨主义也是违背伊斯兰的教义的。基督教中也有原教旨中义,十字军东征就是原教旨主义的最好例子,即使到了现代,基督教中也仍有原教旨主义,1925年田纳西州戴顿城中学教师斯科普斯在课堂上讲授达尔文进化论,竟被该州原教旨主义者以违反《圣经》中”上帝造人”教旨的罪名告上法庭,并以强大的宣传压力迫使法庭判处斯科普斯违犯该州法律而有罪。可笑吧?”牧师站起来看着窗外远处仍有青烟升起的原世贸中心处说道:“所以,原教旨主义在其他宗教和文化中也存在,在南亚,连续暗杀了非暴力主义者圣雄甘地和英迪拉、拉吉夫甘地母子两代总理的是印度教,锡克教极端分子和在斯里兰卡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组织也是为”信仰”而杀人的原教旨主义者。不仅宗教文化中有、甚至无神论中也有原教旨主义灾难的问题……”

“无神论中也会出现原教旨主义?”所有人这时都看向了我,因为中国是现今最大的**国家,而**和无神论也是划着等号的。就连我也顿时好奇心大起。

“没错。想想红色高棉,那是举着**大旗搞原教旨主义最明显的例子,不许看电视不许拜佛,违抗者死,几百万的民众就那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无神论者的专政下。中国*时期不也是盛行为”信仰”而施暴,那时的流行语,诸如”谁要敢说毛不对,马上叫他见阎王”等等不都是典型的原教旨主义话语,而类似今天阿富汗发生的炸毁大佛这样毁灭文化的恶行,在中国那时的”破四旧”狂潮中不知发生过多少!连儒家圣地孔庙都末幸免于难,所以无神论中也有原教旨主义运动!”牧师不光是个神学士,还对各国的历史很有研究,关于中国*时发生的事情,他比我还清楚。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十分想站起来为自己的祖国辩护一番,但却千头万绪抓不住重点也讲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只好赞同他的话也并不全无道理,*自己都找不到理由粉饰而承认过错误,我更是比不上那些精通辩证哲学的政治家了。

“原教旨主义不是宗教,只是以宗教为借口的暴力,所以没有必要憎恨所有的穆斯林,那并不是他们的错!这是为了私欲而宣扬这种恐怖思想的少数人的错。”我终于明白redback为什么在涉及到伊斯兰教义时,并没有像我想像中那么激进。虽然她的信仰和伊斯兰教完全不同甚至有抵触,但互相的尊重是双方都倡导的。宽容和爱才是所有宗教的精髓!

在一片争论声中,队长和骑士推门走了进来,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挺严肃,看样子便知道接到了大任务。我心里的石头也算落了地了,狼群铁定要参与阿富汗之仗了。

“怎么样?队长。我们要去阿富汗吃黄沙吗?”医生查看过各位成员身上的伤口后,收拾好东西端着托盘走到队长身后的壁柜旁,把东西放进去拉上门问道。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队长示意天才把整间屋子用干扰隔起来,并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懒在这里想听新鲜事的honey,redback接到队长的暗示便起身死拉硬拽的把她弄到了别的房间。

队长扫视一下,确认没有外人后点点头说道:“我们是要吃黄沙,不过不是阿富汗的。”

“我没弄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我们不去阿富汗吗?”我意外的看着队长,没想到我们竟然不趟这淌混水。

“不全是!我们去。但只呆几天,我们的任务是-伊拉克!”队长接到桌上一份资料,快慢机拾起来翻了翻递给屠夫,屠夫看完递给我。还没等我看完,边上心急的扳机便劈手抢了过去。

“伊拉克?911这事和伊拉克有关?”我奇怪极了,无论是官方报道,还是我们私下的调查,都确认这事和伊拉克没有关系。

“也许!”队长揉着眉头看着大家:“不管有没有,我们的任务就是深入伊拉克,把这几年伊拉克几个地下化学武器制造厂给找出来。并收集和确认这些卫星照片上的军事工事,是否有攻击的价值。”

队长避而不谈911和攻打伊拉克的关系,我们便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了。伊拉克有什么?石油!这几年伊拉克石油换食品计划一直被美国人阻挠,身为世界第二大产油国,十年出产的油没有以往一年多。现在伊拉克手地下面的黑金估计都快发霉了吧!美国身为世界第一用油大国,看着萨达姆屁股下面的油井,眼红的恨不能把伊拉克变成星条旗上第五十一颗星。911给了美国攻击伊拉克的借口,所以,政府下了这样的命令,我们一点也不意外。

“那你们美国政府怎么向民众解释攻打伊拉克这事呢?是不是像解释五角大楼被撞一样?”屠夫的话让队长脸上有点发红。因为五角大楼被攻击,政府说是飞机撞的,但我们是到现场看过的,当时的爆炸现场根本不是飞机炸出来的。

当时五角大楼只有外围的第一环受损,内部四环皆无恙。一架重百吨的波音757客机,7米高、47米长、38米宽。以起码时速400多公里的冲力撞击只有9米高的建筑物时,只能损毁五角大楼的一层楼?这种飞机携带的8600加仑汽油,落向地球便相当于60000磅汽油爆炸,把五角大楼炸飞一半都没有问题。何况当时现场没有任何飞机的碎片,那么大个的飞机装着那么多人和东西,炸完了连屁都没剩下,唬小孩子呢?看样子就算没有世贸大楼那回事,美国人自已也要给自己找个出兵的理由地啦!

“这个……”队长挠挠头向小猫说道:“我们要利用在黑道上的关系帮fbi找到伊拉克和阿富汗塔利班交往的证据,不管是什么都行。不强求!不强求!”队长变着法子想把话中栽脏的成分淡化,但看着大家嘻皮笑脸的表情,就知道这一招根本没有用。

“操!不就是栽脏嘛!这有啥丢人的?看把你难为的。”公子哥看着队长脸红的样子很不理解,以前狼群干的事也不是什么见得了光的活计,队长从没有不好意思过,怎么今天成这样儿了。

“没啥!”队长笑着打了个哈哈。看的出来队长是知道这次行动的后果不像以往那么简单,一但把伊拉克和这事扯上关系,死的人就不是十个百个那么简单了,上次海湾战争参加多国部队的国家达到了39个,兵力达80余万人,伊拉克伤亡了十几万,百万人无家可归。

“你应该放弃你那颗渴望荣耀的心!”屠夫点着一颗烟被医生抢走,想抢身边公子哥的酒怀,也被他闪过后,无奈的扔下这句话回房去了。

“我们从中能得到什么?”刺客总是很遵守佣兵的第一守则。利益!

“阿富汗今库存毒品的一成。”队长笑了笑。

“上帝呀!美国政府发疯了。”刺客惊叫道。我们常年接触毒品,也卖过这害人的东西。所以我们知道在1999年,塔利班控制下的阿富汗鸦片产量已经达到4600吨,种植的鸦片或罂粟的面积达9万1千多公顷,2000年与1999年相比,种植面积增加了50%.在欧洲销售的*总量的80%来自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胡克他们那些欧洲军火商每年用落伍的俄式武器换取价值近千亿美元毒品,所以塔利班在被各国制裁且经济崩溃的情况下,不花一毛钱便换到用不完的军火。一成!听起来不多,可是换成钱那可是能砸死人的。

“我记得胡克上次还和我说,塔利班手里库存鸦片有2800吨,这样算来可以提纯280吨的*。美国人只要把这东西运到巴基斯坦,按世界上最便宜的批发价也能卖14亿美金。如果卖到欧洲就能赚到800亿美金,就算用战斧把阿富扫一边,也用不完这些钱。更不要说里海上百亿吨的石油资源了。”公子哥是法国人,对欧洲毒品市场行情比我们要熟的多。

“你们说的都是塔利班和各地军阀共同掌握的数字,美国政府仍要依靠北方联盟来打击塔利班,所以他们手里的东西是不会动的。”骑士看公子哥兴奋的样子摇摇头说道:“我们也不可能提纯那些东西,塔利班手里的货因为要打仗最近出的很快,估计能给我们留下1000吨就不错了。”

“没有关系!”tattoo做为一个美籍的拉美移民,他对毒品也颇为了解:“我们可以把毒品屯起来!”

“没错!”天才抱着手提电脑走了进来,刚才听到队长的话便跑进屋查东西去了,现在那个喜笑颜开的样子一准没好事。

“最新毒市行情!”天才把国际各大毒品市场的价格作了个波形图给大家:“9月10日,阿富汗市场上生鸦片的价格为每千克700美元,是近10年来的最高售价。但是911事件后,贾拉拉巴德和坎大哈的街道上生鸦片的价格就暴跌到每千克100美元。但国际黑市的价格走势却截然相反,欧洲和北美地区的*却节节攀升,法国的*售价已经达到大约每千克2万到10万法郎。发战争财的不只有商人哟!”

“那我们把毒品放到哪?”公子哥已经双眼发花开始幻想着数钱。这么大一笔均到每个人头上也不是个小数目呀。

“美军基地!别忘了!美**方才是最大的军火商、毒贩和强盗。”刺客也忙着核算起自己能得到多少了。只有快慢机一脸平静的看着手里简报,过了好久才说道:“美国政府许诺给我们这么多,又不让我们打先锋冒险。我觉的不是好兆头!”

“你担心什么?你没有看到简报上说的吗?美国又不是只雇佣了我们一只佣军,世界上排的上号的队伍几乎都齐了。拿阿富汗的钱雇兵打阿富汗,美国自己自己才只准备派几千人便想拿下数千万人口的国家,羊毛出在羊身上这句话真是一点没错。”

“别忘了还有伊拉克那一摊呢!那才是硬骨头,阿富汗有个屁呀。我们这是超前消费呀!”

“没错!什么证据都还没有,攻伊的作战计划便已经制定好了。美国政府还真是不着急啊!”

看着手里的作战计划和队长的苦笑,可以想像到队长原本想保字卫国的愿望再一次被肮脏的政治图谋给打破了。

“出去喝一杯?”我搂着队长的肩。队长还没说话,其它人倒是兴高采烈的跳起来叫道:“好呀!为了倒霉的伊拉克喝一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