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九十八章兵不血刃3

第九十八章兵不血刃3

本书:狼群  |  字数:5917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看到那两个家伙手里的杂志,我和redback相视而笑。om他们所说的都是耳熟能详的基础知识,对于军事爱好者来说都不是新鲜东西,但对于身边这两名十七八岁的少年来说,却是无比新鲜和刺激的内容。

“你在笑什么?”redback笑着问我。

“我在笑如果这些家伙知道,即使被子弹擦过屁股尖也能痛到你眼前发花,我想他们就不会那么兴致盎然了!”我喝了口奶向过道那边的两少年看了一眼,他们仍在津津有味的学会着不应该属于他们这个年龄知道的东西。

“不过我记得你在看这种杂志的时候,也是兴致盎然的。”redback看我有点装过来人的样子,便泼我冷水说道。

“那不一样!我现在是干什么的?我已经陷进来,没有别的选择了!他们不一样,他们仍有大好的青春,不应该早早的就夭折在异国他乡。”想起我加入佣兵无奈且带有戏剧色彩的的过程不禁有点泄气。

“男生都有对冲锋陷阵、驰骋疆场、马革裹尸的向往和手刃罪恶,主持正义的幻想。这很正常,你小时候没有想过当兵吗?”

“当然想过了,那时候就觉的当兵真是太刺激了,能玩枪还能当英雄。电影中最后总是还能抱得美人归,从来都没有看到英雄都是踩着尸骨登上荣誉的宝座的。”

“现在,你如愿以偿了!感觉如何?”

“确实刺激!不过没有荣誉。”我说出了佣兵最大的悲哀:“我羡慕你!redback.你即使作为佣兵也是为自己的信仰战斗,你得到了荣誉……从心灵上!”

“你也可以做到的,你可以加入神之刺客。神父年级大了,神之刺客面临着无以为继的局面。

上一次在刚果,狼群表现让教庭记忆深刻,所以我一直和你们在一起,你知道的神父希望能得到狼群的支持……嗯!人力上的……或技术上的……“

“我知道这事,不过最适合借给你们的不是会是刺客,也不会是屠夫!我想牧师不错!”

“那就是我们要的!你们两个我们也不敢要,我们是神之刺客不是神之绞肉机!”redback想到刺客的作风叹口气摇了摇头。

“刑天!”

“嗯?”

“刚才很抱歉!我和刺客的事让你难做了!”redback双手交握支着下巴睁着大眼看着我。

“听着!redback,你没有错,不用抱歉。在战场上伤及无辜在所难免,但像他那样蓄意杀戮,没有人会赞同的。”我说到这里脑中突然出现屠夫搓着双手阴森森的笑容不禁改口道:“嗯!大多数是不会赞同的,至少我是!”

“扑哧!”redback看着我出神的样子笑出来,她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也忍不住跟着她一起笑了起来,原来以前引以为傲的果断和冷静回到和平社会变成了残忍和没人性。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们是生活在双重标准下和及时调整心态的重要性,同时也发现为什么那么多佣兵常年呆在兵荒马乱,落后贫穷的战区不愿回来,因为是自由,完全的自由,超越法制超越伦理控制的自由。凭着手中的枪和矫健的身手,我们可以占山为王,窃土为君。我们可以尽情的吸,尽情的玩,尽情的杀,烧杀掳掠直到死!

这种无限的自由像免费的鲍翅大餐一样充满诱惑,这份诱惑的之大促使无数人为此抛家弃子永远留在了烽火之地。

“你在想什么?”redback把手在我眼前晃动几下,发现我在出神后道。

“噢!没什么!”我回过神来慌张的喝了口东西来掩饰自己的多愁善感,结果入口后才发现拿错了redback的杯子。

“哈哈哈!”她笑的不加掩饰,烂灿的笑容引来无数目光。包括身边的两位小朋友,其实他们两个从上车便看到了迷人的redback,但碍于相陪在侧,不好意思上前搭讪。于是便大声交谈,并在交淡中有意透露出一些另类刺激的内容,借以吸引redback的注意,小朋友的把戏!如果是普通生活平淡的女性也许会有兴趣,不过他们的算盘显然打错了,redback不是普通女人。

“你们在看什么?小鬼!”redback含笑看到这两个望着她出神的小子,挑眉问道。

“没什么!”两小鬼迅速的低下头看自己的杂志……

“看这个!想要一夜致富吗?想要成为世界上最成熟最有致命吸引力的男人吗?eo永远为你敞开大门。”

“是佣兵公司的招兵广告,下面还有电话和联系地址,eo是什么简写?你知道吗?……”两人相互低语想打破被斥责的尴尬局面。

原本一直盯着两人的redback听到这里笑了起来。因为他们说的eo是一家军事服务公司。1989年建立,拥有700名成员,全称是南非保安公司(eo)。是世界三大雇佣军公司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在巴哈马注册而在伦敦有数个办事处的si公司,以及日益活跃的美国弗吉尼亚军事职业资源公司.家公司的“干部”均由来自军事领域的名人组成。如eo的主要领导人都是南非保安力量的成员,而mpri公司则是由退役的美国将军弗农。刘易斯在1987年创立的,拥有美军入侵巴拿马和海湾战争指挥官之一的卡尔。布诺将军、美国国防情报局的埃德。索伊斯特将军和美军在欧洲的指挥官弗雷德里克。克罗将军等。

这三家公司在业届都是鼎鼎有名的,他们两个刚才还想装的像个非常有胆量,见过世面的“酷男”,竟然连如此有名的大公司都不知道,当然让redback觉的滑稽。

不过两人显然被下面更有价值的东西吸引住了,竟然没有听到redback的笑声。其中金发男孩子径自念下去:“我们在此保证每人每月的报酬至少为2万一3.8万美元,战时酬金更加丰盛。此外还有一笔很高的生命保险费和价值不菲的用各国武器装备武装起来的武器装备系统。嘿!兄弟。我父亲是fbi探员,同样枪林弹雨中却要工作一年税后才能挣到3万美金,竟然没有这份工作一个月挣的多。你看到这括号里面的内容了吗?这甚至是非战时的薪水!不如我们去试试吧!你想上大学,这些钱足够你开着bmw风风光光的带走校内最漂亮的金发妞……艾尔!想一想,不动心吗?”

“雇佣军都干些什么?打仗会不会太危险。让我看看……”叫艾尔的男孩也颇为心动的抢过杂志接着念道:“……雇佣军公司的工作相当简单,他们只要完成大量训练军官和民兵的任务,负责空中侦察和拍照,制订战略战术计划及训练使用新型器材、购买武器咨询等任务,还有有计划、有目的的在战争和冲突地区的民众中,制造恐慌和进行诋毁反叛组织的”心战“活动……听起来不错!不用打仗有点像老师!”

看着两人心有所动的在那里讨论加入佣军后的美好前景,我和redback相视摇头,这两个家伙一定不知道1995年,塞拉利昂政府就曾两次与eo和si签订雇佣军合同,雇佣了500名雇佣军为其政府效力。在这场政府与反叛者的冲突中,造成3000人死亡、约25万人无家可归。而且两公司替政府军出人打仗的同时,趁机哄抬物价卖给了叛军2500万的军火,据说黑市上300美金的ak47曾卖到700美金一把。战后两公司除了各自从政府那里海削了一笔后,也接管了叛军控制的最大的两个钻石矿区。在不要钱奴隶的“热心帮助”下,3个月的时间内开采出的钻石产量便达到1万克拉,价值200万美元。而直到现在塞拉利昂的内战仍未结束,他们开出的钻石通过南非的管道贩卖到世界各地为他们赚进以亿计的美元。如果不是狼群没有那么多的战斗人员负责大规模锋线进攻,队长肯定会去和他们抢生意。

火车进站的报告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纽约到了我和redback收拾东西要下车了,她突然凑到仍末到达目的地的两位已经打定主意的“准”佣军近前说道:“最新消息,在科索沃维和和巴勒斯坦解放军里的佣军有700名,普通佣兵每月的报酬约为600到1000美元,教练和军官才能拿到1.8万美元,2001年上半年两地阵亡的佣兵数为347人。而你要在部队中存活三年以上才能成为教官,相信我!85%的人没有熬到那一天!”

看着两人灰白的脸色,redback得意的笑着下了车,捉弄人是她的爱好,不知道恶作剧在不在下地狱的罪行中,如是的话那她一定会跌进最深的那层。

“她的话别太往心里去,其实mpri不错的。自己国家的佣军队伍,负责人都是前军方高级将领,背后有政府支持。替政府军干点送货的保安工作,生还的机率还是比较大的。”我想替redback的唐突圆下场,却发现没有起到作用,两人的脸色更苍白了,我只好赶紧跟在redback的身后下了车。

“你干嘛要打圆场?我说的都是实话。”redback瞪着蓝眼睛用手指点指我额头:“那两个菜鸟的样子,去了也是死路一条。”

“那也是他们的选择!再说我说的也是实话,与其让他们死在eo那些冷战时期便已经”大杀四方“的廓尔喀人手里,还不如加入自己国家的佣军,说不定能碰到个什么老乡照顾一下。”

“那群死英国佬!”redback口中的死英国佬便是我说的英国人自上个世纪就一直雇用着的一支廓尔喀人的部队。在英王室的命令下,这支部队曾转战杀戮于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很多战场,当然也曾参加过镇压北爱**运动。到了20世纪90年代,当英国人决定从他们的现代战略中取消这支部队时,这支世界上最著名的雇佣军中的8000多人便失去了自己的工作。同时和他们一起下岗的还有随着冷战的结束,免死狗烹的世界各国数百万计的多余军力,但由于这些军人中大多数不愿退出其喜爱的军队成为退役军人,从而走人了雇佣军的行列,成为支撑多年来各战区持续战乱的中坚力量。

“没有时间诅咒别人了!看那边!”我指着人群拥挤的火车站出口,无数的警察忙忙碌碌的正在对进出火车站的旅客进行检查。

“见鬼?怎么回事?”redback踮着脚张望了一会没有看出个所以然骂道。

“有人死了!”我吸了口气,淡淡的血腥气从入口处漂了过来,redback本应也能闻出来的,估计她喝了酒所以嗅觉被混淆了吧。

“你鼻子越来越灵了,和狼人那家伙似的越来越不像人类了!”redback如同在看动物一样,还伸手按了按我的鼻子。

“尻!别按了!本来就不挺,再按就全塌了!”本来我长的就不帅,这几年被战火摧残的颇有点见不得人了。

我掏出了刺客在医院给我们的那两个内务部的id挂在胸前,扒开人群径直走到了正在临检的警察面前。向他们出示了假的身份证明,告诉他们我们是出任务的内务部探员,正在押送重要物证,希望他们放行。

一个负责的巡警例行公事的检看了一下我们的id与真人是否付合后,便派另一名人员按照我们给的查询电话核对身份去了。趁着他核实的空隙,我和redback扫视了一下地上不远处躺着的一具尸体。

那是一名白种男子,三十多岁、棕发、大鼻子、西装革履、枪杀、头、胸两处中弹。犯罪现场鉴证人员仍未到场,几名警察正在维护现场秩序。

衣服没有烧焦的黑晕,伤口平整,没有烧伤痕迹,伤口流出的血水有稀释现像。看样子这个家伙正兴冲冲的走出火车站准备回家时,被人射杀在火车站的大门口,从手法上看是职业枪手干的。

“这个家伙在我们的名单上吗?”我看着这张少了半个鼻子,被血喷成血葫芦无法辨认的脸问身边的redback.“应该不在!但我不能肯定,这脸怎么让我认。不过那个大鼻子看上去不像美国人,有点像欧洲人。”redback探头看了眼低声在我耳边说道。

我使用手机给天才发了条短信,询问有没有人在火车站狙杀目标,得到的回复是没有。倒是honey给我补了个信息,刺客要的奥斯屈莱特g液体**已经配好了,在植物园附近等我们去取。

“朋友!你要找的枪手不在这里,看到他头上的枪口了吗?从创口看应该是7.26mm口径,是步枪!7.62mm的步枪弹在100米内击中人脸,中枪人后脑会飞出一个你想像不出的距离,而且从流出伤口的血水颜色不纯说明被稀释,说明杀手使用的是干冰类子弹,因为使用的是无来福线枪膛和特制底火,所以射程比普通的狙击枪短上不少,大抵在500米左右。威力减弱所以没有打穿人体,子弹射入人体时会因为摩擦部份碎裂附着在皮肤上,其它部份也会被死者的体温逐渐蒸发成气体,不会留下弹头的痕迹。但这类子弹碎片会造成-70度的低温,所以伤口周围组织才有凝结水滴。子弹是从鼻梁上方打入从切入角度可以看出那一枪是从45度角打进来的,所以对方是从对面那栋大楼13层打过来的。伙计!你们要找的可是职业杀手,按时间算你们应该找不到他了,但如果运气不好碰到了!最好自求多福!上帝保佑你们!”在我获得通行许可后便“好心”的提醒巡警队长。纽约聚集了很多为了钱前来袭击我们的杀手,不管这个是不是,出于私心我不愿放过任何威胁或曾有的威胁。

“谢谢!朋友!伙计们!你们听到了!留下一组人保护现场!其它人跟我走!”巡警的队长很配合的下令,估计是我的高级国家公仆的身份增加了不少说服力。

“不客气!”我边客气边面带微笑的领着redback上了一辆出租车。我不是假笑,借刀杀人就是爽!另一种犯罪的带来的释放感。

“我们被跟踪了!”正在我高兴的时候,redback在边上用汉语说道。

我吃了一惊,聚神在倒后镜中看了一会,发现一辆蓝色的老式美洲豹房车远远吊在后面。不急不徐的跟着我们,不知道是哪般神圣。

“怎么办?”redback把手放进了我提着的袋子中,想要抽出里面的tmp.但被我阻了,因为我发现开车的司机会不时从倒后镜中慌张看我们两人一眼。这家伙有鬼!

“前面世贸大厦停!”车子停下后,我扔给他一百美金便携同走进了世贸中心大厦。

“四个人!一个灰夹克,两个穿白色多功能背心,一个带棒球帽。”我从手腕上宽大的白金手镯上看到了从美洲豹上下来的人的样子。

“看到了!”redback手里握着自己的太阳镜。

我们两个没有说话,快速的冲进了一部无人的电梯,并迅速合上了门。利用包里面的喷雾剂喷花了摄像头后扯下了头上的面具,并扯掉身上外层衣服露出里面的运动衣。并取出包里的易容箱以最快的速度改头换面。等到电梯在43层的咖啡厅停下时,走出去的我们已经变成了两名肤色发黑的金发混血儿。

我们两个提着箱子直接顺着紧急标志来到了无人的消防通道,除了将箱内各种武器弹装备好后,打开了易容箱最边上的两个小瓶,并锁死了金属箱。那里军用燃烧剂和纯氧气,保证提供足以毁掉箱内所有东西的热度,并保证不会冒出烟雾引动烟雾报警装置。

“刺客这些东西可值不少钱呀!”我叹息道。这些特制的易容品甚至比象牙还贵,光是那个巴掌大的指纹掩盖器便值50万美金,这一箱东西……我是不敢算,反正是要破财了。

“那烧着才解恨!”redback看着银白色的金属箱表面迅速变成赤红散发着高温,颇有快意的说。

“没时间想这些了!”我本想给天才打电话,但想到无源无故的暴露身份又不禁收起来手机。

20倍于cia(中央情报局)的nsa(美国国家安全局)雇佣的专门监视电子通讯和收集国外情报的万名数学硕、博士是吃素的。虽然我们的信息也是加密的,但天才不是神,肯定有比他更厉害的高手,还是自食其力的好。

“除掉他们吗?”redback和我处理好累人的行李回到咖啡厅。

“看我的!”我颠了颠手里的迷你香水瓶:“让你看看叫什么兵不血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