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九十二章天才一家3

第九十二章天才一家3

本书:狼群  |  字数:9351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看着眼前雪白的肌肤我有点傻眼,虽然知道这个女人神经比较粗线条,但没想到竟然会白痴到这种地步。om背后传来的痛楚迫使我把目光从honey圆润的胸线上撇开,虽然她傻傻的但不的不承认她很有“货”。

“噢!噢!噢!爽噢!”边上的一群损人开始叫嚣起来,一个个流着口水幸灾乐祸的看着我。更有甚者,在一旁扯着嗓子大叫着:“吹!吹!吹!吹!不吹不是男人!……”我不用回头就能感觉到redback身上的怒火,这不是给她难堪嘛!

“honey!不要闹了!”在同那群混蛋同样一阵大笑后,杰克这个当哥哥的总算站出来说话了。我心中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怎么了?我只是让他吹口气而已!你知道他描述的是怎么回事吗?”honey仍自顾自的把光溜溜的后背凑到我面前,她身上散发的奇异的药草的香气逼的我频频后仰,几乎要躺倒在redback的身上了。

“嗯哼!”杰克用下巴向我身后点了点,示意她我的情人在身旁,她这样做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honey看了看我背后的redback,不解的回头问她哥:“怎么了?我知道他们是情侣,但我要和他探讨的是正经的科学问题,又不是要上她男友。”

“哐档!”一声传来,大家扭头看去,只见天才拎着摔掉在地上的假腿趴在桌面上肩头不断的耸动。“噢-吼!”刚刚止住调笑的其它人听到她的话,又看到天才的反应忍不住又笑闹起来。这一回笑的更夸张,肚腹受伤的几位捂着肚子指着我,脸上笑意昂然但却直抽冷气的样子引的我也不禁宛尔。

刚笑两声,突然想起这种状况下不是我高兴的时候,赶忙忍住将要出口的笑声,扯回脸上泛起的笑纹。深吸口气装出一脸的无辜扭头看向redback,摆出一副等候上级指示的表情。可是迎上的redback的表情可不乐观,虽然同样也是笑容满面眼睛眯成月牙形,但额头上跳起的血管不消说,哪有人咬着后槽牙笑的。

“没事!你吹吧!我不介意!”redback的声音根本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带着柠檬味的口气像冷风样将我皮肤吹起一层疙瘩。

“不!不!honey!……不!嗯!……sweetheart!我才不干呢,这点小事谁都能做的。”平常我都喊她honey的,可是现在有了个真叫honey的站在边上,这亲密的昵称也没有办法用了。我不常说亲热的话,一时间还真没想出什么好词儿来。

“叫你吹!你就吹!哪那么多的费话!”redback不停用她的小刀在我屁股上扎来扎去,脸上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操!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正今天的事是不会那么容易混过关了。一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什么时候我变的这么惧内了!想到这里我壮起胆子,欠起身在honey背上吹了口气,沿着honey的后脊柱向上一直吹到后脖梗,直到她混身一抖耳边的须毛都立起来才停下动作。

我坐回椅子上,看着仍在回味刚才的体会的honey,与其它人一起相视微笑。因为一般人即使了解了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没有经历过那些生活也没有办法完全领悟。就像你没吃过菠萝,但有人告诉你菠萝吃多了舌头会痛,你不去尝试永远不会理解一样的道理。

“就这样?”honey穿好衣服回头像怪物一样盯着我们一群人:“就凭这个你就看穿了我花费数百万美金研究的光学迷彩?”

“对!”

“这完全不合道理!这理论根本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这太唯心了!”honey气呼呼的将手里几百万美金做出来的布料扔在地上,一屁股坐在杰克边上趴到她哥腿上盯着我们上火。

“要知道人类才是最精密的仪器!”快慢机拾起地上的布料,掂在手里晃了晃又在身上比了比轻描淡写的说道。

“他的话有道理!”杰克轻拍着honey的后背笑言。

“一点点!”honey虽然不满意我给出的答案,但做为生物学专业人士,她倒是可以理解发生在人身上的众多不可解释的异能。

“这东西不错的,你们为谁开发的!”屠夫被医生推出了医疗室,换其它人进去疗伤。他看到快慢机手里的东西,好奇的问道。

“美国政府!”杰克看到honey仍气鼓鼓的不愿说话,便接口替她回答道。

“如果美国政府普及这种做战服,常规战伤亡绝对可以减少一半,渗透等秘密行动的成功机率更是倍增。”redback虽然生气,但不影响她作为军人对honey的研究发出赞美之词。

“普及?怎么可能?”honey坐直身子盯着快慢机手里的布料说道:“这个研究项目五年前便已经成功,但现在仍末普及的最大原因便是……”她顿了顿咽口吐沫接着说道:“造价过高!这么一小块布料已经花费了百万美金,每个美军士兵普及一套作战服,不计算每年的常规损耗就要上千亿美金,当然大批量生产后造价会有所下降,即使如此把美国一年所有军费预算都打上也不够。”

“呵呵!那是当然。已经缩减到15万美金一辆的轻装甲悍马,美军仍不舍得大量普及,何况是百万美金一套的军装。”天才在电脑上一阵敲打后前门打开了,队长和骑士的悍马吉普正好开进来。天才指着那辆明显不是狼群内部的军车说道:“原本是好车的,被他们东缩一块西省一笔,整的这东西都几乎挡不住ak47的子弹!”

大家都知道这些,这种美国陆军制式悍马和我们用的根本是两回事,我们一辆车的造价顶的上它们十辆,除了反坦克火炮什么也不怕。

“美**方买不起!卖给我们如何?”快慢机把布料传给其它人,抬起头看向gibson兄妹。

“说到点子上了!”我们大家都冒出了共同的念头,这东西虽然在运动时仍稍有瑕疵。但瑕不掩瑜,不说别的单对于靠隐蔽活命的狙击手来说便是无价之宝,有了这东西后我对再危险的行动也有活命的信心。

“价钱由你开!”我一副大款的样子。

“你开再高的价钱,他们也不可能卖给你们的!因为那是美国陆军的财产。”两个陌生人提着皮包跟在队长后面走了过来,说话的是其中一个穿西装的白种男子。黑发,黑眼,戴了个无框眼镜,看上去有三十多岁。身旁的是一位穿海军常服的上校,笔挺的军装服帖的突现出强健体格,亦步亦驱地跟在西服男子后面来到大家的面前。站定后仍挺胸收腹目视前方,一看就是个当兵当傻的军人。

“这位先生是?”我奇怪的问。有点不解队长为什么会把人带到honey他们家的实验室来,这会给honey他们带来困扰的。

“我是克莱森。施密斯,白宫幕僚长。这位是查理。本特上校,军事情报官。”克莱森做了简单的介绍后,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在面前的茶几上坐到了大家中间,而查理上校则双手扶膝的坐到了我旁边。

“白宫幕僚长?军事情报官?”我对这两个官衔听过,但不太清楚他们是负责什么工作的,略带疑问的看向队长。

“就是出坏主意的政客和间谍头子!”honey在边上看到我的神色插了一句。如此直白的解释将我吓了一跳,更别说边上正掏文件的两位,气氛立时显的有些僵化。

honey左看右看发现大家都不说话一脸怪像的看着她,不理的摊开手:“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你说的太对了!”克莱森掏完文件笑着看了一眼honey:“所以才会这么有效果!”

我看honey根本没有在意队长把这两位带到她们实验室这回事,这倒让我非常奇怪。不过有这两位在,我也不好问什么。队长和骑士脸色抑郁的坐在那里没有说话,看来他们和上面的交流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听说队长带回来两位外人,刚给队员做完包扎的医生也端着医疗器具走了出来,给不愿离开会议的伤员处理伤口。

“我们从罗杰上校那里了解到今夜大家遭遇的……意外!”克莱森顿了顿想好词接下去说道:“我们对此深感难过和……”

“难过你妈了个x!就是你们这帮王八羔子中有人出卖我们……”tattoo将原本钉在另一张桌上的资料扯过来一把摔在两人面前骂道。还想骂下去被边上的快慢机拍了拍肩膀在他指点下发现脸色难看的队长才强忍了下来。

“……和同情!”克莱森虽然被tattoo的话打断了话,但只是停了停便接着前面的话继续说下去,只是眼睛不停的在面前的资料上扫来扫去。

“没想到你们的情报竟然如此精确,这么快就找到了罪魁祸首!”说着他掀开纸张瞅了两眼,当看到上面甚至连对方家里的保全系统都摸的一清二楚后,脸色也变的不自然起来。抬头看了一眼队长和骑士后,把原本掏出的一叠料推到了一边靠在椅背上思考起来,手也不自觉的从上衣袋内掏出烟和火机等点上了才问我们:“介意吗?”

大家都懒的理他,只有honey又蹦出来叫道:“不许吸烟!这里都是外伤病人,尼古丁会妨碍伤口愈合。”看到克莱森悻悻的将还没吸两口的烟头摁灭后才满意的坐回他哥哥身边。

“这小妮子还真是谁都不在乎!”redback在我耳边轻轻说道。

“她傻的!”

克莱森沉默片刻在查理上校的耳边低语了两句上校点了点头,他才又倾身凑到桌前说道:“原本想好的费话就不说了。既然你们已经查的很清楚了,我把话挑明。狼群为美国政府做了不少事,以此为交换条件政府默许了你们昨夜的行动。但行动受到了狙击,你们查到了前国家安全顾问凯尔特。华特与内务部干员尼科。舒尔等数名政府人员,在这里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确实是他们串通泄密的。但政府不批准你们对他们下手。”

“为什么?”医生凑到我身边坐到redback的位置上,用剪刀挑开布结一层层的揭掉我胸腹的纱布,看了一眼原本缝合好的又崩裂的蜿蜒伤口皱了皱眉头。

“因为,这些人中有人涉及到一些国家安全事务,我们已经派对他们进行了监视,但现在仍无法从中确定是具体谁才是目标。所以,你们这个时候不能动他们。”克莱森被我身上血淋淋的伤口散发的腥味熏的掏出手帕捂住鼻子才把话说完。他局促不安的样子引的大家一阵哄笑,连身旁的查理上校都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政客就政客,虽然他们一句话就能令无数人赴汤蹈火,但他们根本不知道阵前卒所负出的血腥代价。

“失陪一下!”克莱森在看到托盘中不断堆高的从我体内挑出的铁片,脸色越来越苍白,直到医生从我胸前扯出一根连皮带肉的镙丝钉后,实在忍不住了捂着嘴离席顺着honey指的方向,向室内跑去。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也看不下去医生在那里扒开皮肉翻来挑去的,好像我是个大垃圾筒似的,扭头向队长问道。

“spy(间谍)!”队长只扔出一个字,大家便明白了。原来这些人中有潜伏在美国的间谍,怪不得不让我们动,我们把他干掉了,美国政府的线索就断了,造成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那你来干什么?”我对边上头冒冷汗,对我不停侧目的查理上校问道。

“噢!本来我们是要先对狼群为美国政府所做的贡献进行表扬,然后,陈述你们给国造成的损失,以此为由要求你们放弃报得行动。”查理上校听到我的问话,收回投在我伤口上的目光回答道。并不停的在我脸上寻找什么。

“损失?”我奇怪了。一般来说,作为雇佣军会尽量避免和大国产生明显的利害关系,这也是为什么队长不接中国的非官方任务。所以,欺软怕硬,黑吃黑是雇佣军生存的不二准则。而且,队长还是美国人,总会有念旧的感情。如果摆明了会危害美国利益,他不接也在情理之中。

“是的!”查理将面前的资料推到桌子中心,大家各自取了一份阅读起来。

“ghoul(食尸鬼),真名:刑天,中国河南人,22岁,直系亲属,父:刑建军,母:袁媛,兄:刑风注:现任中国兰州军区特种部队教官。99年加入狼群。随军参加任务:柬埔寨绞匪,利比里亚平叛,刚果营救,菲律宾和俄罗斯反恐,安哥拉和苏丹镇压*,替以色列抢回失落文物,在哥伦比亚缉毒,在南联盟……”查理上校如数家珍般的将我所参加的任务一一背出:“私人执行的任务:暗杀缅甸军阀李及保镖四十七人,为俄罗斯黑帮抢地盘杀六十三人,暗杀英国人科克。威尔士,杰魁宁。威森,爱伯特。克拉克等十二人……”说到这里他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边上的redback说道:“……在英国保护证人组的眼皮下。袭击中国籍男子刘强,买买提。赛拉姆,白辛等人的车队,杀死十七人。狙杀印度克什米尔地区边防兵九人,巴基斯坦六人……”

听着他说完我的事,又将其它在场的人一个不漏的点了名,不为他手里掌握的情报,光冲他超强的记忆力,我就十分吃惊。他所说的前面的事,我还不算意外,因为那些事情都是明火执仗干的,在苏丹和安哥拉镇压*的时候,还因为错杀联合国维合部队上过报纸。虽然没有指名点姓说是狼群干的,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我们。可是他后来提到的暗杀英国派到北爱尔兰共和暗杀斯利兰卡安全长官,都是受私人之托干的。队里面人知道的都不多,美国政府是怎么打听到的。虽然他们掌握的只是我们一少部分的行动,但仍够叫人心惊肉跳的。

我和刺客等常出私活的几位相视了一眼,传递着回去要好好查查是哪泄出的密。反正是跑不了泰勒夫人那里,因为在她那接的差事,查理的资料中没一项漏掉的。泰勒夫人靠的住,她手下的人就不一定了……

“这和美国有什么关系?”我们暗杀人除了照片和日常行程,其它一概不问。至于对方是谁的人,更不愿去了解。

“你们在南非干掉的偷猎者和象牙走私者,是美国情报收集人员。地中海炸沉的捕鱼船上坐的全是美**人,阿伯特。克拉克是美国派在英国王牌间谍……”查理举出几项无关紧要的小秘密,示意我们在何处无意中损害了美国的利益。

说到这里那位跑去吐的克莱森幕僚长面带水珠的走了回来,听到查理中校的话向我们大家说道:“本来美国政府没有必要向你们解释的,但是狼群中大多是美国培养出来的精兵,雇佣你们又为政府省却了不少麻烦,以后仍有合作的可能,所以,政府不希望损失掉如此称手的武器。”

开始威逼了!如果狼群真的有他说的那么容易摆平,也就没有必要派他堂堂幕僚长来当说客了。狼群中虽然有一半是美国人,可是别忘了仍有一半不买帐的外国人,就算队长应了你们,老子一个不乐意,过两天私下回美国一趟,凭这些人的身手,杀谁不行?我看着面前这个戴眼镜的白痴都懒的理他。到是他把我们的底细摸的一清二楚让我颇为伤脑筋,这摆明了是告诉我们,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这时候我开始羡慕屠夫这种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饥的家伙。

好汉不吃眼前亏!能在狼群里活到现在的,没有当兵当傻的木头。就连最恼怒的tattoo看到美国政府如此重视这件事,也忿忿的坐到沙发上不吭声了。

“虽然我们已经消灭了大部分向狼群挑衅的目标,但既然这些家伙有胆子动我们,不管美国政府怎么说,不杀光他们我就不放心!”我伸起双手让医生给我腰上缠纱布。看到大家都默认了克莱森的话,只好说出我自己的担心:“还有掉换我们武器的事,你们怎么说?”

“什么掉换武器?”克莱森一头雾水的样子,使我打住了继续问下去的念头。既然他不知道,说出来还不定招来什么麻烦。

“我想任何消息灵通的人,知道昨晚死在你们手里的人数后,都不会再有招惹你们的念头的。”查理上校挑动淡黄色的眉毛笑了笑。

“好了!既然大家都达成了共识,两位就请回吧!”队长看到大家不再言语,便站起身做出了送客的手势。

克莱森看到这次前来的目的达到了,很高兴的站起身便要离去,不过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着honey说了句:“希望大家都能保守私密,不然会负出代价的。”

“不就是光迷彩吗?有什么了不起,姑奶奶我有更好的东西,就要卖给他们。有本事你咬我!”honey对着克莱森的背影比了比中指,一脸老娘有的是好货的表情。看的让人好奇不已,到底她有什么好东西敢如此夸口。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你如此夸口,真是好奇死了!”医生将我身上原本没有除净的铁片全部挑出后,虽然痛的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没有了异物埋入身体的难受感觉和功能妨碍,心情仍不免大好。

“为什么要给你看!”honey拿过桌上我的资料,看了看又扔回桌上:“没想到你是中国人,还以为你是日本人!”

“为什么他妈的是个陌生人就把我认成日本人?美国很常见这么高大的日本人吗?”虽然日本实行“每天一杯牛奶”的强民计划多年,而且有资料显示日本城市男子的身高已经追上中国,但长到185的日本人仍是少之又少的,连日本国家篮球队的身高都低的可怜。

“中国人和日本人看起来都差不多!”honey不以为然道。

“巴勒斯坦就比以色列人多个鼻子吗?”我反唇相讥。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是两个不同的民族和国家。”honey听我提到巴勒斯坦这个想把以色列人赶紧杀绝的“国家”,马上庄重起来。

“中国和日本也一样!”我的话说完,便看到天才在对着一个录音机笑,不禁问了一句:“天才你笑什么?”

他拿着录音机走过来说道:“刚才我用窃听器想把刚才那两位的话都录下来。结果录到了这个……”

“录到什么?”屠夫也奇怪问道。

天才按下播放钮录音机开始工作,可是等了半天,除了几不可闻的静电声什么也没有。我们大家都以为又是天才在耍宝。

“这是什么?”屠夫把手里的酒瓶递给我,一脸被耍后的恼怒的表情。

“什么也没有!”天才关掉录音机说道:“窃听器的无线电信号被拦截或干扰了,只有几米远却没有发送过来。整个屋子内所有的无线电设备都失效了。”

“全频段干扰器有什么奇怪的吗?”做军人的谁都知道这是打信息战最重要的一件东西。

“你们看到他们背什么东西了吗?”天才说到了重点,特工使用的小型干扰器没有这么大的功率,如此大功率的电子设备是很不容易隐匿的。

“也许是他们在外面用移动式电子车对这里进行干扰。”我喝了口酒止痛后说道。

“磁场监视器显示,就是他们身上的东西!”天才摇摇头。

“都别猜了!想要你就说,干什么还装模作样!”honey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和我们用的一样的铱星手机扔到桌上。

“这么大的很常见嘛!”我看了一眼桌上的巴掌大的机器说道。

“谁说是手机了?”天才很识货的拿过来,揭开后盖取出电池要过我的手机装上。扔还给我说道:“是电池!笨!范围和频段可调,以后偷袭某建筑物时,切断对方联络也用不着专门让dj背着诺大的机器对目标进行干扰了。任何人都可以操控,这是我让杰克专门为我们做的。”

“那还怎么打电话呀?”

“把自己电话的频段给空出来不就得了!”天才接过杰克从里面抱来的小纸盒,从中取出几块扔给大家。

“从人群中一过所有人的手机全失效,不引人注意也难!”快慢机接过看了看,没兴趣的扔到了一旁,倒是redback颇为喜欢的向天才要了一块。我也不知道她高兴什么。

“天才,你定的一些东西,按你给的资料我已经做出来了。要看吗?”杰克话不多总喜欢坐在那里对着大家笑,也是个怪人。

大家都怀着猎奇的心情,跟着天才和杰克走进了仓库的地下室,这里是更现代的研究室和试验场。各种各样的新奇玩意,看的大家眼花缭乱。怪不得老妈从小告诉我,长大要当科学家,当了科学家要什么有什么。虽然不清楚她老人家指的是钱还是别的,但现在看来,科学家却实是想造什么就有什么。

其实,这里的东西大多是美国政府的科研成果,光看这些先进设备,让人觉的美**人穿上这些,个个都成了机械战警了。可是,现役的装备中却从没有见过它们,看来解决造价是一个令美**方头痛的问题。

“ok!是这里了!”杰克推开门,带大家走进一个试射场:“你告诉我要来美国看货,我便做好了准备。”

面前的桌面上摆着几样东西和外面那些高科技装备,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一挺m134minigun转轮机枪,几把各式枪械和几盒颜色各异的子弹,几套瞄准器或夜视装备和数套军装。两个字便可以概括所有人进屋看到这些东西的感觉――寒酸!

“选介绍我的最爱!”杰克拍了拍那挺m134六管机枪说道:“这是天才让我给你的悍马车设计的主武器。”

“7.62毫米是不是太小了!”公子哥抱着膀子充满怀疑的盯着这挺机枪说道。因为我们现在使用的仍是14毫米的重炮,但我们仍对它的火力不满足,在遇到路障时仍需要全自动榴弹炮辅助才能过关,而且个头太大没有办法加装掩护设备。m134虽然个头够小,射速也够快,可是威力实在是小,对掩体后的枪手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我不是介绍你们枪,是子弹!”杰克架好枪对准不远处临时用速干水泥垒的一堵矮墙一阵扫射,虽然打的石屑乱飞,但墙体仍无大碍,大家都露出意料之中的表情等着看好戏。

杰克没有说话,从边上另外一个弹箱内拉出一条弹带装上,对准矮墙只轻开了几枪。对面的矮墙如同被低装药火箭弹击中一样轰然炸响,硝烟过后墙体已然不见了。

原本大家都想到了他的设计一定是高爆弹,不然不可能提高到足够的杀伤力,可是谁也没想到威力这么大,比的上20毫米口径高射机枪的威力了。大家立刻明白这东西的好处了,7.62毫米口径的子弹只有手指长短,可是20毫米口径的子弹快有儿臂粗细了。悍马是轻型快速机动车辆,装弹空间本来就小,再坐上五六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空间就便显的捉襟见肘了。有了这东西后,在威力加大的情况下还倍增了装弹量。而且个头减小一半,能安装射手堡垒可以减少受伤机会,确实完美!

杰克看到我们脸上的表情笑了笑,伸手在桌上一按,对面那堵墙后面吊着的一块铁板沿着层顶的导轨滑到大家面前,我们仔细一看发现平展的钢块上多了数个凹坑。原来这子弹是按照反坦克用的多程复合子弹设计的,高爆层里面仍有穿甲弹芯来杀伤掩体后的目标。

“考虑到射程我也有设计更大口径的备用,如果你们对这种设计不满意的话。”杰克话不由心的说道。他根本就没有把更大口径的设计摆到试射场来,摆明了就是对自己的设计充满信心。

“不用了,这个我们很满意!我们对两公里外的目标没有兴趣!”队长笑道。其实m134的射程对于杀伤有生目标已经完全够用了,超出有效射程的目标用枪打还不如用坦克轰。

“当然,那种设计我们也会准备几套,供不时之需!”honey拿着一个凯夫拉头盔走过来,将一个瞄镜装在机枪上,从头盔沿里卸下一个护目镜递给队长。队长戴上后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传给其它人试戴。传到我的时候从他们交流试用感受的对谈中,我已经知道这是个全息瞄准具。戴上后发现一只镜片中间多了一个准星。如果摇动枪管准星会在镜片上跑来跑去,如果你发现敌人调转枪口,当枪口和你的视线处于同一视界时准星就会出现在镜片上,辅助你校正弹道。如果你看向其它方向,准星便会消失在镜片中,使用设定还能在镜片上方设置一个小窗口显示枪口指着的方向的画面。

“这个东西是你们现在使用的瞄装具的改进型,也能接到狙击枪和轻武器上。”honey将瞄准具装在其它枪械上递给我们。我觉的这个功能更适合aug等无托枪使用,除了能加快遭遇突状况的反应速度,而且可以不用抵肩瞄准,避免由于抛弹口靠近脸引起的声音振耳,硝烟熏眼等弊病。也许中国应该搞一套来用,因为中国新一代武器全是无托结构的。

新型的防弹服除了防弹外又添了除臭和防毒气功能,也有变色功能,但效果和外面那块布的效果相差的比较大,只能将服装的色调自动调节到接近周围环境的色调。不过,即使这样我们也已经很满意了。

还有新为我和快慢机设计的狙击弹和野外伪装衣,奇怪的是这东西的变色功能竟然比外面那块破布看上去还有效,看上去就和直的草叶一样。我和快慢机都奇怪极了不由问起。

“这东西嘛!原本是淘汰的方案,它不是光学变色系统,是生物变色系统!”honey说完这句话就看到我和快慢机的脸色变的很难看,赶忙补充道:“不是说这草有生命,而是上面有一种变色茵类,120~-40摄氏度的常规环境下都能正常生存。所以能变色……”

“效果如此好为什么会被淘汰?”我们两个知道难听肯定放在后面。

“因为,这种菌类能在人体内表面生存,会引起肌体病变。”honey用了个比较文明词。不过我们大家还是听明白她的意思了。

“你是说这衣服穿时间长了,会浑身长毛?那不成了绿毛龟了!”我大叫起来。而其它人则冲着我和快慢机大笑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