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九十一章天才一家2

第九十一章天才一家2

本书:狼群  |  字数:7486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honey的兄长的藏身之处比我们想象中要简单的多,除了在进入仓库时有两个警卫把守外,整个实验室看上去都处于不设防状态。om正当我们为如此机密的机构防卫如此简单的诧异的时候,天才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

“honey!你个小骗子!上星期你告诉我全磁场防卫系统还没有开发好!那你诉我为什么我们的车刚才到草坪边上的时候,我的反扫瞄器会有反应?”天才的声音气冲冲听上去受了很大委屈似的。

“你自己都说了,那是上星期的情报了!”honey一脸不以为然,根本没有把天才的怒气放在心上。

“全磁场防卫系统?”我们大家都听天才提起过,他正和朋友搞一种防卫系统,利用任何物体都有磁场且不同的原理,设计了一种磁场感应系统,可以将狼群的基地笼罩在一个无形,巨大且无害的磁场中,任何有其它磁场-例如人和车辆,一但进入这个磁场系统便会利用数据库种的参数将入侵物识别出来。这种防卫系统的好处便是作用范围大,可以节省大量的防卫人员,且不易被渗透者察觉。这种原理并不高深,已经有许多农场使用由这种原理开发出的磁力栅栏。但据有识别定位功能的设备仍属于世界各国的军事机密,只在机密设施投入使用。而天才他们设计的这种防卫系统有一个更特别的地方,便是可以在发现入侵者后,能够将入侵者周围的磁场调节成杀伤状态,从而将敌人不知不觉的全部杀死。这种无所不在的防卫系统,确实可以说是完美了,只是听天才说有几个小毛病还需要做改进才能投入使用。

“那现在怎么样了?”天才透露出无比的关注。

“各种不同物体的磁场参数仍在收集中,除了人,狗,猫等宠物和常见的车辆其它东西仍无法识别。杀伤效果也无法控制在一个精确的范围内,连续使用后因磁场不稳定可能会造成误伤。”honey略带无奈的说道:“我们人手太少了,收集数据是一个繁重的工作。”

“噢!没有办法!这可是私人研究!”天才叹了口气接道:“等这次事完了,我可以向我们队长借些人手帮你收集数据。磁场的问题还是要和你哥再研究呀!”

车子在仓库前门停定后,honey率先下了车,大家跟在她的后面掺扶着也下了地。刚一露面身上便聚集了密麻麻的红外线定位点,吓的大家立刻卧倒拔出枪四下张望起来。

“不用紧张!那些只是激光射线不是武器。用来吓人的!”honey看着大家狼狈的从地上趴起,可能是为了自己的点子很有效而高兴,咯咯的笑了起来。

“很好笑吗?”我捂住被路面撞出血的腹部伤口,满肚子火气的向honey的骂道。

“不好意思!我道歉!”看到大家身上多数重又渗血的绷带,honey收起脸上的笑容,郑重的向我们表示了歉意。

“不用了!快开门吧!”我有点受不了这个思维不太正常的女人。

honey向我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后才扭过身掏出一个小巧的汽车防盗遥控器,对着门一按,我们身上所有的红点便都消失了,面前的大门在一阵电弧闪动后也缓缓的升了起来。

看着门上闪过的蓝光,我为刚才对这里防卫松懈的想法痛骂自己,这哪是松懈呀,快比上白宫了!

这里的设施看起来就像是狼群基地防御系统的原形,刚才如果不小心摸上那道门,那么烤人肉的味道三哩外都能闻到。

“欢迎到我临时的小窝!”honey做了个里面请的手势率先向里走去,快慢机等人也驾着车缓缓驶进了这个超大号的仓库,虽然有点对这个女人的精神状态报有怀疑态度,但她手里的先进玩意之多还是让我非常羡慕。

随着身后的大门呯然关闭,我搂着redback的肩,边向内走边打量这里的怀境。这个仓库看起来就像一个另类钢铁艺术家的工作室,整个空间被各种各样的闪光金属架构分割成几个**隔间。中间是一个圆形的主控台,其它研究室围在四周。透过大块透明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放着各种不同的物件,有的室内摆放各种化学试管,烧瓶和试剂,有的室内放着各种精密加工用的机床,有的室内则摆放着各种奇怪花花草草,最后我看到医生和牧师还有个白眉毛的医生在一间医疗室内围着手术台转来转去,有一个壮年男子满头大汗的坐在旁边戴着电子观察镜嘴里念念有词的似乎在指挥医生,而kid则插满管子躺在手术台上。

honey看了一眼医疗室内的情况,放下手中那包*扭过头对我们几个问道:“谁受过医疗训练?”

“我们都受过!”我们大家都明白她的意思。公子哥,redback和鲨鱼放下我和屠夫,脱掉外罩跟着她走进了医疗室隔壁,过了片刻便换上了无菌服通过空气隔离间进到手术室内帮忙去了。我和其它人站在屋外面看着里面被揭开脑壳躺在那里的kid,先是悲怜而后是庆幸最后再是愤怒,这种感情变化已经成了可预知的规律。

“不能就这么算了!”tattoo脱掉上衣露出纹满图案的上身走到人群中间说道。其它人都没有回应他,因为他急眼在大家意料之中,kid是tattoo的堂弟。

“你想怎样?”屠夫坐在台阶上盯着里面的kid叹了口气。

“一定是被拿走的这几页资料中的人告的密。”tattoo从宽大的裤兜内掏出几张纸扔到身旁的电脑桌上。我瞄了一眼那些皱巴巴的纸张没有去翻动它,因为我早已将所有看过的资料中的数据都记在了脑中,这全是训练得来的成果。

“这些人全是政府官员或和政府有密切利益关系的供应商。”天才站在一个简单升降器上从头顶落了下来。看他仍挂在脸上的眼镜和手里的文件夹,可以猜想到他一定去查情报去了。

“如果我告诉大家美国政府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你们一定不会感到意外。必竟我们其中五成的人是来自美国的退役军人。美**部有专门负责监视退役军人的机构,用以防止政府机密外泄,当然其它国家也有这样的部门。像罗杰队长那样优秀和参与过无数机密的上级军官,更是排在名单的第一页上。美国人也不是万能的,不想让他们知道的,当然可以瞒过他们。但如果不让他们感觉到我们仍在他们掌控中,对我们不是一件好事……”天才坐到主控台前的转椅上,靠在椅背上去掉眼镜揉了揉鼻梁,打起精神说道:“所以,任何和美国政府利益有关的事件,都在美国内务部的机密档案中有存档,这一次在美国干这么一大票当然也不例外。显然原定的目标中的某些人的级别已经高到可以了解这些机密资料,而且他害怕不会受到保护,害怕到将队长支会过军部高层的信息,透露给了他认为可以借来杀人的刀子。”

“是谁?”tattoo从天才手里夺过那叠资料。其它人也凑过去看了起来,隐约可以听到“前国家安全顾问……参议员……”等官称从他们口中传出。

“没有命令,没有行动!”屠夫看到tattoo青筋跳起的脑门,冷森森的提醒血气上涌的其它人。

“妈的!”tattoo一巴掌将那叠资料拍到桌上,抽出刀子凶狠的将纸上的照片钉穿在台面上。气喘吁吁的叫道:“我不服!我难受!我需要鲜血来平息我的怒火!”

“你会得到足够的鲜血!但现在闭嘴!”快慢机抱着膀子声音不大的命令。tattoo被他不客气的言语呛恼了,恶狠狠转过头想要找他打上一架,却发现快慢机根本没有看他,仍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术台上的kid,而手术室内的那名操刀的白眉医生正转过身对着我们怒目而视。tattoo立刻醒悟这里不是吵架的所在,只好哂哂的闭上嘴抱着头坐到台阶上生闷气,最后恼怒极了竟把自己的头发扯下来一把,鲜血顺着眼角渗进眼框,血红色的眼神有压抑不住的疯狂。

“兄弟!你需要这个!”天才将自己口袋内的大麻扔给tattoo,希望用大麻的镇静作用压住他难以抑制的激动。tattoo本能的接住了飞来的烟卷,等看清手里的物什后恼怒将它揉成碎渣摔在地上,骂道:“老子还没有孬种到要靠毒品来控制自己!”

“不要被痛苦打跨,要学会享受!”其它人看着摔在地上的烟丝不约而同的笑道。

“你从哪得来的情报?”我们都知道美国内务部的情报档案是一个**系统,和互联网是不接通的,是无法能过入侵进入的。

“我有渠道!”天才的话引来一片不满的目光,其中tattoo血红的眼神吓的他浑身一哆嗦,赶忙紧接着补充道:“大家看道这个实验室就应该想到,我以前也为美国政府工作过一段日子,当然是被迫的。但认识了些能了解高层机密技工……对!……技工!”

“和honey她们一家一样?”我看着角落里摆放的防辐射服上的军方编号问道。

“不!更得信任的那种!”天才笑了笑道:“honey她们不是美**方的人,只是从以色列借来的技术顾问。他们只能接触学术上不为人知的秘密,政治上还不够格。”

“光学迷彩,下一代主战坦克火控系统,nmd拦截定位参数这么重要的东西她们都能接触,竟然还不够格?”我有点纳闷的问道。这一屋子的资料都是世界各国拼了多少人命想搞到的,现在就像小学生的废课本一样扔的到处都是。

“当然了!你看这一家子有一点能保守秘密的样子吗?科学上谁都不会永远领先。露出一点也没有什么,说不定原本无法解决的症结再偷回来的时候就已迎刃而解了。可是政治不同,只要一个模糊的信息就有可能引起一场战争,危险要比原子弹大多了。”天才握住一个滑鼠,查看着一台电脑内的资料,没有回头对着屏幕说道。

“那会不会是美国政府要对付我们呢?”我对队长总是将队伍的信息透给美国政府的行为并不赞成,因为这给我一种替美国政府打工的感觉。

“应该不会!我们没少替美国政府干脏活,猛然少了我们他们会磨不开手脚的。就在前两天美国政府还给我们一个新的任务,目前根本没有理由对我们下手。而且如果下手也不会让我们只伤及皮毛便放过,那会是一场灾难。”天才转过椅子面向大家点根烟吐了个烟圈,看上去一脸的轻松。

“什么任务?”屠夫把脚翘的高高的靠在台阶上,失血过多的脸上透着苍白。

“现在美国最大的心腹之患除了恐怖分子便是家门口的毒品市场,不过拉美人种植毒品的历史还短,缺少经验收成很一般。但美国政府得到情报最近拉美的毒贩从正全面禁毒的缅甸淘到一批种植罂粟和提炼鸦片的”下岗工人“。如果这批人运到了拉美,明年美国的缉毒组,面临的便不只是翻数倍的产量,还要对付世界上最精纯的隐蔽手法,满街的吸毒致死的尸体。”天才有意无意的瞅了我一眼,似乎这事和我还有关。

“那让联邦缉毒署的人在公海上把船扣了不就行了?”tattoo的注意力也被从眼前的资料上引了过来。

“没有理由,那些人都有正式的护照和签证,人家可是去建设新美洲的。”天才说到这里都笑了:“而且这不是第一批了,已经有一批工人,进到了热带雨林中了。”

“劫还是杀?”快慢机直截了当的问。

“所以要我们扮海盗,至于是杀还是劫,最后的主意还没拿定。”天才有点受不了快慢机对这种不道德交易,直白到无耻的态度。

“多半是杀光了!不然扮什么海盗?还能怎么办,又不能放回去。”我对天才谈论这种事时,仍想保留点“我是好人”的想法报之一笑。

“你还说呢!如果不是你把李干掉,引起缅甸最后的两大毒枭抢他地盘而火并,政府军也没有能力趁机扫掉了北部最后的私人武装,这些下岗工人也不用远涉重洋的跑到南半球来种鸦片。还敢笑我!”天才把手里的烟头扔过来,我懒的躲任由火星在身上炸开,我还真没想到这事还和我有关。

“希望队长这一次能吸取经验,不要什么事都支会美国政府。我对政客没有好感!”我将手臂上的烟灰弹掉,淡淡说道。队长是一个令人敬佩的军人,带兵训练行军打仗,接人待物都没得说。可是说到头他仍是个美国人,越是出色越是对自己的国家有种责任感。虽然他有顾及到我们这些非美裔队员的感情,但有时还是会引起一些非议。

“你不是对政客没好感,而是对美国没好感。”屠夫卑鄙的点破我的心思。

“我不是美国人,在所难免!难道你不是?”我用不着否认,谁心里没有副小九九,算起来总是向着自己国家。

“呵呵!这你就错了,欧美人虽然也热爱自己的国家,但他们和你们中国不同。中国总是把政党,国家和民族混淆在一个概念中,灌输给国民爱政党既是爱国家,国在民族在的观念。但欧洲因为有天主教天赋人权,人生而平等的影响,所有人把政党和国家作为争取和维护自身权益最大化的工具,不行就换。当有更大的利益时,这些东西都是可以抛开的。看看欧盟,将来便是欧洲一体化,最终达没有了国家和政党的大同社会也不是梦想。所以如今的欧洲人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死忠于自己的国家。”天才笑着说道:“倒不如说他们更注重自己的家庭血统!”

“你的话放在30年前的中国,当场就可以把你给毙了!”虽然我了解天才所说的是事实,但我并不想为他们所认为的中国洗脑教育的弊端做解释。欧盟的出现虽然向世界宣告了未来世界发展的方向,但它意外的顺利,不外乎共同的人种,共同的信仰等上层建筑的和谐。这也是华约等国家,无法解决的最大问题。

在现下这种情况,我也提不起劲和他为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浪费口水,看到honey陪着那位白眉的医生走出医疗室,大家都拖着伤躯凑了过去。还没张口问话便被honey一眼白眼给撅住了,倒是天才比较有眼色,先拉过一把椅子让老医生坐下,倒上水后让他俩缓了口气才问道:“如何?”

老人接过杯子,拉下口罩我才看清,原来这名医生已经最少有六十了,须发皆白挂满了汗水,淡灰色的眼睛上架着副无边眼镜,嘴角上有道疤痕似乎嘴曾经被扯裂过,不过这些都没有他那快占了整张脸三分之一的大鼻子引人注目。等喝了口水缓过劲,张口便是带有浓烈异国口音的英语和honey完全不同。

“来的还算及时,淤血已经清除了,只剩最后的收尾工作了。他生命没有危险,不过脑部机能有没受到影响,仍要等醒来观察才能确定。”老头脱掉身上的手术衣随手扔在地上,看样子honey那马虎劲应该是从这家伙身上遗传到的。

“mr.gibson?”我试探着问道。我记不太清honey姓什么了。

“什么事?”老头回过头看着我。

他一回答,我反而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吱唔半天挤出句:“谢谢!”

“不客气!”gibson老先生笑了笑,便扶着椅背站了起来。向楼上走去,边走边说:“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我还有点课题没搞清楚。你们先玩着!honey招待客人!”

看着老人消失在楼梯拐角,我讶然问道:“honey,你们家常招待我们这种客人吗?”

抬进来这么多荷枪实弹,满身鲜血的大汉,任谁也要问个所以然出来,可是看他老人家毫不在乎的样子,倒把我们几个给吓着了。

“哪有?第一次!”honey白了我一眼,为我把她们家当土匪窝生气。

“你老爸够看的开的。”其实我想说他老爸胆儿够大的。

“还成吧!你们是天才的朋友,还为我们提供了大量资金,也提供了不少稀有的原材料搞私人研究。这算是互相帮忙吧!”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扭头一看鲨鱼推着那个坐轮椅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说话的是这个面色发青,嘴角不断抽动的男子。

看到这个男人的神角,honey从边上拿过一支注射器,将搞来的*与她拿的金黄色药水按比例调好,抽满针管撸起男子的袖子,系好皮管针头扎进憋起的静脉,将这要人命的液体压进了男人体内。按她调制的浓度,这针下去一般人早就昏迷欲仙欲死去了,可是这个男人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倒是嘴角的抽搐停止,慢慢的从轮椅上站了起来。看来这个男子便是honey那位“神奇”的哥哥了。这回眼见为实,世界上真有人要靠毒品来维持正常的生活。

“杰克,你还需要适应加重的剂量,不要立刻站起来。”honey用手指按着她哥哥的手腕,观察着他的反应,神情看上去就像个专业的医生。

“又麻烦你了!honey!”杰克搂过honey亲了亲她的脸颊,两人亲密的感情让人羡慕。不禁让我想起了我哥,不过他从没亲过我倒是常揍我。但现在想来,除了暖暖的幸福其它什么也感觉不到。

“各位!医疗室已经腾出来了,有伤可以进来了。”医生擦着汗水靠在门口对大家说道。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估量谁的作最重,屠夫第一个被抬了进去。redback也换好衣服重新回以我身边,从湿湿的发梢可以看出刚才手术台旁的工作确实把她累坏了。我轻轻的握握她的手,对她为kid所做的表示感谢,她只是回握住我的手抬头笑了笑,便又低下头拿块手帕帮我擦拭手镯上的血污。

“很感谢你们帮我把妹妹救了出来。我父亲并不知道发生的事情,所以由我代为感谢大家。也希望大家不要让他知道发生过的事情。谢谢了!”杰克搂着honey站到我面前伸出手,友好的说道。

“不客气!”我握住他仍在轻颤的手掌不由心生感动,注射了药剂这么长时间了,神经痛引起的肌肉痉挛还没有停止,可以想象刚才他帮助医生救治kid时忍受着多么巨大的痛苦,就冲这一点为他冒险救出honey就值。

“你在废车场是怎么发现我的?”honey看大家都没有大碍,便引大家到控制台后面的休息间坐下,我屁股刚着地便被她劈头问道。我以为她早就忘了这回事了,没想到这个家伙挺有持之以恒的坚持的。

“先是感觉出来的,上心点就可能看出走动时光暗的不和谐!”无奈之下我只好如实说出。

“感觉?什么感觉?”honey拿过那块桌巾大小的变色迷彩,反复在头上罩来罩去,想找出我所说的感觉但一无所获。

“就是有生物出现在周围的感觉。”我也说不清这种生死冶炼出的第六感,当年快慢机向我描述这种感觉时,也只是说了句到时就会明白。

“详细点!再详细点!”honey把光学迷彩挟在腋下,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个记事本,向个记者似的记录起来。

听到她的催问,我们在座的诸位相视无语摸摸鼻子无声的笑了,这种事怎么形容呢?就像有人问你恋爱是什么感觉一样。一千个人一千个答案!我耸耸肩想把难题推给快慢机,没想到他竟然扭过头装作没看到我求助的眼神。正在我为这混蛋不讲义气恼怒的时候,honey那催命似的追问又来了。

“这种感觉说不清楚,就像……就像……”我思索再三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正好赶上redback看我被小女生逼得结巴无语,趴在我背上轻笑起来。我灵光一闪道:“就像有人在你背上呼吸一样,虽然隔着衣服但挠的心头痒痒的!”

“刷!”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了我背后的redback身上,tattoo和鲨鱼几个沉不住气的已经撇起嘴角准备大笑了。而redback这时候趴在我背上成了进退两难的局面,起来的话就等于承认我说的就是她,不起来的话众目睽睽下亲热颇有些别扭。最后没有办法就只好装傻,低头用手指在我背后画起画来,作没有听到我所言所语状。但行为稍慢了一些,反应细节已经被大家都捕捉到了。这样一来她的行为反而更成了她害羞表现,引的原本不想笑的队员,此时也忍俊不禁起来。一时间除了仍在揣摩我形容的honey,大家都指着redback嘲笑起来,臊得她揪住我一块皮使出吃奶的劲拧起圈来,痛的呲牙裂嘴为这个灵感之语后悔不已。

就在大家笑闹时,面前思索半天不得其中要领的honey突然做了个出人意料的行为。只见她转过身背对着我伸手抓住后衣领一位,脱掉了上身的衣服,整个雪白的后脊背展现在我面前。

“你吹我一口,让我感觉一下!”honey接下来的更是令我傻在了那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