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八十七章尾巴

第八十七章尾巴

本书:狼群  |  字数:6816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对面楼内堆积弹药不断的发生爆炸,两栋大楼倾刻间变成了火海。om黑色的夜!黑色的血!火光照耀下的广场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残缺的人体,悲惨的嚎叫充斥着周围的空气,绝望和恐惧如有形的水雾弥漫在身边,通过呼吸渗入血液蔓延到全身。

“大熊!这是他妈的怎么回事?”我实在没想到大熊竟然会动用化学武器,而且是在美国的土地上,这可是足够把我们都吊死的恐怖行径。

“我不知道!我只是发了一发普通的bz毒气弹!”大熊所指的是一种令人反应呆痴,思维减慢,让人精神恍惚的失能性毒气,当年越战美国曾使用过这种毒气,致使无数躲在山洞中的敌人迷迷糊糊的走出山洞死在美军枪口下。这种毒气危害较小,并不立刻致命,而且清理起来容易。我们曾用过多次,可是眼前的情况根本不是这类毒气所应出现的症状。

利用枪上的瞄准具放大到最大倍数,借着火光可以清楚看到躺在遍地残肢中的伤者,明显的呈现出肌肉痉挛、身体抽搐、呼吸困难、呕吐、头痛、精神迷茫的症状,最恐怖的是所有人都出现双目溶化,皮肤糜烂的惨相。甚至被枪声惊窜的野猫、野狗也皮毛脱落的无一幸免。

“放屁!如果这是bz毒气,我就是上帝!”快慢机低声的诅咒传来,他也被眼前的惨状震惊了。这根本不是战场,这是地狱!

“不。这是什么?这不是bz毒气,这是……”大熊似乎找到了毒气的来路:“这是什么?sc-vx!上帝呀!这是vx毒气!”

“vx?”我奇怪的问道:“vx毒气不是在那个《therock》的电影中出现的东西吗?真有这东西?”

“当然!世界上最毒的毒气!一粒大米的剂量就可以毒死100公斤重的大汉。”显然其它军人都了解这东西,颤抖的声音可以听出他们对这种无形杀手的恐惧。

“这东西怎么会在我们的弹药箱内?”想到我背着这东西跑了这么远,我脊背上就泛起一层鸡皮疙瘩,有点怪怪的感觉。

“我不知道!”大熊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从地下上来,这东西就在车内!我以为是常用的bz毒气也没细看,所以……”

“问问天才这是怎么回事!goddamnit!”狼人看着眼前的惨相急骂道:“vx毒气!不管多大的量的毒剂我们都必须马上撤退,只有防毒面具没有全套的防化服过不久我们也会中毒的。”

“这些人怎么办?”我看着眼前这些悲惨挣扎欲求一死的伤员,心中不忍的问道:“这样的死法是对一个战士最大的侮辱!”

“而且不人道!”大熊在楼上喃喃接口道。

“给他们一个痛快!”几秒沉默后,屠夫开说道。

大家没有说话分别操起武器对准地上上百具仍有呼吸的“尸体”开始疯狂的扫射,没有憎恨没有仇视,只有浓浓的悲哀和怜悯附在成千上万的弹头上淋向地上抽搐的人群。丢开手边的狙击枪,我掏出肋下悬挂的g36c装上百发的弹鼓,借助红外激光瞄准器射出的红点将视线所及的**,不论死活全部“审查”了一遍。

这一通扫射心中没有任何杀戮的刺激和胜利的快感,面前几近溶化的尸块像是在讽刺我们胜之不武。看着尸体上溅起的黑色液体蓄满地上的弹坑,我第一次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好像我光着身子站在时代广场的人流中,任由四周的行人对我投以鄙夷的目光却无从辩解。

“真他妈的窝囊!”屠夫对着尸体一通扫射后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撤退!”

原定的撤退路线正好处于下风处,害怕沾染更多的毒气,大家打完最后一发子弹后迅速撤向大门处。原本痛入骨髓的背伤在面对刚悲惨的一幕后,心理作用下似乎减轻不少。抱着狙击枪一瘸一拐的向前正跑着的时候,快慢机顺着原本架好的缆绳滑到我的身边。看到我奇怪的跑步姿势立刻要过来扶我,却被不远处的屠夫给制止了。

“不要互相接触,大家都有可能沾染了零星毒气,不要互相接触会交叉污染的。”屠夫通过无线电告诉大家,听说这个家伙以前见识过化学武器战,看来确实比大家反应快一些,这些道理以前大家也学习过,但面临了这种情况谁都没有立刻想起来。

“到这里来!”跑出几里地后,屠夫从楼上跳到一个较高的楼顶向大家招手道。大家立刻从几个方向聚拢过去。

“除掉所有衣物分别用塑料袋密封好,刚才使用过的枪也不能要了要毁掉!”屠夫一声令下,大家毫不迟疑的将手中的所有刚才动用过的枪械都拆除扔进了屋顶的一个油桶内,并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一件一件用弹药袋什么装好放在一起。

屠夫拿起藏在袋中的武器,借着灯光翻出几支注射器扔个大家说道:“谢天谢地!他们还知道附赠解毒剂!如果一会儿你们谁出现了肌肉痉挛、身体抽搐、呼吸困难、呕吐、头痛、精神迷茫等症状,把这个东西扎进心脏或大静脉能救你的命,但是你一定要确认自己已经中毒,否则你会像火上的树叶一样干死”

看着手里的金属快速注射器,我知道这东西是阿托品,是许多神经毒剂的解药,因为阿托品可以缓解神经毒气导致的乙酰胆碱分泌过多的现象,因此只有vx毒气发生泄漏之后注射才会有效。如果一开始就注射的话,反而会抑制细胞的正常活动,它的毒性也很强,如果健康人注射了它,会出现瞳孔扩大、皮肤干燥、幻觉等中毒症状,严重的甚至可以致命。

在注射管上还贴有一个小塑料袋,里面有几粒药片,不用看就知道是氯解磷类药片,这东西也是神经类毒剂的抗体,可以及早服用做预防用,也可以和阿托品配合做急救用。奇怪的是还有一瓶沐浴液,上面标有rsdl的简写和神经和糜烂性毒剂有效字样。

从屠夫对着屋顶的蓄水箱连开几枪,一股带着铁锈味冷水从天而降,大家顾不得汽味难闻,拿出急救袋中解毒水稀释后站在那里清洗身体。据战斗手册上说只要没有深入化学污染区,这么做可以去除身上沾染的90%的化学物质。

大家一边洗一边咒骂天才,这个混蛋弄了这么要命的东西也不通知我们,幸好我们的战斗计划不是放了毒气冲进去,不然我们几个非交代在这不可。

“没有衣服怎么办?”大家相对无言,五条大汉赤条条的站在那里有点傻眼。虽然我们还没有到不穿衣服就不敢出门的地步,可是光着身子在大街上乱窜,估计都是第一次。我不禁问道。

“要命就不能要脸!”快慢机和屠夫他们异口同声说道。然后面色难看啐了口吐沫,虽然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可是真轮到身上的时候就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了。

大家都吞了一小片解磷片做预防后,分别操起备用的武器准备离去,可以相视一眼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几个光着屁股的肌肉男,背着机枪挂着军刀,身上唯一称的上衣物的就是挂枪的多功能枪带。这个样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我回去一定扒光天才的衣服挂到白宫前的旗杆上。”快慢机抱着他的msg90审视大家的窘迫后恨恨的说道。

“别费话了!快走吧!”屠夫拿出c4装上起爆器扔进装武器和枪械的桶内。然后拿着他备用的g36c向前走去,相比他壮硕的身形50cm长的g36c就像个小孩玩具,更别提边上的大熊了,那东西到他手里就像个手枪一样。

“freedom(自由)!”狼人甩动他胯下那根家伙,模仿《braveheart(勇敢的心)》中williamwallace(威廉。华莱士)的样子大叫一声,引的所有人都狂笑不已。这种样子还能笑的出来,除了恶魔就非他莫属了,他这么轻松是有原因的,他属于回归自然派的,没事常脱光身子带着他的宠物山狮在丛林中跑步,现在的情况对于他来说是家常便饭。

光着脚走在布满铁锈和煤渣的道路上,坚硬的砾石和铁屑扎的脚心生痛。大脚都点着脚像芭蕾舞演员一样在路上蹦来跳去。

“oh!我的脚!操!我没有被vx毒气毒死,回去也要得破伤风。该死天才!”大熊走两步竟然被铁屑扎破了脚心,没办法大家找了块破地毯撕开抱在脚上这才能正常走路。

“大熊!你屁股别老在我眼前晃行吗?”狼人照着前面大熊的屁股“啪!”的来了一巴掌。等大熊扭过头来的时候,狼人已经跑远了,气得他哇直叫。如果不是光着身子行动不变,大熊肯定把狼人撕烂不可。

欢笑中,大家绕了个大圈从破损的围墙钻出来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左右了。大家先是探头四下张望了半天,确定周围没有人后,才偷偷摸摸的冲进停在不远处的车内。上了车大家屁股还没挨着座位就开始四下翻找,希望能找到蔽体的物件,可是最后一无所获,车内什么衣物也没有。

“妈的!天才!你个吃屎长大的小杂种!竟然陷害我们!你胆够肥的!你等着我,我非把你另一条腿也给打瘸。*养的!”狼人上车翻出备用的无线电,调好频率没头没脑就是一通臭骂,把接线的dj给吓了一跳,慌忙把他的话给接到了队里公用的加密频段,顿时所有正在执行任务的其它队员都听到了。

“怎么了?怎么了?我招你了?”天才慌忙接话。

“你他妈的哪搞到毒气弹?差点把我们都赔里面!”屠夫夺过狼人手里的无线电,劈头盖脸一通骂后才问道。

“扳机朋友提供的呀!我们在纽约的弹药库存货不多了,扳机从朋友那里调的货,据说都是新玩意,还给我打了七折呢!有什么问题?”天才在无线电那头听我们几个轮流骂了半天才怯怯的开口问道。

“那小子是他妈的干什么的?他给我们的毒气弹根本不是bz或cs的失能性毒气,他给我们的是vx毒气!知道吗?sc-vx毒气!这她妈的是什么东西还带个前缀!”我听到是扳机的朋友就知道这事不简单,那小子的朋友全是美**界的,会给我们这种雇佣军提供武器还打七折一定有水份。vx毒气都被美国政府用数千个钢瓶封存在数百米地下军事基地中,平常人想搞到vx都不可能,更别说是vx毒气武器了。

“sc-vx?你没有看错吗?”天才大吃一惊,声音陡然大了起来:“哪出的?有标明吗?”

“没有!本来有三发,我们打了两发手里还有一发,上面只标了sc-vx字样,其实都是一些型号指数和使用参数!样子做的很像并能毒气弹。”大熊小心翼翼的拿着那枚毒气弹翻来倒去的检查了几遍一无所获。

“如果你们没事就先忙,我去查一查!”天才勿勿的结束对话,慎重的语气让大家心里也明白,他也不知道这件事。

我们几个坐在车内面面相对,也没有主意,既然天才不了解情况,那只有扳机明白了。可是扳机也说不了解怎么回事,弄来弄去大家整的一头雾水。

“先不管这个!大家先去整点衣服。”一直光着屁股,大熊有点忍不住了,催着大家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好吧!”屠夫发动车子直奔来时路上看到的一间服装店。路过炼钢厂的大门时,看到无数警察已经封锁了街道。消防车和医护车把街道挤的满满的,大门内有数辆被炸毁的汽车**的冒着水气,几个医生正在向外抬伤尸体和伤患。

因为身上没有衣服,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大家没有减速拐到了另一条道路上,奔向贫民区深处。那里有我们原定的第二个目标-“蝗虫”卡明顿。福特斯,那家伙的老窝就在贫民区的深处。路过一处hip-hop服饰店的时候,屠夫一打方向,车子直接一头撞烂店门冲进了门厅。大家在刺耳的警铃声中冲下车四下搜罗了一番,不到一分钟便各自找到合适的衣服胡乱套在身上又钻回车内倒回了大街。特战训练出的穿衣速度和快速搜索,在这里得到充分的体现!

由于还没有得到天才的回复,大家心中有疑问,所以没立刻奔向卡明顿的酒吧,而是在绕着街道漫无目的的转了起来,不一会屠夫突然说道:“有人跟踪我们!”大家马上回头观察起来,屁股后面上数十辆汽车,一时也分不清他说的是哪一辆。

“车牌zmc-15的灰色林肯!”屠夫一边开车一边盯着倒后镜给大家指明是哪一辆车子:“跟踪我们的不是一般人,这是他们接手的第七辆车了,如果不是我们刚才绕了个回头路,他们没有办法让这辆车又跟了第二次,我也不会看出来。如果我在下一个岔口右拐,应该会有一辆黑色的标志或银色的阿斯顿。马丁跑车跟上来。”

“你怎么……?”我的话还没说完,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db7跑车出现在后方的车流中,隔着三四个车位,不远不近的跟在我们后面。

“屠夫,大熊!你们在吗?”天才的声音正在这时从无线电中传来。

“在!说吧!”屠夫开着车向无人的小巷驶去,并减慢了车速,逼的跟踪的车辆只得停在街角处向这里观望。

“我已经查到了,你们拿到的毒气,是美**方正在研发的新型vx毒气。sc是快速分解的意思。这种毒气反应快速,腐蚀性更强烈,最独特的是在使用后两个小时后便会自动分解成无毒气体,以降低生态污染性。你们发射的那种弹头含毒量我也说清有多少,但你们进攻的钢铁厂占地够大,内应该不会造成什么生态危害。不过这种东西军方还没有验收,出现在你们手里有点让我想起……”

“实战验证!”大家不约而同的将天才未说出口的词接了出来。

世界各**方或世界各大军火公司,每每研发新型武器时,除了严苛的各种极限考验外,还有一项最重要的科目便是实战验证。而实战验证最好的办法便是向参加战争的军人提供免费的武器,并做跟踪调查考核,记录所出现的问题和军人的使用感受。可是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大型的战争可供国家军队参战,如果向战乱的第三世界叛军提供武器,又是违反国际准则的。最重要的是在实验过程中一切数据还要尽量保密,保证商业机密不会外泄。

雇佣军,便成了各大公司眼中便宜的试验工具。由于很多下级雇佣军,根本没有能力和渠道接手高收入的任务,所以根本赚不到钱,加上装备耗费巨大,有时甚至一年到头入不敷出,更不要说购买高级的武器了。这时候,军火公司便会秘密的接触这种佣军,给他们提供最“先进”的武器,做为回报他们要给军火公司提供各种使用感受。

因为这些武器都是在实验阶段,大公司的产品还好一些,有些不出名的小厂家,提供的东西质量根本不过关。战场瞬息万变又多是小组织渗透行动,如果手里的武器稍有意外,葬送的不只是使用者的前程,甚至是整个团队的性命,所以无数的小雇佣军队伍就“意外”的消失了。因此,一般稍有规模的雇佣军都不愿再接受这种交易,何况是在佣军界执牛耳的我们。

这次的毒气弹事件,非常像是美**方借我们的手试验他们的新型生化武器。这样做既可以保住政府的名声,又可以收到实战效果,最重要的是还可以借反恐的名义,将使用者清剿不落给其它国家口实。这种事我们不是没有见过。

“你从哪查出来的?”快慢机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我的一个朋友帮忙查出来的,他给美国政府做科技开发。”天才通过掌上电脑将毒气弹和开发资料发了过来。从上面标注的绝密字样,便知道他的这个朋友能搞到这些绝不简单。

“我们这批武器全是在扳机的那个美国朋友那里搞到的吗?”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除了你们随身自带的,其它都是!怎么了?不能用?”天才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问。

“我们被人跟踪了!”我说完这句话,便把手中的g36c所有的整体部件全都砸碎,果不其然在握把的工程塑料内,让我找出一个瓜仔大小的信号发射器,薄薄的如同一片普通的不干胶纸。

“看我找到了什么!ais90粘贴式信号发射器”我把那东西扔到了前排快慢机手里。

“cia专用!”快慢机看了一眼扔到了车前仪表盘上:“所有的武器,我们都不能要了。车子也是!不能让一群混蛋跟在我们屁股后面。通知其它兄弟!”

“是!”我立刻在无线电内把发现的问题通知了其它伙计,他们也已经发现有人跟踪他们,有的已经把cia的人给甩掉了,但他们好运,没有用到vx毒气。

“想个办法甩掉后面的跟屁虫!”狼人在另一辆车上说道。

“看我的!”正好碰上红灯,我一拉车门窜出了车外,拿过大熊手里的毒气弹,拆下触发引线拔掉弹头,一个眼药瓶大小的容器出现在我的眼前,里面的药剂清澈无色的如同自来水一样。我拿着这瓶刚刚杀死上百人的小东西来到了跟在后面不远处的阿斯顿。马丁db7跑车前,车内坐着一名美丽的金发女郎,正用警戒的眼神看着我。我对着她晃了晃手里连着触发器的药瓶和拆来的尾部推进器后将药瓶塞到她的轮胎下面,接着把推进器放到他的挡风玻璃前,故意把vxgas(vx毒气)的字样正对准她的眼眸。然后对她说了句:“很高兴认识你!美女,有空请你吃饭!”说完,便走回了车上,这时候正好赶上绿灯,屠夫一加速冲出了路口,那个女人却怎么也不敢开车,引起后面几辆车一片的咒骂。

车内一片哄笑声,大家都看到我刚才干了什么。狼人在无线电中笑还不过瘾,赶到我们车边探出头对我喊道:“小子!你行呀!无线电都不关,就敢和其它女人**。我服了你了!”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无线电中传来的一阵牙齿挫动的声音。

“redback?”我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了一声。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无线电中突然传来一阵惨呼吓了我一跳。叫声持续了一分钟后才一声枪响结束了一切,我知道肯定是redback故意弄给我听的,因为我听出了是p210这种老式手里的击锤声。

“回去有好戏看了!”无线电中一阵沉默后,突然一片雀跃。一群人都幸灾乐祸欢叫起来,其中叫的声最大的便是恶魔和快刀两个混蛋。

“静静!”天才突然急冲冲的抢过发言权:“屠夫!你们是不是在布鲁克林区和哈林区的交接处?”

“对呀!”屠夫奇怪道。

“帮我个忙,有件急事!记得”烟鬼“齐奥。耶利吗?”天才声音带有几分慌张。

“知道!那是今晚的第三个目标,我们干掉”蝗虫“卡明顿。福特斯后便会赶去。怎么了?”

“先不要管”蝗虫“卡明顿。福特斯,先到齐奥的报废车厂去,我朋友的妹妹在那里有危险,帮我把她救下来。快!晚点就来不及了!”天才声音越来越大,说到最后干脆吼了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