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八十二章地下城

第八十二章地下城

本书:狼群  |  字数:10110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巴克直到傍晚才回来,他一直跟踪观察袁飞华,直到律师把他从警局中保释出来。om我们其它人则只是坐在店内看着窗外钻梭的警车,喝着酒讲点黄色笑话,开开心心的等待夜色到来。

坐在妓院喝酒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在这种奇怪的妓院喝酒还是第一次,边上屏风隔起来的小间内,陪酒的都是四十岁左右的女人。一群小孩子趴在她们的腿上和胸口,不停的把他们当做母亲倾诉自己对妈妈的**,说到激动时还会就地要求*易。

来这里的客人没有任何人打量redback这样的妙龄女郎,这是redback的魅力第一次失去作用-如果同性恋不算的话。听着身边*的*秽语,身边这些虔诚的天主教徒,不禁都皱起了眉头,这一次他们确实长了见识!

“你开个这种下流的店面,竟然还敢戴着十字架?”redback用手指挑起d*e胸前的银制十字讽刺道。

“开这个店怎么了?我做这个是因为有人需要!看这些孩子和这些男人,他们有逆伦的**,精神压力极大,如果没有宣泄的途径,他们真的会做出那种事情的。真实的逆伦!来这里的客人亲口承认的。我提供这种服务保护了人伦的健全和规范,我为上帝守住了最后的防线。”d*e的用手指点着店内的一对对“情人”说道,自豪的神色溢于言表。

“……”d*e的话把redback堵的没话说了。看看身边出双入对的男女,只得叹口气低下头喝起了闷酒。

“怎样?怎么不说话了?”d*e得理不让人,追问道。

“得了吧!”我看redback确实没有话说了,只得出来打圆场:“当老鸨也不是什么见的人的事,值得这么自豪吗?”

“我当老鸨怎么了?我有营业执照,我有照章纳税,我的小。。。。呃!。。。。女店员都有做身体检查,我挣的可是干净钱!”d*e这一行干的时间久了,竟然还觉得自己对社会挺有贡献的。

“我就不信你的营业执照上写的是”妓院“两个字!”我看见他一脸正气的样子真是受不了他。

“当然不是!我们是餐饮服务业,服务!!你明白吗?这叫服务业!”d*e一瘸一拐的走回吧台,又拎出一瓶苏格兰威士忌,我们几个人太能喝了,还没怎么样就已经干掉了五瓶了。按d*e的说法,这已经比他这里一个月卖出去的烈酒还多。其实他不知道,这已经是我们几个很克制自己了,酒精会影响神经反应速度,所以队长严禁我们酗酒,现在这只是小酌而已!

门口的铃声一响,快慢机领着一个日本男子,推门走了进来。那个男人长的虽然不高但很结实,肤色黑黝黝的,看样子天天在海上跑,海风吹粗的脸上长满了“水锈”。平整的寸头加上一口白牙,看上去很开朗的样子。

“这是黑川!黑川这是judy、sky、beer、sam……”快慢机脸上也化了妆,向这个男子介绍我们几个的假名字:“兄弟们!这位黑川是”撑船“的!”

“你好!”

“很高兴认识你!”我们一群人分别和这个蛇头见礼,我们没有想到快慢机联系的竟然是个日本人。按说还有巴基斯坦,台湾,俄罗斯等别国蛇头,我们在这里惹事了,找一个日本人总觉得有点……靠不住!

“先生们!晚上一点半开船!请准时到码头……tom先生已经知道登船地点,我们将在那里恭候!”黑川倒是个干脆人,说完鞠了个躬便走了,只是临走时看了一眼快慢机,眼神很是奇怪。

“干嘛找日本人?”黑川一出去大家都奇怪的看着快慢机,不禁问道。

“巴基斯坦人太贪心了,而且他们和海上自卫队也没有关系,容易出事!台湾人下边的小卒做不了主,太拖时间。俄国斯人的船前两天被查了,这几天那帮家伙特小心,不认识的人都推了。所以,只好找日本人了!”快慢机看样子跑了很长时间了,抓起桌上的杯子便一饮而尽,他平常是不喝酒的。

“你怎么说的?”大家开始串台词。

“我们是俄国和中国卖*的,货进来了但船坏了。所以,要借船出去!”快慢机编的故事根本无从查起,日本*业世界第一,而且是半合法状态。全亚洲的*技术都是从这里出师的,来日本买卖*的团伙如过江之鲫,简直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了。

“他们要多少?”redback平常是为教会办事,这种偷鸡摸狗的事,还是很漠生的。

快慢机没有说话,只是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

“一人一万?”redback尖叫了起来:“妈的!这群王八蛋也太能赚了吧。就从日本跑到中国竟然要两一美金?老娘我出生入死一个月,还没他们一个来回赚的多!”

“谁说我们要到中国去?”快慢酒喝了一口酒,皱皱眉示意d*e换了杯白开水说道:“我们只到公海,有人会来接我们的!”

“妈的!那不是更亏?”redback心里极端的不平衡了,她们神之刺客的油水实在太少了。一群人像苦行僧似的,连装备都是我们狼群赞助的。教会一直隐瞒着他们的存在,连拔款都不敢大笔的给,做佣兵又是个花钱如流水的活计,怪不得现在神之刺客把没办法完成的活都转给我们,害得牧师他带着几个人都快跑断腿了。

“这已经是半价了!人家有关系,你以为什么人都能做吗?”d*e对其中玄机了解不少说道:“但凡是在日本能混出一片天地的帮派和政府都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连日本的前首相都敢出来替日本的黑帮老大主持婚礼,你以为只要有条船,塞给某高官点钞票就能把人带进日本?开玩笑!日本人是全世界出了名的谨慎、排外和假正经,想要得到一个高官的信任,没有数年的来往根本不可能,你贸然给他们行贿,他当场就会把你拿下的,许多黑帮都宁可看准一个很有才能的低级官员,出钱把他捧上位也不去巴结在位的掌权者,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巴基斯坦毒贩折戟关西的原因……”

redback做为一个教会出来的小修女,根本没有在这种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打过滚,虽然见到了不少肮脏事,但那是结果对中间的过程,她还是一无所知,听d*e讲了一会就有点头大了。

“还是当兵爽,不用考虑这些,看谁不顺眼!砰!”redback用手指做枪状对着d*e点了一下:“程序多简单还实用!”

“扑哧!”其它人都笑了起来,这个小女生还是那么悍。一群人都用挺可怜的目光看着我,仿佛有天我要是不听话,redback就会像这样在我脑袋上开一枪似的。

笑罢,大家都沉默了,其实redback的话让我们大家都反思自己,其实大家都一样,已经适应佣兵的生活-干脆、直接、野蛮,越来越无法处理周围复杂的人际关系,甚至都不喜欢到超市去买东西,反而更喜欢倒贫民区那种充满危险的地方,反而更让人如鱼得水。

“好了!不要再聊了!是时候准备出发了。”快慢机看了一下表,对我们大家说道。

“现在?”大家都极为意外,不约而同的看了一下手表,才晚上十点多。

“不是说半夜一点的船吗?现在去是不是太早了点?”又不是第一次偷渡了,从没有这么去这么早过,去早了有时候反而会引起巡警的注意,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也说不定。

“怎么?你们以为在东京湾出海?”快慢机拿出钞票和d*e结帐,一边低头付钱一边说。

“不然还跑哪去?”我们大家都奇怪了,附近都是码头,如果真的和政府关系不错。没有必要害怕什么吧?

“别忘了!日本人是出了名的假正经,就算知会过海上卫队,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把一船东西给拉出海呀。”快慢机付过钱催促我们快行动,几个人莫名其妙的跟着他走出了酒店。看快慢机的意思,不准备开车要步行,我更晕了!

“帮我照看好那个小子!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联系。”我临走前对d*e又嘱托了一遍袁飞华的事,这才紧跑两步追上快慢机的步伐。

“我们步行去哪?”我奇怪的问道。只有我一个人昨天没有和他们商量今天的行动,所以也只有我一个人蒙在鼓里。

“跟着走就是了,哪那么多费话?拿着!”redback不耐烦的塞给我一个手电说道。其它人也一脸讳莫如深的样子,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反正也不是打仗,我也不急,怎么走都行,又踩不着地雷。我也没再问只是跟在他们几个后面向一个体育中心走去。等到了体育中心后面的一块草坪边上,快慢手拿着gps电子地图,校对好坐标后,指着一个角落里的井盖说道:“打开它!”

巴克走过去用手轻松的将几十斤重的井盖抓起来扔到一边,显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黑乎乎的洞口,向下看去隐约可以看到平行的铁轨,原来是一个地铁的通风口!只是通风口建在这个地方真是奇怪。

“跟我来!”快慢机熟练的跳了下去,样子轻松的像下他家的地窖一样。我虽然有千百个疑问,但我没有张口,因为我知道只要下去,答案就会揭晓。

等我从梯子上下到站台上,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地铁的岔道口,我们正对着是一个看不见尽头的隧道,两条铁轨向钉在地上的梯子一样直插入无尽的黑暗中。

快慢机没有说话仍看着手表,不一会就听到铁轨的振动声。看样子是火车要来了,大家不禁都向后退了一步以策安全。刚站稳一列地铁便风驰电掣的从我们前穿过,车体带起来的风割面生疼,让我不禁想起了西伯利亚如刀般的寒风。

我们站在暗处,灯火通明的车厢内的乘客显然没有发现,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铁坑道中站在几个衣着笔挺的外国人。不然他们一定会被吓坏的,我可以想像第二天的报纸上又会蹦出来什么地铁妖魔之类的怪谈。

“准时!”快慢机等车子过去后,跳下安全台,跨过铁轨走向对面的隧道。大家都跟着他打着手电走进了黑乎乎的铁路线内。走了一会,前方出现些许微光,快慢机示意大家收起手电,慢慢的向亮光处摸去。

走到近前才看清,原来前面是一个火车站,但诺大的站台上却一个人也没有,只亮了些许小灯,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出这个站台已经年代久远了,但仍干净整洁、井井有条,看来是有人看守的。

果然,在站台尽头的一间小层里亮着灯光,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有两个穿制服的男子正在向外张望,但所看的方向不是我们几个这边。

快慢机示意我们蹲下,看着表等待着什么。过了没半分钟,从站台的楼梯上又下来两个穿同样制服的男子。这时候,屋内的两人兴高采烈的将两个迎进屋,然后提着饭盒什么的便走了,看起来是换班了。

“准时!”快慢机微笑道:“日本人就是准时,和他们的地铁一样,不提前也不迟到一秒。下面他们两个会到屋里去做换班记录,我们有三十秒的时间通过这个站台。”

我看着对面的屋内两人在整理东西,看样子不刻便会进里屋。不由的说道:“准时是优点,但也是缺点。”

快慢机赞许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我没说完的话讲了出来:“不错,那就是有迹可循。”

果然,两个人整理好东西后便进了里屋做记录。我们几个马上无声无息的通过了这个车站,这对我们这群搞敌后渗透的专家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等走过了那个站台后,我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东京一个图书馆的地下八屋!”快慢机重新校对标后,按着地图的指示指着一个岔口说:“走这边!”

“图书馆?”我惊讶道:“图书馆下面怎么有车站?而且还是老式的?……”

话说到一半我就住口了,因为我们走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边上,除了穿场而过的众多铁路线,整个广场空无一人,在广场周围无数的地下道通向四面八方,大大小小的办公窑洞像嵌在石壁上的大楼一样栉次鳞比。

看着眼前的一切,军人的直觉马上告诉我,这是一个军用的地下城。看眼前的规模,这个地下城可以自由地走坦克、战车、大炮,可以容纳战时整套的指挥机构。这个地下城看起来是早年修建的,如果估计不差应该是二战时的遗留物。但脚下的铁道线却是现在最现代的高速线,这说明日本政府并没有放弃这里,仍不断的在修建和扩充这个地下场的规模。显然,日本政府仍然一直在为大战做准备!

“这是日本政府在二战时的地下工事,以便在东京地面战爆发时可以当做第二军事指挥中心使用。战败后,日本政府曾一度准备废弃这里,但冷战局面的形成,促使日本又重新启用了这里做为防空洞使用,他们担心某个”邻国“会对东京发动枋弹攻击。”快慢机不用加重邻国这个词,我也知道是说谁。当时不就两个**国家有核弹嘛!

我很明白除了充当公用设施外,地铁在大城市中扮演最重要的角色是国防作用。无论是在伦敦还是在莫斯科,庞大的地铁系统就是一个复杂的地下国防工程,许多地铁系统都隐藏着巨大的秘密,比如说伦敦地铁就有直通英国议院大厦和首相府的绝密通道。这些绝密通道在二次世界大战政权保护中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从而避免了遭德军轰炸机的轰炸;莫斯科地铁系统就更加复杂,在战争期间,苏军许多参谋作战指挥中心就在地铁的秘密坑道里办公。莫斯科许多地铁同样不知道通向何方,据说都是为苏联国家领导人准备大规模战争爆发生存做准备的,一些地铁据说直通克里姆林宫的地下。岛国日本缺少战略纵深,因此打洞钻地便是日本政府重大的战略政策。东京的地铁,不知道隐藏着多少的军事秘密。

“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奇怪这种国防工程都是高极机密,虽然美国占领过日本,可是日本人不会笨到把这种事也向美国交代的清清楚楚吧。

“美国占领日本后就对日本的地下工事进行过大规模侦测,所以,日本的地下工事,美国都很清楚。所以当时日本根本不敢和美国叫板,不然连老鼠窝都给他挖喽!”快慢机指着手里的电子地图说道:“这些资料都在美国中央情报局里放着,不算什么绝世机密。”

快慢机说着走到一辆停在铁轨上的检修车前,示意大家上去,然后发动车子便顺着铁轨开向前方。车子向个机车头一样飞速前进着,并发出巨大的响声。我挺担心会惊动地下城内的守军什么的。

“不过,近些年来日本军方又重新不断的加大对这个地下城的建设,已经在东京的首相府和一些区之间新建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堡垒,这个地下堡垒规模之大坑道之复杂非常人所能想象。而且日本自卫队战后也修建了一个地下秘密总指挥部,该指挥部所在和地下堡垒以及这个地下城连成了一个错宗复杂的军事防御工事。近些年,美国曾多次想弄清现在这个地下城倒底有多大,都被日本政府给拒绝了,美国使了点手段,结果损了不少人在这里面,仍没有完全摸清这里面倒底有多复杂。”快慢机说着说着突然指着一个眼前闪过的岔口说道:“那里是通向海军自卫队的工事,仍在施工。”

“那你还敢带我们下来?”我奇了,快慢机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而且从刚才的情况看,他对这里面的换班时间都这么有把握,应该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这个地段是无人使用区,不用担心被发现。这些年来又不是只有美国盯着日本,俄,法,英,韩国,中国都没闲着。人多好办事嘛!大家你偷我的、我偷你的的也就又搞出一套地图来,虽不全中亦不远矣!小猫在给cia做事的时候,顺手就拿了点保命的东西,这就是她搞出来的一部份资料。”快慢机这时候才把事情给我讲清楚,我不由的佩服起制定这个计划的人来。不是为了这个计划有多保险,而是因为又不是多大的事,搞得如些复杂,真是有脑子没地儿使了,不用说又是天才那个闲人的主意。

也许日本政府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人敢胆大到跑他们地下基地里搭便车,一路上根本没有遇到任何人,车子跑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下,等我们从地下钻出地面的时候,迎面吹来的海风令人精神一振。抬眼望去黑色的大海在眼前涌运,我们的出口是在一条大引水渠中,背后是一座海水淡化厂,四下观察一阵后,我确定我们早已经离开东京。

因为眼前的海岸是自然的海岸线,不像东京各处的海岸是用巨大的混凝土块堆成的人工防浪堤。而且四野都是野生植物,郁郁葱葱的丛林将不大的海岸给遮的严严实实,确实是一个偷渡的好地方。

看一下表,我们还是来早了,离登船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几个并没有早早的赶过去,而是在远处的海滩上坐下等着时间到来。利用身上带的微型夜视仪可以看到远处的船支正在装货,看样子他们的主营业务不是偷渡人,主要是搞走私和贩毒的。

吹着海风我们几个闲聊了一个多小时,才被对面船上眼尖的水手发现,几个穿黑衣的家伙吆喝着端枪走了过来。我们几个都懒的理他们,无不在心里嘲笑这些笨蛋,就这警觉性还赶走私,也就是日本政府里有人没有来抓,要不就这一个小时,我用刀一个个捅也把全船人杀光了。

带头的正是那个黑川,他看到我们几个后,脸色立刻变的既惊讶又难堪,看样子他们也是布了很多哨卡的,我们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这里,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防卫是多少的脆弱。

“咳咳!”黑川借咳嗽掩饰一下脸上的惊讶后,躬身向我们行礼后,很有礼貌的说道:“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来了,我回来的时候沿途都是警察,几番检查我也是刚到,没想到你们比我还快,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我们坐地铁过来的!”快慢机一本正经的回答,引得背后的我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有黑川和一群手下脸色难看的笑不出来。

“既然来了就请上船吧!”黑川让出路请我们上船,等我们走过去后,回头向身边的手下示意,让他们沿着我们来时的脚印去查查我们是怎么过来的。我们几个装作什么也没看见,跟着黑川上了船。船仓内堆放着各式各样的先进的日本电器,还有不少麻袋不知装的是什么。不一会几辆车由远及近开到了近前,几个大汉押着一群女人走上船。那群女人都蒙着眼,衣衫零乱,没想到他们还贩卖人口。

看到这几个女人下车,我就赶紧搂住了身边的redback,这家伙最见不得贩卖女人了,我曾和她为了追查一个雏妓贩卖集团,跟遍了南美和东南亚,她亲手干掉了百十号蛇头。我相信看到眼前这一幕,她一定会找麻烦的。

“没想到日本最大的黑帮也贩卖人口。”怀里的redback已经有爆发的倾向,我赶紧向黑川发问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们这不是贩卖人口。这些女人是欠我们钱的妓女,没钱还债就用肉偿了。我们在关岛的妓院没有人手了,正好把她们调过去。”黑川是个聪明人,看到redback脸色不对,就赶紧把事情解释清楚,免的无端生事。

听到这些女人本来就是妓女,redback便没有再蠢蠢欲动的迹像了,她极看不起出卖**的女人,甚至连主张性自由的女人也被她歧视,教会的教育多少还是在她心里留下了印记。

“当然,如果阁下有需要的话。我们也可以满足!”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船下响起,一个穿白西装的年青人走了上来,黑川十分恭敬的向他行90度的鞠躬礼,看来他的身份不低。

“我知道你们有出口性奴的生意,而且是中东富商后宫最大的货源地之一,你没有必要在我们面前炫耀。”redback对这方面的了解,不是一般人比的上的。她曾告诉日本是全球最大的人口贩卖市场,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妇女抱着对未来的美好幻想,飘洋过海来到这片弹丸之地,然而等待她们的却是黑社会挖下的*陷阱。80年代开始,日本的黑社会组织便涉足贩卖外国妇女的活动。在他们的操纵下,迄今约有50万到100万名外国妇女被卖到日本充当性奴隶,然后再被转销出口,这些可怜的性奴隶的悲惨遭遇曾一度引教皇的关注。

“那是我失礼了!”白衣青年上船来,眼神就没有离开过redback,那眼神像在评定一件艺术品似的。从他眼中闪动的光芒来看,他是看上了redback,如果不是我们几个人站在这里,估计他肯定会对redback下手。

“我叫西泽健次!”男子伸出手介绍自己。但redback根本没有甩他,其它人也没有搭理他。弄的这个家伙很没有面子,只好哂笑两声把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不过眼睛一转又满脸笑的说道:“对不起各位!按道上的规矩,上船是要检查的,以免你们是警察的卧底。请你们让我们搜一下身!”

看那家伙满脸不怀好意的邪笑,就知道这小子脑袋里想什么。不过这确实是道上的规矩,他的话没有毛病可挑。边上的黑川和几个手下走了上来,在我们几个身上搜查起来。等他们抽出我们的枪后,脸色就不很对了,因为我们身上的火力强大到轻易能把他们全船干掉。

那小子满以为redback不会让男人搜她的身,这样他就可以出面阻止手下,卖个人情讨回些颜面。没想到redback根本没出声,毫不介意的让一个小个子搜查,到是那小子畏畏缩缩的看上去挺难受的。

等把鲨鱼手里的包裹打开后,在场的人都傻眼了。拆包的那个小子正对上达芬奇死不瞑目的双眼,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谁也没想到我们会半夜抱个人头偷渡,这下全船的人都不会怀疑我们是警察了,倒是担心起我们是别的帮派的杀手。黑川和西泽两人商量后,将我们安排到一个船舱中,隔壁便是被押上来的妓女,门口站了数名持枪的打手,既是看守那群女人,也是监视我们几个。

等到船出海后,边上的船舱就热闹起来,男人的淫笑和女人的呻呤、尖叫声不绝于耳。不时还有照机机快门按动的声音。这应该是为了牢牢控制这些性奴隶,而对她们进行拍照,然后把照片传给分散在各地的本组织成员,以防止她们逃跑,这些伎俩司空见惯了。

除了redback脸上稍有愠努外,其它人如老僧入定般无动于衷,鲨鱼更是抱着人头对着窗外的大海神游**去了。

船行了一个小时左右,那边的动静逐渐消失了。今夜的海面挺平静的,没有什么风浪,大大的月亮把无灯的甲板照的通亮,饱满兽欲的水手三五一群的讨论着刚才的艳遇。

正在大家以为这次偷渡会一帆风顺的时候,突然前方海面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爆炸声。大家心头一跳。坏了!遇到自卫队了。所有人都迅速冲到了窗口向外望去,几百米外的海面上不时闪起火光,看样子有船只在交火。不时传来的爆炸声,告诉我们这场冲突还不小。

不一会,黑川和西泽走进了船舱。

“怎么回事?”快慢机作为联系人,率先发问。

“自卫队和一只不明船支发生了冲突,我们要绕道而行!”黑川手里拿无线电,里面不时传来叫骂声。看样子走私船和自卫队已经亲密到穿一条裤子了。

“没有关系!只要不惹麻烦就行了!”快慢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掏出铱星电话给鹰眼通了个信,让他改变降落点。

结果还没等他说完,无线电中突然传来一阵呼救声。自卫队要黑川的船上去帮忙!

“放心吧!我保证你们的安全!”西泽看到我们大家脸色不太好看,马上拍胸脯保证道。

“你最后说话算话!”鲨鱼抚摸着怀里的包裹轻声说道。那阴森的表情在月光下看上去有点非人类的感觉,看的两个日本人有点傻眼。

“放心!没有问题的。”黑川再一次保证后,和西泽躬身一礼又出去了。大家相对一眼,马上开始做战斗的准备,快慢机也重新要求鹰眼改变接头地点,来这里接我们。

等我们做好准备,黑川的船已经接近了自卫队的巡逻艇。怪不得自卫队会发起求救信号,从船舱中就可以看到艇侧被炸开的豁口,船体开始倾斜海水不停的倒灌进去,船舱壁上布满了大大小小弹孔,有几名船员身上负伤,但看上去没有人死亡。

黑川他们提着水泵上去帮船员一起从舱里向外抽水,保证船不会沉下去。看样子我们的这艘船一时半刻是没有办法离开了。不得已我们几个也来到了甲板上,但我们几个并没有上去帮忙,只是远远的看热闹。走私的给水警帮忙,这不是平常能看到的事情。虽然我在俄罗斯和哥伦毕亚看到过比这更夸张的事情,但那是动乱国家,日本这么守规矩照章办事的国家也有这种事,显得格外滑稽。

如果别人都慌的不可开交时,有一群人在边上袖手旁观就格外显眼。不一会就被边上的军官发现了。

“混蛋!你们竟然不走帮忙?瞎眼了吗?”那位上尉军官走过来蛮横骂道。我们几个撇他一眼没有理他,巴克习惯的扫了一眼他的肩章,冷笑了一声,那个男人很聪明,立刻明白我们几个也是军人,因为普通人都不一定分的清军衔。我们看到他的军衔后还敢嘲笑他,说明我们几个的军衔最少也要比他高。

“请出示你的们证件!”巴克他们都是外国人,这让那位军官产生了什么错觉,竟然行了个军礼直接向我们要证件。

巴克很聪明没有说话,只是拉起袖子亮出了海豹侦缉队的纹身。这样马上就唬住了那名军官,因为美**人在日本不管犯多大的事,都不归日本管,他问了也是白问。而且海豹侦缉队和特工一样都是干得见不得光的事,只是间谍是收集情报,海豹侦缉队主管破坏和暗杀。如果这家伙再问下去,我们把他灭口了,日本政府也只会把案件归档,盖上个“机密”的印章而已。

“这是怎么回事?什么人干的?”redback看着无聊,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对方坐的是渔船,似乎是中国的船,船员说的也是中国话。”那名船长马上行礼回答道,日本人这种说一句话,鞠一下躬的谈吐方式,很令人不舒服。

“那就一定不是中国人干的!”鲨鱼抱着包裹说道“这船体明显是重武器炸的,最少也是反坦克火筒炮。有这种东西的人会傻到坐自己国家的船出来活动吗?”

我没有说话,我到是希望是中国人干的,因为这证明*并没有荒废地下情报收集和渗透。看过日本修建的地下城和工事,以及日本这几年消消装备的各种超级武器装备,我挺替中国担心的,如果中国这只雄狮再一次沉睡,再发生战争就不是被日本打痛,而是打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的飞机螺旋浆的声音,一艘水上飞机缓缓的从黑幕中显现出来。鹰眼把飞机停到了走私船的边上,也挺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闹剧。而我们则不用招呼,径自爬进了机舱。

临走前,巴克还回头和那名军官以及黑川、西泽阴森的说:“自己忘记这一切,如果做不到,我会回来帮你!”

等他坐进机仓,我才好奇的问道:“你哪学的台词?”

“三流的军事小说中!”巴克看着外面聚在一起商讨对策的黑川他们,得意的笑了起来:“看来还挺管用的嘛!”

“估计他们也是小说看多了!”快慢机挪挪屁股给巴克让让位抱怨道:“哪找的破飞机,才上来五个人就不够坐了!”

“忍忍吧!突发事件!”鹰眼加速后拉起飞机说道:“美国的水上飞机不好搞,这破东西还是我500美金,从一农民手里租的。我还得回去还!”

“哈哈!没想到狼群落魄到这种地步了,竟然向农民借飞机开!这要是传出去,肯定笑掉所有雇佣军的大牙!”巴克从屁股底下抓出一顶牛仔帽,欣然戴上吹着口哨笑道。

“你挺乐观的!”鹰眼无精打采的说道:“等你坐这破玩艺飞到美国的时候,我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