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七十八章被歧视了!

第七十八章被歧视了!

本书:狼群  |  字数:7614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警察找我什么事?”我通过电话问队长。om

“这不废话嘛!”队长直接就一句话骂过来了:“你杀了人当然要找你了。”

“又不只有我一个人开枪,为什么光找我?”我听说警察没有找刺客和快慢机的事。

“如果把刺客和快慢都抓起来了,谁来防范达芬奇。”队长说话很实在,这是外国人的特色,在外国呆了快三年了,我已经习惯了外国人的思维方式了,倒也没有为这种有什么说什么的大实话而生气。

“那怎么办?”我奇怪道,到底是三个人开的枪,总不能不承认吧。商场这么多人,不可能没有人看到呀。

“你按我传给你的东西设计一套说词就可以了!”队长通过手机传给我一段文字,我粗粗瞄了一眼,上面的意思大概是发现对方有危害到我的雇主的行为,所以我才拔枪阻止。共开了七枪打中杀手,被击毙的对方掉下了楼之类的瞎话。

“拜托!队长。三把枪打出的子弹,怎么可能都一样呢?膛线都不同呀。做个弹道测试就什么都出来了。”我看完这段文字,真不敢相信这是队长他们这种专业佣兵编出的故事。

“你以为你和谁说话?我怎么会不知道。快慢机和刺客的枪都是一样的uspmatch,膛线是同一个工匠拉出来的,刺客也把伤口和弹头掩饰过了,基本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只要说两把枪都是你的。有什么问题!”队长的话刚落,快慢机已经从外面赶过来了,走到我近前递给我一把uspmatch.“操!我替你背黑锅!”我接过枪拿在手里试了试,有点轻。我还是喜欢我的mk23,那个拿在手里比较实在。

“不服气?”快慢机接过我从身上掏出来的five-seven,装了起来。

“在日本私藏枪支是什么罪名?”我到是很好奇会背上什么罪名。

“递解出镜!”快慢机递给我一个袋子说道:“没有关系。你这两把枪,我们给你这两把枪登记过了。”“怎么弄的?”我奇怪道。

“让天才做了点手脚而已。”快慢机笑了笑道。

“了解!”我明白应该是天才伪造了一份证书,然后只要通过网络侵入东京地方公共安全委员会等相关机构的电脑系统在里面做个备份就可以了,这就是电子时代的好处。

这时候屠夫他们也已经准备好把风暴给转移出去了,经过快慢机身边的时候,不经意的问了一句:“死的是什么人?”

“日本空降特种突击队的退伍兵。身上还搜出一把sigp220.”快慢机把我身上其它的违禁品都给摸了出来。

“他怎么会想要杀林家姐弟,让我还以为他是达芬奇。”检查一下身上没有什么不合事宜的东西以后,我就站在这里等警察来找我。因为听快慢机说,警察应该会在十分钟内赶到。

“那不知道,也许为了钱,也许为了名,谁知道呢!”快慢机隔着门上的玻璃,向病房内看了风暴一眼,无声地叹了口气。

“那达芬奇到底长什么样子?有人知道吗?”对于有一个不知容貌的人天天惦记着要你的命,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你知道刺客长什么样吗?”快慢机扭过头看着大家,示意屠夫他们把风暴推出来。这时候走廊尽头传来一阵脚步声,大熊、两名便衣和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转过拐角远远走了过来。

“当然,我看发他那张恶心吧拉几的脸都有三年,怎么么可能不……”话说到一半我突然住嘴了,我想起每次我见到出私人任务回来的刺客时,他都不是同一张脸,而他也教过我易容术,虽然最后我也没掌握此中神髓,但也借它逃脱了不少追捕。我怎么会忘了这一点呢?他是杀手,不是士兵。

“你也明白了。”快慢机向远处的大熊点了点头,然后扭过头看着我说:“杀手的脸永远都不会被你看到,更别说像达芬奇这样的高手了。”

看着已经走到近前的警察,我没有再接着问下去,其实我心里有个疑问没有出口,那就是这家伙为什么开枪打风暴。因为杀手不是没事干乱开枪的人,如果当保全人员比雇主还招杀手“喜爱”那谁还当保镖呀。这说明达芬奇这个死变态,心里一定在打什么鬼主意。我想这也是埋在其它队员心中的最大的疑问。

“xi-nti-an?xin-tia-n?”两个便衣警察走到我跟前,仰着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手里拿的资料,拼了半天也没有念对,队长给他们拼写的罗马拼音。

“对!是我!”我翻翻白眼被他们两个“成熟”的英语打败了,赶紧承认我就是他口中那个奇怪发音所指之人。

“好!我们接到报告,有人指证今天中午在109厦的枪击案件中的死者是被你击杀的,希望你能和我们到警局录个口供,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这是我们的证件。”一高一低两个便衣掏出证件向我亮了一下,我瞄了一下上面的文字。两个人分别是高个的叫川口宏介,低个的叫安腾真一,太热天穿的衣毛整齐看着热得慌。

“没有问题!”我点点头示意可以走了。

“嗯!请你先把身上的配枪交给我。”川口宏介伸出手向我有礼的点了点头说道。

“好的!”我把身上的两把配枪,还有快慢机刚塞给我的伸缩防暴棍,都卸了下来交给他们俩。然后屁股后面跟了两排穿警服的家伙挺不自在的走出了医院,同时和我一起出去的还有在医院打人的鲨鱼,虽然屠夫他们用钱砸的那些人有点发晕,但警察还是要他到警局去做个笔录。

快慢机他们推着风暴跟在队后,临离开医院的时候又赔给医院一笔钱,虽然院长和那些受伤的人,一幅气愤无比的表情,但挑起的眉梢已经泄露他们的喜色。

其它人送风暴到更好的环境去疗养,快慢机和屠夫两个人跟着警车一起到了警局。在警局门口下了车,看了一眼日本的警察局,边上的楼房看上去都是极前卫和漂亮,相形之下警局成了一副两百年前的衙门的感觉。

进了警局内才感受到日本应有的现代化,如果论起现代化程度欧洲也比不上日本,法国的警局像乡村club,德国的警局则更像难民营,美国的警局就像纹身展示馆。倒是日本的警局整齐的有点不像国家暴力机关似的,着清一色的警服的男男女像一群忙碌工蚁一样穿梭在大厅内。

看着身边被带进带出的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小孩子,似乎日本警局里抓进来的都是未成年的飞车党似的,我身着正装的站在其中感觉很奇怪。不过没有多长时间,我便被带到了个间审问室,那里面只有一张木桌几张椅子,川口和安腾示意我坐到桌子的一边后便带门出去了。

“请问你的姓名?”一个长相清秀的女警和两名身着西装的便衣坐到我面前的桌前,那名女警拿出登记本用熟练的英语对我问道。并又用日语向边上的两名男子解释了一遍,看起来她只是个翻译。

“刑天!”我说道。

“刑天?”那个女人疑惑的重复了一遍,想了下才拼写出我的名字。

“好枪!”两名男子中的一名留平头的男子用手抚摸着桌上我交出来的p7手枪说道:“。45acp口径的p7m7!7是指弹匣容量为7发,p7m7从1983年开始生产,是p7系列中口径最大的一种,但也是数量最少的一种,仅仅生产了6支就停止生产了,现在这世上仅有的6支p7m7都只属hk公司所有。我想你一定很有管道才有可能搞到这把枪。”

“一点点。”我没有理由告诉他,这把枪是当年试验的模具,由公子哥高价买回,天才重新铸造的。

“你的国籍是中国?”那名女子没有打断我们的谈话,翻着我的护照在那里登记记录,写了几行后,突然抬起头望了我一眼说道。

“是的。中国!”我从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鄙视。

“怪不得!中国人最爱犯罪。”那个女人口中喃喃的念道,低下头又去写东西。两名便衣听到我是中国人后,也表情不自然起来,原来一脸的崇拜顿时不见了,剩下的是就是两个高抬的下巴和四只斜撇的眼睛。

“你为什么要杀死田中志雄?”那个女人用冷漠的语气质问道。

“田中志雄?”我第一次听道这个名字,不禁重复了一遍。

“被你杀死的男子,名字叫田中志雄。”便衣中的一位扔给我一个档案夹,我打开一看,这个家伙不光是日本空降特种突击队的退伍兵那么简单,身上背着不少命案,但没有证据成了悬案,看起来这家伙也有黑帮背景,应该是个低纸杀手。

“因为他是杀手,并要杀掉我的雇主。”面前的女人说话就像我是故意谋杀那个死鬼似的。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杀手并危险你的雇主吗?”女人就像个法官,说话的感觉越来越不对了。

“当时他拔出枪对准我的雇主,很多人都看到了……”我知道在日本人心目中仍记恨,不!应该说是憎恨中国人。如果以前我可能已经捏死这个女人了,但在看多了世界上各种民族和种族的残杀后,我已经对这种无言的侮辱,看的没有以前那么重了,只要她不要太过分。我仍很合作的将发生的事情,按队长编的版本叙述了一遍。

三个人在那里低声用日语交谈起来,因为他们以为我不懂日语,所以没有避讳我声音还挺大。我很清楚的听到那个女人说:“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死的是一名日本军人,我们应该慎重处理。”

“我们调查过其它证人,都证明这个家伙说的是实情。”

“可是不管是不是实情,我们都不能放他走,因为这件事影响太大了,所有的媒体都在关注我们。如果我们立刻放他出去的话,不好向民众交代呀。不如明天开个记者会,把这件事搞清楚再放他走。”

“好吧!”看样子那个女人不只是翻译那么简单。

“但是如果大众知道杀死日本最优秀士兵的是一个中国人,而我们没有做任何事便放他出去的时候,那些掌权的大人物是不会同意的,那些人可是极度仇视中国人的。”另一个便衣说出了心中的顾虑,也引起了另两人的忧虑。三个人看着我皱眉不展的样子,让我觉得很好笑。

正在他们忧郁不决的时候,外面说我的律师到了。我很奇怪怎么会有律师来帮我,等我看到走进来的是天才的时候,我差点笑出声,这家伙不但把一头金发扎了个整齐的马尾,还戴了个金丝眼镜,一身西装提了个皮箱。看上去挺正式的,可是我怎么看他都不像是律师,更像个去交货的黑帮会计。

三个警察和天才交谈了一会,便出去了。天才拉把椅子坐到我身边,不怀好意的坐了起来。

“当事人。我的律师费很贵的哟!”天才说罢撇着嘴笑了起来。

“少费话了,你这身行头,真让人恶心。我什么时候能出去?”我从没见过如此正式的天才,坐在一起很不习惯。他还是一身破t恤看着顺眼。

“明天早上。日本人非要坚持开个记者会才放你走,你知道这是刑事案件,即使你是正当防卫,也有权要求你24小时配合调查。”天才不是学法律的,但被各国政府通辑了几年,就什么都明白了。

“少唬我!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是保镖,不在此列。”我也不是笨蛋,我的行为根本不是防卫过当。

“可是别忘了,有一枪是从背后打进去的,那可不是正当防卫了。日本警察或许办案能力差,但不是白痴!”天才的话让我想起快慢机从背后给那家伙的一枪,没想到这黑锅背的够沉的。

“那好吧!没有问题!”我倒不在乎坐牢,监狱和警察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镇摄作用。其它这种情况非常常见,国家的暴力机关就像门框上的吊着的一把刀,没从下面过的时候,看着心惊胆颤。过了一次没有被划伤,第二次就敢挺胸抬头了。所以进过一次警局,第二次就不会害怕,坐过一次牢房,第二次就不慌张。这就是为什么会有惯犯这一说了,何况是我这种亡命徒呢。

“还有其它的吗?”我看着天才。

“当然,刚才我来的时候,还发生了件事。达芬奇在网上的悬赏提升到100万美金了,今天一下午就发生了五起流氓的攻击事件。那群家伙竟然拿着武士刀就冲过来了。”天才用手比划着说道:“没想到100万美金的魅力有这么大!”

“结果呢?”我明知结果,但仍不禁问了一句。

“结果就是我陪着警察把他们送到了这里,当然重伤的大部分去医院了。”天才做了个那是一群傻瓜的表情。

“嗯!”我想了想,好奇的问道:“达芬奇这种级别的杀手,一次任务的酬金有多少?”

“车马全部算上大约50万美金左右吧!看杀什么人了!如果是小布什可能会要上千万,但达芬奇不一定有这个胆子!”天才想了想又接口道:“达芬奇在世界杀手榜上勉强挤进前十,身价并不会高的离谱。”

“那你觉的林家姐弟值多少钱?”我看着天才,发现他今天的脑子反应有点慢。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要用这种白痴的眼神看着我。”天才靠着椅背抽出一颗万宝路,又对我让了让,我没有接受,因为他吸的是真正的烟,和我吸的雪茄不同。

“队长也想到这一点了。这是他堂堂正正竖立名声的机会,放谁都不会放过。”天才吸了口烟,吐了个烟圈说道:“狼群迟早有天会被声名所累。”

我没有做声,但心里无法不赞同,如果说达芬奇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接单杀人,那现在下血本就是为了赚名声了。

“最有意思的是,现在世界杀手联系网上有个人,也在放单杀人,目标就是林家姐弟。”天才打开公文包,里面有一个超小型笔记本,接上铱星电话上网打开一个暗语构成的网站指给我看。

我看了一眼,上面是个叫斯达的家伙,放言200万干掉某些人,看来天才和他联系过了,知道这家伙是要干掉林家姐弟。

“你的那个很会喝茶的同胞看来招到不少人呀!而且都是有颜色的家伙。”天才又指着两个出价的名字说:“这两个也是。”

“这应该由队长去问他。”我也好奇林子强到底是干了什么,竟然惹来这么多的仇家。

“那也要等你出来的时候才会知道。”天才看着推门进来的那名女警,打住了话题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如果那时候我才知道,你就拿不到你的律师费了。”我也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天才一拍桌子把那个女警察吓了一跳:“你他妈的还欠我一百五十万的车钱呢。你马子把我费尽心血的车子撞成了一堆废铁,只说了句‘修好它!’就给扔到了我面前,那可是要一大笔钱的!而你现在竟然还想赖我的苦力钱?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转你的帐。”

看着这个身家亿万的财迷,我真不知道他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

“结束了吗?先生们。”那个叫迟赖晶子的女警看着天才激动的样子,试探的问了一句。

“结束了!”天才向她笑了笑,在我站起来的同时迫不待的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道:“林子强在纽约废弃工业区买下一块地皮,要改成居民社区和商业中心,一但建成那里就会多好几个警局,而全城的黑帮犯罪都在那个地带,纽约最大的帮派头目麦克尔。罗特朗的毒品加工厂和黑车修改行全在那一块,一但林子强的买下那块地,他就失业了。那可是每年数十亿美金的收入,这还不包括其它人的妓院和酒吧的收入。”

天才跟在我后面趴在我耳边把所查到的一切都告诉我了,然后满脸希冀的看着我,样子像个想得到糖果的小孩。

“记得要给车打蜡。”我掏出支票本,签了名张空白的给他。

“你放心吧!”天才拿着支票使劲亲了一口:“要不我给你们两人一人造一辆。装上防弹玻璃和7.62毫米加特林机炮,就像詹姆士。邦德一样。”

刚拿到支票,天才就转动他的脑子开始尽一切可能的从我身上榨取更多的油水。

“天才。我们不会开着它打仗的。”我摇摇头笑道。

“那说不准有人想干掉你和redback呀!想想林家姐弟和风暴,自己不当回事,也要替你的小婊子想想呀。”天才口舌好的像个政治家。

“随你吧!”我没有和他争下去的打算,因为前面已经到了暂时羁押室。这里关的都是刚抓进来的,还没有审问录口供的嫌疑人。快慢机和屠夫就在门口等着,似乎已经知道这个结果了。

“享受一下监狱生活吧!”屠夫从口袋内拿出盒雪茄塞进了我的口袋内。

“如果福利好,我就不出去了!”我笑了笑没理他。隔着铁门向里面张望了一眼,发现里面还真关了不少人,过道旁两排六间羁押室,五间都关满了人,右侧最里面一间里应该是天才送进来的流氓,因为他们没有一个能站着的,全都瘫在地板上。另两间关的是飞车少年,一群小家伙在那里像开party一样,叫嚣个不停。左侧第一间里关着的是几个女人,满身是血,不知是干了什么刺激的事被抓进来,最后一间是五名纹身大汉光着膀子席地而坐,正向我这边看着。唯有中间的那一间中关着一个青年男子,满身血污,鼻青脸肿的靠着墙坐在那里捂着肚子不停的伸呤。但没有人理他,不时还有警察路过提犯人的时候还会嘲笑他几句,不知是什么人。

一个长着大驴脸、眯眯眼的警察手按腰侧的警棍走了出来,对着前面的女警一阵鞠躬,恭敬的说道:“署长,晚上好。什么犯人还劳您大驾亲自送来?”

“横田群。在法院没有定罪前,任何人都是没有罪的。我们不能用有色的眼光给他们定罪,这是不被允许的。”女警察强力的批评那个叫横田的男人,样子就像在教训自己家的狗。

“是!是!”横天不停的鞠躬认错,一面说一面接过迟赖晶子手中的卷宗看了起来。

“又是个中国人?”横田意外的仰头看了我一眼,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说道。

“没错。又是个中国人,日本安全的隐患。”女警察故意笑着仰头看着我,边点头微笑边骂道,她仍以为我不会讲日语。

“就是。跑到日本的中国人都是强盗。他们来这里淘金来了……”横田看迟赖晶子敢骂我,就以为我和后面的屠夫他们都听不懂日语,也放心的口不择言起来,不过对着我们的时候还是一副恭敬有加的表情。

他们两个的样子看上去特滑稽,后面的快慢机和屠夫不可思仪的相视无语,有点看到怪物的表情,估计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人,不过两个人仍未作声,抱着臂膀站在后面看笑话。

等到横田把我领进铁门后,我才扭过头对着铁门外的天才用日语说道:“明天早上让redback给我送套衣服过来,这套已经脏的不能穿了。”

天才意外的扬扬眉,看了看边上的横田和迟赖晶子顿时变的无比尴尬的脸色,也顽皮的用日语说道:“三宅一生如何?”

“你知道我不用日本东西的,不上档次!”我笑了笑说道:“i(卡勒塞尼)都好!”

“拜托!”天才叫了起来:“那可是订做西服,没有现成品的。再说日本有分店吗?”

背后的屠夫和快慢机都笑了起来,他们都知道我是在刺激边上的两个日本人,屠夫也笑了笑加入了进来:“日本人也是很有钱的,可能会这个岛上开分店吧?”

“美死他们!日本有多少人愿意最便宜也要4000美金做一身西服?而且全世界一年只接受700套订单,怎么可能在这屁大的地方开分店?”天才倒底是收了我的支票,十分配合的损起日本人。

&ani(乔治奥。阿玛尼)凑合着穿吧。”我扯了扯身上的全是深色血迹的西服说道:“明天让她早点过来。”

然后摇着头自言自语道:“东京这穷乡僻壤,连买件合身的衣服都这么难。”

边上的迟赖晶子听不下去了,冷笑的指着只关有一个年轻的男子的羁押室说道:“把他和他的中国老乡给关到一起去,让他们联系一下感情吧。”

本来我刚才说话的时候,边上的铁栅栏后面就不断的传来怒骂声,那些感觉到受了侮辱的日本人,摇着栅栏的铁棍不停的叫道:“混蛋!出去喝几年洋墨水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吧?老子非要替你爸管教教你……”

可是等迟赖晶子的话音一落,声浪窜起不止一倍,连那些女人都骂了起来:“支那杂种!竟然来我们日本撒野!老子非要杀了你!劈开你的脑壳喂狗!支那的穷光弹也配穿西服?当年皇军怎么没把他们这些下等人都杀光,把他关到我这里,我要杀了他……”

迟赖晶子看自己的目的达到了,笑的非常甜蜜的说道:“刑天君!希望你能有个愉快的夜晚。”说完扭头走了,横田仰着头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道:“支那小子,你还挺会说话,没有关系,夜还长,我们慢慢玩!”

说完,想把我推进打开的铁栏,可是推了两下没有推动我,看着壮如山的个头,掏出警棍顶顶帽沿说道:“进不进去?”

我一把夺过他的警棍,轻松的窝成园,打了个结扔给他。然后笑了笑,走进了那个十砰见方的小牢笼中。坐到了那个年青人身边,望着横田捧着打结的警棍发傻的样子开心的笑了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