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七十四章赌约挑战

第七十四章赌约挑战

本书:狼群  |  字数:8022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我一把抓住那只手,猛的转回身一手肘砸在那个家伙的面门上,感觉像是戳进了一个洞内。om仔细一看,我的肘部正砸在那家伙的仁中上,将他正面的门牙全都砸掉了,整个肘部都捣进了他的嘴里。口水混血沫沾了我一衣服。

因为我动作很小,看上去就像我们两个无意中碰了一下似的,不过我的力量不是他能承受的,所以直接给他砸倒在地板上了。这时候,借着昏暗的灯光我才看清楚,倒在地上的是一个十**的男孩,虽然受创甚剧,但他似乎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躺在地上仍不停的晃动脑袋,血水顺着下巴淌了一下。

原来是个瘾君子!我松了口气。边上的大熊看到地上的家伙,对着我摆了个“不用这样吧!?”的表情。我对他耸耸肩没说话,谁让他好死不死的摸到我的枪,算他命不好了!

舞池里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地上躺了个人,仍然迷迷糊糊的在那里摇来摆去的,我和大熊站在人群中好像置身去大海一样,顺着人流运动的趋势不由自主的晃动。

林家姐弟因为药效发作,在那里疯狂的摇动。有几个男生趁机便把手伸进她们的衣服里上下其手,三姐妹也没有人发觉做出正常的反应。如果不是因为我们这几个保镖在场,估计她们已经被带进包房“劈腿”了。

就在我为身边缭绕的烟雾呛得鼻子发酸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看到redback从大门外走了进来。一副紧身皮装的打扮看得两侧的小混混们口水直流。

以我和大熊的身高,站在舞池里还是格外显眼的,不用人指点redback就看到我了。伴着节奏晃动着肢体,没两步她就挤到了我的身边,从背后抱着我的腰在我耳边咬耳朵道:“教会那群老东西,没见他们的时候还挺想他们的。见了面就唠叨,烦死我了!”

说着把手伸进了西装,用指尖轻刮*,一阵强烈的快感传来激的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别闹!我在工作!”我赶紧把“恶魔之手”推开,整理衣服红着脸说道。

“怕什么?莫非……这样你就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了?你也太逊了吧!”redback像只八爪鱼紧紧的缠住了我,不停的在我身上抚摸开来。

经她一说,我也没折了,只好站在那里任她上下其手。我所能做的只有调整自己的情绪,忽略身上传来的感觉,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不远处的林家姐弟身上。不一会,我就完全感觉不到redbakc的“骚扰”,进入了眼中只有目标的神驰状态。redback看我进入了状态,便也觉得再闹下去索然无味了,便罢手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

于是便被她发现躺在边上的那个家伙,好死不死的那个鬼还伸出一只手抓住了redback的脚踝,对于常年处于战头状度的人,总是有些绝对忌讳的地方,如:背后不能站人,不能被人瞄脖梗等。我最讨厌有陌生人盯着我喉部的伤口看,而redback有个奇怪的毛病就是讨厌别人摸他的脚踝。当然,我除外!似乎她认为这是女人最隐晦的部位,每次在*时,只要我一握住她的脚踝,她就会兴奋的混身颤抖。但如果是陌生人摸到她的脚踝……

看到那家伙握住redback的脚踝时,我就知道坏事了。结果还没来得及拉住她,那家伙已经被redback给踢飞了起来,在空中飞出去三米多远,砸到了一大片人才停住。这一下全场的人都从迷幻中醒过来了,舞池内一下就冷场了。数百人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蹲在那里擦脚踝的redback都愣住了,连林家姐弟也傻了眼,看着我们几个保镖不知如何是好。

着看被redback的高跟脚踢烂脸的家伙,我知道绝对不会简单就完了。果然,一阵喧哗后一票男男女女从座席区涌了过来,三四十个人把我们几个围在了中间,而林家姐弟的保镖和朋友看到势不对,也挤到了舞池中间,上百号人凑在一起嚷了起来。

一个满头黄毛,眼皮上打了个眉环的家伙,嚼着口香糖挤到人群最前面,看了一眼地上晕过去的同伴,对着林家姐弟用半生不熟的国语叫了起来:“林晓晓。你假臭屁哟!带上几个保镖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是不是?”

“郭兴,你说什么?关你屁事。”身后林家姐妹的朋友中马上就有人反唇相讥。台湾人骂人的话确实比较“朴实”,骂来骂去就是那么两句“干!”、“干你娘!”、“叭小!”什么的。一堆台语我也听不懂,只能冷冷的站在那里看着事情的发展,到是身边的那群保全都紧张的跟世界大战一样。

“关我屁事?这是我老大的弟弟,你说关不关我事?敢打我老大的弟弟,干你娘!给你死!”说着那个叫郭兴的带着几个家伙便冲了过来,几个保镖敢紧上去拦住了他们,结果被他们劈头盖脸的一阵猛揍,这群猪又不敢还手,结果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还不能后退,看上去挺可怜的。

“别打了!”林家老大,林晓幽尖叫一声,高分贝的声音的杀伤力,马上止住了那群小混混的攻势。一群保镖这时才狼狈的退了下来,一个个鼻嘴淌血的站在那里喘粗气。我趁机拉过一个低声问:“为什么不还手?”

“还手?这个俱乐部里全是大公司的二世祖,政府要员的公子,黑社会的大哥。这个叫郭兴的是台湾第一帮-竹联帮的头马,都是不能得罪的家伙。会给你小鞋穿的!”一个被打的超惨的家伙一边擦着嘴角的血迹一边无奈的解释道。

“噢!”我明白了,原来这里就是上层社会的交际场所,怪不得这么多人吸贩毒什么的,都没有人来管。

“这个人不是我的保镖打的。是那个女人打的,她和我们不是一路的!郭兴在我面前还没有你猖狂的份!”林晓幽指着redback说道,眼神中掺带着许多复杂的成分。

redback的个子本来就高,穿上高跟鞋都快185了,站在那里绝对是鹤立鸡群。魔鬼身材和那一头白金发下的绝世容颜,本来就是全舞厅的焦点,再经林晓幽这么一说更是万众瞩目。我这时也才注意到她今天竟然还化了妆,淡金色的暗妆把她的诱惑度又提升了一倍。

“操!搞得这么风骚干什么?”我不自觉的低声嘀咕了一句。没想到竟被redback听到了,她撇过头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给我,身后的保镖有几个人都被她电的魂飞天外了。边上的大熊看到这一幕不禁大笑了起来,整的我尴尬的不得了。

“哟!你还向外推?以为我没有看到?这个女人和你的保镖有一腿,刚才像个妓女一样挂在他身上摸了半天,你以为我们都是瞎子吗?”那个不知死活的郭兴指着我话音末落,便被redback一个高压腿踏在了脸上,直接给踩到了地板上。这一次我才看清楚,那时我哥在中俄边境给我那一脚有多cool.她的脚提到耳边,轮圆了由上向下砸在那家伙脸上,身上的其它部分都没有动。动作干脆利落!十公分高的脚跟深陷在郭兴的脸颊内,插得他连痛都叫不出来。一个女人脚下踩着一个男人脸的造型,确实有些淫糜。

“打我!女王!”我边上有个家伙竟然偷偷的来了这么一句,差点把我笑死。看来redback还挺有魅力的嘛!

“让我替你妈管教管教你!”redback用鞋跟在他脸上使劲转了两圈。那家伙便像杀猪一样惨叫了起来。我害怕redback一时收不住手再搞出人命来,就赶忙把她拉到了怀里。

“这里不是非洲!”我用手指一扣她的脉门,redback马上全身酸软的躺倒在我怀里。不过眼睛却瞪的大大的对着我喷火,眼神分明在告诉我:敢打我?你死定了!估计这事完了,回到饭店一定够我受的。

“哟!这不是林家姐弟嘛!上回的照顾我的pub,怎么这回又帮我管教小弟,你们好像很闲哟!”正当我为回去怎么搞定这家伙发愁的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原本包围的水泄不通的人墙立刻让出一条路来,一个穿着粉上衣,蛇皮裤的家伙叼着根烟走了进来,怀里搂着人长相不错的女人。他人一走近就闻到一股*那种酸酸的腥臭气,再看看他怀里女人零乱的衣衫,任谁都能猜出他刚才在做什么爱做的事。

“哟!这不是孙大公子吗?”林晓晓也阴阳怪气的用手在鼻子前扇了两下说:“我说林大公子,你几天没有洗澡了?怎么身上一股尿骚气呀?”

“bitch(婊子)!你说什么?”那个姓孙的男子推开身边的女人,挺胸伸手便要过来抓林晓晓的衣领。因为他比较有身分所以了解情况的保镖就比较退缩,眼看他就要抓到林晓晓了,我和大熊就看不下去,我抬脚就要把他踢飞,不过大熊先一步抢在我的面前,挡下了我的攻击,因为他知道我手脚比较没有尺度,如果这一脚踏实了,这家伙不死也半残。

“先生,对不起。请退后!”大熊2米15的个头,站在他的面前像座山一样,不用动手就吓得他不敢动手了。只敢退到远处指着大熊的鼻子在那里骂,他说的是台语也不知他骂的是什么,好脾气的大熊也没有生气,只是站在那里定定看着他,像看一个傻瓜一样。

“林晓峰,干你娘!是男人你不要躲在保镖后面。有本事你出来……”姓孙的小子在那里叫,可是没有人理他,林晓峰想出去却被他姐姐们给拉住了。

于是两帮人就在那里对骂,越骂凑的越近,然后就开始伸手互推,最后升级到动手撕打。一时间舞厅里便碎裂声、叫骂声、惨叫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舞厅的保安上来劝阻也都被打的鼻脸肿。

正在乱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嗖”的一声,一个酒瓶从侧面飞地过来,正砸在两帮人中间,一个倒霉的家伙没有躲开,被正好k到脑袋。“啪!”的一声被砸翻在地,边上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向酒瓶飞来的方向看去。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人胖到走路都看不出弯膝盖的程度,脸就像个包子一样,五官挤在一起。脖子里挂了条狗链一样粗细的金项链,双手戴满了戒指,看上去像个珠宝商人一样。

他另一只还拿着一瓶酒没有丢出来,满脸努气的走了过来。两边人看到他都闭嘴向后退去,边上看热闹的也让出一条路让他“挪”了过来。

他走到两帮人中间,一张嘴先吐了口槟榔汁,然后操着一口台湾国语就开骂了:“孙风,你小子翅膀硬了,竟然敢在我的店里打架。分明是不将我放在眼里嘛!”

“不是!不是!蒋叔叔……我怎么敢?事情是他们先挑起的……”孙风敢忙向这个胖子道歉,看样子这个胖子的身份地位不低,不然也罩不住这样的场所。

“不要和我说这些,我不想听原因,我只看到了结果是我的店被你们搞得一塌糊涂。他们还小情有可原,你这么大了……不知道这是我的店吗?这店你老爸是有份的,月底一结帐就知道你在这里干的好事了。到时候我可没办法给你说好话哟!”胖子言词锐利的将孙风的解释给堵在了口里。

“所有损失我赔偿,对不起!蒋叔叔。这都是我们的错,给您添麻烦了!”身后的将家大小姐穿过人墙来到胖子身边,恭敬的给姓蒋的胖子鞠了个躬说道。

“晓幽!你爸爸和我也是老相识了,赔偿是不用了,可是女孩子在外面打架,如果被记者给看到的话,对你父亲的名声多不好呀!你说是不是?你们双方算是卖我个面子,这件事就先放放……”蒋胖子用头摸了摸将晓幽的头顶,挤在一起的五官搞出一个仿佛很慈详的笑容,看着别提多别扭了。

“对不起!蒋叔叔。”

“对不起……”两边的人都开始道歉,充分的表明了这个胖子有多吃的开,能把这群二世祖吃的死死的,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无意中扫了一眼肇事者redback,竟然发现她根本没有关注场中的事情,在那里专心的擦脚踝,仿佛发生的事情都和无关一样,根本没有一点肇事者的愧疚感。

店主一出现后,原来马上就要爆发的争斗就被压制了,可是两群人各自回座后,仍然坐在那里对眼,互相指指点点的低语,整个club中都充满了危险的因素,原来糜烂的感觉中加入了一丝刺激的成份,本以为会冷场的我在看到更加疯狂的人群,真的是大感意外,看来台湾人也很疯狂的。

坐下后,林家姐妹就叫我过去询问redback是怎么回事,结果还没开口对面的那群人就传过来一张纸条。

因为昏暗的酒吧的笔都是莹光的,所以我不用低头就能看清纸上写的什么。上面的字很简单:咱们的事没完,有本事挑车!

我好奇的抬头一看,对面的孙风已经带着手下的那票人走出了club,离开时眼睛一直在盯着这个方向,满含挑衅的眼神仿佛在说:有本事就跟过来!

这边林家姐弟马上就有反应了,一票人也站了起来想要跟上去。可是边上的管家和大熊就拦住了她们。大熊是一个比较稳重的人,所以在这件事发生的时候一直保持冷静的看着,我不知道做保镖的规矩可是他懂,他明白虽然林家姐弟似乎和孙风以前就有地节,但这一次冲突的发生,责任在我们这一边,如果追出去再发生什么事,狼群就难辞其咎了。于是他便想劝阻,但林家姐弟根本没有给他出声的机会,直接伸出手示意他不要出声。

林晓幽对着大熊和管家说:“你们不要干涉我们的私事,和孙风的事迟早要有个结果,不管今天的事谁先挑起的,都随了我们两方的意识,你们都不用负责。”

“这不行,不管你怎么说,我们都不可能让你们去和他们飚车的,因为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狼群接了你们林家的case,如果你们出了什么事,无论你让不让我们负责,狼群都会颜面扫地。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大熊是一个极重荣誉的人,是个非常单纯的军人。

“你们不就是一群保镖吗?什么颜面扫地?你们也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吧!根本没有人会在乎你们了。让开!我们不能让那个流氓看轻我们林家,这才是关系我们林家荣誉的大事。”林晓峰很有主人的感觉的在站在那里讲。话一说完就被redback用一根手指给顶回了沙发上。

“荣誉值几个钱?”天才看上去仍然挺high的在那里说道:“就你那开车的臭水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放屁,我可是职业车手!”林晓峰像被人踩了舌头一样口齿不睛的跳了起来。

“那我怎么没在f1里见过你?”底火端着杯香槟踱了过来。

“f1???”听了底火的话,不光林晓峰吃惊,连我都吓了一跳。

“你赛过f1?”我好奇死了,底火开车不错,但绝对想不到他参加过f1.“赛过两场,因为非法改装车辆被禁赛了!”底火表情怨恨的瞪了天才一眼,天才收到他的眼神马上辩解道:“你不把车借给别人用,谁会查出我改过那车?那家伙开车就不行嘛,还敢开我的车,撞死他活该!害我赔了一辆车,都是我的心血呀!”

我们几个都不说话了,原来如此!没把你抓起来就算你跑得快了。

“不要说了!你们是保镖,只要保护我们不被杀手袭击就可以了,至于我们做什么,你们就不用管了!”林晓峰打断我们的交谈,抓着车钥匙冲了出去。其它人也敢紧跟着出来,结果一出门就看到,外面的大道上停满了跑车,各种各样的车子看得人眼花缭乱的,不得不承认台湾有钱人确实有钱厉害。

孙风这时候坐在一辆lotus(莲花)m250路车中,车子已经打着了,一群人正在等孙家这票人出来。看到孙晓峰和我们出来,孙风把手中的烟蒂弹飞,喷着满嘴烟气向孙晓幽说:“赌一把敢不敢?”

“赌什么?”林晓峰的朋友们把车子都开了过来,小猫他们也把我们的车开了过来后,林晓峰看了一眼孙风的lotus(莲花)m250笑了笑说道。

“那小子要吃亏!”天才凑到我们耳边说道。

“为什么?”一群人看了眼鼻孔里插大麻烟的天才问道。

“从原产性能上看lotusm250的极速只有250公里/小时、从0-96公里就要5.0秒,最一款很差劲的车。他们四姐弟的任何一款车都能轻松的将它比下去,可是这款车被高手改装过,只是用了m250的车架和底盘,发动机不是原产的,功率和扭矩最少达到了400bhp/8500rpm,385nm/4750rpm,加上莲花车在气流动力方面可谓炉火纯青,m250的车体和底盘又是其中很完美的一款,所以整车的性能又提升了约5%-10%,只要它有个好的驾驶员,这四个小家伙就等着输的脱裤子吧!”天才眼光迷离的说着,他的样子让我们对他给出的信息大打折扣。

我只知道扭矩对于一部汽车的意义,在于它的起步加速,扭矩愈大、出现的转速愈低,这部车的起步加速就会愈快。扭矩越大的车,0-100米的加速时间就会越少,在山路上行驶,这样的车爬坡过弯的表现就会很出众,汽车的反应力就会很好。至于马力,它的意义在于推进汽车的极速表现,马力愈大、发动机的转速愈高,它的加速就会比较强、就有可能跑出更高的极速。其它的也就是会修一点常见毛病而已,根本不知他不开车盖,怎么得来这些信息的。

“你怎么知道的?”大熊问道。

“听!提示就在空中!”天才用手指向耳边一点说:“如果你闭着也能折喷气式发动机,那还有什么能难倒你呢?”停了一下后说道:“火箭助推器我还没有折过!有机会搞一搞……”

我们不得不给天才写个服字,这家伙真不愧他天才的绰号。据说像他这种天才世界上还有不少,我想就是这种人在推动世界的进步吧!

“赌那个女人!”车中的孙风用手一点,指的竟然是redback:“那个女人够hot,竟敢打我的人,我要她给我吹萧才解恨。”

“……”林晓峰看了一眼redback愣了一下,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redback:“不行!她不是我的人!”

“那以后就不要在台北再出现!孬种!没下面那一根还敢和我呛声。干!!@##¥@#¥#”孙风一口痰吐在林晓峰鲜亮的小牛皮鞋上,用鄙夷的表情骂道。

“我……”林晓峰气得脸色发白,指着孙风声音发抖的说不出话,他是从小就是天之娇子,根本没有敢骂他,今天被可算被孙风把十几年缺的“课”都补上了。

“赌了!”林晓峰一气之下竟然接腔,这家伙竟然傻到这种地步,他以为他是谁?上帝吗?

“好!爽快!”孙风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表情,淫笑着对e!嘿嘿!”

“我可没有把自己交给别人主掌命运的习惯!”redback从背后一把将林晓峰扔在一边,自己走到了车边对着孙风说道。

“哟!小妞。你会说国语哟。那敢情好,我还为听你用英语呻吟感到遗憾呢!”孙风无比**的调戏redback,而redback竟然没有生气让我很吃惊,如果是以往她就爆发了,这家伙绝对活不过半分钟,她的表现让我有种阴谋的感觉。

“那没有什么!我还会说日语,法语,俄语,阿拉伯语等十国语言哟,你想不想听我用它呻吟呀?”redback的语一出口,我差点没吐血,虽然我们两个没有规定一定要忠于对方,但她做为一个天主教徒在淫戒这一点上做的还是比较传统的。如今我这个情人还在场就和别的男人公然**,也太过份了吧!

我有点气就想上去把redback拉开,再把孙风那张贱脸撕烂。不过被小猫给拉隹了,她向我挤了挤眼不让我上去,看样子redback这样做是有“内容”了。虽然还是有点气,但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好奇,想看看这个小妖女想干什么。于是我就忍住了冲上去的冲动,我总算知道为什么男人戴绿帽会那么生气了,我这只是演戏就这么难过,何况是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呢?我这时才发现在原来我骨子里还是很“莎猪”的。

“想呀!有条件吗?”孙风饶有兴趣的看着redback蓝色的大眼睛,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有呀!只要你开车能赢过我!”redback挑着眉看着他说道。

“这有什么问题?说话要算数呀?”孙风像是拾到宝一样的开心,仿佛已经看到redback脱光衣服躺在床上等他似的。猴急的就答应了。我有点皱眉,我坐过redback开的车,她简直是个疯子,开车都不喜欢走直线的,常从人家花园碾过去,还开怀的大笑,所以一般出去开车都是我。她和人赌这么大能行吗?我对此不确定。

“我输了给你吹萧,你输了呢?”redback做了个天真的表情,孙风眼珠都掉出来了,连忙说道:“随你定呀!”

“真的吗?”redback现在的样子,只有在拧我的时候才会出现,通常结果就是我身上多出一块块凄惨的淤青。我觉得孙风绝不会是留下淤青这么简单。

“当然!”孙风拍着胸脯保证道:“这么多人都看着,如果我不承认,还能在台湾混吗?不过我是不会输的。”孙风信心满满的看着redback,像看一件自己的收藏品一样。

“好的!如果你输了!我要你给他们吹萧!并和他们同居半年。”redback指着林家姐弟朋友中的几个gay说道。

“什么?”孙风脸色一下就变得像吃了死苍蝇一样的恶心,估计他本来以为redback会要钱,要物什么的。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种条件,想到自己要给一群男人*,那个样子都快要吐了。我和大熊,天才,底火都笑得快坐地上了,这个redback真会整人,这种恶心事也亏她想的到。

“怎么?不敢?”redback的表情马上变成了鄙夷的样子,抬着下巴都不用正眼看他。那样子要多气人就多气人!孙风是个极爱面子的人,马上就受不了,抢着叫道:“谁说我不敢!who怕who呀?来!洗净嘴等着吧!”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