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六十六章冰天雪地(2 )

第六十六章冰天雪地(2 )

本书:狼群  |  字数:8502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听着脚下积雪被压实“嘎吱”声,我们两队人马艰难的向山谷深处的共青村走着,狼群和安全局特种兵中心的20人在第一队,俄军第42师的100多人成第二队跟着我们后面。om

今天是3月14号,共青村战争已经开始一周了,希望我们赶到那里的时候战争还没有结束。

看着边上冻得鼻子像要滴血似的俄国人,我习惯性的打量了一下他们的装备,斯捷奇金aps冲锋手枪,l96a1(awp或g22)狙击步枪,svu战术步枪,加挂战术配件的ak-74和ak-74u短突击步枪。rpk-74n轻机枪,6h-30榴弹发射器,rpg-18和rpg7v火箭筒。

“你们不是一般特种部队吧?”我对边上一个刚才聊过两句的大胡子问道,其实我是非常肯定的,因为他们身上的装备都是俄国常备武器中最先进,最好的!把54师的大兵比得像拾破烂的乞丐。

边上听到我说话的人都惊奇的扭过头看着我,那眼神像是在看一只怪物一样。

“怎么了?”我看见连屠夫都满脸诧异的看着我,有点纳闷了:“怎么回事?难道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你不知道什么叫俄罗斯安全局特种兵中心吗?”叫多拉夫的大胡子一张大圆脸笑的都快挤成包子了。

“不知道!”我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

“听说过信号旗吗?”边上一个拿svdk狙击枪的家伙,拉开衣袖露出手腕上的盾形纹身。

“听说过。”

“那阿尔法呢?”边上别一个抱着轻机枪的家伙,一脸讥笑的神情。

“听说过,那不都是反恐部队吗?不是被叶利钦解散了吗?”我也在报纸上看过这个消息后,就没有再关注过这两只部队了。

20多人的小队听到我的话,脸上都露出了咬牙切齿的神情,很多人骂了起来,我对俄语中骂人的部队掌握的不好,听不懂他们骂什么。

“阿尔法和信号旗于1999年合并,组建成俄罗斯安全局特种兵中心,现在阿尔法叫a局,信号旗叫b局。”俄军带队的两个小队长中的一位向我解释道。

“那你们是哪个局?”我没想到身边这些看上去和普通士兵没有什么两样的家伙,竟然是声名显赫的信号旗和阿尔法。

“两个局的都有,现在战事混乱,我们a局排到这里人都出动了,出这次任务的只有7个人,所以把b局的兄弟调上来了。”那个队长排了排身边的大汉笑道。

“怪不得呢!我说你们的装备怎么这么好!”我指了指他们手里的家伙说道:“你们怎么不用俄产的狙击枪?”

“我们国家的svd狙击枪,过了400米就打不准了。所以,我们都用英国货!”一个狙击手抱着l96a1无奈的说道:“不过我们还是比不过你们狼群呀!看看你们手里的东西。psg-1,.世界上最好的狙击枪你们都弄全了。”

“没事,你等退伍了。也可能加入佣兵呀。”我抚摸着冰冷的枪管,苦笑了一下。

“等我退了役都40了。还能混几年呀?哈哈!”那个队长豪迈的笑声,透着他豁达的性格:“卡烈金。曾格聂夫!”他对我伸出了大手。

“呵呵!刑天!”握着他厚实的大手我也笑了笑,不过笑声中却透着凄凉。

一群人正说说笑的前进时,从对面的山坡上冒出几个平民打扮的人,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架着枪看着他们,那群人中有男有女有十几人,背着大包小包的看起来是逃难的。看到我们这些军人后,先是一惊,然后扭头就要跑,身上的俄军向天鸣了两枪,对着他们喊起话来。

有两个士兵端着枪追过去,可是还没刚跑上山头就看见其中一个,脚上踩出的雪坑中“咚”一下冒出一阵烟火,那个士兵的小腿直接被炸飞了,惨叫一声身子一歪栽倒在雪中,可是,刚一碰地就又被炸成两段飞了几来,破粉的肉块散落在边上雪地上,又引起一连串爆炸。

“雷区!别动!”队长和俄军的带队卡烈金一起大叫道,一瞬间所有人都像石像一样僵住了。

“快慢机!放到一个!别让他们跑了!”队长叫道。

“砰!”一声枪响,那群人中跑在最前面的男人被快慢机一枪放倒。边上的卡烈金大叫道:“再跑就把你们全打死!”同时,背后的士兵也架好机枪对着峰线一阵扫射,切断了他们逃跑的路线。

除了一个女人疯狂地扑到那个男人身上痛苦起来外,其它人都举起手站在原地不动了,这时才看清他们中不少人手里都拿着ak突击步枪。

“过来!”卡烈金端着枪指着一个五十多岁带小帽的男人大叫道:“不然打死你们!”

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边上的家人又看了一下架着的机枪,无奈的向身边人说了两句便拐弯抹角的向我们走了过来。刚才跑上去的两个士兵一个炸死了,一个站在雪地上像个傻子一样,向脚下埋过脚踝的雪地焦急地扫视,却又不能动弹生怕一不小心触动地雷。

“这条路线不是上山的队伍已经走过了吗?怎么还有雷区?地图上也没有标呀!”恶魔不住的打量四周,要是身边一边雪白,什么也看不到。

“嗤!”先锋在空气中深引了一口气,肯定道:“ПФm-1防步兵地雷。”

边上信号旗的带队,惊讶地看了一眼先锋:“你怎么知道是”鹦鹉“(ПФm-1的外号)?”

“空气中都是液体**的味道,你没有闻到吗?”先锋指了指空中说道。

“……”边上的狼群的人都开始学着在空中吸来吸去的,而俄军则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们。

不一回,那个男子七绕八扭的差三十米就要走到了我们面前了。

“站住!”卡烈金用枪示意他站住:“打开衣服!”

我莫明奇妙的看着卡烈金,边上的战士解释道:“怕人体炸弹!”

“噢!”我明白了,我还真没遇到过人体炸弹。还真想看看人体炸弹长什么样子。

那个男子一件一件的开始脱衣服,不一会就脱得只剩一件内衣了,瑟缩地抱着肩膀看着这边。零下三十度任谁脱光衣服都受不了。我都替他冷。

“好了!过来吧!”卡烈金又人让他原地转了一圈才开恩让他穿衣过来,等他走到近前的时候,才看见他脸都冻紫了。即使穿好了衣服仍不停的打颤。

“你是哪的人?”卡烈金开始盘问那个人。而我就问边上的先锋:“怎么没有人去探雷?”

“ΠΦm-1防步兵地雷(子弹),塑料雷壳,雷体的下半部装有液体**,中间系延期保险装置和起爆系统。所以用金属控雷器也不好找,我们这类小队人马费劲排雷还不如退回去绕路呢!”说完扭头看了一眼已经被风雪覆盖的来时路,又无奈的耸耸肩:“看来无路可退了!”

“这条路不是干净的吗?怎么又跑出雷区了?”看着后面像上了弦一样精神紧绷的士兵,我奇怪道。

“ΠΦm-1是一种由直升机布撒的爆破型防步兵地雷,也可用240毫米迫击炮弹发射,发射距离12~15千米。估计就是用迫击炮布的雷。”先锋说道:“又快又有效。”

“看来有人在我们之前上山了!”队长看了一眼炸成两段的士兵尸身说道:“可能是阿卜。瓦立德的”圣战者“武装。”

“圣战者?没想到‘基地’组织也参进来了!”全能在边上笑道,这家伙上次在刚果重伤,躺了快一年才下床,结果听说要来车臣,屁股上像长疮了一样,怎么也坐不住了非要跟来。

“有点共产国际的意思!”精英提着他的m4靠了上来。而恶魔他们已经去替换那些外围警戒的大兵,这么冷的天在雪地上站一会就全身冰凉了,所以换班很勤!

“是伊斯兰国际!”扳机一脸讥笑的说道:“伊斯兰教的家伙都吹饱了没事干,倒处乱扔炸弹!一群无家可归的恐怖分子!”

我看着扳机总觉得这家伙很奇怪,做为一名佣兵的是非观是很模糊的,对于战争的体会也和大众不同,什么恐怖分子呀,什么正义行动呀,对我们来说都是屁话。可是扳机总是很有政治观念。开始我以为他是美国来的所以比较有民主观念,可是时间长了我发现巴克兄弟和队人他们都和他不一样……真是奇怪!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卡烈金拿着枪走了回来,凑到队长边上说道:“这里的雷区应该是前天才布的,现在大雪把所有的雷都埋住了,根本没有办法控测,这些人是从共青村下来的,这个家伙在前两天上去接家人的时候,刚好看到他们布雷所以知道布雷区域。我们可以让他带我们上去。”和队长说完后便对下面的士兵说:“没关系,你们可以活动一下,前面才是雷区,不过不要乱跑。上帝才知道有没长翅膀的”鹦鹉“乱飞。”

“操!”一群都快被冻僵的士兵都吁了口气,开始活动腿脚同时咒骂起来。

“他值信赖吗?”看着这个头戴小帽的穆斯林,所有人都在心里画了个问号。看到我们都有些犹豫的眼神,卡烈金无奈道:“这是唯一的办法,军令是天黑前我们要赶到共青村!就是淌着雷也要天黑前赶到。”

整个狼群除了我以为,其它人对他的说法都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看来这就是**和资本主义的差别。虽然都是军令如山,但认同感却不一样。

“那好!我们走吧!”队长同意了。

卡烈金让那个男子的家属都下来,然后,然后留下他一个人给我们带路。这时候,队伍才又开始前进。有了这个人的带路,我们绕起了个大圈子,虽然多走了些路,但却没有人触雷受伤,大家倒觉得挺值的。

看着倒处都一样的山林和雪地我心里很平静,以前上战场还有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可是现在,没有人逼我,屠夫所谓的“债务”我也用得来的本票给还上了。这一次走向战火可以说完全是我自愿的,看着身边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军队,我又升起了好在梦中的感觉,我从没想到我会选择放弃安定的家而投奔沙场。以前在撕杀时候,我总觉得身边的血与火就像只是电影画面一样,不真实!仿佛只是在做梦,也许被一枪打中我就会从梦中惊醒。

可是现在,自从我做出了重回战场的决定后,一切都变的无比的清晰,我很清醒的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在奔向战场,我有可能会被打死,会被炸的血肉横飞。就连吹在脸上的风,枪口散发的金属味都让我感觉无比真实。我知道-梦醒了!

冒着风雪慢慢的走地雪地上,看着队长不住张望的带队人,我心中有一种很不爽的感觉,仿佛自己在走向一个陷阱。

“有点不对头!”快慢机放慢脚步,冻冻的说道,“是呀!一定有什么不对头!”其它人也感觉到不对劲了。

“**!”最前面的先锋一枪托把带队的向导打倒在地,同时大叫道:“雷区!不要动!”

先锋的一声巨吼把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动了,原来整齐的踏雪声“刷”地消失了。所有人都紧张的向四处张望,四周并没有人!大家漫无目的地搜索,也明知道找不到什么,但陷入雷区的恐惧逼迫他们做出什么反应,以便来分散注意力和紧张。

端起瞄准镜跪在地上向四下打量,我很快就明白先锋怎么发现雷区了,因为远处的树木根部有刚被炸过的痕迹,没了树皮包裹的躯干上还有点血迹,看样子是什么动物被地雷给炸死了。

铺满积雪的地面根本看不到藏在下面的地雷,潜藏的威胁像一只巨手扼住了所有人的喉咙。

“jesus(基督耶稣)!真他妈的好运气!一天进两次雷区?”扳机一把拉下头上的防风帽,露出棕黄的头发在雪域丛林中格外显眼。说着推开挡在身上的人群向前面被打倒在地的带队男人走过,被他挤出队伍边线的人,脚刚一踩入平整的雪面便像被电了一样弹了回来。瞪着眼冲着扳机背影骂了起来。

“所有人都闭嘴,从现在起噪音管制!”俄罗斯的军爷们在他们队长的一声巨吼后便齐齐的闭了嘴。场面马上就安静下来了。

透过人群我能看到队前面的扳机正在殴打那位中年人,隐约能听到他正在审问他为什么要把我们带进雷区。其实这不是费话嘛!人家恨你呗!我都懒得再探着脑袋看了,抱着枪把位置让给边上好奇的士兵,我自己走到了最危险的队伍边缘看着雪发起呆来。可是声音还是任性的钻进我的耳中:“你们这群残忍的异教徒,杀死了我唯一的儿子,我们躲到山里你们还不放过我们,又来洗劫整个村庄,炸毁了我们仅存的家。真主至大,真主独一!他必以地狱之火惩罚他子民的敌人!”

“那你先下地狱等我们吧!”扳机拉动枪栓就要打死那个老人。

“扳机!”队长站了出来阻止了扳机,温和的向老人说道:“我们并不是来对付你们村民的,我们只是来对付那些匪徒的。你想错了!能带我们走出这个雷区吗?”

“没有匪徒!你们就是匪徒!”老人激动的控诉着:“整个格罗滋尼都被炸平了,整条街区的人都被炸死了,格雷雅!我的可怜小孙女!我在弹坑旁只找到了一只她的鞋子!她才三岁。是你们!是你们!毁了我所有的一切!我决不放过你们!大雪覆盖了来时的足迹,你们出不去了!哈哈!哈哈哈!”

老人那扭曲的尖叫如同九幽的寒风,在每个人的心底吹结出一层坚冰。冻的所有人都不由自的颤抖起来。正在队长阻挡扳机再一次抡枪殴打老人时,那个老人突然一下子从地面上弹跳而起,顺着侧面的山坡向下疯狂的奔去,怕触雷所有人都不敢去追他。

“快慢机!”“尼索夫!”队长和卡烈金同时喊出了各自队伍的狙击手的名字:“腿部!”

快慢机刚架好枪瞄准,还没来得及抠动扳机,“轰!”的一声,前面洁白的雪地上爆开一朵巨大的火焰之花。老人奔出二十多米后触雷了!巨大的冲击波把将他瘦小的身体撕成了碎片,漫天的血雨落在雪面上红白相衬刺目的吓人。我可以肯定他是故意要触雷的!

“**!”队长无奈的一甩手:“这下完了,唯一知道路的人也死了!我们只有退回去了,趁雪还没有把所有的足迹都埋没。”

“不行!”卡列金和另一位队长听到队长的话,马上站了出来:“我们不能耽误时间,军令要我们天黑前到达共青村,我们就一定要天黑前到达。”

“冒着踩雷的危险?”队长一听就有点急了:“我不会让我的兄弟们冒这种危险!”

“我们不能退却,可以看出来有人抄着后面上了山,如果被他们从后面偷袭,我军一定伤亡惨重,如果被里外夹击。三千多人就有被全歼的危险。我们一定要上去!马上!”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卡烈金,现在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睛像是杀父的仇人一样盯着队长。

“操*!不可能!”队长也急了:“你们上吧,我们要回去。”

“不行!你们一定跟我们上去!”卡烈金扯着脖子叫道,完全忘了刚才他自己下的噪音管制令:“别忘了!我们付了钱的!”

“我……”队长一下被堵的没话说了。佣兵接了钱就要完成任务,如果中途变卦就是没有信誉。会被所有人耻笑,再也不会有人找你谈生意了。

队长看了一眼前面散落在雪面上的碎肉块,又扭头看了一眼自已的手下后和骑士对了个眼神,扭头张口说道:“我们拒绝和你们上去,我们仍会完成合约,但我们要换路上去……”

队长的话一出口对面的俄罗斯人就恼了,叫嚷着就要动武。

“队长!”先锋蹲在地上拾起一块黑黑的碎片,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说道:“队长!这是o3m-3防步兵跳雷。”

“又如何?”队长扭头问道。

“他是铸铁的压发雷,用探雷器可以探出来。”先锋想了想说道:“要人工布雷,所以不可能和ΠΦm-1混设。如果他们没有陶瓷雷的话,我想我们可能开条路出来!”

“他们没有陶瓷雷!”卡烈金身后的一位少尉军官,一面拿出探雷器一边说道:“我们在车臣两次战争中并没有发现陶瓷雷的先例。当时批军为的时候,也没有批给车臣这种最先进的地雷!我想ΠΦm-1那种塑料雷也是他们攻下驻守车臣的军队时,从军火库中盗走的。现在没有ΠΦm-1的威胁,我有信心开出条路来。”

“不能再等了!开始排雷!”卡烈金对军官下了令,然后看着队长一脸鄙视。仿佛是在说:如果你们跑了就是孬种!“

看了一眼满脸信心的先锋,队长犹豫了一下妥协道:“先锋,你去帮忙。要小心!”

“是的,长官!”先锋也拿出随身的折雷器,小心的向已经顺着老人奔逃路线走出几十米的信号旗工兵走去。

从始到终我都漠不关心的站在队边上,仿佛他们决定的不是我的生死大事一样,快慢机抱着枪凑到我边上,看了一眼我古井无波的表情说道:“我听说你在家的事了,没想到你被刺激成这个样子了,连生死都不在乎了!”

听到家这个字眼时,我心头一痛,结满冰渣的眉头不由自主的挤在了一起。斜着眼撇了一下快慢机,我冷冷的说道:“中国人最在意的就是伦理,我的所作所为在中国叫忤逆不孝!在古代是可以处死的,即使是如今也是被唾弃一生的罪名,而现在唾弃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你不会理解我的。”

“有道理!这就叫文化冲撞吧。”快慢机和我一样看着面前的雪面说道:“不过相信我,你会从这种半死不知的状态恢复过来的。”看到我讥笑的眼神后,又伸出手拍拍我的肩补了一句:“绝对会的!”

跟着队伍缓慢的向前走着,看着边上面无表情的快慢机,我左思右想弄不明白他是指什么而言的,不过没多久出现在远处的黑影让我顾不得考虑这些问题了。

远处一阵枪声传来,耳中也随之传来队长的声音:“敌人!”

所有人马上向退去把队型拉开,避免被人一锅端。我马上原地卧倒把脸埋进厚厚的雪层内,只有枪口和眼睛露出雪面,透过瞄准镜向队前面先锋瞄准的方向看去。瞄准镜中的树林中数条黑影正在向这面张望,因为太远了所以看不真切。我按到瞄准镜上的调节钮,把放大倍数调到16倍,这时才能隐约的看到六个穿着绿色军装的大汉正拿着望远镜向这里张望。

“10点钟!六个人!”我向边上的俄国观察员求证道:“和你们一样的军装,是你们的人吗?”

“不一定!”别上的俄罗斯人一边用望远镜观察一边说道:“车臣的人以前也是俄**队,穿的也是俄国制式军衣。”顿一顿突然叫道:“操!车臣匪帮!”

“lockload(装弹上膛!)!”边上的骑士听到观察员的声音后,对后面仍观望的人大叫。“哗拉!”背后一阵拉动枪栓的声音,上百人拉枪机的声音听起来很爽。

“射程外!”我和快慢机同时叫道,从测距仪上看应该是3公里外而且是丛林中,就算用背后的tac-50也不一定能准确命中。我和快慢的声音刚落,迫击炮那熟悉的尖哨声就传来了。

“炮袭!”一群人都熟练的一边叫嚷一边向后跑去,尽量分散后扑倒在地。“轰!”一声一发炮弹在队伍的左侧炸开。吓的我一低头把脸埋进了雪里。

“轰!轰!……”紧接着几声巨响,迫击炮引动了设定好的雷场,身边的雪地刹那炸翻了天,巨大的震动把我从趴着的雪坑中弹了出来,然后飞起的泥土和雪块又砸在身上将我埋了起来,正在我吐着嘴里的泥土的咒骂的时候,队长在无线电中疯狂的叫道:“快慢机,食尸鬼!干掉他们。其它人撤退!等他们修正落点后就引动我们边上的雷场了!”

话音未落迫击炮的尖哨声又传了,一发迫击炮正落在队后面的俄罗斯步兵队伍中,三四个大兵被炸上了天,同时引动了后面的雷场,十数颗地雷连续炸响,不知道有多少人受伤,只看到满天的血肉落在我的白衣伪装衣上格外醒目。

“快撤!掩护!”队长拼命的向对面的丛林中射击,可是根本没有打到对方。其余百人对着丛林一边开枪一边后退。我和快慢机无奈的顶着满天散落的铁块一样的冻土跪起了身,从背上卸下了反器材狙击枪的背包。

打开枪盒,和普通tac-50不同的加重枪管暴露在眼前,抓起已经简单组装好的模块快速的组装好装上瞄准镜,边上的俄国兵也从背后卸下了迫击炮调整坐标准备反击。从眼角看着他们慌乱的动作,我冷笑了一声架起枪对着树林最前面的一棵树开了一枪。

随着震耳的枪声,相应巨大后坐力的是巨大的威力,瞄准的树干上被打出了一个拳头大的洞。树冠上的积雪在中枪后纷扬而下,迷漫了整个树林,打乱了对方观测着弹点来修正弹道。通过打在树上的弹痕,我在心里对着弹散布也有了个匆匆的感觉。

闭住呼吸拼命的平衡身体,因为距离太远所以瞄具的放大倍数极高,手上一个细小的微颤在瞄准镜中就是剧烈的抖动。情况不允许精细瞄准,这时候全靠平时射击训练中培养出的枪感了,飞快地锁定林中的黑影后,凭直觉把枪口下拉了一点便抠动了板机。

子弹飞出枪膛,三倍速于音速的冲南进了树林,从瞄准镜中可以看到目标被击中了,子弹打在了他的腰上,下半身仍站在上半身却掉在了雪地上。这是我第一次用反器材枪打人,没想到效果这么“显著”!在我一愣神间边上的快慢机也用m95开始射击,连发三枪打中了一人,从镜中可以看到伤者的半个肩膀连着胳膊飞了出去。吓得其它人都躲到了粗壮的树木后了。

也许是被两个恐怖的例子给惊呆了,对面的敌人竟然半分钟都没有发炮,在这好不容易挣取到的短暂空档内,后面的军队已经撤到了远处的针叶林内,而身边的迫击炮也已经架好了。

“10点钟方向,角度25,距离3000,三连发,不修正!开炮!”身边的观察手报完话后,炮手便连续的将炮弹放进炮筒,十数发炮弹向雨幕一样罩向前方的丛林。

轰然炸响声中丛林内枝叶乱飞,烟雾和树顶震落的雪花弥漫在树林间。从瞄准镜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也不知对方是死是活了。眼睛一瞬也不敢离开瞄准镜,我趴在雪地上一分钟后就感觉地面上的寒气扎透衣服钻了进来。不一会双腿便开始失去知觉,肌肉不由自主的打颤。

等了好久对面的树林仍没有动静,慢慢的树间的雪雾散了,对面的人影也不见了。调高瞄望镜的倍数对丛林进行了一番观察,确定没有敌人后我收起了枪,扭头一看,后面的山路上横七竖八的躺了十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意外的是看到小猫一个人站在雪地上,一动不动的不知在干什么。

先锋带着两个工兵快速的探雷向对面的丛林推进,快慢机和两挺机枪给他们压阵。我刚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抱着枪走到了小猫身边,看着她贱的满身的血好奇的问道:“你干什么呢?不怕死?胆儿够肥的!”

小猫没说话,只是用眼向下瞄了一眼,我顺着她的视线向下一看,倒抽了一口冷气。一颗地雷正踩在她的脚下,四角的压发杆已经被她踩歪了。再看一眼边上被冲击波吹的光秃秃的地雷上,数颗同样的地雷就近在咫尺,一地分叉的地雷触发杆让人头上直冒虑汗。

“妈的!快把老子的小弟弟给冻掉了!”恶魔揉着裤裆走了过来:“干什么呢?食尸鬼,你可不要想抢天才的马子。”

“你不应该过来!”我紧张的说道。恶魔走到我边上后也看到了一地的小触发杆和小猫脚下的“小可爱”。

“你可真是狗屎运!”恶魔一惊,头上的汗也敞下来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