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六十一章前世今生

第六十一章前世今生

本书:狼群  |  字数:3867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死死的抱住母亲,不知是否太过激动我反而哭不出来了。om只能拼命的紧缩双臂紧紧的圈住怀中单薄的身体。

“是谁了?”父亲的声音从里屋传来。唤醒了还在震惊中的母亲和激动的我。

“是……是小天。是……是咱儿子回来了!”母亲大声的喊着,并用双手捧着我的脸传劲*,想确认看到的是真实的儿子不是幻像。

“噔!噔!噔!”几声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父亲只穿着内衣就跑了出来。冲到门口瞪大双眼看着我但却没有走过来,只是看了一会笑了笑,四下看了看从桌上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点上深吸了几口没有说话。

母亲在我脸上又摸又拧了好一会,才确定是面前的真的是他的儿子。意识到这一点后,她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儿子!你可算回来了!你干什么去了?听你学校的人说你出事了,警察也说你失踪了。你跑哪了?干什么去了?这脸上是怎么回事?怎么受的伤?让我看看……让我看看……还有别的地方没有?让我看看……”

母亲扯着我的领子在我身上摸索起来,吓的我赶紧压低脖子举高双手让母亲检查。因为是冬天加上我特别带缠了条围巾,所以母亲并没有一下子就看到我脖子上吓人的刀疤。母亲在确认我没有缺胳膊少腿后,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儿子,你这一年跑哪了?你是不是觉的我还年轻……”母亲一边流泪抽鼻子一边踮着脚用手指点我的眉头。看她155公分的身高踮直脚尖也够不着我的眉头的样子,我像以前一样低下头让母亲不用再那么费力。这熟悉的感觉让我心里一阵发热……

“你准备让儿子在外面站多久?”父亲回屋穿了衣服又出来看到我还站在门外责怪道。

“噢!对呀!来,快进来。儿子!”母亲恍然大悟,赶紧把我拉进屋。当我一脚踏进屋内看着屋内熟悉的布置,心中升起一股熟悉的陌生感。太长时间了!我已经太长时间没有感受到家的亲切,已经不习惯有家的感觉了。

坐在家里发旧的沙发上,我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应该怎么坐了,竟然把手放在并拢的双膝上挺直胸膛来了个标准的坐军姿。

“瞧你那傻样,怎么和你哥一样?”妈妈从屋里拿出刚做好的饭:“还没吃饭吧?先吃点东西。”

“唉!好的。”我接过碗看里漂着蛋花的甜汤感叹不已。多久没有吃到母亲亲手做的饭食了?都快记不得是什么味道了。心急端起碗顾不上烫一口便把碗里吞了个底朝天。滚烫的稀饭顺着食道冲进胃里一股热气流便全身无舒畅,我咂吧咂吧嘴觉得意尤末尽伸出空碗笑道:“真好吃,妈。再来一碗。”

“嗯。”妈高兴的看着我一饮而尽满脸喜色的说:“不错,不错。还是小天最喜欢吃我做的甜汤了。只管吃,只管吃,也不知受了什么罪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妈妈说着泪水又掉了下来,赶紧用手一捂脸拿着空碗跑进了厨房,留下我和爸爸相对而视苦笑了一下。

吃过了东西,爹妈坐在那不说话的一直看看我,那挖地三尺似眼神让我十分害怕。两个人欲言又止,几次嘴都张开了却没有问什么。

“妈!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看不得你们那难受劲。”我实在受不了我妈那酸的难受的泪眼道。

“你在云南出什么事了?出了事后你跑哪了?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打电话的时候我听见你边上有很多的外国人,是怎么加事?别骗我,你妈我老子却不傻。”我一松闸门妈的问题劈头盖脸的就过来了,刚才慈母的形像荡然无存。

“你别吓着孩子!”我爸一把拉住我妈戳向我眉头的胳膊。

“呵呵。”我笑了:“不愧是老妈,终于忍不住了!这样我才感觉爽一点。爸你别拉我妈,要是一直像刚才那样拘束我才会吓着。”

“少费话。快说。要不是你大了我打不动你了,我一定拿鸡毛掸子教育你像小时候一样。”我妈叉腰站到我面前戳着我的眉头教训道。

“我出事的经过,云南那边是怎么说的?”我好奇的想先了解一下警察是怎么给我定性的。

“他们说你看到*见义勇为,结果在混乱中失踪了。你同学说你被困在大楼里了,然后警察攻破大楼的时候却没找到你。”妈妈说着说着眼泪又哗哗的敞下来了。吓我的手忙脚乱的去安慰她:“我没事!妈。我好着呢。”

“你跑哪了?”我妈抓着我衣领问道。

“我受伤被人救了,当时我昏过去了怎么跑出去的不清楚,只知道我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家外企里面。”我开始绞尽脑汁的编慌话。

“你在电话里不是说你出车祸吗?你嘴里没有一句实话。”妈妈生气我骗他。

“我不是害怕你担心嘛!”

“那你干什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你跑哪去了?”我妈紧追不放。

“妈,我醒来的时候才知道我救了一家外企的老板,他为了感谢我在我醒来后送我到外国治疗,治过伤后又希望我做他公司的保安主管。所以我就一直没时间回来。”我眼都不眨的说首慌话。

“你骗谁?那个外企叫什么名字?有电话没?我要问问是不是这回事。人家要你个学生当什么保安主管?”妈妈根本不相信我。

“叫wolf保全公司。这是名片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在上面了。”我掏出一张狼群公司的名片,狼群最早也是以保安公司出现的,虽然现在做大了但老门面一直没有丢。有时候也会有普通人找上门联系些轻松的工作。

“他们公司是干什么的?”妈妈拿出老花镜看着手中的纸片问道。

“保全公司,就是保镖公司,那些富人一但有了钱就怕死就要找保镖,我们公司就给他们安排这方面的专业人士。”我解说道。

“你给别人当保镖?那太危险了,你什么也不会被人打死怎么办?”我妈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想不到想伤害他儿子的人都烂在泥坑里了。

“不,不,我们公司队和人事部还有器材部。就是卖监视器,防身器呀之类。我是那个部门的,其实就是个卖东西的。”我赶紧圆自己说的慌自己听着都想笑。

“你好好的学不上给人卖什么东西呀?”我妈拿着电话按了一串号码,没想到她还挺较真。

“我不是救了那公司老板一命嘛,我属于那种不干活拿高薪的工作。”我站起来帮她把电话打通。

“喂……”我妈在听到话筒对面一串的外语后晕了:“他说什么?我听不懂。你就知道我听不懂鸟语,拿这个来骗我对吧?”

“有会说中国话的,有!”我赶紧接过电话用法语让公司主管过来。公司主管杰克也是狼群的一员,受了重伤不能再打仗了就做了公司的负责人。我回家前曾和他说过回家后让他帮忙圆慌的事,他中文不错。

“妈。给!他会说中文,他是我上司。”我把电话递给我妈。

“喂,你好!你认识刑天吗?他在你们那干什么呀?”我妈拿着电话和那头的杰克说了起来。我这边握紧拳头祈祷杰克不要有什么纰漏。

“……好的。谢谢你啊!”说了半天我妈放下了电话吁了口气终于把心放下来了。我这边也松了劲心中暗想:杰克,不错。回去请你喝酒。

妈妈放下电话皱着眉头看着我,吓的我又把心提起来了:这是哪出了毛病吗?妈的,杰克,你给老子办砸了,回去抽你筋。

“你这个上司的中文讲的这么好,都听不出是外国人了。是不是你找个同学合起来骗我吧。”妈妈越说越像真的。不禁又开始用手指戳我的脑门。

“不,不。妈。我怎么也不敢骗你呀。他中文讲的就是这么好,他在中国干了好多年。我们刚才讲的不是法语嘛,你也听到了。”我这个郁闷呀,原来中文说的好也是毛病。

“噢……这样呀……”妈妈还想说什么,一直没有说话的父亲开口了:“行了行了,不要说了。儿子能安全回来就应该高兴了,你问那么多没有的干什么?”

“那你问有用的!”我妈生气的把“接力棒”交给了父亲。

“儿子,不要理你妈,他老了话就多都快烦死我了!”父亲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不管你出了什么事,去了哪。因为从警察的态度上看比较低调,似乎有什么东西不想说。有你哥的禁口令在先,我们也不去刨这个根底,范这个忌讳。”

我没说话看着我爸,和我爸说话就是省事,前两年我哥当了中南海的保镖后上面就发了禁口令,一切事情都不能和家里人讲。开始家人也挺不解的后来也就习惯了,没想到我爸竟和我这事联系上了。

“我只问你两个问题,你有没有干违反我们国家的法律的事?工作危险不?”我爸还是那么干脆。

“我绝不会违反国家的法律。”我违反的都是别国的法律,我在心里说:“危险嘛?走大街上还有可能被楼上掉下来的花盆给砸死,干什么都会有危险的。”

“好,不要再问了。孩儿呀,这么早回来,赶了一夜的火车吧?回屋睡吧!”我爸问完阻止我妈问话的势头,气的我妈使劲掐了他一下。

“唉!”我赶紧提着包像逃难一样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推开门,看着一屋子熟悉的东西,恍然隔世的的感觉又浮了上来,拿起桌上的仿真枪模型和各中军事杂志翻了翻,心中苦笑:当年摆弄这些模型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真正的摸到它,而且还用它们杀了那么多人。拿起床头的吉它拔动一下琴弦,以前我还想过当个歌手的,当时我唱歌真不错还得过奖呢。现在……我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还能说出话就算很幸运了!

打开桌上的旧电脑,看着里面写的青春日记和年少轻狂之语感慨万千。当年真是年少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呀!想起这首辛弃疾的词,现在体味起来一股子苦意盘桓其间久久不散。尤其是看到当年写给宛儿的情诗和她回给我的宋词,不由想起刚果军营的一幕,心中不禁抽疼起来。

关上电脑打开提包拿出天才做的终端,通过卫星电话向队长做了简报后,得到队人传来的李的势力全部被灭,不会再有人来骚扰我家人的消息后,我的心才真正的放下。全身的神经一放松这才感受到房间内熟悉的气息,好像刚才我体外罩着一屋钢甲一样。抚摸了一下床子上班驳的纹路,通过指尖轻轻刮动木料的感觉,这时我才有了一种实实在在坐在自己的家中的感觉。

几日来为了尼索的事不眠不休也真的累了,脱掉大衣关上门躺在床上,枕头上“青春”的气息像催眠气体一样侵蚀我的精神防线。可是趴在床上闭着眼无论如何也无法进入睡眠,我无奈的从大衣中抽出军刀握在手里放在枕下才安心。临入睡前我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没想到回了家后仍要这样才能睡得着!这是怎么回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