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五十三章步枪加大炮

第五十三章步枪加大炮

本书:狼群  |  字数:9182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清晨的时候下了一阵小雨,趴在砖堆里扑面而来的湿气让激动的心情稍稍冷却。om看着对面被叛军占领的政府大楼里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人意识到自己是在敌人的枪口下穿梭生死竟掌握在别人手中。

准星在熙熙攘攘的人头上瞄来瞄去,心中一边数着:一个,两个,三个……一会功夫我就点了四十多人的名。只要队长一声令下政府大院里半分钟之内就鸡犬不留。轻轻的放下枪,慢慢的退出狙击位,来到快慢机的边上和他一起检查固定好的绳索退路。

把所有的东西都弄好了以后就进入了等待,无线电中没有任何动静,说明大家都在静待时机等着目标出现。从胸前的水囊中吸了口水,慢慢的坐在墙后从弹孔中观察斜对面的塔楼,看见在对面塌了顶的钟楼里那个破大钟里伸出一根黑黑的枪管。如果不是我事先知道刺客在那里,怎么也不会看出那里藏着个人,刺客不愧是出了名的杀手隐蔽的功夫确实厉害。

就在我正感叹的时候,街道上传来机动车队开动的声音,从观察镜中看到从城外开进大量部队,数量军车急驰而来在政府大楼门前嘎然而止,从车上跑下来的竟然是很多穿便装的民兵,都端着ak围成一圈执行警戒,从一辆吉普中下来一个大胖子在众人的围拥中进了政府大楼。虽然只是瞄了一眼但我马上就认出了那是政府军提供的八个叛军头目中的一位叫菲葛,一直在北部山区活动。不过看这家伙带着一二百号人全副武装的的架式是不信任这次招集开会的塔斯兰将军的诚意了。看来这群人也不是一条心了说不定一会儿还敢打起来呢,这可有意思了!

菲葛来了以后,陆续的又几数批人马进入政府大楼,而不知为什么塔斯兰竟开始派兵四处搜索,边上还有其它势力的人手跟着,看来是几方人马对周围的安全不放心,怕塔斯兰暗中派兵设伏把自己的人给吃了所以派兵出来查看。

过了不久下面传来一阵脚步和吆喝声,敌人搜索到了楼下!我和快慢机快速的围到楼板的一个缺口处向下打量,十几个各色士兵来到了楼下正在打量断掉的楼梯,看了一会其中一个头顶模样的家伙对边上的小兵摆手示意让他爬下来看看,那个小兵把ak背在身后便攀着突出的钢筋水泥向上爬来,一阵石块的滚落声后传来一声惨叫,从我们设置的反光镜可以看到刚才那个想从断层爬上来的家伙,被我和快慢机设置的力学机关给滑倒了。从三楼失足摔了下去头正磕在水泥台上,脑壳摔碎黄白脑浆流了一地抽搐了两下就不动弹了,把边上的人都吓傻了,愣愣的看着地上的尸体过了好一会才大叫起来,不过医生也不用来了这人是死没救了……

忙了半天才把尸身搭走回过头又让人向上爬,结果还没上到三层就又碰到活动的陷井一失手摔了下去跌了个半死,等第三次让人再上来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人敢爬了。看着一群人在下面傻傻的向上望了半天,又你看我我看你的说了一声:“我们都上不去,别人肯定也上不去。你们说是吧?!”

一群人马上答道:“是。是。上不去,上不去!”

我和快慢机看着一群人又装模作样的晃了一圈后跑了出去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才摔死两个人就不敢上来了,如果是我,越是死人越应该到上面看看,人死的这么蹊跷却不查看。如此大意死了也不愧!

收回瞄准下面的枪口,松了口气,虽然看他们在那里忙来忙去的挺好笑,可是如果他们真的冲了上来,我们也就只能通知队长提前行动和他们拼了,现在只剩祈祷刺客他们也不会被发现。

不过上帝明显没有听到我们的心声,无线电中传来了dj的声音:“兄弟们!两个消息一坏一好,想先听哪个?”

“先说好的!”估计一群人和我差不多都皱了一下眉头,“好消息是昨夜和我们擦肩而过的叛军是去偷袭我们所在的前锋军营,虽末得手但抓到两个政府大兵,经审问得知我们来了并已进入他们的势力范围。”dj自嘲的说道。

“狗屎!”一群人在无线电中骂出了声,这群政府军真是靠不住。

“还有比这个更坏的消息吗?”大熊在无线电中问道。

“呵呵,更坏的消息是现在塔斯兰将军正在向城内调装甲部队,二十分钟后到!”dj雪上加霜道。

正在我们为dj带来的消息咒骂不已的时候,无线电中传来了刺客和恶魔的声音:“敌军靠近,敌军靠近!”

我和快慢机飞速的进入狙击位架好枪从瞄准镜中向对面的钟楼望去,果然,从破败的墙体中可以看到有**个的军人端着机枪正在向钟楼顶先进,看样子是想在钟楼上架设机枪抢占有利位置。

“敌军靠近,敌军造近,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十五米……”刺客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向即将燃尽的导火索一样预示着战局的一触即发。

“十米,九,八……”刺客的声音中带出了紧张的味道。

“行动!”队长的命令终于下了。

“干他妈的!”屠夫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政府军大楼对面的破房顶五六道挂着浓烟尾巴的反步兵杀伤火箭弹击中了楼顶上的防御工事,是屠夫的m202四管火箭发射器。这一次来打的是攻坚战所以带了火箭筒等加强火力!

屠夫和大熊一人一个m202火箭筒,战在楼顶不停的向对面的房顶和政府大门口的掩体内发射火箭弹,而队长带着冲击,牛仔,先锋等,冲出躲藏的建筑冲向政府大楼,一时间爆炸声四起,血肉横飞。

我和快慢机对准对面钟楼里刚爬上楼顶的机枪手快速的抠动扳机,瞄准镜中的人群爆出无数的血花,六名敌军在我们两人迅雷不及掩耳的偷袭下被掀翻在地,有两人被打飞起来从楼上摔到了楼下。刺客和恶魔也从藏身处拿着备用的g36c短突入步枪冲了出来把剩下的两三个刚架好机枪还没来得及向我们射击的家伙打成了鱼网。

没顾得上回答刺客和恶魔的感谢,我快速的把枪口对准下面的政府大楼,大院中冲出了四五十名全副武装的叛军,对着刚冲入大门的队长他们一阵扫视。只听见无线电中队长一边骂一边还击,好像很狼狈。吓的我赶紧把准星对准其中带队的小队长抠动板机把他钉死在柱子旁,快慢机则解决了两名机枪手。

三四秒的时间我们两个便把院中的叛军干的七七八八,其余东张西望的搜索狙击手的家伙也被队长他们给干掉了,小分队比较顺利的突入了大楼,从大楼的窗口中可以看到队长他们六个快速从一楼向上搜,而我则在外边悄无声息的帮他们把藏在拐角和桌椅后黑枪手给解决掉,不一会的功夫就干掉了数十人。快慢机主要是狙击路面上想要冲进政府大楼的援兵,还要帮刺客他们解决附近视线死角的藏敌。刺客和我们互相帮忙形成交叉火力,封锁了政府大楼所有的进路,把所有援军压制在一公里外的街区无法接近。屠夫他们解决了楼顶的工事和大群冲出的敌人后,也跟着冲进政府大楼占领被摧毁的掩体,架好机枪建立火力网装备进行防御,防止被人从后面抄上来。

“食尸鬼,快慢机,刺客,恶魔!目标向楼上天台逃去了!”队长的声音刚从无线电中传来,楼顶天台便冲出了数十人,分成好几团互相叫骂着向楼边上跑去想要从安全梯逃跑。

我们四个狙击手要封锁路口对付增援又要帮忙清理暗外的藏敌,突然跳出这么多的人把我吓了一跳,不及细想凭着本能我对准人群就是一阵点射,数人被我强力的子弹穿透成串的倒下后,楼上的敌人也发觉了周围有狙击手,全都趴在就近的掩护物后大叫着向我的方向射击。数十发子弹打在我藏身楼层的墙壁上,与丛林作战不同子弹不会被树木给吃住,打在水泥墙上全都四处弹飞打得到处叭叭响,有两发跳弹就打在我趴着的砖堆上,有一发就打在离我脸三十公分的一块砖头上又“嗖”的一声弹起从我耳边擦过,吓的我一缩头差点从地板上跳起来,心脏巨烈收宿压的血气上涌把脑袋都憋大了,出了一身的冷汗。

心里再紧张害怕,我也不敢把眼睛从瞄准镜前稍离片刻。击毙两个探头观察的叛军后,一发从楼下打上来的rpg火箭弹正击中我们两个藏身的楼层天顶。巨大回响震的眼前发黑,火箭弹炸落的水泥块像铁锤砸在我的身上,我都能听见身上的骨头被砸的“嘎巴,嘎巴”作响。

“唔!”边上的快慢机一声闷哼把我吓了一跳,赶紧侧眼扫了他一下,发现一块弹片从他眉骨上划过把眼眶给割开个大口子白森林的骨头都露了出来,满脸的血水顺着下巴向瀑布一样哗哗的淌了下来。

没有敢动,现在任何暴露两个人具体位置的行动都是极其危险的,我只能一边把那个扛着火箭发射器混蛋打了个脑袋开花一边问道:“快慢机,怎么样?”

“唔——嗯!唔——嗯!”快慢机痛的说不出话只能用手捂着脸但又不敢确伤口的缩在墙角里直哼哼。

“快慢机怎么了?是死是活?”队长焦急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

“被弹片击中了脸,没死!”我不断的一边射击一边扭头看快慢机。

“嗯……嗯……”快慢机一边哼哼一边从身上掏急救包。慌慌张张的从里面抽出止血纱布捂住脸摁住伤口,可是手刚一碰伤口又痛的支唔起来还使劲的用脑袋撞地板,看得我心里面真痒,脸上都感觉替他痛。不过他受伤到现在控制伤情不论多痛苦都没有叫出声,只是在那里哼哼。

我好想冲过去把他拖到安全地方替他料理伤口,可是我拼命的压抑自己的这种冲动,因为现在楼下有二三百人正注视着这里,只要稍有踪迹被他们就能从破损的楼板发现,就会引来无边的炮火把我们两个都炸成肉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快慢机后着脸在那里痛哼而束手无策干瞪眼!急的我手里真冒汗!

压下心头的痛苦,我把努火都发在了楼下的敌人身上,我不断的快速点射,几分钟的功会我就打死了三十多人,在我更换弹匣时,无数的手雷从斜下方扔了上来,虽然他们没有办法扔上六楼,但爆炸的巨大声浪和冲击波却从前下方冲上楼层炸的我满头满嘴的水泥沫。吐掉嘴里的手泥渣子,我又扭头看了一眼快慢机,他已经不再滚动了和呻吟了,静静的蜷缩在墙角一动不动不断的不石块砸在他的身上都快把他给埋住了。

“快慢机!快慢机!”他的样子把我吓坏了,我感觉我的呼吸都停止了,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喉咙口,顾不得会不会被敌人发现我拼命的大叫着从狙击位冲了出来扑向他身边,一把抱住了他的身体拼命的把他从石头堆中拖了出来拉到后面。

“你违反了狙击手第一准则:无论任何情况都不应该暴露自己的形踪!”快慢声音颤抖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操你大爷!你他妈的闭嘴!刺客替我看着战线,我给快慢机看一下!”我一边骂一边把狙击枪放好拉开他手揭天沙布看了一眼。

“嘶!”我深深的抽了口冷气,因为一道深有近寸的伤口从眉头正中一直延伸到太阳穴,两边的皮肉翻着口子里面的骨头清清楚的晾在空气中,骨头上还有一道深深的刮痕,把眉手都削去了一块伤口里还有不少脏物看上去黑糊糊的。

突然,几发火箭弹从下面打了上来,我赶紧向前一趴抱住了快慢机的脑袋用身体挡住了暴露在外的伤口。巨大冲击波中感觉有两片弹片打在了我的后背上,我扭头一看幸好背心和衣服有防弹的功能,弹片只是有几个棱角刺过了衣料刺进了皮肤,虽然痛但并不要紧。

“感谢上帝,感谢天才!”我嘴里一边念叨一边又揭开快慢机的伤口,掏出清洁水把伤口清洗了一下,“别动!别动!”我一边死死的摁住快慢机的脸一边快速的用摄子挑出几颗小石头渣子。

“快点!快点!”快慢机咬着牙死死的抓住我的大腿说道。

“别急!别急!”我一边上药一边拿出伸缩医用胶布简易的把他的伤口给拉合并包扎起来。然后抽出绷带给他让他自己把脸包起来,然后又提起枪冲回狙击位。

“队长!队长!包裹接到了没?”我焦急在的在无线电中叫道:“火力太猛了,快慢机重伤!我这边顶不住了!”

“接到了!可是只有五个包裹,塔斯兰那个免崽子没有在这里。还有两个首领没有到!大家要注意!援军可能会受动阻击,不会这么快就到。”无线电中传来的激烈枪声几乎都盖住了队长的声音。

“收到!”一边射击一边回答,我刚说完就从瞄准镜中看见远处街道转出来一辆坦克。

“9点钟方向。坦克!”我在无线电中大叫道。随着我的话声刚落,轰然巨响一发炮弹打在了我藏身的大楼侧面,把五六层楼的侧墙都给打塌了,破碎的墙体向巨大的散弹枪子弹一样扑射而来。我真接被震的站立不稳摔倒地,大块混凝土碎片打到我的头盔上把我砸的脖子后仰像个被击手的棒球一样撞在墙上。

第二声巨响,六楼少了一半。我和快慢机就躺在塌陷的楼板边缘,脚下的地板突然塌陷跌落的半空中我抓住了一道裂缝半个身子悬在了空中,子弹像暴雨一样打在我边上,数发都打在我背上像有人用铁棍猛然使劲捅我一样,震的我胸口一阵发甜嘴角不自觉的渗出了血丝,巨裂疼痛给了我力量使我拼命的扒着露在外边的钢筋挣扎着窜上了楼板,刚站好一发子弹贴着大腿穿过,把衣服打了个洞也带走了一块皮肉,我腿一软我跪在地上后着伤口就地滚到了快慢机边上拖着他向墙里面退去。

“队长,不行了!我要挂了!”我在无线电中叫道。

“撤退,向政府大楼收拢!”队长在无线电中叫道。

望着远处黑黑的炮口,我掺着快慢机站了起来,挣扎着向固定的绳索走去。到坦克重新装弹我们有十五秒的时间,我终于明白以前为什么要我们学开坦克了。

快速的跑到窗口,把绳索递到快慢机手中看了一眼他那满是血污的脸,我问一句:“你行吗?”

“行!”快慢机揉了揉全是血水的肿胀左眼向下看了一眼,然后接过绳索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也许是血水迷了眼视力不好使,落地的时候还没有到底他便松了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连狙击枪都摔出老远。

收回枪耳边传来刺客的叫道:“快点,快点!它又快调好角度了!”我没敢回头看抓住绳索急不可待的跳了出去,为了加快下降的速度,我手都没有握实,空套着绳子就滑了下来,只有快摔到上的时候我才使劲一掐绳子止住了下降,手套和绳索巨烈的磨擦冒出一股白烟和难闻的焦臭味。

我刚一落地,就听见身后一声枪响吓了我一跳,扭头一看是快慢机左手持枪正在用左眼艰难的瞄准掩护我。一瞬间一股热腾腾的水气从眼眶升起,我强忍着泪水掺着快慢机跑向不远处的政府大楼,刚跑了几步伴随着一声炮响整栋大楼都崩塌了下来,无数的尘土,石块和砖头追着屁股砸在大腿上,幸好我们两个跑的快,要不然就活埋在废墟里了。

我们两个互相掺扶着穿过了子弹横飞的街道,直奔就在眼前的政府大楼。刚到大门口,背后“咔嚓”一声清脆枪机拉动声在闹轰轰的枪战中格外清晰,我下意识的的推开快慢机扭头看去,一阵枪响数发子弹打在我们两个的身旁,其中一发打在我胸口好像一记重拳一样把我掀了个屁墩坐在地上,一个穿着花衬衫的民兵端把ak躲在一个门洞里正向我们两个扫射,子弹打在我脸旁的地上溅起的石头都射进了我的皮肤,我从没有如此地想这个死伙死。

“屠夫!5点钟方向,门洞里。”我大叫道。话音刚落屠夫的m249便把对面的门洞打的土石乱飞,那个家伙在里面吓的“哇哇”直叫,我趁此机会抽出一枚手榴弹,握紧保险杆,拔出保险销,将它扔进门洞没想到竟被那小子给踢了出来,没有炸到他。我又抽出一枚,重复上述动作,但这次弹开保险杆后我没有立即扔出去,而是数了三声才抛了过去。手榴弹飞过门洞的时候正好爆炸,把整个门洞炸了个稀烂,在满天的血水中一只胳脯掉在了我的面前。妈的!仔细一看还是个六指。

快慢机在我的掩护下被医生给接进了政府大院,这时候刺客和恶魔也从钟楼撤了下来,他们所在的钟楼也被炸成了平地。

“你不是有能打坦克的子弹吗?怎么不用?”队长一边射击一边叫道。

“太远了,我没带反器材狙击枪,psg打不到三公里。”我也大叫道。

撤进大楼后,大家都围在政府大院围墙的二层平台上阻制叛军冲进来,但失去了我们两个重要的制高点的狙击位,刚在被压制在远处无法增援的步兵全都冲了过来,火箭弹,迫击炮和弹雨压的我们抬不起头来,眼看就要失守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几发导弹在市区的人群密集区,抬头一看两架政府军的苏24战术轰炸机从天上飞过。

“噢!我的宝贝!我爱你!你来的真他妈的及时。再掉个头来一趟我就亲你的黑屁股!”恶魔挥着手对天上叫道。

正叫着两发炮弹落在了政府大院内把政府大打楼两出两个大洞。

“他们的首领在我们手中,他们怎么敢这么干?他们不要自己老大的命了?”我抱着头挡住天上散落的砖块。

“我相这就是原因!”队长指着前面说道。“估计我们等不到他们掉回头了!”

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心中就是一沉,塔斯兰!这个婊子养的家伙正坐在坦克中指挥着手下向政府大楼开炮。

“这小子是想趁此机会把我们和这里的几个首领都干掉,那样他就可以统一整个反叛势力,等胜利了他就是开国皇帝了!”连大熊都悟过来了。

刚说完又是两发炮弹打在院内,炸的弹片乱飞,大家多多少少都带了点伤,如果不是天才给我们的防弹衣,这一回就是凶多吉少了。

“我们不会和这群家伙一起死在这里吧?!”dj在边上哀嚎道:“妈的!我最恨政治家了!”

“……”

第三轮炮击后,大家就真的受不了啦,十二个人中五个都受了比较重的伤,dj的小腿被冲击波带起的石头给砸折了,冲击的小指给弹片削掉胳膊也给木刺给扎透了,牛仔的肋骨断了三条,其它人身上都被弹片击伤了。

“痛死我了!!!”恶魔一边叫着一边从腿上拔出一根血淋淋的铁条:“这他妈的哪来的铁条!我可真够幸运的。”

“这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们可就顶不住了!”屠夫一边扫射一边叫道。

看着下面蜂拥而上的各色叛军,我们单薄的火力马上就顶不住了。突然一个非常阴险的念头窜上心头:他们这么团结我们绝对支持不住,必须要分化他们。

“队长,把楼下的那些首领给带上来放在房顶上!”我击毙几个冲上来的敌人叫道。

队长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我的用心,点点头让先锋去下面拉出了那几个首领带到房顶上,那几个首领像要上屠案的猪一样哭叫着懒在地上不肯动,最后逼的先锋提着他们向提包一样扔到房顶。

听见后面“扑通”一声扭头一看是菲葛那个大胖子,虽然摔的七荤八素的但还不糊涂,就地一滚摇晃着爬起来就要跳回院中。我追上去把他押到显眼的位置,露出他的上半身,对他说:“叫你的人停火,不然就干掉你!”

菲葛马上拼命的叫道:“不要开枪,解放阵线的不要开枪!”有几发子弹贴着他的头皮飞过,把这个胖子吓的尿了一裤子。

dj在下在把无线电和政府大楼里的广播接通,我把话筒放在他的嘴边让他重喊,这一次下面的叛军都听见他的话,这才看清楚是谁。火力马就是小了很多,屠夫也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了,把先锋扔上来的人一个个推到了房顶边上,让他们站成一排喊话。果然,下面他们的部队都停火了,边上塔斯兰的军队开火也被他们给阻止了,场面一下子冷静下来了,只剩城外攻城的政府军的大炮还在响。

“叫他们退后!”我一边把他们绑在房顶的石台上,一边命令道。

“退后,退后!”一群首领纷纷叫道。

下面的士兵看着近在咫尺的政府大门无奈的向后退去,看到下面的士兵如此的听话,我对我的计划心中也有了底。

“这一招还挺灵!你够阴的!”医生一边给伤员包扎一边说道。

“这顶不了多久的,政府军如果攻了进来,这群人最后还是要上来抢人的,我们要想个脱身的办法。”队长在边上喘着粗气说道。

我撇着嘴笑了笑没有说话,其实这只是我计划的第一步,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内容。

“你们来的时候塔斯兰在不在这里?”我一边往弹匣里压子弹一边问边上的菲葛。

“在呀,要不我们怎么会在这里!”菲葛吓的话都说不顺了:“我们都在会议室坐着,他一眨眼就不见了!”

“先锋,去找找!那里一定有秘道。”队长命令道。

“yessir!”先锋接到命令飞速的跑向会议室。

“我告诉你们。塔斯兰,这么做一定是想干掉你们再并吞你们的势力。刚才激烈的炮击你们也看到了,他根本就是想把你们也炸死。他约你们来就没安好心!我们就是他请来干掉你们的没想到他竟然连我们也骗了!”我一边义愤的说一边悄悄的把话筒声音调大。

“我就知道塔斯兰那个混蛋没安好心,果然是这样!”

“他期骗了所有*的义军和人民!”

“他是义军的叛徒,他我一定要杀了他!”菲葛等人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传遍了全城。

顿时,下面的叛军便喧哗起来,叫骂声四起。坦克中的塔斯兰没想到我们会无中生有的咬他一口,一时想不出好的反击方法只能在那里努力的辨解。徒劳的辨解只是引起了更多的非议!一时间下面的场面变得无法控制穿着各色军装的叛军从刚才的战友变成了互相猜忌的敌人。

无线电中传来先锋的声音:“我找到了暗道!能通到市郊大家快过来!”

医生和队长他们几个先把身上有伤的抬进了大楼,准备从暗道撤退,我和屠夫,大熊则依然在这里压阵,不能让人看出我们已经跑了。

“广大正义的勇士们,不要听信那些异族人的慌言,他们正热切的希望看到我们内乱好趁机逃脱。”塔斯兰也用扬声器宣传道:“这群冷血的杀手和我决没有任何关系,我的人也有很多死在了他们的枪口之下,他们是利比里亚的敌人,不要听信他们的谎言。你们的首领是被他们威胁才逼不得已那么说的,大家不要内哄,我们应该一致对外。”

队长把伤最重的几人都抬进了暗道后用无线电通知我们快撤,屠夫让他们先撤因为他们行动不便,需要的时间更多,我们在这里再拖一段时间。队长想了一下同意了,让我们最多也要在二十分钟内撤离,因为另外两股势力已经把城外的政府军打败了正在回防进城,估计一会就到,到那个时候就跑不了了。

“我们撤吧!”大熊扔掉缴获的机枪,背上了他的m134和弹箱。

“再等等!”我握着枪不断的*:“这样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我们的。”

掏出手枪指着菲葛的脑袋我说道:“塔斯兰,是你让我们来干掉这几个人的,可是你却食言想把我们也一网打尽。如果你真的不想你的战友死的话,就让你的手下放下枪退到五条街外表示诚意。那样我就放了你的朋友!”

“解放阵线的人都退到五条街外!”菲葛得到我的指示后,迫不及待的下达撤军命令。其它的领导人也下达了撤军命令,叛军中属于他们的武装很快都退到了五条街外,我们近前全都成了清一色的塔斯兰的军人。

塔斯兰的坦克和装甲缓缓的驶近,看样子是准备随时强攻。

“正义的勇士是不和罪恶谈判的,政府军的走狗,如果你们现在放了我的朋友,我就给你们一条生路,让你们安全的离开布坎南,如何?”塔斯兰的战车越来越接近政府大楼。

看着越业越近的猎物,我慢慢的从弹袋中敢出昨天就准备好的装有冰冻弹和高能穿甲弹的弹匣换上。

“屠夫,大熊,准备撤吧!”我轻轻的说道。

说完举起枪对准进入射程的塔斯兰就是一枪,弹匣中压的第一发是穿甲弹是用来破坦克的反应装甲的,我没想到他开的是这么老式的坦克,上没根本没有反应装甲,所以第一发子弹就用来射只有头部露在外面的塔斯兰了。

由于时间仓促,又没有来得及瞄准,我这一枪并没有打中他,但把塔斯兰吓的一缩脖子钻回了坦克中。我瞄准坦克的侧甲板抠动了扳机第一发冰冻弹带着一道银线就打在了坦克的侧装甲上,瞬间我就看到坦克中弹的那一片变成了银白色,我再抠动扳机高热能穿甲弹紧跟着就打在了那片银白色的侧装甲上,我并没有信心用7.62毫米口径的步枪打穿坦克的侧装甲,因为配用这个弹是为了打装甲车用的不是打坦克,打坦克我还有tac-50大口径反器材步枪。

没想到高能穿甲弹打在那片银白色上后竟然打出一个小黑点,从瞄准镜中可以看出来确实是打出了一个洞。正在前进的坦克突然停了下来,而边上的士兵也看到我射击他们的首领忙端枪对我一阵扫射,另一辆坦克也开炮射击。我抛出早就准备好的数颗手榴弹正好扔在前面的众首领面前。然后在扬声器中大叫道:“塔斯兰,没想到你竟然……”

然后扭头抱着枪便跳下了楼层,跟在大熊和屠夫后面直奔会议室而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