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五十一章战争= 人性-感情-道德

第五十一章战争= 人性-感情-道德

本书:狼群  |  字数:8956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我坐在悍马的前座,看着眼前的飞退的路灯,看了一眼边上的屠夫,我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不让我把哈维给带出来?你不是很崇拜他吗?”

屠夫没有说话只是专心的开着车,过了好一会才慢慢道:“你帮不了他,你以为给他一杯酒就能让他从颓废中再站起来?你太天真了!”

“不给他酒,我们可以让他戒酒呀!”我说道。om

“不给他酒,他会死的,他只有在酒醉后才能平息心中的愧疚和折磨,他是在逃避,逃避面对现实逃避承担责任,这样的人已经不配做一个军人。”屠夫已经没有了刚见到哈唯时的惊讶和兴奋,代之而起的是一丝失望和伤悲。

看着失去了精神偶像的屠夫,我也不知应该说什么只好辨解道:“不能这么说,他可是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谁都承受不了这种打击的,如果是你,你也不行!屠夫”

“谁告诉你我不行的?”屠夫瞳孔突然一阵收缩后突然暴射出疯狂的光芒看着前方的公路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心头一震,我听说屠夫没有亲人,难道……我敢往下想了,怪不得他是这么的嗜杀,估计这就是原因吧……

我不敢接口再说什么了,到时后座上喝的有点发蒙的redback接了一句:“佣兵的圈子中发生在战场上干掉昨天的队友和亲人的事情很常见,虽然血勇士的事比较少见但不能成为他堕落的借口,军人要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一副坚如钢铁的心肠,他没做到他是个失败者!”

我猛然回头看了一眼redback,难道她也打死过自己的朋友?那我以后会不会也在战场上碰到这种事?我不敢想像……

“如果没有一副铁石心肠呢?”我呐呐的问道。

“不够冷血的人正在弹壳堆成的山坡上腐烂着!”屠夫一脸漠然的说道:“如果你怕发生这种事,就看紧点你身边的人,比方说这只喝成傻鸟的母蜘蛛。”

“你才是条公狗!”看来redback还没喝醉,还知道屠夫在骂她。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的坐在车中,一时沉闷的空气塞满了车内并不宽敞的空间。直到redback一口吐到挡风玻璃上,顿时车内满是酒精和呕吐物臭气。

“尻,你这个臭娘们,我的车!”屠夫躲闪不及被溅了一手,恼怒的大骂道。

“嗯……这样舒服多了!”redback一脸舒服的表情躺在后座上一点也不在乎在边上跳脚的屠夫。

“看看你的女人干的好事!你来把这些东西摆平。操!”屠夫一推车门跳出车外在那抖动胳膊想把沾在身上的呕吐物给甩掉。

我看着车外一脸恼怒的屠夫和后座一脸惬意的redback还有身上溅的脏物,哈哈的笑了起来,妈的!今天真有意思。

“不会喝酒就不要喝逞什么能呀!不舒服了吧!”我一边小心冀冀的转动方向盘和拉动沾满呕吐物的排挡器发动汽车,屠夫把开车的“脏活”交给我了。

“酒是挺好喝的,就是喝多了不舒服!”redback说出一句酒中真言。看来清醒了不少。

“那以后就少喝点!”我无奈的说道。

车子慢慢的驶进了基地别墅的停车场,还没等车停屠夫就迫不及待的跳出了车子,站在空地上深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好像刚才是坐在没打扫干净的厕所里似的。

我也跳出车子,干净的空气一冲入鼻子我才知道刚才车里的味道却实不怎么样。扭头看了一眼摇摇晃晃想穿出车的redback,我无奈的扶了她一把看着她也深吸了一会空气,没想到她竟然说一句极其搞笑的话:“屠夫的车真臭!我以后再也不坐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的车臭?我的车臭是我弄的吗?我要教训教训你这个小混蛋!”屠夫气的鼻子都歪了,撸起袖子晃动拳头跑了过来。

“怕你呀?打就打,我还不信打不过你!”redback竟然摇摇晃晃的把上衣一脱,光穿个抹胸挥着小拳头也跳了过去。

“操!”我一下就晕了,妈的!这小妞酒品可不怎么样呀,以后决不能让她再喝酒了,我赶紧上前拉架,结果三下两下架没拉开自己倒被打了个鼻青脸肿,我也火大了,一人一拳把他们两个打了个屁墩。

“妈的!不管你们两个了,打死才好呢!”我骂了一句一甩手向屋子里面走去,倒是他们两个愣住了,估计没见过我生气。

redback揉揉脸站起来,恶狠狠的对屠夫说了句:“下回要你好看!”然后跟着我也进了屋子,追上我给我头上来了个暴槌,一边追打一边骂:“臭小子敢打我!看我怎么整治你!有本事单挑,不要以为你会什么中国功夫我就怕你,我也会,看我的截拳道……”

看着这个神经大条的女人,我无奈的赶紧向地下射击场跑去,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希望那里有人能治住她,我是不行了!

到了地下射击场,大家已经在那里了,有的在整理枪支有的在射击,因为在室内所以枪声比在外面要大很多震的我耳朵都有点疼。看见我们三们进来大家都停下手里的活回头打量我们,不过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很吃惊的样子。

“你们怎么了?喝酒打架了?”队长歪着头看着我脸上的淤青。

“嗯!我们碰到了黑铁!”屠夫抢先把酒吧的事说一遍,但对哈唯的事只字末提,看来在他心里还是不愿让血勇士的威名受损,能瞒一时是一时。

“吼-吼!!”冲击和恶魔一起叫道:“那小子还记着你打断他手脚的事?再教训他一顿,老大不小的人了就是不明白什么叫差距没事就缠着你,不如哪天得闲把他做了吧!”

“嘿嘿!今天我又打把他两只手打断了。等他再好起来估计最少也要半年后了,不过这回他不是一个人,还有不少帮手……不过被我们三个都干掉了!”屠夫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打量着桌子上的枪械一边试玩一边说道:“把他做了干嘛?这样不是挺好?没事有个练手的沙包。”

“食尸鬼发威了?!干掉几个?”冲击拍了拍我的肩问道:“不会被人暴扁一顿吧?”

“要不要试试?”我对冲击晃晃拳头,他和我对打练习的时候就没有赢过。

“那还是算了!”冲击耸耸肩道:“等我练好了必杀技的时候再说!”

“你练必杀技?等你练好了食尸鬼就已经天下无敌了,这小子好像研究出一种什么功夫,专门打关节和骨头很像擒拿手和锁技,但又不是。这种东西似乎是一种专门以弱胜强的功夫!”屠夫一边挠头一边若有所思的说道。

屠夫确实厉害,不服不行,只是看了一眼我和黑铁以及那个被我废了双手的家伙的对打就能分析出我这种技法的两项很重要的成分。

“太极拳!”几乎所有人都惊叫出声。然后一下子凑到我身边把我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是不是太极拳?”

“我知道太极拳是很厉害的功夫,专门以弱胜强……”

“是呀,我也在电影上看过。那个门派叫武当派,我还听过他们出的专辑呢!”

“是呀,是呀,我也听过……”

“……”我无语了,武当派乐队?估计再说一会武当派就成了卖热狗的了。

为了中国功夫的清白我赶紧打断他们的话,说道:“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你们说的是美国的武当派hip-hop乐队,不是中国的武当派!太极拳出自我们河南温县陈家沟,我虽学过但我用的不是太极拳。”我极力的想扭正这帮美国人脑中已经根深蒂固的思想。

“不会吧,太极拳怎么会不是出自武当?不可能的?我看过那个电影上说是张三丰创的太极拳。”一群人义愤的指责我骗人。

“不,不,那不是真的,中国的太极拳流派太多,连佛教都有禅门太极拳,道教当然也有它的太极拳了,但从史料上查就是清末出自河南陈家沟……”我不停的给他们讲中国的太极拳的起源,但看他们一脸迷茫的表情我知道我这是对牛弹琴,一群外国人怎么会了解中国的文化呢。

“你们不要说了!”我止住这群欲争辩的家伙:“你们不可能比一个中国人更了解中国的文化的。”

听到这一句大家想了想也是才停止了争论,但恶魔仍不忘问我用的是什么功夫。

“我用的功夫不是出自什么门派而是我从我爷爷那里学会的骨术,他老人家是一个捏骨匠人,就是那种能隔着皮肉复元碎骨的中医骨科医生。加上一些中医经络学说的按脉截脉和反筋背骨医法而成,没有那个以柔制钢,推放力的说法,也不是太极拳。”我硬着头皮把自已这一套拿出来献丑,如果是在中国我就不说了,因为这在中国都是不值钱的功法,但在外国估计能唬住他们。

果然,一片惊呼声传来,一群人大叫着又你一言我一语的问了起来,人人脸上都是羡慕和敬佩的神色看的我很爽,果然如传言一样中国功夫在外国人的眼中就像神话一样高不可攀。

就在我苦恼怎么给他们解释什么叫穴道,什么叫经脉的时候,天才打开门走了进来后面大熊和狼人,全能等几个壮汉抬着几个箱子起了进来,我赶紧说要开会了,才让这群想学神奇武术的家伙冷静下来,不过他们也很精明的告知等开过会再继续“讲座”。

我从一“口水圈”中脱身后,赶紧凑到天才跟前,生怕他们再把我围起来,我真是没想到中国武术有这么大的魅力。

“好了!大家静一下,天才有话说。”队长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

“我正在女人身上爽,你最好有足够好的理由,不然我就捏断你的脖子。”公子哥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

“救你的命这个理由如何?”天才一脸神圣的像救世主一样的表情说道:“上次任务疯子被流弹致命大家都看到了,而修士被正面命中去却没有任何问题,所以这就把战场防护的问题提到了日程上,以前大家都是快速作战部队的,所以轻装上阵很重要,二三十斤重的钢板防弹衣虽然不重但是却影响行动。所以大家一直都没有用防弹衣的习惯,但队长在墓园的意思……”

“天才。长话——短说!”恶魔不耐烦的插嘴道。

天才白了恶魔一眼无奈的简缩道:“我造了新型的防弹衣,很轻而且效果很不错。”

说完天才递给大熊一件看上去很普通的军装挂在射击靶上拉远二十米,然后拿出一把9毫米口径的usp手枪对准那件军装连开六枪,再把军装给拉了回来摊在我们面前,大家凑到近前一看,所有的子弹都打烂了衣服但却没有穿过去卡在了衣服纤维中。然后天才又拿出来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多功能战术背心也来了几枪,这一次连布面都没有射穿。然后,又拿出一把ak对着背心来了两枪,这一次把背心的前面给打破了卡在布料中。他又拿出几块很薄的陶瓷板一样的东西塞进背心内,又打了几枪,这一次就没有问题了。

“这次我找到了一种麻,这种麻加工后的抗拉扯力强的令人难以致信,加上特殊的编织排序,做成了这种防弹军衣,只有一层便可以防得了普通9毫米手枪的攻击,如果是多层叠加就可以防得了7.62x39mm(弹头直径x弹壳长度)的ak47的枪弹,如果想防的了狙击弹就要装上这种碳化硼防弹陶瓷。”天才把衣服递给大家传阅,然后接着说:“我的主要目的是为防得了最常见的7.62毫米的ak枪弹和北约标准弹,这衣服不防穿甲弹和各种特种弹。”

我接过军装和战术背心一看,摸上去就和一般的军装没有什么不同,而且手感还更好,重量也轻一点。没想到这么薄的布料竟然能防弹。

“只穿军装,我只能说它能起到抵御流弹和飞溅物的作用,如果套上防弹背心就可以和传统防弹背心一样抵挡的了ak的子弹,装上陶瓷就可以放心的在站场上漫步了!”天才很幽默的说道:“这种防弹背心比美国刚研制出来还没有装备部队的”拦截者“防弹背心的防弹能力还高50%,而且不装陶板就和普通衣服一样轻。”

大家都越看越欢喜,谁都不想死如果能用又轻又防弹的装备是人都喜爱。

“干的不错!”队长高兴的拍了天才一下,差点没把他拍趴下。

“谢谢!”天才一边揉肩头一边不情愿的感谢队长:“下在介绍我最新给大家提供的武器,刚才大家也玩了我新制造的武器,大家有什么感受?”

“没什么!除了轻一点其它和普通的枪没什么两样!”一群人都说道。

天才没有说话,只是拿起把m249机枪装上2000发的弹链来到了射击口,然后打开保险拉动枪机开始射击。两分钟后子弹打完了,天才扭过头看着我们说:“有什么不同?”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谁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同,到时边上晕乎乎的redback说了句:“枪管没冒烟!”

这时候大家才发现,原来机枪的射速太高一般是每分钟1000发子弹,所以火控部件很容易过热,如果一直以每分钟1000发子弹速度打枪,两分钟后就要换枪管或冷却枪管,如果不这样做就会出现枪管过热引起枪弹自燃和枪管变形,严重了会引起枪管破裂。所以一个机枪手一般都装两根枪管一根备用,打两分钟就要换一下枪管,这是非常烦人而且在战场上会致命的缺点。

“我在火山的溶岩中发现一种物质,它可以在数千度的高温中保持形态不溶化,所以我就在那个火山口建了个实验室收集了很多这种材料,然后想把它提炼出来,可是你知道这个东西不怕高温所以用熔炼法是不行了,你们猜我是怎么把它提练出来的?”天才在那里卖起了关子。不过看大家一脸关我鸟事的表情后失望的自已揭开了答案:“我用生物提炼法,培养了一种细茵,让它来吃这些矿石,然后它们吃饱了就会撑死,死了以后留下来的尸体就是提出来的那种物质,我叫它x,这种物质很有意思,能增强物质的耐磨,耐高温和低温的性能。精纯的x物质更加耐高温和磨损,根本无法和普通钢材融合,我又培养了一种既吃x物质又吃铁的细菌才把两种物质给融合在一起,这其中的艰辛一言难尽呀……”天才摇头晃脑的讲来讲去,一会什么化学工式呀物理数据都出来了,听的这些人心急火燎的。

“天才,长话——短说!”恶魔脸色难看的握了握拳头,骨节啪啪作响。

“噢……就是说我练的这种钢材极耐高温,连续打上个几万发枪管都不发热,枪机打上数十万发都不磨损,所以大家都不用带备用配件上战场了,可以减轻大家的负担!”天才看大家脸色都变的不爽了,赶快打住理论讲座进行总结:“这些武器全是用x钢材铸成的,大家全部换装。而且狼群的成员都喜欢使用各国的不同武器,有时候子弹口径不容易统一,所以现在除了狙击手全体换成北约制式口径武器,m16的可靠性太差就不再提供了,以后我再提供的m4也是参考ak47的防污系统作了改造的。现在主推g36和ssg550系列,大家可以试试枪,看看哪一个比较顺手。”

天才总结完,大家开始挑选装备,无一例外的都挑选了不装防弹陶瓷的战术背心,因为做为渗透作战的佣兵部队主要是强调机动性,打了就跑,轻装上阵,灵活应敌是最重要的,所以不装重达二十斤的陶瓷板一点也不奇怪。

大家挑选自己喜欢的枪型开始试射,顿时射击场中枪声暴起。我赶紧把特制的耳塞装进耳中降低枪声对我耳朵的伤害。天才看大家玩的都很顺手不停的向他打手势称赞枪好,也会心的笑了。然后扭过头把我拉到桌边,打开两个放在桌子上的大箱子,开始献宝。

redback和屠夫等人也围了过来,想看看我100万买了点什么东西。不过我估计他们其实是想看我吃了多暴的亏然后来取笑我的。一群贱人!

天才先拿出四根枪管对我说:“这四根枪管5万美金!这两把psg-1狙击枪每把5万美金,ssg69两把5万美金,两把麦克米兰tac-50大口径狙击枪加两根枪管10万美金,这把hk21e是2万美金,改装16发弹匣的mk23手枪10把5万美金。fn公司的5-7式手枪两把2万美金,p90和mp5k是5万美金……”看着天才从箱子中拿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多,大家的嘴咧的越大天才刚一结束报价,大家哄堂大笑。

“刑天,你可是被骗了!这些东西连20万都不值,你给了他100万美金。哈哈!你亏大了!”所有人都捂着肚子笑道。

“放屁,放屁!”天才急了:“我天才做生意,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谁敢说我卖的枪贵!”

“那psg-1虽然是世界是最精确的半自动狙击枪,可是才卖1万美金一把,加上配件保养也不过2万,你卖5万还不算枪管,厉害!厉害!不愧是天才!”连一向冷冰冰的快慢机都张着大嘴笑出声来。

“是吗?那他们用的是x钢吗?能打到1500米远吗?这四根枪管可是我专门跑到瑞典找的最古老的手工制枪作坊的工匠用手工拉割的膛线,光是付给工匠的费用就有2万了。这把枪的瞄准镜是我参观hk的wsg2000远程狙击系统的设想制造的。”说着天才从箱子里拿出两个和“幽灵红外”热成像器一样的瞄准设备:“这个瞄装镜集合了望远镜和测距仪还有夜视以及热成像功能,不用临时加装任何附件只要按一下钮就可以完成狙击手所有的现场情报收集工作。微电脑弹道测算使一个菜鸟也能在1000米内把十发子弹全打进一个苹果内,什么枪都能用!你告诉我黑市上买的到吗?”

天才的一顿抢白把塞住了大家的嘴,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桌上的东西,仔细打量起这些东西和平常装备有什么不同。

“这所有的装备我都是给你两套,枪管是用来转换口径用的,hk21机枪你只要把枪管和枪机调整就可以由7.62毫米口径变成5.56毫米口径,其它的枪也可以。”天才一边说一边快速的在半分钟内不需要专门工具就把7.62mm口径的hk21a1变换为5.56mm口径:“狙击枪的枪弹都是我特制的火药,在不改变子弹规格的情格下我能让北约制式子弹性能提高一倍。”

我拿起桌上的狙击枪装上枪管和瞄装器到射击区打了几发试试枪,果然如天才好说这枪的性能提高了不是一点半点,因为psg-1的它采用了特殊弹药和内置消音器,发射时几乎听不到枪声。它有很高的命中率,但射程和穿透力却比普通狙击步枪要差得多。天才改装过的psg-1完全没有了这两种缺点,用特殊弹药射程能达到1500米外,而且在1000米上能轻松的打穿美军的标准钢盔,而且抛弹口也改进过,弹壳也不会跳到10米远了。

只是瞄准器里多了不少电子数据跳动让我很不习惯,风力、气压、温度、高度、相对目标的角度、倾斜度连磁场参数都有,一排排的变来变去看的有点头晕,天才毕竟不是狙击手,不知道如果一个狙击手在瞄准镜在看上二十四个小时的这东西就什么也别想打中了。分神呀!

有了这个东西射手只要抠动扳机就行了,这东西更适合新兵用而不是有了实战经验的战士。我给天才提出了修改意见,去掉了很多实战无用的功能,让这个瞄准器再简洁点,尤其是里面竟然还有几个小游戏,天才说是让我战争空歇没事的时候解闷用的,我无语……

我又试射了其它的武器,果然如天才所言其它武器性能大副度提升,特别是大口径狙击枪用了这种瞄准器和弹药后,在2000米外子弹竟然能全打进一个蓝球大小的区域内,真太不可思议了!

当天才给我拿出他发明的各种反器材弹药后,大家更是惊奇!子弹看上去就像是玻璃弹头里装了水银一样-流光异彩。

“这种弹药,里面的化学物质是……”天才还没开讲就被大家杀人的目光给堵住了嘴,只好呐呐的说:“我长话短说,长话短说!它里面的物质一但从弹头内流出来碰到空气就会吸收周围的热量瞬间制造出极低温度,大约是零下70度的低温,然后再用高热穿甲弹打在它冻结的钢板上,穿甲弹的功效能提高十倍有余,如果是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枪这样配合使用能打穿主战坦克的正面装甲。”

天才一口气讲完这种子弹的功能后,大家都对这种子弹提起了兴趣,纷纷要试射。

“一发1万美金!”天才伸出手笑了笑,那个样子很像个奸商。

“你杀人呢?一发子弹1万美金?那我还不如买四个火箭发射器,不但打八折还送两箱炮弹呢!”先锋叫道。

“呵呵,火箭弹能打穿美国m1a2主战坦克的正面装甲吗?一辆坦克多少钱?我觉的我卖的不贵,这个东西可不是说造就造的出来的,如果那样美**队不早就列装了吗?”看天才脸上那天下就此一家的表情,我才体会什么叫知识产权,什么叫物以稀为贵。

天才给了我三十发这种“冰弹”,然后又给了我很多特种狙击弹。拿着手中听都没听过的武器,我总算找到一种物有所值的感觉。

枪,这是个在以前只有在杂志的彩页和侃大山时才提到的陌生“凶器”,但现在却成了我赖以生存的吃钣家伙。真是人生无常呀!psg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重但我拿在手里反而有一种很稳的感觉,摆弄起来毫不费力。抚摸着冰冷的枪管,这是第一把真正属于我的枪!

下面的时间在枪械的轰鸣声中过去了,当我清晨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边上睡的正熟的redback,有一种这就是生活的感觉……

摇醒redback和大家一起开始晨练,狼群没有像军队那样的死规定要几点训练,要几点吃饭,但所有人除非重伤都没有偷懒的,因为佣兵不需要人催促,死神就会鞭策你,为了能在战场上活下去,每个人都自觉的加大的运动量保持最佳体能,随时准备出征。

负重十五公里跑后,大家开始吃饭,然后开始一天的练习,除了体能训练就是战术训练,把各种复杂的技术变成本能的反应便是这种训练的目的。每天三个小时的射击训练,需要打掉数万发字弹,只是为了战场上击中对手的那一颗是你打出枪膛的。不断的学习各种语言,只是为了能在外国打仗的时候能听懂敌人是想攻击还是撤退。各种车辆的应用只是为了知道一枪打在哪里能将车内看不到的目标击毙……

redback在狼群中很快活,听她说在神之刺客里每天的训练很少,大多的时候都是在帮人做教务什么的不像佣兵更像传教士。她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更像她小时候的家,每一个人都充满了生存的**。但她也只是在这里呆了三天的时间便离开了,毕竟她是神之刺客的成员,她有她的任务和生活,离开那一天,我们两个疯狂的*,欢好的痕迹遍布房间的任何地点。走的时候她不让我去送她,因为谁知道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我只能在心中说道:这她妈的就是生活!

拿出手机给家里拔了个电话,听到母亲的声音传来我竟然有了恍若隔世的感觉。我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母亲的声音,呼吸着着电话中传来的母亲的气息!

刚放下电话,队长通知:“开会!有任务!”

坐在会议室一群人都盯着面前的大屏幕投影机,上面是今次的任务。

队长笑了笑道:“这一次我们的任务是大家很熟悉的利比里亚。任务很简单:替政府军暗杀一个反对派的首领!”

“利比里亚,我们不是刚从那里回来吗?”我惊叫道:“而且我们还替*军打仗干掉那么多的政府军人,我还打死了国防次长。他们怎么还会请我们?不会是个圈套吧?”

“不!不!你不明白。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队长笑了笑说:“我们帮政府军只是个暗杀任务,不用去多少人。叛军并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佣兵团,政府只知道一个中国佣兵干掉了他们国防次长,也不知道是你!不要怕!”

回到自已的房间,一边收拾行装我一边想不通,这个情况怎么这么像帮别人打架,打赢了再回手揍自己人一顿一样,这好像叫背信弃义!

扛着psg狙击枪慢慢的走到队长面前,我鼓起勇气说道:“队长,我觉的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很不道德呀!”

队长看了我一眼扭回头看着远方的天空说道:“如果两个人打架,都拿把刀,甲把乙杀了你说他是不是不道德?”

“生死相搏,各凭体事,没有什么不道德的!”我想了想说。

“不错,如果拿刀杀人的都不能这样评论,你怎么能说刀子不道德呢?”队长说完向前走去。

我愣在当场,原来我们就是一把刀子,用来杀人的刀子!刀子是没有道德的,但我是刀子吗?我不是人嘛!

跟在队长身后,我怎么也想不通这个问题……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