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五十章酒吧斗殴

第五十章酒吧斗殴

本书:狼群  |  字数:7792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哈唯趴在地上,顺着酒水的流向一直向破碎的酒瓶舔去,就在我想上去把他拉起来的时候,一只穿着军靴的脚突然踩进酒水里挡住了哈唯的“路线”,这时候哈维才抬起头顺着脚向它的主人迷迷糊糊的扫了一眼,显然他认出了把他踹倒的人是谁,可是他并没有反攻只是很丧气的绕过那只脚捧起了后面那破碎的酒瓶把里面没有流尽的酒液倒进了口中。om

那只脚的主人却一脚把哈唯手中的破酒瓶给踢飞了说道:“血勇士,给我把鞋上的酒舔干净,我给你买瓶酒怎么样?”边上的人又都哈哈大笑起来!

哈唯听了这话后竟然考虑了一下低下头要*那家伙的皮靴,我一下子坐不住了,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样侮辱人太过了。我站起来伸手把哈唯拉住了,并把他拽了起来转身想把他带到边上的一张桌边坐下,这时候突然一只大手从背后然后按住了我的肩头。

“嘿!小子,谁让你多管闲事了?你是不是欠揍?想我给你松松骨?”是那个嚣张的家伙。

我扭过头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他眼睛是棕色的眼神闪烁不定,我们两个没有说话,我不知道我的是什么眼神,但他和我一对眼就忍不住低下了头不敢看我的眼睛,但随即又意识到这样很没有面子又鼓起勇气抬起头想正视我,可是眼神一搭上就又不自觉的避开了甚至脸上的肌肉都是一阵抽动,没两秒他就又垂下头不敢看我了放在我肩上的手也松开了,我把哈唯带到边上的桌子边让他坐下,给他要了瓶酒。

“达特。你怎么了?为什么放过他?你吃错药了?”边上和他一起来的家伙们开始起哄叫嚣着。

“你们不用管我的事……等老大来了再说……”

我没有注意听他说的是什么,因为我看见redback和屠夫一推门走了进来,看见我便朝我走了过来。

“你小子怎么跑这来躲清静了?”屠夫叫了杯威士忌坐在我边上,redback也叫了杯白兰地坐在了我的右侧。

“没事,想起点事烦心!出来转转。redback神父知道你跑出来喝酒吗?”我不想谈关于我自己的事,便想把话题转到redback身上。

“别岔话题……关我什么事?我是不想在那个污秽的地方呆才跑出来的。再说我现在成年了,又不是修女,我为什么不能喝酒?我就是要尝尝。还有他说要见你,如果你有空去找他一趟……”redback喝了一口白兰地被烈酒冲的一皱眉。

“你别喝了……你又不常喝酒,这酒又烈,容易喝醉……”我拦住redback想从她手里把酒杯夺过来。谁知她还不让,两个人你抢我夺了半天我也没把酒夺过来。

“你是哈唯?哈唯。戴森?血勇士?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屠夫的的声音打断了我和redback的抢夺,我停下手看着屠夫:“你认识他?”

“当然,血勇士,七十年代最负盛名的佣兵。几乎所有的战场都见能到他,那时候佣军薪水少的可怜打一仗才几千美金,不过听说他赚了数百万家财呀!你想想他打过多少仗?而且能活下来每次打仗都被敌人和战友的鲜血染红所以才叫他血勇士。”我认识屠夫来这是他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没错我就是……你认识我吗?那请我喝杯酒吧!”哈维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看了屠夫一眼说道。

“操!怎么变成这德行了?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伊万。屠夫……我们见过面共过事的……”屠夫皱着眉头打量着变的邋遢和乞丐一样的哈唯。

“噢。我们认识还是战友?那就更应该请我喝一杯了……”哈唯咧着大嘴露出刚嗑掉一半的门牙冲屠夫笑了起来。

屠夫又给他叫了杯酒看他喝掉,然后无比感叹的说:“当年我刚加入佣兵这家伙还是我的偶像呢。现在怎么成德行了?”

我小声的把哈唯杀死自己亲生儿子的事告诉了屠夫,他点点头表示原来如此。叹息的说了句:“悲剧呀!悲剧!这家伙挺惨的。”

“我尻!你嘴里也能说出悲剧这个词?我以为你不知道惨字怎么写呢!”看屠夫感慨比看见牛吃肉还让我惊讶。惨?我觉的凡是认识你的不论朋友还是敌人都已经惨的不得了啦。敌人被你折磨,朋友被你戏弄。

“一个英雄变成这个样子太惨了,还不如死在战场上呢!嘿嘿!要不我现在结果了他吧,免得继续败坏我心中的行像。”屠夫搓了搓手道。

我对他这个动作太熟悉了,这家伙想见血的时候就这副德行。原来做这家伙的偶像也这么危险呀!稍不小心就会被干掉……

正当我正为怎么阻拦屠夫而烦恼时,我身后感觉有人走了过来,并传来一个声音:“银头发的小妞!长的不错呀,多少钱?兄弟们想跟你乐乐!”

我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刚才羞辱哈维那群人中的一个,我还没出声就听见那家伙“嗷!”的一声叫了起来,扭过头一看redback头都没转一回手正捶在那家伙下阴上,把那家伙打起了两公分高,摔在地上蜷着身子不断的翻滚嚎叫。以她的力气,估计这小子不废,也半年下不了床了。

“哈哈!哈哈!小妞够辣的!”酒吧中的人一看有热闹看全都来劲了,这些人都是没事还想找点事的主,现在有现成不要钱的现场看当然后高兴了,纷纷把桌子给拉开空出场地准备看戏。看了一下周围,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连酒保都不管。

我一直想低调不惹麻烦,可是这小子调戏谁不行竟然想调戏redback,不管怎么说redback现在是我的女人了,不管她是怎么想的以后她的事就是我的事。现在这架是一定要干了。

屠夫和我站了起来准备开打,我把手放在了手枪把上,但是被屠夫给拦住了。“佣兵的规矩,在非战区的城市内打架不能用枪。不要拔枪!”

我把枪把上的手又收了回来,看来是肉搏了,正合我意!这些日子我天天在钻研我哥以前强灌给我的武术和一些我自己练习中得到的构思。稍有收获,这正好是个练习的好机会。

我晃了晃肩膀和屠夫并排站在一起,redback端起酒杯把剩下的酒一干而尽,然后把杯子一摔也站了起来,看起来是也想动手。

“那个……redback!”

“什么?”

“嗯……那个……算了……不提了!”我本来想让她不要参进来的,可是看她一脸坦然而跃跃欲试的样子。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必竟她不是一般女人用看一弱女人的眼光对待她,对她是一种侮辱。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加了句:“小心点!”

redback看着我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又回过神,神秘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这时候我才收回分散的注意力,全神贯注的打量起对手来。

对面站着十七个人其中有一个高大的黑人,看上去有两米多高壮的像个黑塔,这个家伙刚才不是和他们一起进来的,估计就是刚才他们口中的老大,怪不得他们有胆子敢挑衅了,看这个家伙的样子就够压阵的。

“黑铁。原来是你!怪不得这群小杂碎也敢跳出来乱吠。怎么着想报上次的仇?不要仇没报了再被我打断一次手脚。”屠夫用那阴森森声音在那里调戏那个黑大个。

“屠夫,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上次的账我一定要讨回来,好不容易逮到你落单我这一次一定要废了你。”黑大个的声音倒是挺有磁性。

“尻!你们有仇?你怎么不早说?”看来这场架不是冲我也不是冲哈唯redback更是个开战的借口,原来根源在屠夫这。

“怎么?你怕了?没事,怕了你就站在边上看着。我一个人就能摆平这群废料。”屠夫摇摇脖子,准备开打了。

我没说话只是慢慢的开始运气,我的硬气功是我哥教我的,听说他这套快速运气法是花了无数钱请了无数酒从一个中央领导人身边的贴身保镖那里“偷”来的,那家伙才是真正的高手。这种运气法比一般的硬气功运气快不止一倍,这样才能应该付战场中的突发情况。我占了和他是亲兄弟的便宜没花钱就学到了,可是当时我并不领情被他打的好惨才认真学了两个月,现在想来真后悔,好在我记忆力好前一段又好好回想起来重新开始恢复练习,效果还可以。

吸了一口气,一股热流从腹腔绕过后腰下通两腿上致两肩,我的肌肉一瞬间便绷紧了而且充血粗大起来,慢慢的我原来合身的军装开始被撑的贴身,随着气越运越强原本宽大的军服变成了紧身衣,仿佛我一动衣服就裂开似的。

“硬气功!好小子,我怎么不知道你会这种功夫?怪不得你当初第一次见我挡住弩箭竟然喊出硬气功。原来,不是你见识少,是你也见过那种程度的硬气功呀!”屠夫一边惊讶的看着我一边脱掉上衣露出那身如小山般的肌肉。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我也觉的衣服很碍事便也脱了下来。

“不要以为你长了几斤肉,又学会了硬气功就能打赢我。我可不是吃素的!”屠夫一边说话还不耽误一拳打倒一个扑来敌人。那家伙被屠夫一拳打的倒飞出去两米多远砸在桌面上一百多斤的体重加上落下的加速度把桌子直接砸成了碎木块。

我不知道应该下多重的手所以就拿屠夫做参照,定好了标准后,正好一个家伙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一个勾拳打向我的腹部,看拳势是想打我的肝部,肝部被击中后会引起短暂的身体功能障碍,这是拳击中常用的一招不是格杀术,因为不致命所以我就想试试我的硬气功练的怎么样了,所以没有躲,硬受了他一拳。

拳头打在腹肌上,感到一股挺大的冲击感,但却没有痛觉,我知道这个家伙和我差太多了,他根本不行!因为我哥说过硬气功练了后并不是感不到痛疼而是提升抗打击度,说白了就是再大的打击不会疼的失去反击能力。如果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打在身上就不会觉的疼。

接二连三的组合拳打在我身上和脸上,只是打的我晃动了一下头而已,这个家伙明显没想到一个亚洲人能这么耐挨一愣神。我趁他愣神的空隙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直接把他单手拎了起来,150来斤的体重对我来说就像个小包袱一样轻,我抡圆了胳膊对着墙像摔烧饼一样把那个家伙砸在墙上,我只听见连墙上的窗户都震的“咣铛”巨响了一声,那家伙向个皮球一样弹了回来碰倒一张桌子后趴在地上就不动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呼!”我还没回身背后传来风声,我一回头看见一个家伙跳了起来一个使了个泰拳的膝顶,飞速的向我的头顶了过来。我仗着硬气功的强横没有退步闪身也没上步冲拳而是竖起两只小臂挡住了面门,让他一记膝顶实实在在的夯在了我的胳膊上,小臂上传来的火辣感觉告诉我这个家伙确有实力,比上一个家伙强太多了。还没等我缓过劲腾出手还击,脑后一紧,后脑勺被他给扣住了。抱头顶!我心中一下就窜出这个泰拳最有名的招式名称。果然,念头刚起腹部传来的猛烈撞击就证明了我的猜测。这个家伙明显比刚才的人狠多了每一下都朝两侧软肋顶来,撞的我软肋“咔-吧!咔-吧!”直响,要不是有刚练出来的厚厚的腹侧肌和一口气包裹这两侧的肋骨就断完了。我赶紧先抱住他的腰然后用双掌正面压住了他的大腿,让他抬不起腿来,下面的危机刚解决扣在脑后的双手突然松开了,一个下压的肘斜击正打在我的左太阳穴上,打的我眼前直冒金星。我的头还没摆正右耳边又响起风声,我赶紧用手一架,一击肘击打在了我的手上躲过一劫。

一连串的攻击如疾风暴雨,这个家伙应该从小就开始练泰拳,不然不会这么的纯熟自然,虽然挨了好几下,不过有硬气功顶着没有什么重伤,皮肉上的疼痛一下子就过去。我趁他后仰身立肘想击打我的鼻梁时拉开的距离,突然发力用眉头重重的撞在他的面门上,砸的他捂着鼻子直摇头暂时失去了方向。然后一手刀打在他的脖子上,手指砍在他的脖节上,就像打断一个塑料管一样传来“嘎-巴!”一声。这家伙一下子捂住脖子跪在了地上。躲过背后扔来的酒瓶,在他的帮手上来抢人之前,我揪住他的头发向身边的吧台沿上使劲一磕,把桌沿都磕掉一块,把他的鼻梁整个碰成两段后,一脚踢断他两根肋骨把他踹到了一边。

第三个上来的用的是以色列的近身搏头术,双手齐肩不动一脚侧踢看上去很像是中国的散打,因为快刀会这种近身搏斗我常和他对打,所以对这种比较奇怪的“无赖”搏斗术很熟悉,我还是仗着硬气功直接受了他一腿,让他一脚踢在我的腰上,其实他这一脚是虚的本来是想让我闪一下,身体一动他就可以用手指插我的喉节了,但没想到我不躲这一脚踢上也没有什么力气,我用手一捞,正好抱住了他的左腿,他看不好,右腿腾空直蹬我的胸口,如果我不躲就借这一蹬之力把左腿从我手里抽出来,我一哈腰这一腿从我肩头蹬过,我立起左手朝他的小腿上使劲砍了一下,小腿骨是两根骨头组成,前面的胫骨粗后面的腓骨细,我这一下打在腿侧上把他的腓骨砍断了。

我一松手,他就惨叫一声收回左腿,可是脚刚一着地腿一软就摔倒了,头还没挨地在空中被我一脚踢在脸上,像踢皮球一样带着他的身体打着圈飞了出去,碰到无数的桌椅。

“打的好!杀了他!”“打烂他的脸!”边上的人疯狂的叫着,吼着。混合着激烈的音乐刺激着我的野性,一股兽性冲上心头胀的胸膛快爆了一样,一把接住屠夫打飞过来的敌人像擗木棍一样把他重重的墩在我的膝盖上把他的脊骨都磕断了,像个折断的木条一样搭在我的腿上。

我刚放倒第四个家伙,背后就被重物砸了一下,我扭头一看是个被redback打飞的倒霉蛋,这时候我才注意到redback用的也不是格杀术,而是用的截拳道。我知道她的力气大没想到她的动作也这么灵活和小猫有一比了,而且拳速很快还有分量被她打上的家伙都是口嘴冒血倒飞开去。而且有意思的是发现我在看她,居然还学李小龙那一套“噢噢”叫了两声,非常搞笑根本没有把这些家伙看在眼里。

就在我一走神的时候,左脸上传来一阵巨大的疼痛,一记重拳打在我的下巴上,力量大的把我从地上打飞起来摔出去一米多远,碰倒不少人和桌子,不少的酒瓶砸在我的脸上,还有点酒水穿进的鼻孔呛的我一阵咳嗽。还没咳嗽出声下巴一阵巨痛,我一摸下巴竟然脱臼了!

我扶着下巴跳了起来,一看是那个叫黑铁的家伙,怪不得这么大力气,和大熊有一拼了,一不留神竟然被他把下巴打下来了,真该死!我端着下巴捏着耳孔前方的关节头对好骨环使劲向上一顶随着一阵巨痛,“嘎巴”一声脆响,下巴又被我迅速的接回原位。我张张嘴活动一下颌关节,一股子酸痛感觉别挺多不舒服了,妈的!

没想到这个大老黑竟然第一个挑上了我,倒霉!你有仇和屠夫算呀,找我算哪一壶呀?我一边绕着桌子和他转着圈子一边缓缓劲,刚才那一下可不轻,我头到现在还有点晕。这就是超级别的了……如果不是有硬气功我脖子就被打断了……

我摇摇头驱走脑中的晕眩,用双手手拍打脸颊,疼痛很快就唤醒了大脑的功能,身体不但恢复了功能而且更灵敏了不少。本来我不想用我新掌握的功夫的,因为还不是很熟练,我想练熟了对付屠夫这个混蛋报一箭之仇的,可是看现在的样子,不用的话就等着挂吧,逼不得已,我只好用这了。

对面的黑铁一把拨拉开面前的桌子,大跨步的向我冲来,肩头向我胸口撞来,这种撞击是像他这种高大的人最喜欢用的,大熊就常用,我知道只要挨一下就算有硬气功也受不了。

我也对着他冲了过去,眼看就要撞上的时候,我突然一侧身让过了他的肩头,一伸手顺着他光秃秃的脑袋一下划到他的脸边手指一捏,掐住了他的下巴,手掌一托一推,手上传来一紧一松的两种感觉,我心头一跳:成了!

黑铁冲过我的身旁没有立住身子一头栽倒在地,捂着下巴哼哼了好一会才站了起来,再一看,嘴都歪了。成了!我把他的下巴卸了。

黑铁不会接骨,托着下巴不敢松手,一面哼哼一边拿起身边的酒瓶扔了过来,都一一被我躲过。就在我忙着躲避黑铁的暗器的时候,背后咣的一声,我只感觉头上一震一麻,一股液体从我头顶顺流而下,流到嘴里是甜甜的,我一扭头是一个小子凑到我背偷袭,音乐和吵闹声太大我没听见,被他一酒瓶砸在了头上。酒水流了一脖子不知道头有没有伤到。

看到我转过身,那家伙一晃手里的碎酒瓶冲我扎了过来。我一下子就恼了,屠夫说打架是不用家伙的,他竟然拿凶器,这就真是无赖了。我一恼,伸出三个手指扣住了他的手腕,捏住关节囊一挤顺势一转,他的手脖便被我卸开了,卸开后我还不解恨又使劲一拧,痛的他一下子就跪在我面前瘫在那里。我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把他踢飞了起来,可是我却不松手,又拉着他的左手把他拉了回来。这时候我才松手看着他捧着手趴在那里呕吐,这一下他的关节囊受损,关节韧带撕裂,他的左手就废了,接回去也拿不了重物只能夹根烟了……

我正欣赏我的杰作的时候,背后传来黑铁的惨叫声,我扭头一看,屠夫从背后锁住他的左臂,正在用力的想折断他的手,黑铁不停的惨叫求饶可是屠夫好像没有听见一面嘿嘿笑,一边手上加劲,黑铁那小树般粗的胳膊发出了“咯嘣嘣!咯嘣嘣!”的断裂声,听着像碾黄豆一样好听。

边上已经没有站着的敌人了,redback正在使劲的踢一个人的脸,不知那个家伙哪一点得罪她了,脸都被踢的稀烂了redback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正在我打视战场,寻找还能动的“生力军”的时候,我听见身边“咔!”的一声响,这声音太熟悉了,是打开枪保险的声音,我一扭头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向我举起,是那个左手被我拉断的家伙,手里拿把p7m13手枪,正一脸疯狂的瞄准我。

我本能的一仰身,“乒”的一声枪响,子弹擦着鼻梁从我脸前飞过,吓的我一身冷汗,还没等他开第二枪,边上的redback听到保险打开的声音已经跳了过来,没有来的有阻止他打第一枪,但没让他开第二枪,一脚踢在他的手脖子上直接把右手给他踢断了,手枪掉在地上。

我一身冷汗的坐在了边上的椅子上,好半天才回过神,我刚才几乎都看见子弹的飞过我面前时的弹道了。好险呀!

等我回过神来,一下子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那个家伙的手,扯过一张桌子,向上在一摁,抽出军刀一刀把他的右手钉在了桌子上。

“妈的!*妈!阴我!”我一边打那个家伙一边骂道。不顾那个家伙的死活,顺手抄起一个酒瓶就砸在他的头上。

刚才的情景真的是惊险,当时没有什么,可是现在越想越怕,我可是见过无数个脑袋被打中的家伙,那整张脸都被子弹掀飞了。我差点落个这下场!而且是在一个小酒吧里死在一个无能之辈手中,我越想越生气手上加劲疯狂的殴打那个家伙。要不是边上的酒保鸣枪示意,我都不会停下来。

“大家听着,这个酒吧内只有我一个人能开枪,大家有异议吗?打架就打架,不许闹出人命,我可不想吃官司。现在你们这帮不守规矩的混蛋把账结了都给我滚出去。”酒堡竟然拿出把轻机枪把我吓了一跳。

看着酒堡手里的轻机枪,谁也没有办法了只好收手,我忿忿的拔出钉在那个家伙手上的军刀,使劲把他推了他一把他就像烂泥一样瘫到在地上,然后我拾起衣服和屠夫慢慢的走出了酒吧,到门口的时候,屠夫还扭过头对断了两只手的黑铁说道:“黑铁。下回胳膊长好了,还来找我,我再给你打断!记住了我叫屠夫,他叫食尸鬼!!这回算你请客好了!”没想到屠夫最后走就走吧,还把名字给留了下来。

我们三个走到大街上还没走两步,街口就传来了警笛声两辆防暴车从街口开了过来,停在我们刚才出来的酒吧门口。下来一大群防暴警察向这边走来。

“快跑吧!不要被抓住,不然可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屠夫打个招呼扭头就跑。我还没回过神是怎么回事,redback和屠夫已经钻入一条小巷溜之大吉了。而我则是发现警察拿着警棍指着我时才意识到这里响了枪又重伤那么多人,要是被抓住确实完了。才赶紧跑,背后有好几个警察追道。

由于我路不熟好几次都跑进了死路里面,要不是我体能现在变的很好,三米多高的墙两下就上去了,估计我早就被抓住了,就这我还是打昏了两个死死跟着我的家伙才摆脱警察的纠缠。

等我摆脱了警察后,我才发现我迷路了!打个电话找到屠夫,才知道他已经跑回了刚才出事的酒吧附近,我又悄悄的跑了回去。在一个小酒吧内找到了屠夫和redback我们三个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对面的事情处理过程,直到半夜再才结束。这时候我们才跑回去开走了我们的悍马。

坐在车上我还没有问屠夫这是怎么回事,身上的手机响了,我接通一听,原来是天才,他说已经把我给他列好的武器全都搞定了,让我去验货而且要叫上全部人马,我好奇的告诉屠夫,然后大家一致决定开奔狼群基地准备看看天才花了我100万美金给我买回来的是什么好东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