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四十九章苦酒

第四十九章苦酒

本书:狼群  |  字数:8299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站在餐桌前,面前是一张超大的长形的餐桌上面摆满了各种银制餐具和极其丰盛的餐点。om这里是泰勒夫人的宴会厅,刚才下楼后得知所有人都趴在屋外面偷听了我和redback的好事听,我恼羞成怒但又摆不平这群贱人,看他们的样子人人一脸“有本事来呀,我就不信你能打的过我们三十几个人!”的表情,我是急的直跳脚没办法。

疏忽!疏忽!以后决不能再犯这样的失误了!决不能再犯这样的失误了!看着边上不亦乐乎的人群,我扭过头狠狠的盯了罪恶的帮手天才一眼,明确的告诉他:小子!可以!你出卖我,我这两天就去找你!你可别给我落跑。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一梗脖子躲在了小猫后面,妈的!真不是东西让女人护着你。

正当我们一群人乱哄哄的打成一团的时候,大厅中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各方角头也都开始上场,大都穿着整齐长的人模人样的。谁会想到他们都是杀人放火的一方黑手呢?

看着会客厅中的客人越来越多,宛然一个上层的交际晚会,我觉的我们穿着军装站在这里十分显眼。

“我们这样站在这里挺扎眼的!我们是不是去换换衣服?”我掐着天才的脖子一边摇一边问边上的屠夫。

“换什么衣服?穿了西装就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了?”屠夫搂着刚陪他从楼上下来的女人一边喝酒一边不以为然的说道。

“是呀。就屠夫那张脸,五十米外就认出是他了!”快慢机一直没有找姑娘只是站在角落里面和那个胡克在聊天,两个人似乎很熟,看到我下来了带着胡克走了过来。

“刑天这位是胡克,胡克这个是刑天,外号食尸鬼。是中国人!说不定什么时候你们有互相需要的时候,现在认识一下以后再加深感情……”快慢机把胡克介绍给我。他是个大肚子,有五十多岁了,180公分高,留着大胡子,大鹰勾鼻子,绿眼珠看上去很典型的俄罗斯人。

“中国的同志呀!你好!你好!”胡克说着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一股强烈的体臭味冲的我一阵恶心。我真佩服刚才和他聊天的那个女人,竟然还能在这种“氛围”中聊的那么开心!专业!

“你好!同志!”我也紧紧的抱着他使劲的拍了拍,听说你用的力越大说明你越真诚。

“你好厉害呀,我在佣兵界很少见过中国人,更别说狼群这种特级部队了,你能加入狼群说明你很厉害呀,什么出身呀?黑衫还是蓝衫?”胡克一边说一边拍着我的肩头。

我知道他说的黑衫还是蓝衫是中国特种兵的一种隐称,特种兵中的精英被称为黑衫,而蓝衫就是更加传奇的人物了,我哥他就是黑衫级,他告诉我蓝衫说的就是*领导身边的贴身保镖那种角色。他还告诉我那种蓝衫级的家伙都不是人,什么都会用,近身一个能打我哥那种级别的七个。不过这种称唤外人是很少知道的没想到这个黑帮线人竟然也知道,我不禁对他们的情报收集工作佩服的很。

“我不是军人出身,我是搞电子技术的。”我不想说大话,但也不敢说慌话,因为他敢定能查出我是谁。根本没有隐瞒的必要。

“电子技术?吼吼!你搞的电子技术看来是很危险的那种呀!”胡克用手指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一下,我知道他是看到我喉节上伤疤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怎么来的。

“是呀,竟争比较激烈!”摸了摸脖子上的伤,想起那次地狱般的经历身子不禁颤了一下。

“哈哈!哈哈!!我喜欢这小子!这个朋友我交了!”胡克很豪爽的笑了起来。我也笑了笑,总算见识到了俄罗斯人的豪爽,拍的我肩膀都快肿了……这家伙也不是普通黑帮。

胡克和我聊了两句中国的事,我真是没想到他对中国这么了解,甚至能分清南北朝和五胡这些我都记不清的中国历史。聊了一会他便告辞像一个刚进来的客人走了过去然后就又是一阵热情的拥抱……

我看着胡克的背影问快慢机:“这个大肚子的俄罗斯人是什么出身?”

“呵呵!你也看出来了,他是前苏联军事情报局(gru)下的特种作战部队旅的家伙,在1979年干涉阿富汗的时候,他曾经带队主攻戴兰拉明皇宫,并将阿明总统、他的家人、顾问和皇宫警卫全部做了。年青的时候也是极厉害角色,后来苏联解体他就退役了,给黑帮老大当保镖后来年级大了就成了二把手负责接治和情报。”快慢机慢慢的给我讲起胡克的故事。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家伙对中国这么清楚,原来是情报部门的手下。

不一会,公子哥又带过来一个人,叫索斯,是南美的情报掮客,相互认识了后,不断有队友把相熟的人物介绍给我,一会功夫欧,美,澳,非四大洲的情报掮客和军火商,毒贩什么的我就认识了不少,但我发现却发现一直没有亚洲情报掮客。

“怎么没有亚洲的情报掮客?”我问边上的快慢机。

“杨不是被你杀了嘛!”快慢机点醒我。

“我知道呀,可是就没有人接他的班?我有点事想打听一下!”我就不信亚洲除了杨就没有搞情报的了。

“情报掮客多的是,可是要混到杨和胡克这种级别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做到的。这需要同行的信任。现在亚洲还没有谁的威信比杨高的!其它的人也不够格到这里来!”队长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身后。

“你想问什么?”天才在边上凑了过来。

“我想问一下杨死了后,缅旬那边有什么动静,有没有实施什么报复行动?我想同盟军知道有没有向中国内陆派人!我怕他们会报复我家人!”我知道商场那次事中不少匪徒都看到了我的脸,虽然不一定知道我是谁,可是要是想复原出来张画像什么还是不难的。而且杨又是亚洲最大的情报商,手下一定有很大的情报网,他做那件事就是为了救缅旬同盟军的头子,如果那家伙要为杨报仇,那我的家人就生活在危险中了。即使知道我进了狼群,我相信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我。

“这个交给我了!我一定给你查的清清楚楚。”天才拍着胸脯保证道。

“好!那就是你了!如果你查到了,我就不再追究你向他们提供窃听器的事了,但你要给我弄个反侦察装置。我以后可不想再当免费男主角了!”我用胳膊勒着天才的脖子威胁道。

“这个好说!这个好说!”天才挣扎着想掰开我的钳制但没有得逞。直到我松开手他才一溜烟的又跑到小猫身后了。

暂时搁下一件心事后,我才注意到泰勒夫人和神父也已经回来了,神父正在训斥redback并不时的扭脸扫我一眼,吓的我都不敢看他。

正当我担心受怕的时候,泰勒夫人宣布晚宴开始了。我跟着大家一起到了边上的宴会厅,那里有无数的自助式餐点,大家一边交换情报什么的一边吃点心还有人伴随着音乐在中间的舞池内跳起了华尔姿。其实大家来这里根本就不是吃东西的。不过我呢,因为本来中午就没吃饱刚才又和redback剧烈活动了一下,所以有点饿了。但眼前的餐点什么的除了面包和红酒我都不认识,又不好意思乱动怕吃东西程序错了出洋相。

“redback!来一下!”我轻轻的招了招手,把她叫了过来。虽然我们两个有了亲密关系,但redback对我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真是摸不透!

“这个东西是什么?怎么吃的?”我指着面前盘子里铺在冰块上黑黑的一粒粒晶莹剔透、*小巧的珍珠问道。redback还没有说话,边上的公子哥一下就窜了过来吓了我一跳,看样子是等卖弄的机会好久了。

“这是鱼子酱。笨蛋!嘿嘿!小子,你吃中国菜的时候不是笑话我们吗?我看你怎么吃这个东西!redback不许教他!”这个家伙想报中午的一箭之仇呀。

既然是酱,那就是抹在什么东西上吃的了。我拿起边上的一片面包,拿起餐刀轻轻的利下一小块,然后轻轻的抹在面包上,准备放进口中。这个过程中我一直看着公子哥,希望从他的表现在发现我是不是吃法有不当的地方,不过这小子一直笑咪咪的,我也不知对了还是错了。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公子哥夸张的捂着脸像不忍看我把鱼子酱进嘴似的。

我没理他径自把面包放进了口中,腥腥的、咸咸的,并不是十分好吃。

“这个东西……不怎么样嘛!”我对公子哥说“什么?”公子哥的脸当时就垮下来了:“不好吃?这可是贝鲁嘉(beluga)鱼子酱呀,是伊朗皇室的贡品,一盎司(28.3克)1500美金呀。极品中的极品呀!”

“什么?”我吓了一跳:“一盎司1500美金?快比钻石还贵了!”

“当然了。这可是被称为黑珍珠的好东西呀!”redback在边上接口了:“鱼子酱最珍贵的一点,以及鱼子酱加工和运送之所以这样困难、这样花钱,就全在于这鱼卵送入口中时,必须是粒粒完整无损的。只有这时,在你用舌头和上颚压碎鱼卵的这一刻,你才能领会到:费了这么多手脚,原来全是为了这小小鱼卵中美味爆涌而出的感觉。鱼卵若是先被餐刀压破了,含了一嘴鱼子酱的**快感,就提早由吐司享受到了,而轮不到你的舌头。所以,一定要用汤匙。你一拿餐刀就错了!”

redback一边讲一边用边上的汤匙轻轻的取了一勺送入口中,然后,吃的是津津有味。

我也照样子轻轻的取了一勺送入口中,先用牙齿轻轻咬破,耳中欣赏“啵、啵”的声音,再用舌头仔细品味,然后才吞下去。果然!刚才感觉的咸腥味也成了一种“鲜”的感觉。法国大餐确有其奇特之处呀!然后我又在redback和公子哥的指导下试吃的肥鹅肝和松露等法国大餐中的“重量级”菜!看我吃的津津有味,公子哥一脸的骄傲神色。看来那句话说得一点不错:如果说这个星球上有人敢与伟大的中华饮食文化相比肩,那一定是法国人,这是个天生流着贵族血液的民族,即使在二战中纳粹的铁蹄之下,骄傲的高卢公鸡居然还忙着把他们的红酒深埋地下不想为他人染指。

虽然,我吃的很爽,其实并不是很合我味口,只是吃个新鲜。而且听着公子哥将面前的菜价一一报出后,我才感到法国人真是比较厉害,才煎鸡蛋那么大的一块肥鹅肝也要上千美金,一块松露比黄金还值钱。我算了算,我吃的东西都快上万美金了,可是肚里什么感觉也没有,还不如吃三个馒头喝碗汤爽,看来我天生不是享福的命呀!

好不容易吃的差不多了用餐巾擦了擦嘴,倒了一杯摩东-罗歇尔德红酒品尝着微酸的佳酿。我退到宴会厅的一角靠着墙旁观着面前热闹奢华的场面,这就是佣兵的生活吗?怪不得公子哥他们每次出任务赚那么多钱都不够他们花的,这种挥金如土的生活确实不是一般人能过的上的。虽然我们狼群出一次任务每人最少也能十数万美金入账,但还不够办一次这样的宴会,光我手里的红酒一瓶就要数千美金。狼群虽没有这么夸张,但就我所知其它兄弟也都有自己特殊的爱好,狼人在非洲的一个小国内买下了一座山!而小猫有一屋子的高级鞋子,但从没见她穿过。美女除了给家人买了个大庄园外就是爱买发夹,一个产自瑞士名家手中的镶满碎钻的发夹花掉了她一百三十万美金她连眼都没眨一下,而这样的发夹她有一抽屉。恶魔喜欢开车,地下车库有各种各样的跑车,连一级方程式的赛车都有。大熊有片林场没事爱回去锯木头,而刺客喜欢钩鱼有好几艘不同样式的游艇,大家各有各的嗜好,花起钱来像流水一样,也许是因为在战场上的压力太大了,所有人没有任务的时候都需要去渲泻一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花钱。没钱了再上战场,回来再花钱,这样一直的循环直到挂掉,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也走进这样的恶性循环,也我清楚我越来越适应这种生活,也许我也应该找一个属于我的方式!倒是屠夫这家伙我从没弄形清他喜欢干什么,除了和我们一样在武器装备上砸点银子就没见他有什么爱好,当然杀人不算!

看着眼前穿梭的红男绿女,我越来越提不起劲头,把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我慢慢的溜出的房间,望着天上的星光我想起了家乡,现在家里应该是几点了呢?父母是应该睡了吧?大哥估计还在执行警戒任务,而宛儿……

想到这个名字,我心中就一阵刺痛,脑中就回响起国庆时她的哭喊声。我摇摇头,想驱走这令我无比痛苦的声音,但无论怎么做都是徒劳,声音依旧在我耳中盘踞着不肯离开。

和边上的先锋打了个招呼,我冲出了别墅跳上了悍马车,打着火,一踩油门,车子箭一样的窜了出去。我不知我想去哪,我只是想找个地方一个人的呆着,车了飞驰在公路上,看着边上擦肩而过的车灯我漫无目的的游荡在大都市的夜色中。

在马赛的大街上逛了两个钟头后,我把车停在了一个小街边上,这条街很有名,当地人习惯称它为“佣兵街”,因为当年外籍军团成产前这里是难民,无业游民和各色罪犯的聚集地,路易。腓利大帝于1831年3月10日成立外籍军团时,居然有80%的军源是来自这里,所以法国人戏称这里是佣兵街,而佣兵退伍后又都回到了这里做起了生意,慢慢的这里成了佣兵的集散地,合法的非法的组织都在这里没,100多年了这里依然龙蛇混杂。

如果说刚才的别墅是高级情报集散地,这里就是低级的人力市场,华灯初上,正是这里热闹的时候。街边无数的小酒馆和夜总会声色喧哗,各色的军人和地痞熙熙攘攘来住穿梭,衣着暴露的廉价妓女对每一位过往的路人展示她的“真材实料”。这里才更像我印像中佣兵应该来的地方。

甩开边上拉着我衣服推销自己的妓女,推开门我走进了一家名叫“血池”的酒吧。

一进酒吧,一股子酒精混合着汗臭夹杂着香水的怪味扑面而来,呛的我差点摔个跟头,各种大声的叫骂和女人的呻吟声包裹在轰鸣的音乐中冲进了我的耳朵。虽然这里的环境不怎么样,可是我的心情却马上好了不少,无拘无束的氛围让我身心放松了下来。

坐到吧台前的高脚椅上,我向满身刺青的酒保要了杯伏特加烈酒,一口而尽,火炙般的感觉顺着食道一直烧到胃底。“干!”我一边吸气一边咒骂着,却又向酒保要了一杯。两杯酒下去,肚子里热呼呼的脑子也有点晕晕的感觉了,平常我都不喝酒的,这是第一次喝闷酒。

配合着乐队轰鸣的音乐吧台上的两个脱衣舞女正在做钢管秀,细长的美腿在面前晃来晃去。其中一个女人慢慢的伏下身托着一对加工过的*对我大抛媚眼,我把酒保刚满上的伏特加递给了她,没想到她竟然用*夹住酒杯喂给了边上的另一个舞女,两个女人在那里你喝喂我一口给喂你一口的样子**极了,顿时酒吧中响起了铺天盖地的掌声和呼哨。一大群人拿着小面额的钞票塞进了他们两个唯一的穿着-高根鞋里面,我也掏出十美金塞了进去。

一边喝着酒一边看面前的脱衣舞,思乡的痛苦慢慢的被涌上来的酒意给压了下去。

我正喝的爽的时候,边上摇摇晃晃的凑过来一个衣着肮脏眼神混浊的棕发中年男子,看着我面前的酒杯吞了口口水,然后结结巴巴的用半生不熟的日语说道:“能请我喝杯酒嘛!”

“我为什么要请你喝酒!”我用日语回答他“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们日本人有的是钱,我就要一小杯!只一小杯!交个朋友嘛!法国我很熟的!”这个人一边向我边上凑一边用手指比划着他的需要是多少微不足道。

“滚开!哈唯。如果你再骚扰客人我就把你扔出去!”酒保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扬了扬拳头威胁道。

我笑了笑挥了挥手打断了酒保,然后对边上的椅子指了指,然后说:“我不是日本人但我可以请你喝一杯!”我示意酒吧给他也来一杯。

“先生,你不要迁就他,这家伙是个狗皮膏药粘上就甩不掉了,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打碎他的下巴扔到街上去!”酒保一脸不情愿的一边说一边把酒推到哈唯面前。

“要你多管闲事!德尔。”哈唯一把抢过酒保递来的酒杯,一边说一边顺着手背把溢出的酒水吸*个干净,然后用两只手掐着酒杯低下头伸出舌头轻轻的在酒面上舔了一下,然后闭上眼在嘴里搅动着舌头脸上露出一幅幸福的微笑。

看着他喝酒的样子,让我想起一个人——屠夫,他杀人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一副很享受的表情。不过两个人的爱好的性质却相差了个天地,这个人虽然酗酒而且几乎成了个废物但并没有伤害别人,而屠夫就……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个冷颤……真不明白屠夫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的……

“先生,你说你不是日本人?那你是?”轻啄了一口面前的酒,哈唯凑过脸对我问道。

我避过他口中传来的酒臭然后说道:“我是中国人。”然后突然想起一个事紧接着问道:“怎么这里很多日本人吗?都是干什么的?”

“是呀!很多日本人都是来买醉和**的也有佣兵!”哈唯一脸热情的为我解答:“先生,刚到法国吗?有什么问题直管问我哈唯可是出了名的万事通呀!不过看你的样子不像是刚来法国呀!”哈唯一面上下打量我一边挠头。

“我来法国有点时候了,只是很少来这里。”其实我才来过一次,还是跑来接喝成死猪的底火。

“呵呵,有什么想了解的吗?只要再给我一杯酒你就是我的上帝,我对你知无不言!”哈唯看有机可图马上一口抽干了面前的酒,然后举着酒杯对我说道。

当我向酒保要了整整一瓶的伏特加放在他面前后,哈唯的表情好像要跪下来吻我的脚面似的。倒了一杯后把酒瓶搂在怀里东张西望生怕别人抢走等发现没有人在注意他后才对我说:“上帝呀,你想知什么?”

我不禁笑出了声,真有意思!等过了一会收住笑才问道:“日本人很多人当佣兵吗?”

“是呀,日本军队不许参于国外的任何军事活动的,但日本军人总想在世界上显露一下实力,既然不让派正规军就以佣兵的名义向外发展,所以国外很多佣兵团中都有日本人。所以……”哈唯对这些事还挺了解。

“所以,你把我也当成日本人了?”我接口道“嘿嘿!是呀。在我眼里亚洲人长的都差不多……不过你个头不像日本人,日本人没见过长你这么高的!”哈唯笑笑接着说:“其实主要是中国人很少来这里**!一般见了亚洲人先问是不是日本人很少有错的。”

我笑了笑,原来是这个原因!估计在法国的中国人不好这一口吧可能是!

“日本的佣兵比较有名的是什么团队?”我接着问“黑日”哈唯立刻就给出了答复:“黑日是最有名的,成员一色全是日本人,常接比较大的任务,他擅长渗透和情报收集,据说前一段的科索沃战争,他们就参加了,估计现在还没有回来。”

“还有别的吗?”我问道“没有了!其它的都不行只能给人看家护院!”哈唯对其它的日本团队很不以为然。

“你以前也是佣兵吧!怎么不混成这个样子了?”我能肯定他是佣兵,因为从他对话中听出他的军事素质很不一般。

“……”哈唯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灌酒,很快的就把怀里的那瓶酒喝了个底朝天,看样子是碰到他的痛处了。

“如果不能说就算了!”虽然我很想听听他的故事,但我没有挖人旧伤的毛病。

“我以前也是个佣兵,我很喜欢战场上那种刺激而血腥的日子……”沉默了一会我以为他不想和我再说话了的时候,哈唯突然幽幽的说道:“我有个儿子叫吉米,是个勇敢而倔强的小淘气,从小就很崇拜我总是围着我打听战场上的故事。由于我一直在外打仗所以孩子是妻子带的,我相信只要把每次出任务的钱寄给她们,让她们好好的生活我就尽到了父亲的责任,面我也确实是这样做的,我不停的在战场上征战,从非洲打到亚洲,从中东打到北欧,除了每年少的可怜的假期我都是通过书信和孩子联系感情。这样的生活一直到我四十五岁的时候,那一年我的存款达到了100万美金,我觉的已经老了不能再打仗了,我想结束了那次任务就退出佣兵界,回到家富足的过完下辈子。可是就是那一夜,我们遇到了另一支佣兵武装的狙击,两支队伍打了一夜直到天亮对方才伤亡惨重的撤退。在我打扫战场的时候,在一具无头尸体上发现了一只潜水表,那是我送给我儿子十八岁的成年礼物。原来他也想像他父亲成为一名勇敢而无敌的战士。可是他却死在了父亲的枪下……我用重机枪打我儿子打成了肉泥……哈哈……哈哈……”

看着哈唯趴在吧台上哭的死去活来,我很后悔刚才问话。原来佣兵生活还有这么悲惨的事,和他比起来我背井离乡的痛苦只能算无病呻吟了。

“酒!给我酒!我要喝酒!”哈唯噔着血红的眼睛揪着酒保的衣领叫道。

我截住了酒保挥向他的拳头让他上酒,哈唯想喝多少就给多少,怪不得他要醉生梦死,如果我经历了这种事估计直接就崩溃了!幸好我哥在中国没有什么出国打仗的可能,要不然……想起这种可能我就一身的冷汗看着喝的烂醉如泥的哈唯,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人已经毁了!可是我却没有资格去可怜他,因为他就是一面镜子,也许现在的他就是将来的我,如果是这样的话还不如让我死在战场上……

就在我替哈维结过账,又买了很多的酒做表示我的歉意的时候,边上的进口的推门“咣”的一声被人大力推开了。一群人大摇大把,吆吆喝喝的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向我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后走了过来,来到近前竟一脚把哈唯从座椅上踹了下去。

哈唯一不留神被摔了个狗啃屎牙都磕掉了顿时满嘴血,怀里的酒瓶也掉在地上摔碎了。哈唯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没擦嘴里的血,反而爬在地上去吸那敞了一地的酒水。

“哈哈……这就是想当年号称‘血勇士’的哈唯。戴森,现在就像一条狗一样!”踢人的家伙坐到哈唯的位置一边向边上的队友炫耀,一边指着地上的哈唯大笑着。

酒巴里的人一下子都笑了起来,好像哈维就是一个小丑一样,可悲的是哈维还没有知觉似的继续趴在那里舔着地上的酒水。看着哈维我也不知应该怎么办了!一年的佣兵生活让我养成了好勇头狠的性格,但也让我有了审时度势的自觉和冷血,现在这么帮人有十几个,还都带着家伙,如果我帮了哈维,很可能和他们发生冲突,如果是肉搏我倒不怕,可是一但拔枪,十几个打一个,我是稳死的……我觉的犯不着为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冒这种险虽然他的故事很感人,所以我就没有吭声看他们要干什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