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四十八章人生第一次

第四十八章人生第一次

本书:狼群  |  字数:6379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搂着怀里的女人我急匆匆的走上楼梯,我不用回头光听脚步声就知道快刀和屠夫已经来到背后了。om我害怕他们又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赶紧加快脚步,一激动圈着女人的手用了点力把她整个抱了起来向楼上跑去。生怕跑的慢了被他们两个追上糗我一顿!

可是我还没刚冲上楼梯的中部背后屠夫那阴恻恻不怀好意的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兄弟!好好干……人生第一次不要紧张,不然容易留下心理阴影,影响以后的*质量。”

这句话像一块大石头一样砸在我的背上,我脚下一绊着点栽地上。得!还是被他耍了……这个丢人呀!……我没敢回头带着女人继续向楼上走,谁知拉了一把竟然后没拉动。无奈只好扭过头看一下她怎么了,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身后的金发女郎正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满屋人也都是同样的表情从不同的方位看着我……一瞬间屋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连redback也一脸好笑的表情看着我。

我感觉脸上火烧一样,我敢打赌我现在的脸一定红的和猴屁股一样。看他们一脸“怎么可能?”的表情我心里说,在中国20岁还是处男的多了去了。我们那里又不像外国那么开放,而且这里是法国!欧美最开放的国家!听说没事还有裸女在街上发求职信。我能比吗?

我没敢接话茬,因为看着快刀他们一脸的坏笑我知道如果一接话茬,那就没完了,我敢定被他们给糗死。所以我直接把身边正在发愣的女人一把打横抱了起来快步的向二楼跑去,怀里的女人身上传来一股香奈尔5号香水的味道软软的飘进我的鼻腔。

“lilu!好好照顾我的朋友!你可赚到了!噢……吼!……”背后的人又无耻的叫喧起来。

“呵呵!”怀里的女人很懂事的没有接腔,只是捂着嘴低下头轻笑起来。我低头看了她一眼,看见她一脸捡到宝的表情,真的是很无奈!不过也加深了我摆脱处男身分的决心,妈的!要是这个事不解决,凭这群贱人迟早全世界都会知道我是处男的,丢脸不能丢到外国呀!

我跑上二楼,直到冲过墙转角消失在人群眼中,背后才传来一阵哄笑还伴着几句诸如:“真的吗?”“不会吧!?”之类的问句。

我一边咒骂一边顺着楼道向前跑,幸好现在天色早要是我晚上才来,这里聚集了世界各地的狠角色后,那我的人才真的是丢到了全世界了。

走了好一会我才停下来,愣愣的看着楼道里无数的木门比较傻的问了怀里的女人一句:“这么多房间我们用哪间?”

“扑哧!”我怀里的女人再也忍不住了笑出声:“中国男人都像你这样可爱吗?呵呵。随便呀!你觉的哪个房间顺眼就用哪间呀!”

我真想给自己一巴掌,我真给中国男同胞丢脸,希望他们不要怪我!

我随便挑了一间房一推门走了进去,lilu在后面笑吟吟的跟着我进了房间并顺手轻轻的把房门给带上了。听到房门细小的关闭声我的心也随之“嘭”的一跳,手上又见汗了!终于到了见真章的时候了,我行不行呀?没想到我冒出的竟然是这个可笑的念头。看来我还只个一般男人呀,也担心这个问题!

扭过头面对着lilu,我找不到开场白,这个时候说什么呀?这个时候我是应该真接脱衣服呀还是应该文明一点先“联系”一下感情?我心里急的跟什么似的,可是越是急越是讲不出话来。结果背上都见汗了!

lilu笑吟吟的站在那里像看活宝似的盯着我,满脸期待不知在想什么,估计是看出了我的紧张和局促轻轻的开口说道:“你太紧张了!这样不好,用不着这么紧张,你都出汗了!”

“是吗?那……那……那……我先去洗个澡!”说完像逃亡一样窜进了浴室里,脱掉上衣打开水龙头使劲的向脸上泼了几把水。双手支着洗漱台看着镜中的自己,虽然一个月了我脸上的伤都好了,可是几场仗下来身体还是有点吃不消,我上学时原本的长圆脸现在已经变的消瘦,双颊陷了下去圆圆的下巴也变成了三角型了,数道被弹片划破的的伤口横七坚八的躺在脸上,只有我那个比较有中国特色的圆头鼻子还是那么大。

我拍拍自己的脸对自己说道:“刑天!瞧你那德行!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你还算是男人吗?出去狠狠的操,让她知你的厉害!”说完这些,我里好像真的踏实不少,也没有那么紧张了。就是有点恶心,没想到我也能说出这么恶心的话来。

脱光衣服打开淋浴我冲了个热水澡,热腾腾的水蒸汽慢慢的放松了我的神经,必竟又不是上战场付死,就算出丑也死不了人。洗好澡,我腰上围了一条大毛巾心情坎坷的走出浴室,探头四周张望发现lilu不知哪去了。不会吧,我都坚持下来没有落跑,她竟然跟我玩起躲猫猫了?

我手捏着浴巾的边角慢慢的走向卧室,伸手推开房门一不小心手一松浴巾掉了下来,我的“小天”一下暴露在空气中。我弯下腰刚要去拾地上的浴巾,一只雪白脚丫踩在了浴巾上。我顺着脚向上看去,纤细如玉的双腿,光洁滑净的小腹上六块腹肌线条明显,小巧的肚脐上穿着一个精致的钢环,丰挺的*对空傲立,等我看到她的脸的时候,我一下愣住了,因为她不是lilu,是redback.我就那么傻傻的愣在那里,等我意识到我是光溜溜的对着她的时候,再找浴巾已经不知被redback踢到哪里去了。

“你怎么在这里?那个……lilu呢?”我双手捂着小天结结巴巴问道,一边四下寻找能遮身的东西。倒是redback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一直盯着我上看下看的弄的我很不自在,而且她只穿了件内裤我都不敢看他,在为一看到她那副魔鬼身材我的小天就蠢蠢欲动吓的我双手都不敢离开下身。

“怎么?我不好吗?不合你味口?”redback一脸我侮辱了她的表情。

“不……不……不……你很好!很合我味口!”看她那副表情加上现在这个状况,我脑中一片空白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那你还说那么多费话干什么?你看它就比你诚实多了!”redback伸手一把抓住了我不听话的小天用手抚摸起来,阵阵强烈的快感泛遍全身。我身不由已的呻吟出声,被她牵着*拉上了床。

躺在床上看着一丝不挂走近的redback,我眼都直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货真价实的女性**。不着衣物的redback就像一尊白玉雕成的女神,美丽,性感的逼人。

慢慢的redback坐到我的小腹上,然后伸出手指慢慢的在我肩头的伤疤上轻轻的抚摸起来,然后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尖沿着疤痕轻轻的舔了下来,那湿湿的感觉夹带着无比刺激顺着皮下神经传遍全身,让我不自觉的收紧了全身的肌肉。

轻轻含着redback渡过来的香舌吸吮着,我好奇的用牙齿轻轻的在她的舌面上咬了一下,redback“嘤咛!”一声混身一颤,然后也在我的舌头上咬了一口,不过她这一口可不是轻轻的,咬的我痛哼出声,不过却感到无比的刺激又马上回敬了她一下。

我们两个咬来咬去的啃了半天,口水从嘴角都敞到胸前才意犹未尽的分开两张嘴,我捧起她的胸前的象牙团轻轻的把上面粉嫩的小草霉含在嘴里,用舌头围着小豆豆轻轻的打着转并轻轻的用牙齿磨擦,听着传来的呻吟声我自己也觉的全身很舒服。

感觉自己慢慢的进入了redback温热而紧绷的身体,被她紧紧的包裹着的快感刚传来背后就被她抓的一片狼籍了……

“痛!”没想到叫出痛的竟然是我……因为redback竟然一口咬在了我的肩头,血混着汗水敞了下来没想到我“见红”了!redback抱着我的脖子停了片刻便展开了“疾风暴雨式”的“进攻”,由于是她骑在我身上,让我有种被强奸的感觉。

干!不行。要反攻!猛地打了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在身上,我便开始实施我的“复仇”计划了……

……

后腰一阵酥麻,剧烈的快感直冲头顶,全身的力气也随着喷涌的“热情”奉献给了身上的妖女。混身大汗的砸在redback同样**的背上。我圈着手环抱着她压在他身上怎么也不想下来,沿着她的背部曲线轻轻的舔到后腰,那里有一个鲜红的纹身!我轻轻的用手指在她臀线上沿着纹身描画起来,这是幅奇怪的天使纹身,一个满身火焰的天使被钉在十字架上,背后展开的翅膀已经开始腐烂,羽毛已经掉了大半露出黑色的翼翅。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叫你redback吗?”我一边用指甲轻刮纹身一边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叫我redback.这幅图就代表了我的命运!”redback随着我的抚摸身体一阵阵的轻颤,但她似乎也没有力气转动身体面对我。

“这是炽天使吧!可为什么要钉十字架呢?”我从图中能猜出一些端倪,但我还是想听她亲自说出来。

“对,这就是炽天使。炽天使是掌管刑罚的天使,也负责清除所有亵渎神灵的罪恶!这副图的意思很简单,当善的天使开始杀戮时即使对像是恶的撒旦,它也不再无暇。沾染了血水后天使便也有了恶,也成了魔,最终也会受到审判。而这也是我的命运,我为了保护神的尊严和神的子民而进行杀戮,但即使是在正义之名下,我也已经不再纯洁我已经背负了无数的罪。我已成了恶魔最终会受到审判,但我却不能停止,因为那样会有更多无辜的神的子民被害。”redback说到这里慢慢的在我怀里翻过身看着天说:“既然注定要成为恶魔,为什么不享受成为恶魔带来的快感呢?”

我看着她没有说话,因为信仰这个问题和我讨论比较没有意义,因为我不信神!而redback显然是个比较虔诚的信徒,虽然这个信仰有点偏移正常的道路了,但我不觉的我有资格来教她应该如何摆下位置,因为至少她给自己找了个杀人的借口,我自己还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我为了什么而战斗?这个问题也困扰了我很久了。

我看着她天蓝色的眼睛和她对望了好一会才问出一个从刚才一直憋在心头的一句话:“为什么是我?”我的意思是问她为什么要挑上我和我上床?我们两个应该没有那么深的感情基础足以让她做出这种决定,我知她不是随便的女孩子。

redback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愣愣的看着天花板,然后幽幽的说道:“我九岁的时候爱上过一个男人!……”我们两个现在的情况很奇怪,我搂着我的第一个女人却听她讲她曾经深爱过的情人,心里虽然称不上嫉妒但也不舒服,压下心中那股别扭感觉,我没有插话继续听她讲。

“当时,正是我们北爱军队节节失力的时候,那个男人加入了我们,他也是个爱尔兰人,一头金发长着一张媲美阿波罗的俊美脸庞。他十分博学而且枪法战术无一不精,两年多的时间在他的建议下我们连连打了好几个胜仗,当时他成了我们军中的明星,所有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我也爱上了他。但当时我太小了,我打定主意,长大后一定要嫁给他。就当我正在为自己的末来做着甜蜜梦的时候,我的白马王子和我的父母一起去参加一次各地抵抗组织的聚会,我父母想把他介绍给其它高层首领人物,但他再也没有回来……”redback脸上并没有什么伤感的表情只是话声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母亲背着我父亲回来的,父亲身中三枪已经奄奄一息了,但是他一直挣扎着想说什么,直到死也没有闭上眼。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心中的白马王子其实是英国政府的间谍,他在这里潜伏两年就是为了这一天,在他的通风报信下大量的军警包围了集会地点,很多组织高层首领都被伏击而亡,父亲身中三枪有两枪都是他打的,所以才死不瞑目。后来,因为父母亲引见的他,所以母亲被逐出了抵抗军,因为无处可去又受到英国人的追捕,不小心确雷而死。最后我连我母亲的全尸都没见到……”说到这里redback的声音也没有任何激动的表现,好像她说的是别人家的事似的。

我不知应该怎么安慰她只好握了握她的手。原来她的第一次恋爱这么早而且还是这么的悲惨!

“再一次见到他是一年后,在伦敦他的家门口我看见了他和他美丽的妻子还有用我父母战友的鲜血换来的法拉利。他很幸福的笑着,因为他的妻子怀孕了,他就要做父亲了。他还是那么帅,笑的依然那么潇洒……”

“你做了什么?”我不相信她会放过他,但当时她才十一岁能干什么?还在是英国的首都。

“我用我父亲的配枪,打烂了那张我深爱的像太阳神一样俊美的脸!”redback说道从枕头下面抽出了她的p210手枪:“而那天正好是我十一岁的生日!”

我听了半天,也没听出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觉的除了说明她比较早熟外,那就是说明她比较狠!十一岁的小姑娘在中国还上小学呢,她已经开始拔枪杀人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忍不住问了一句,难道是说漂亮男人靠不住?所以找了我这个长的比较难看的?虽然我长的不帅可还归不到难看里面吧!

“我只是说明我和你好不是因为我爱你!我已经没有爱这种无聊的幻想了!这样做是因为我对你在危难中仍以队友生命为先的作风很有好感……你很够义气!”redback用中国话对我说道:“所以你让我有种久违的安全感,所以我才想和你好。而且你作风也很凶悍!不会让我觉的你是个窝囊废。就这么简单!”

“……”我无语了。原来义气也能用来泡妞。

“而且今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我终于成年了,可以享受*了!但天主教不许**。我看你也挺强壮的。所以挑你为庆祝我成人的礼物!”redback好像觉的她刚才话还不够损又狠狠的在我自尊上踩了一脚。原来把我当牛郎了!

“你怎么不找楼下的男人,他们看上去也不错的。我是个中国人对于这种事很介意的,你和我睡过觉后,不管怎么说我都会对你负起责任,不管你需不需要!”我有点生气的收回搂抱她的手。

“这个我知道!我敢不是随便的女人,你可是我第一个男人,我看你也挺顺眼的。如果你能一直活着,我就一直和你好着。”redback这一句话才提醒我,对呀!我们两个都是佣兵,不定什么时候就挂了。什么山盟海誓都没用了!

依中国人的习惯,我有点想说让她换个比较轻松的活我来养她。可是依她那种强悍的性格,估计非和我拼命不可,而且人家在战场上活了十几年了,而我还不如她呢。我凭什么说这话呢!这么一想让我有种气馁的感觉。

正在我想以事实行动找点面子回来的时候,我的手机“滴!滴!”响了起来,拿过来一看是其它人叫我了。我起身穿衣,redback也从床上下来穿好衣服。看着她把衣服一件件套在曼妙的躯体上,我又是一阵阵的冲动。我命真好!管他什么原因和我上床呢,反正赚个性伴侣!

我们两个走过门厅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边上的壁柜里传来一阵呻吟声。顺着门缝向里面一看,吓了我一跳。原来lilu被绑的结结实实的躺在里面,门缝正对着她的眼睛,那眼神是怒火中烧呀。本来我想放开她的,可是看她的眼神像是想咬我似的,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像做了亏心事似的跟在redback后面,一边走一边问道:“我以为你把她赶走了,你怎么把她给绑起来了?”

“我把她赶走,不就什么人都知道我和你在里面了!”redback一脸我才没有那么傻的表情。

我拍了拍额头呻吟道:“大小姐,如果你只是让她走,保不准她还不一定会告诉别人,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对她,她一定宣扬的全世界都知道。”

“这样呀!”redback想了想也是,然后从背后抽出枪向回走,看样子是想把lilu干掉。

“别别!我的姑奶奶呀!你怎么动不动就拔枪呀?这可不是唯一的解决事情的办法!我想办法。我想办法!”我连哄带拐的才把redback又拽了回来。这小妞脾气可不怎么样,要是以后我们两个有什么争执,我最好先把她的枪下了……别没死敌人手里,挂在她手下面那才叫冤呢!

我们两个分开下的楼,大家都已经在楼下等着了。我下了楼先把王静叫了过来,给了她很多钱,让她去把lilu放出来,并把这些钱给lilu做为补偿。王静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很不理解我这是干什么。不过还是照办上楼去了。

自认为摆平了这件事后,我终于松了口气。可是还没等我把气喘匀了,边上天才和小巴克的对话就传入了耳中。

“痛!轻点!”

“没有呀!”小巴克道“都流血了!”天才在边上和小巴克一唱一合的。

我还没意思到是怎么回事,redback就开始在我身上摸了起来,没两下从我的衣领下面翻出来个小黑纸片一样的东西,然后扔到地上一脚踩了个粉碎然后狠狠给我了一拳。

“别踩呀!我就这一个样品!天呀!我的心血呀!”天才没来的及阻制redback,只得捧着那个破烂的纸片在那里哀嚎。

这时候我才意思过来,刚才他们说的话是我在床上和redback的对话,天呢!不会吧!我被装了窃听器?那岂不是所有的……我不想活了!让我死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