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四十七章及时行乐2

第四十七章及时行乐2

本书:狼群  |  字数:7179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坐在悍马里面,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的看着边上兴高彩烈的家伙们。om去妓院?我有点冒汗!大白天的公然如此是不是有点不知羞耻呀?不过看大家都一副兴奋的样子,我知道就算我有异议也会被口水淹死的。这帮家伙憋了两三个月了可算解放了,就是开塌也要解决一下这个问题先。何况连队长都一脸“性”色!真不知他是不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怎么看着这么像训练有素的嫖客呀?

听着边上公子哥哼的法国小曲,我手里有点冒汗。毕竟这是人生第一次呀……

“嗨!老弟不要紧张,人生总有第一次嘛!!”公子哥坐在副座上笑着叫道:“兄弟们!刑天紧张了!”

“吼吼!!我真想看看他的脸!一定很精彩!”

“哈哈!一定像卓别林的电影一样……”

“刑天,就让我们来结束你的处男生涯吧!!”

“……”所有人都通过无线电听到了公子哥的话,也都通过无线电一起回话起哄,顿时,车内充满了那些家伙的调笑声。

“上帝呀,饶了我吧!”我把头埋在膝盖里呻吟道。我就知道他们一定会提这个事的,我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摆脱这个授人以笑柄的身份。

我刚下定决心车速已经慢了下来,我向车窗外看了一眼,根本无法相信这里是妓院,这里根本就是一个非常宁静而且古朴的小区。

“这里是红灯区?”我惊讶的问道。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呢?”公子哥笑了笑问道。

“我以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红灯区我也只在电视上看过。

看到我们的车一进来,许多穿着暴露的女人从路边的门洞中走了出来,对着我们扶首弄姿,现在的天气已经很冷了,女人们的着装比较一致,都是外面罩着黑色毛皮大衣,里面只穿着小内裤,或者索性什么都没有。没生意的时候,这些女人就紧紧裹着毛大衣御寒,但是一见有车经过,她们就挺直了胸脯,敞开衣襟,吸引潜在的客户,如果你的车速慢,她们干脆挡在你的车前,让你看个够。这里的女子以拉美东欧人为多,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看的我眼花缭乱。

“大兵哥,想试试新潮方法吗?”

“我的价钱很便宜!来爽呀!”

“来干呀!男士们!”

“一次*要30-50欧元,如果就地解决只收你20欧元如何?……”

大胆而露骨的言词传进车窗我才感觉到这里确实是红灯区。

“上帝,拯救这些随落的灵魂吧!”神父闭着眼不敢看那些不穿衣服的女人。但他放弃了刚才一直要下车的意见,因为他知道如果现在下车会被这些女人“生吞活剥”的。

“我们要这里找女人吗?”我好奇的问道。

“如果你喜欢这里的姑娘的话,当然可以……”公子哥没有停车的意思。

“当然不!”我赶紧否认,不能让人认为咱们太急色嘛。

“那就再等一会儿!……呵呵……”公子哥淫笑道。

我忍着好奇看着窗外,我要看他们会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看来这班家伙都是轻车熟路不是第一次了,我真是忍不住想知道这帮人都到什么地方去消遣。

沼着安静的小路,我们停在了一座非常典雅的别墅前面,这栋别墅看上去就像座花园,大片的草坪和花埔中间是一座艺术喷泉看起来像是维纳斯诞生,后面是座四层高的巴洛克式风格的主屋,窗户形状变化多端,细部雕刻细腻优美。

公子哥并没有直接把车子开进去和其它人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一群人下了车,一股百合花香扑面而来随着微寒的湿风钻入鼻孔。这种地方会是妓院?不是吧!

公子哥在前面带路,一群人说说笑笑的走向大门,镂花的大铁门已经锈迹班驳看上去很有年头了,门房中站着两个彪形大汉那块头有2米2左右快比大熊还高了。看到带头的是公子哥,很礼貌的点了个头然后拉开了铁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神父和修士挣不过屠夫和狼人的手劲也被带了进来,倒是redback一脸兴奋且好奇的神色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看上去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神父,修士,你们不是拯救世人吗?难道妓女就不应该救吗?如果你们都放弃了她们了,那让她们向谁求救呢?”公子哥一边带路一边向神父解释着正义的理由和他们神圣的职责。

果然,神父和修士听了后明显没有刚才挣扎的厉害了,完了!他们怎么会这么天真,这种猪会飞的话都信??

穿过主楼前面的草坪广场挤在人群中,我亦步亦驱的跟在大家后面走进了主楼,一进大门是个华丽非常的大厅。椭园形和三角形巧妙结合的设计理念,配以富丽堂皇的立柱雕塑,辅之以布满名画的园拱形天顶,空间大的足以上百人开个盛大的舞会。庄重而不笨拙,华丽而不庸俗!脚下的华丽的长毛地毯让我都不好意思用脚去“践踏”。

我仰脸看着头上的天顶,上面也是一副维那斯诞生图,美丽的维那斯站在巨大的贝壳中,各方神灵给他带来了最美的衣裳……也许这是维一暗示此处是寻花问柳之地,因为维纳斯(阿佛洛狄忒)就是像征着妓女,而她的神庙便是最早的妓院。

边上的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醒过神来打量一下周围,大家都从边上的一扇门走进了另一个房间。我跟在后面走了进去细细打量周围,这个也是个会客厅但要小一些,屋内的家具利用多变的曲面,采用花样繁多的装饰,作大面积的雕刻、金箔贴面、描金涂漆处理,坐卧类家具上大量应用大红色天鹅绒包覆,沙发华丽的布面与精致的雕刻互相配合,把高贵的造型与地面铺饰融为一体,气质雍荣。整个看起来就像是走进了皇宫一样。给我第一印像就是富丽堂皇!第二个感觉是我们的军装和这里的环境很不协调!

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我大约估计了一下应该有四十多人,有男有女都穿着华贵在那里聊天,不时有朗朗的笑声传来。

“这些人是?”我拉了一把边上的大巴克问道。

“你觉的呢?”小巴克在边上替他哥哥答道。

“也是来找乐子的?”我看那些女人不像风尘中人而且中间也有不少男人。

“呵呵!wronganswer!(错误的答案!)再猜!”小巴克风趣的戏言道。

“不会吧!”我惊讶的回过头打量起那群人,仔细看了一会还是觉不出那些人会是干这个的,这些女孩长的都非常美丽,如果说外面的女孩们也非常美丽,那么这里面女孩有外面那些姑娘所没有的——气质!

每一个女孩看上去都那么的有气质充满知性美,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其中的男子也都是美男子,有英伦那种颓废的,欧美那种强装的,拉丁那种充满异国风情的……难道是……没想到这里还提供这种服务……

“这些女孩看上去都受过高等教育怎么会干这种事?还有那些男人……这里还提供这种服务?”我问道。

“那当然!这些女孩子都是大学毕业,一般都拥有硕士学位,最少也是学士!”公子哥搂着我的脖子把我拉到队伍前说道:“我就是要带你来开开眼,这可是高级货!2000美金一夜!如果你喜欢男人也有提供,如果你喜欢”年青“的,那些待者也可以随你挑!”

这时候我才发现边上端盘子的侍者都是些十四五岁的小孩子,有男有女都长的天真可爱!

“怎么能这样?那些还是孩子!难道法律就不管吗?顾佣和光顾童妓在我国是要枪毙的!”我难以致信的叫道。

“法国现在的法律仅仅限制和15岁以下的孩子发生性关系,但在15-18岁之间就成了一个可滋滥用的空白——童妓的年龄大都在此范围内。童妓主要来自政治动乱的国家,大多是被黑帮拐卖。女孩大多来自阿尔巴尼亚、科索沃、保加利亚、捷克、俄罗斯、加纳、卡麦隆和尼日利亚;男孩大多来自罗马尼亚、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倒卖儿童跟倒卖毒品一样高暴利。我有一个朋友就一直在追踪这些贩卖和光顾童妓的人渣!不过在法国因为法律上的漏洞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神父在边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所以我才带你来这里!”队长在边上拍拍他的肩:“这里的主人对亚洲童妓的走私路线很清楚,你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和她交涉,我想对于你想了解的东西她是不会吝啬的!”

“谢谢!我替洛基神父谢谢你了!”神父感激的握住队长的手。

“妈的!法国政府真混蛋!”既然人家不犯法,我也没有骂人家的权力,只是政府这狗屁法律真是恶心,还是发达国家呢!

就在我正在心里骂个不停的时候,突然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礼服的棕发贵妇和几个女孩还有一个穿西装的大肚子男人走了进来。这时候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看向她进来的方向。看来她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

“罗杰上校!你可是好久没有来我这里玩了,是不是我上次招待不周!”那个女主人一进来便冲着队长走了过来。

“当然不是!只是我们可不像您一样悠闲,我们要努力的工作才能混口饭吃。泰罗夫人”队长很绅士的握住她伸出的手,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离近了端详起这位泰罗夫人,她年青的时候一定是个大美人虽然现在已年介四旬但风韵尤存,身高约175公分,白晰的皮肤,细园脸,杏核眼,灰眼眸,高鼻梁,性感的厚嘴唇擦着淡紫色的唇彩。

“呵呵!你可真幽默!你们狼群可是佣兵界最赚钱的佣军了!这一次跑刚果和利比里亚去听说你们赚了不少原钻。有没有成色好一点的,我可以向你购买一点,你知道的我也有珠宝行的。”泰罗夫人收回手轻声细语道。

我在边上真是好奇到了极点,我们去刚果被人知道到不出奇,可是我们去利比里亚可不是任何人都知道的,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清楚?我们的报酬是原钻她也知道,她是干什么的?

“当然了!我怎么会忘了您呢?”队长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尼绒袋。从里面倒出十数颗成色和份量都上成的原钻给夫人看了看。我知道那是队长专门留下的,原来是干这个用的。

“上等货!”泰罗夫人只扫了一眼就确定了这些东西的成色:“看来你们收获不错呀!上校!”

夫人接过袋子交给边上的一个女孩,然后转过头对大家笑了笑,然后开口道:“公子哥,你小子也好久没来了,难道不想克丽斯吗?”

公子哥也亲了一下夫人的手背,然后对夫人说道:“当然不会!我无时无刻的不在想念她!”一边说一边深情的看着夫人背后的一名金发美女,看来那个姑娘就是克丽丝了。

那人姑娘没有说话,只是很羞涩的浅笑了一下,那种矜持的表情决不像是装出来的。看起来如果不是真的很纯情,就是经过严格的训练!

“先生们!这位胡克先生大家都认识,我就不再介绍了!今天晚上我这里有个party,如果大家有兴趣留下来参加将是我的荣幸!现在恕我告退一下!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愉快!”说完泰罗夫人便和队长,神父一起离开了,看来是有正事要谈。

泰罗夫人一离开,大家便开始慢慢的散开并向自己看上的姑娘走去。那些姑娘也很大方的和搭讪的大兵谈笑起来!

“这个女人好厉害呀!我们的事情她怎么知道这么清楚?队长为什么要给她那么多的钱?”我轻轻的拽了拽边上的牛仔问道。

“当然了!我们带你来这里可不是光为了**的,如果只是为了这个我们刚才在路边叫几个婊子就成了,还用得着费这事!队长给夫人钱是因为有时候我们需要她的人际关系,而且刚果的生意是她从中搭的桥那些钻石是给情报掮客的劳务。我们的钻石也不能直接拿到街上去卖,现在对血腥钻石查的很严我们手里的钻石要在她这里加工后才能卖!这里可是欧洲最大的情报集散地。几乎所有的军火商,情报中间人和黑手堂的线人都在这里出没。那个胡克,全名叫胡克-诺维斯基是俄罗斯黑手党在欧洲的代表,如果你认识了他在俄罗斯你要什么有什么连核弹都买得到!而那个家伙……”牛仔指着一个刚进来的干瘦男人:“他叫亨利-戴克,外号叫牙签,别看他那副一拳就能干死的瘪样,如果你得罪了他,你就别想在英伦三岛边上晃悠了!现在天色还早,各方厉害的角头都还没有出现,这里夜夜笙歌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留下来长长见识。”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觉得这里怪怪的,虽然我知道兵匪一家的道理,可是这也太招摇了吧!估计后面有重量级人物撑腰!

接过牛仔递过来的香槟浅尝一口,继续听他在边上讲这里的故事。

“世界各地都有这种情报点,用来联系大宗的军火,毒品,军事情报和‘联系感情’用的。”牛仔一边喝一说。

“没想到我们狼群的生意情报是这么来的!”我不在意的说道,我只是觉的这种方式太缺乏效率了。

“不,不。我们的一般情报是在网上进行联系的。只要你把信息发在外籍军团和其它特定的bbs上用特殊的编码方式就可以了,自然会有雇主联系你的。这里是接大宗生意的,还有采购军火用的,像我们买的几批悍马和各种特殊点的武器都是这里联系的,如果让天才给我们一件一件造你把他累死也努不出来的。我们接的最大的几宗生意都是这里联系的,比如我们科西嘉岛上的那个基地就是这里找到的。”恶魔在边上走过来低声的说道:“关于这种联系方式和地点,编码方式等常识你可以和天才打听,我们狼群的这方面都是由他负责的。做一个佣兵你应该了解从哪能搞到吃饭的家伙。当然要找一个空闲的时候了,看来他现在是没有空了!”

我顺着恶魔的视线望去,原来天才刚在一直在对一个红发的黑衣美女献殷勤,结果被小猫给拎着领子拽到一边饱以老拳正在痛苦的呻吟。

“看来小猫是喜欢天才了!”我笑着说道。

“当然了,不过被女佣兵喜欢可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呀!”一群人哄笑起来,中间的美女使劲的踢了一脚边上笑的正欢的狼人,看来她是喜欢这只野兽了。

正在我好奇的想继续打听这里的典故的时候,公子哥搂着刚才那位叫克莉丝的女子走了过来,远远的就冲我叫道:“刑天,怎么回事?窝在这干什么?是不是没有找到中意的姑娘?克莉丝,我兄弟刑天!外号叫ghoul!刑天这是克莉丝。”

“你好!”

“你好!”我和克丽丝打了个招呼。

“日本人?”克丽丝试探的问了一句。

“不,中国人!”我马上表明国籍。

“欢迎!我们这里很少中国朋友光临!您一定要玩的尽兴!”看来泰罗夫人不在,克丽丝就是负责人了。

“克丽丝!你看我们朋友看不上这里的姑娘,你要想想办法呀。不然,我以后可就不带朋友来这里玩了。”公子哥在边上打趣道。

“那是自然,请等一下!”说完躬身一礼退了开去,姿势唯美而有礼。

“刑天,你有福了!她叫来的一定是极品!我告诉你,看到她们手上的戒指没有?如果是戴在别的手指上就是可以带走的,如果你不想带走楼上有的是房间,如果是戴在无名指上的就是不卖身的高级货,你需要和她培养感情她们如果喜欢你才有可能和你上床而且不收费!”公子哥经验丰富的好心“指点”我。

“我不是……”我刚想申辩我不是不满意这里的姑娘,而是有别的原因的时候,突然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来打断了我的话头,我扭脸一看是redback。她被一群男人围在中心正开心的笑着。感觉到我的注视她用眼角扫了我一眼,我从没想过她也会有这风情万种的模样。看那群男人一副口水都快流满地的模样,估计他们都不知到她是谁。因为知道她底细的胡克和亨利都躲的远远的连向她靠近的意思都没有。

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我偷偷的暗笑道。他们以为能沾到什么便宜?能落个全尸就是你祖上积德了!

“刑天!”一声脆音传来,我扭头一看是克丽丝带着一位东方女子来到我面前,那个女子长的是典型的东方美人。长碎发,瓜子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像个很文静的女人。“这是王静!是新加坡华人。我想你们应该有共同的话题吧!怎么样?”

我一时没意识到她是什么意思愣了一下。她以为我不满意,忙又追问了一句:“刑天?怎么样?想和王静聊聊吗?

“噢!……嗯……可以!……嗯……我很满意!”我红着脸这才想起这是给我介绍姑娘,马上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那你们聊聊吧!”克丽丝介绍我们两个认识后,然后拉着公子哥向边上走去了,公子哥一边走一边对我做了个“使劲干”的手势。

看着面前的姑娘我也不知应该说什么。心脏“咚咚”的乱跳,紧张的一手汗,第一次上战场也没有这么紧张。妈的!看来我天生不是泡妞的料。

“第一次到这里来吗?”王静轻轻的打开了尴尬的局面。

“是呀!”我一边应话一边向她手上望去-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你在看什么?看这个吗?”王静把手竖起来向我晃了晃,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指画出一道银线。

“是的!”我也不知说什么。你不卖身来这凑什么热闹呀!我还没有上升到来这里找人聊天的境界。本来到这儿来就不是抱着纯洁的目的,没想到这里的规矩还不少。

“呵呵!”她轻轻的笑了笑,然后把戒指去了下来,然后慢慢说道:“我现在把它取下来,如果和你聊的开心的话,或许我再戴回去的时候会戴错手指哟!”

“哈哈!”我笑了起来,看来这里的姑娘确实有一套。简单一句话就挑起了我的征服欲和谈兴。

“好吧!那我们就聊聊吧!不过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你是地主就由你来提话题,看看我能不能让你满意!”我放开心怀不去想干这个干那个的事,一心想和她聊天这样反而没有那么局促了。

“那我们就聊聊你吧!”她话题开的挺简单。也可能是探探我的底。

“刑天,中国人!现在是狼群的军人,少尉军衔……”我打开话匣子和她聊了起来,这个小妞看上去挺文静没想到言词还挺锋利,在谈到**和民主的话题的时候有几次差点呛到我说不出话。

谨慎的和她谈了一会,我发现她是个很有技巧的听众,每每当我不想再继续一个话题的时候她就会简单的用两句话不着痕迹的岔开话题并再次挑起我的兴趣。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接近我是有目地的。

间谍?我脑中画了个大大的问号。我怕我再说下去会泄露狼群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我便打住了话题看着她,轻轻的问道:“怎么样?对我还满意吗?你的决定是什么呢?”我把难题推给她,如果她不满意,那我们就没有再聊下去的必要了,如果她满意,我现在就把她带上楼,反正我来这就是为了找女人*的。她长的这么美我没理由拒绝送上门的美餐!

“刑天,你是个很谨慎而且健谈的人。我的决定嘛!”王静故做犹豫的看着我做思考状想看我的反应。

我饶有兴趣的盯着她,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

“我……不满意!”王静把戒指又带回了无名指一脸刁难我的神色。

我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早就猜道她会这么说,如果这么简单就被我搞定她就不值钱了。我笑了笑说:“没关系,反正以后多的是机会!那下次再聊!”我轻轻的搂住边上一个戒指戴在中指上的金发女郎说道:“即然,静小姐对我不满意!就恕我告退了,我要向这位小姐打探一下关于静小姐的第一手资料,制定计划,说不定下次就能抱得美人归了!”

说完,拉着这位正偷笑的小姐顺着客厅中的楼梯向二楼走去。反正和谁不是搞呀!这个也不错!我又不是非要极品才行,先解决了处男问题再说吧,因为我已经看到屠夫和快刀一脸邪笑的向这边走过来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