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四十四章食尸鬼

第四十四章食尸鬼

本书:狼群  |  字数:3243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他是ghoul!他是ghoul!……不要过来!!……”

“他吃人!他吃人!!!……”

“他连尸体都不放过……他不是人。om!是ghoul!”

无数的声音在我的脑中尖叫哭喊,绞磨着我的神经!

“死吧!!!!”

突然一双血红的眼睛冲破黑暗逼近眼前,挟着无比凶狠的声音迎面向我扑来。

“啊!”我猛然从梦境从中惊醒,瞪开了眼睛:“呼!呼!呼!”我不停的喘气。挣扎着想坐起来,可是发现我被绷带绑在担架上一揎一揎的在丛林中行进!

“你醒了!”屠夫在边上笑道:“感觉怎么样?ghoul!”

“什么?”我镇定了一下,回想着昏迷前发生的一切,没听清屠夫说的是什么!

“我说你感觉怎么样?ghoul!”

“我像个被刺烂的破皮球!你说我感觉怎么样?”

“听起来很完美!!”屠夫哈哈笑道。

“你刚才叫我什么?ghoul?什么意思?”我突然想起他刚才说的那个在我梦中嘶叫了无数遍的单词。这个单词很少用到,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吼吼!!你不知道ghoul是什么意思吗?可我们已经决定用它做你的绰号了。”屠夫做意吊我味口道。

看着他那一脸求我呀,求我我才说的*样子,我翻了个白眼,扭头环视四周发现了在不远处正在给伤者擦汗的神父。

“神父,神父!!”我大叫道:“来一下,我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事?我的孩子!”神父给那个病人量完体温后,安尉了两句走了过来。

我晕!没两天我成了他的孩子了!我在心里骂但嘴上没说,看着他走近张口问道:“亲爱的神父,神职人员是不能撒谎的对吗?那我能请教你ghoul是什么意思呀?”

神父看了一眼边上的狼群的家伙,一脸了然的说道:“神职人员是不撒谎的,但我们有权可以保持沉默!”然后一副古怪的笑脸看着我耸了耸肩,气的我差点从担架上坐起来,不过没有一丝力气的身体根本不听指挥,而且一动肩膀就痛的我只流虚汗!

“算了,算了,生气对身体不好!刑天,不要再气了!ghoul是食尸鬼的意思!”医生在边上看不去了站了出来。

“食尸鬼?怎么能这么叫我?我没吃他的尸体呀!!!我咬他是不得已的,他把我的肩膀都扎穿了,我不咬他我就死定了,而且我咬他的时候他当时是活着的。”我大声叫道。开玩笑!这可是声誉悠关的问题,我要极力辨解。

“呵呵,那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他死了你还一直啃,一直把他的脖子给咬的只剩脊柱,而且还把肉和骨头都咽了!你就是把他吃了!!当时我看见你抱着那个没有脖子的家伙都把我吓傻了!”恶魔也在边上加哄道。

听他一说,我就想起昨晚我吐出来的肉块和骨头渣子,胃里一翻我就想吐,可是我是被固定在担架上的根本动不了。

“拜托!恶魔!不要说了!我要吐了!”我捂着肚子干呕道。

“下次记往,再用牙咬人,只要咬血管就行了,而且不要咬的太深,不然牙齿陷入肉里太深,对方挣脱时会把你的牙带掉的。最重要的是不要把肉和血咽了,那太不卫生了!谁知道那些家伙有病没病,要是有aids那你可就完了!”屠夫舔舔牙齿不怀好意的说道。

“你也咬死过人,为什么他们不这样叫你?这不公平!”我忽略他话里面让我反胃的部分,我可算抓到证据了。

“因为我咬人的时候,没有人看到!!而你……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你看把那些修女和难民吓的像见了妖怪一样。哈哈!”屠夫指着我的嘴说:“ghoul……食尸鬼!你看,这个名字多好听,多有力,多血腥,你还挑三捡四的。我觉的不错,就这么叫了!”

“同意!!”

“万岁!!”

“ghoul!!ghoul!!ghoul!!……”他们一伙人举着枪一起大叫了起来。叫完还朝天鸣枪庆祝!!把边上的人都吓了一跳,神父摇摇头慢慢的走开了,他好像已经预见到我悲惨的命运似的。

我看着一群兴高彩烈的人,纳闷的要死!得了这个绰号,我都不高兴,他们高兴什么?还鸣枪?不怕被追兵听到?

“谁他妈的鸣枪??闭嘴!!”队长跑了过来骂道。

“sir!我们再给刑天庆祝他获得绰号呢!”牛仔在边上笑嘻嘻的,他也受了伤,胳膊缠着绷带挂在胸前。“队长,我们每次有新兵得绰号都要庆祝的,当年你……”

“噢!这样呀,那这次就算了!他妈的!谁再乱开枪,我让他回去洗一个月的厕所!”队长恶狠狠的威胁道:“好了!继续前进!好好养伤!ghoul!”队长拍了拍我的脸痛的我一呲牙,然后扭头走了。

我傻傻的看着队长的背影,怎么这样?队长也这么叫我,没天理了!!

“哈哈!!!看!队长都这么叫了,你就认了吧,食尸鬼。”大家一起哄笑道。

我跌躺回担架上,完了!看来这个不道德的绰号注定会代表我一辈子了!

看着蓝蓝的天,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我说了也是多余的,因为军队中的绰号不是自己起的而是战友以你的特点为你命名的,当年屠夫因为杀人多手法残忍而得名,*因为**不小心得了*结果弄成现在的绰号,牛仔是德洲的。刺客得名于他是杀手出身,底火因为他爱用自己装填的弹药,而恶魔是因为杀人时眼睛会变颜色……

我一直谨言慎行害怕什么不好听的绰号落到我身上,如果能得个像骑士那样的外号多好听呀!多有正义感!!没想到呀,没想到,我最后竟然落了个-食尸鬼,这个听了就知道德败坏,凶残无比的名字。

“怎么了刑天,不高兴了吗?不会吧!”牛仔看着我说:“你要明白我们在行动时不能一直叫你的名字,那是为了保护你的家人和朋友的安全!再说了这个绰号多有威摄力呀,比得上屠夫哟!!”

“我知道!”我依然看着天空。虽然我不很在乎别人叫我什么,可是这个名字李明已经知道,迟早会传到我哥耳朵里,然后我妈也会知道……我其实是为这个头痛。要是家里人听到这个名字不用想就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子了,我老妈那个脾气不吓死也气死。要想个办法不让李明把这个事和我的家人说,不过想什么办法呢?而宛儿就……更麻烦了……看来我们两个注定没有缘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大不了我们在平常还叫你的名字,到了行动的时候才叫你的绰号!”屠夫看我好像很在意这个事情开恩道。

“真的吗?谢谢”我一下来了精神:“对了,昨天情况怎么样?快慢机呢?我昨天在无线电中听到他受伤了。大家都还好吧!”我后知后觉这时候才想起问昨天的战况。

“呵呵,!昨天一战,你伤的最惨了!其它人因为催泪弹的原因,很多都没有在原来的位置,所以没有被震和闪到。其它被震聋的也被你一提醒恢复了听觉,所以,他们冲进来的时候就被我们给逮个正着。这一仗快慢机和你贡献最大,你提醒了我们,而快慢机在催泪弹中坚持掩护了我们二十多分钟,干掉三个。结果被枪榴弹的碎片给伤到了,皮肤也被瓦斯给灼伤了,起了过敏反应在接受冶疗,你怎么会想到我们还有一个耳朵上有耳机来着,我们大家都没想到。呵呵。当时什么都听不到,你那一嗓子吓了我一跳!”屠夫在边上给我描述昨晚的战事。

“我当时又聋又瞎的,快慢机在无线电中哼了一下,像救命草一样,我当然会注意到了!你和我在一块,你怎么没闪到?”我好奇的问屠夫。

“我没带夜视仪呀,只是白了一下就好了!!当时听到你的声音下来找你的时候你已经不见了,你的跑的到是挺快!”屠夫笑道:“你小子又聋又瞎还能把那个家伙给干了,不容易呀!不愧是我看上了家伙!!!哈哈!!!”

“不知羞耻!!!”我在边上看着他狂妄的大笑无奈的说道:“不知道我干掉是谁。不然一定在伤疤上标明1999年9月28日凌晨四点差点死于xx人之手!哈哈!!。唔唔。哈哈哈……唔唔……”说到这里我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笑到最后,我觉的我声音里都带哭腔了。

大家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握紧我的手,因为他们都知道对于一个才参加军旅半年的新兵来说,这些日子的战斗根本不是一般士兵敢想像的。他们知道什么都不用说,因为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现在我最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支持。

笑了半天,我才慢慢止住与其说是笑声不如说是哀嚎的叫声,慢慢的抓紧大家的手,大家有力而温暖的紧握给了我无限力量和勇气,让我因缺血而发冷的身体如火烧一般沸腾起来……终于,压抑不住激荡的血气,我举起右拳拼命的大叫道:“狼群!!!”

“hoo!——ah!——”狼群所有的人员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吼叫!!!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