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三十九章来者不善

第三十九章来者不善

本书:狼群  |  字数:5423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顾不得检查腿上的伤口,忍着火烧般的剧痛,从地上爬起来,我一脚支地,跪在地上,举枪向着枪响的方向,瞄准,正好一阵浓烟扑来,我失去了视距,提着枪踮着脚,我一跳一跳的冲向丛林,还没跑一百米多米,“梆”又是一声枪响,一发子弹打在我脚边,爆起一蓬尘土,我马上蹲下,向枪响的方向瞄准,镜中一棵树下一根枪管冒着出的烟还没有消散。om我无顾的上细瞄,快速的抠下板机,一枪打在他做掩护的树身上,再抠,第三枪,我连发三枪,打的他抬不起头撤回树后,然后端着枪我站起身,慢慢的横移,左腿上传来阵阵的胀痛,子弹吃在肉里了,火烧一样,脚一碰地就是一阵巨痛,小腿就是一软,差点就跌倒!我只能一点一点的横移,但我视线不敢离开瞄准镜,因为我知道,狙击手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刚才那家伙拿的是m24,如果这么说,他边上应该还有一个观察掩护手。

我一边快速移动一边观察,生怕一不留神被别人捡了便宜。

“你在哪?你在哪?王八蛋,来让你爸爸看一眼。来呀,宝贝!”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跑着。瞄机镜有点慌乱的在他可能出现的几个地方扫描。

就差一点就能进入狙击手的盲区了,这个时候如果他不出来,那我就得救,如果出来就只有拼一拼了。果然,在我就差十几米进入盲区的时候,树边的草丛一动,那个枪管又露了出来。先开枪的人活!我照着枪管后方的草堆先发制人就是一枪。草堆一下飞散,边上不远处突然坐起一个没穿伪装衣的人端起m24瞄准了我,糟糕!是诱导物,我已经来不及压下枪口了,我赶快飞身横扑,扑向边上的一团浓烟,希望借此能迷惑对方的视线。就在我身在空中的时候枪响了,我腰侧一麻,但我知道,没有打中我,因为没有中弹的感觉,我躺在地上马上举枪,因为我知道,m24是手动式狙击枪,我知道有约一秒半的空隙他要退弹壳,上弹,闭锁枪膛然后再瞄准。

我们两个现在就比谁快了,我现在左腿受伤又一摔,根本爬不起来了,我躺在地上,侧着身瞄谁,我一边瞄谁一边自言自语:“不要急,不要慌,我抓到你了,小子!”就在我瞄准正退弹的猛击手的同进,丛林中,这家伙边上突然露出一个拿着m4的家伙,对着我就是一个三连发,m4的有效射程才500米,我现在是在700米外,他还三点射,他要能打到我才有鬼。

这是唯一的机会了,我不管打身边边的子弹和对面的掩护手,因为摆在狙击手目标第一顺位是敌方狙击手,因为唯一会对狙击手造成威胁的,便是敌方狙击手,敌方狙击手永远列为第一,然后才更有价值的目标。抠动板机瞄谁镜中正准备趴下的目标身体一震,命中!我的心瞬间又掉回肚子里。我把枪口移向掩护手提时候,那小子已经不见了。我仍然不敢动,因为掩护手一般也是狙击手,就像我和快慢机一样,现如果狙击枪在他手里面那就是另一个威胁了!

从我中弹到我干掉他,只有15秒,这么快的时间我们两个对手便在死亡线来回转了两圈,就像做游戏!不同的是获胜者的奖励是生存的权力!

“掩护射击!”背后随着一声大叫,传来一阵枪声。

这时候,我眼睛余光突然扫到狼人越过跨出丛林的众人,冲了出来向我跑来,我大叫道:“别过来,还有一个!别过来!”可是狼人没听我的,跑过来扛起我就跑,我在他背上努力的抬起头,举起枪观察着刚才狙击手的位置是否有危险。狼人速度很快的的冲到了林中,把我轻轻的放下。

“我打中他了,就在那个位置,还有一个!”我指着狙击手的位置向狼人叫道。

“好的,好的,好的,我们这就去看!你没事吧!刑天,镇静一点!”狼人摇摇我大声叫道。他看见我中枪了。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已经脱险了。扭脸看了一圈大家都盯着我的肚子看,我低头一看吓了我一跳,肚子上的衣服上有一个很大洞,已被血染红了。先锋跑过来一把撕开我的衣服,想检查伤口,大熊则抱着我的头捂着我的眼不让我看伤口,害怕增加我的心理负担。

“别捂我眼!我知道我的情况,没打中我!你别捂我鼻子呀!”大熊的“爪子”就像大浦扇一样一下就盖住了我半张脸,连鼻子都快盖实了。

大熊不好意思的把手松开,我吸了两口气,看了一眼腹侧的伤,子弹擦边而过只是擦破皮,带了个血漕,没有什么事,到是腿上的子弹还在肉里面卡着,痛的我都快昏过去了。

我咬着牙指着我的左小腿,对狼人说:“腿上中弹了!妈的!”

狼人飞快的把我的裤腿拉高一看,小腿上鼓着个小包,有个表皮周围带着烧伤的闭合性伤口,从小眼内冒着血,我抽出刀子递给狼人,咬着牙哼道:“快给我挖出来,痛死了!尻!快!”狼人接过刀刚要动手,边上的redback叫道:“别,那么大的刀你想挖多大的肉下来呀?”

说完,快速的从医疗袋中掏出小镊子,摁住我的腿,慢慢的探进伤口,夹住弹尾慢慢的顺着伤口向外拖,痛的我直哼哼。

“你快点!干嘛这么慢的拖,使劲拉一下不就出来了!”我叫道,看着她细发的一点一点向外拖我急的一头汗。终于,子弹露出了屁股,露出他优美的身体,最后才把头探了出来。随着胀痛感的消失,我慢慢的长长舒了口气,放松了绷紧的身体,屁股这才坐在地上。

“你好运气呀!子弹打到你腿上的备用刀上没有射穿你的腿,可真难得呀!”redback用镊子夹着弹头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后笑道:“要不要留个纪念呀?”

“留屁纪念!妈的!倒霉!”也是,要是直接被m24打中腿直接就完了,不可能还跳了半天。看一样被打出一个缺口的军刀,幸好我听快刀的话多带了把备用刀,不过可惜了我2000多美金做的刀,但是保住一条腿也值。

一片手帕轻轻的擦拭我头上的汗水,我抬头一看是宛儿,她对我笑了笑,满脸灰土的小脸怎么看怎么滑稽。我笑了笑,说了声谢谢。腹上一痛redback系紧了绷带后在上面一拍,然后站起来走了。

&nit(该死!)!她做意的!我招她了?慢慢的套上靴子,穿过衣服,我站了起来,伤不重!除了伤口有点痛还有点奇怪的酸感觉以外,倒还能走路。肚子上也没什么事,妈的,我怎么总受伤还不死。这不是折磨我嘛!

吃了两片止痛药和抗生素,我拄着枪慢慢的围着人群转了两圈,甩甩腿,这要是影响赶路可就完了。边上不断有人拍拍我的肩膀,说声:好样的!而我则不断挤出微笑给他们。

让大熊带着非战斗人员深入丛林一些,我们等着接应后撤的队友,过了没多久队长他们也跑了过来,怕再有狙击手,我们又打了一排烟雾弹,让队长他们在掩护下跑了过来,刀手一进来,我就看见他身上挂彩了,后面陆续跟进的人或多或少的都挂点血。全能更是被恶魔和板机抬过来的,最后队长和屠夫,骑士灰头土脸的跑了进来。

队长刚跑进来,后面的车队就追过来了,。50的车载机枪打的身边的树木折的折,断的断,大家什么也不说扭头就向丛林里面跑,这时候我的腿也不痛的,跑的比兔子还快!狼人和精英架上榴弹发射器,换成高爆杀伤弹,开始一个劲的狂轰,炸的最前面两辆吉普人仰马翻。深入一点丛林后,我和快慢机等人架好枪,开始掩护射击,而狼人他们则开始后撤。

打翻一个从吉普里面爬出来的士兵,就听见快慢机在边上叫道:“布雷!撤!”

刺客,我,快慢机,redback几个人开始快速布雷,明显的redback布雷速度比我们快很多,两三下就布好一个,而且决不重样。倒底是从小就布雷长大的,果然厉害!服气!背后又传来。50的枪声,他们的援军到了,子弹到处乱飞,好几次都差点打中我的脑袋,吓的我差一点踩在我刚布好的地雷上。

布好雷后,大家快速撤向后方,然后各自抢占有利的位置,架好枪!准备接火。盯着林俳徊的吉普车我热切的希望他们能冲进来,让我杀个够。可是对方好像知道我们会设伏,所以一直在林外转悠就是不进来。人越聚越多,不一会林外已经聚了上千人,十几辆架着无后座力炮和。50机枪的吉普,好家伙!怪不得把队长他们打的那么惨。

等了一会,他们还不过来,我失去了耐性,对着一辆跑进射程的吉普车上的操枪手就是一枪,直接给他从车上掀了下去,吓的边上的车辆一溜烟的后退几百米,瞬间丛林前面的空地上只剩几个中枪末死的伤兵在那里翻滚哀嚎!

过了一会,对方的车队里来了一辆悍马,下来一个人不知说了些什么,这些人对着树林一阵扫射,打了几发榴弹炮后竟然全退了,弄的我们十分纳闷,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过管他呢?走了最好,不走还指不定打成什么样呢!大家收起枪深深的吸了口气,所有人都放松身体靠着树坐在地上,看着对方取笑着:“看你那熊样!”

过了一会,大家都聚到队长边上七嘴八舌的问起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受伤,这是很少见的事,而且还有几个重伤的,就差没死人了!

“罗杰,怎么回事?”神父直接问队长,我们都闭嘴听着。

“人太多,而且这些人受过特殊训练,重武器太多,指挥这帮人的家伙不简单。而且,里面有狙击手,很厉害的狙击手!这里面有高手!”队长低着头一面说一面沉思着什么。队长满脸的炮灰,胡子上全是草屑,肩头也负伤了,医生正给他清理。

“队长,刚才我们冲过来时,刑天干掉一个狙击手,不知是不是你说的那帮人的。最好我们去看看。”狼人在边上建议道。

队长一听来了精神:“什么?在哪?我们去看看。”

“估计没有了吧!边上还有一个观察手没干掉,尸体可能已经不在了!”我担心的说道。这么长时间了,不定给扛哪去了!

“不会的!”队长断然说道:“这种情况下,扛着几百公斤的死人逃跑是不可能的,尸体一定还在。我们去看看!”

既然他这么坚决,我只好保留意见,一瘸一拐的在前面带路,向刚才狙击手被放倒的地方行去。一行人小心的在林中穿行,接近地点的时候,我打手势让大家小心,然后也方位指给刺客和精英,然后两个慢慢的潜向尸体应该在的位置,两个人先示意尸体在,然后绕着尸体周围的树林转了几圈,然后慢慢的接近,最后停在尸体边上,向我们示意安全,大家这才靠近,可是当我们刚围过去。刺客突然一伸手让我们都停下,然后我就看见他的冷汗流了下来。

“怎么了?”我用喉节无线电不出声的问道。

“压力炸弹!”刺管指着尸体的手边上的m24步枪说道。

我们仔细一看才发现枪托下面的一片树叶下发散着金属光泽,而枪管则放在一个非常小石头上,保持着极微妙的平衡,只要一动石头边上相连的树叶,枪管一动炸弹就会炸,刺客和精英就没有活路了。而这个炸弹没有折除的可能就现在的条件。我们都慢慢的退下来,精英离的还比较远,慢慢的退了出来,而刺客就站在尸体的边上,根本不敢动,害怕一抬脚就会触动炸弹。

我们都替刺客捏把汗,可又没有办法,帮不上忙,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束手无策干着急。刺客先蹲下查看了一下自已脚下的树叶会不会触动机关,而答案看来是肯定的。那么现在问题反而简单了,那就是要怎么在0.5秒内离开炸弹十五米了。

这听起来就像刺客已经稳死了一样!

刺客看了一眼机关,又扭头看了一眼先锋然后指了指头上的树顶,先锋马上表示明白,而其它人也开始在边上找东西,我奇怪的问屠夫:“他们找什么呢?”

“细一点的树!越高越好!!”屠夫一边找一边回答我,而我一下就明白他们想干什么了。不一会大家就找好了一根很合适的树,狼人快速爬上树,然后用军用缆绳把树冠给捆住,把另一头扔给我们,大家一起用力慢慢的把那棵树给拉成了孤形,树冠都快碰到地了,然后固定好,绕过一个低低的树叉做支点,再爬到刺客的头上20多米高的树顶把绳子的另一头垂下给他,刺客把绳子系在腰上,然后对我们示意可以开始了。

大家退开,屠夫拿着砍刀走到固定这个大弹弓的缆绳前,一刀砍断。树冠在一瞬间弹回了空中,而客则像火箭一样冲天而起,一刹那就弹起20来米高,他刚一离地尸体边上的炸弹就爆了。火焰追着刺客的脚根冲上了天,尸体也被炸的支离破碎。不一会刺客嚎叫着又掉了下来,快摔到地面的时候又弹回空中,像蹦极一样弹来弹去。

我们一群人在边上终于松了口气,听着刺客鬼器狼嚎般的叫声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心中同时泛起了不妙的感觉,这帮人不是一般人呀,这种巧妙机关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设的出来,更何况压力炸弹不是一般部队能配到的。这次跟着我们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把刺客从高挂的空中解下来后,刺客拍着胸口大叫刺激,看了一眼有点发糊的军靴,这可是从鬼门关前逛了一圈,刺客只是笑了笑,拍拍靴子笑言道:“这可是我新拿的还没给钱呢。天才会杀了我的!”

大家又一阵哄笑,慢慢的围到被炸的只剩两条腿冒着烟的尸体边上,我们大家依然想从散布在四周的碎肉中找寻些蛛丝马迹。我肋上有点伤,一弯腰就痛,所以就坐在那两条腿边上打量着这个可怜的家伙,空气中弥漫着硝酸和烤肉的味道。

“从衣服的质地和样形上看,不是本地军人也不是乌干达军人,应该是佣兵,从武器上看是美国造的。不过没有士兵牌和身份证明,我们不能确定他是什么人!只是如此高明的手法不应该是一般的美**人看来这次我们碰到硬点子了!”队长总结道。

所有人都只是听着没有说话,已经达成共识不需要说什么了!

“先生们!也许你们应该看看这个!”redback举着她的strider猛虎刃,走了过来,我们都被她奇怪的举动吸引住了,走近了才发现她刀上竟然扎着块肉,不一会她走到我们中间,然后把那个肉甩在中间的一块石头上,大家这才看清这是一块冒着热气的人皮,而人皮上有个挺眼熟的纹身。我一看见这个纹身就觉的似乎在哪里见过,低着头想了半天一直想不起来。

刀手看见那片肉后,第一个举动吓了我一跳,他竟然掏出刀子一刀砍在那片肉上,然后一刀一刀的把那片肉剁成了肉碎。然后一脸悲痛的坐在地上哭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狼群中竟然有人哭!

队长没有斥责他,只是幽幽的说了一句:“又见面了!格斯中校!”

而我也突然想起了那个纹身在哪里见过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