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三十八章敌人来了!

第三十八章敌人来了!

本书:狼群  |  字数:6935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宛儿离开后,扬剑挎着枪慢慢的走了过来,其实扬剑长的很帅,180的身高,标准的身形,细尖的脸盆,看着有点像吴奇隆,只是看着我的时候眼里的不友好,让我提不起兴趣和他说话。om

我们两个人看着对方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他一直和我对眼是什么意思,不过没一会他就眨眨眼把头扭到了一边,然后低低的说:“你小子杀了不少人吧!要不你变不成这个样子!我只在老山前线见过一次这种眼神,他可是个人物!要不是文化不高估计现在一定比我强!”

“没什么,生存需要。不值得自豪!”其实我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我想的是:老子就是英雄了得!就是比你强!

其实我也不是故意和他制气,只是我有点看不惯他一脸官僚的样子和宛儿反而没有一点关系,也许是在佣兵营里呆的时间长了,我们队长虽然比较严格,但从不以身分压人,也不会因为是上校就把鼻子仰到天上去。扬剑年轻轻的就一脸的傲气,如果不是因为家庭关系,你小子不定在哪守雷达呢。

在战场前线上跑了两趟,我就知道车前卒不好当,无功无劳就爬那么高,让我很替中国广大最前线的士兵不值。虽然不关我事,可是我就是不想给他好脸色看。

“你还恨我?因为我中伤你?”扬剑一脸我很小气的样子。

“不,我不恨你,我只是不喜欢你!”我直直看着他,很坦白的说道。

“为什么?”

“同性相斥!”我看到宛儿在招手,我对扬剑点了下头向宛儿的方向跑去。

宛儿看我跑过来,笑眯眯的对我说:“刑天,这是我小舅李明,小舅这就是刑天。”

“小子,你就是刑风的弟弟?你老哥虽然不是我直属但也算当年在我手下干过,那小子了不得呀,全大队几万人真材实料考上军校就他一个,其它的都他妈的是开后门的,你哥厉害的很,项项是全大队第一,犹其是硬气功和散打练的可是真有一套,枪法也好,是我带过的最好的兵。我听他说过他有个弟弟,没想到和小宛是同学,还能在非洲碰到,世界真是太小了。呵呵,你小子怎么会想起当佣兵的,学你哥在中国当兵多好,费这事跑国外来折腾。”李明一说起话,一股子硬气,一看就是带兵的武将。不过怎么会让他当观察员,不怕坏事吗?

“李叔叔!”他没穿军装,我也不知他什么军衔只好先这么叫:“谢谢你对我哥哥的称赞!我哥这么厉害吗?呵呵,这我到不知道。我来这也是事出突然。”

“呵呵,不想说就算了。你哥厉害着呢,不过这小子事业心太强了,不会照顾自己。他带的兵也不错,小子现在应该升上尉了吧,升的挺快的。”李明一脸强将手下无弱兵的自豪感。

“这到是,他带兵是不错,每次回家都折腾我,上了三年军校,训练我三年,拿我当了带兵的试验品。把我可苦了!……”我一边走一边把我哥把特种兵训练那一套搬家教育我的事向李明讲了一遍。

“呵呵,有这回事,你小子也挺幸运的,一般军人想受这种训练还要三筛五选,才有机会得尝所愿,你小子门都不出就学会了这么多的东西,还敢抱怨!”说首李明“梆”敲了我一记。

我揉揉头,傻笑了两声。想想也是,如果不是有我哥三年的训练,我就不可能在云南那次*中活下来,也不可能这么快适应,高强度的特种兵训练。我应该多谢我哥才是。我在心中遥向远在中国的大哥说了声谢谢,也不知他能不能感应的到。

看到宛儿又跑到后面去看病人,李明一把抓住我小声道:“你小子,行啊!没死躲这来享清静了,害的我们丫头没少掉泪,不就那么点事,你有什么看不开的。人生苦短需尽欢嘛!”

他一句话把我问住了,为我掉泪?什么事呀?

“李叔叔,我和宛儿只是普通朋友呀,他拒绝做我的女朋友的。我没有看不开呀,我们还是好朋友呀!”我满心疑问的问道。

“她拒绝你?我以为你是她男朋友呢!你不知道那件事?”李明一脸的迷惑。

“哪件事呀?”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当初宛儿拒绝我一定有什么苦衷。

“她要是没告诉你,我也不能先说,要不丫头怪起来,我可吃罪不起!”李明一脸恍然闭起了嘴巴。

这一下,我就吊在半空中了,发生什么事,让宛儿拒绝我,而且还不敢和我说?我想了半天,突然“强暴”两个字窜入我脑中,我一下瞪大了眼睛,当时哪个王八蛋敢动我的女人!男人嘛!听他小舅那么一说总忍不住向那边想。

李明一看到我的表情跳起来“梆”又给了我一记,我没带头盔,只是带了个防暑帽外面罩了个伪装网,他这一记敲的我脑仁都是痛的。

“干嘛?”我叫了起来。

“你小子少往歪处想,不是那回事!”没想到他虎虎的,查言观色的本事到不弱,怪不得派他来当观察员。

“那她为什么事,拒绝我!?”我实在想不出别的原因。

“别想了,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李明说道。

我想了想也就释然了,既然现在这种情况,不定见不见得着明天的太阳还不一定,想这些不打粮食的也没什么用,还是等回到基地再说吧。我点点头,看了一眼李明身边的护卫也都没拿枪,只有两三个拿了把ak,看来是缴来了的。我扭过头,向身边的队友借了几把副武器,递给李明,然后慢慢的回到了队尾,路过扬伟的时候,我故意忽略他投来的诧异的目光。

狮群早已散去了,只有零散的野狗跟在我们后面,不过这种小东西根本不敢接近队伍,我们也不觉的它们有什么威胁,也就随它了。这时已经是晚上四点多了,天已经开始发白。我们已经走了八个小时了,已经开始有人掉队了,有的人昏倒,抬担架的人也没有力气了。

“休息一会。鹰眼应该快到了!”队长下命令。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有很多人一下就瘫到了地上,我们赶快把他们扶了起来。可是一把握住他们的胳膊,吓了我一跳,只有两指粗的胳膊,看起来就像根枯木一样脆弱,扶着这些骨瘦如柴的家伙,我实在不能想像一个人怎么能瘦成和干尸一样,这要饿到什么程度饿多久才会把一个180公分的饿的不足60斤。虽然我们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给养,可是根本无法恢复他们的原气,这样子的人怎么可能行军几十公里。可是神父又不肯丢下他的兄弟姐妹,我们只有希望鹰眼带来足够的飞机,不然就什么也不用想了,等着死吧!

一群人坐在一个小草丛中,士兵坐在外围,伤员在圈中间,我值守第一班,其它人马上补眠,这是战士的一个特点,只要躺下就要能睡着,一有动静就要醒,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快慢机他们那么熟练,不过只要有人替我值守,我就会很放心的睡去,如果不然我就一直处于半睡半醒间,无论如何也无法深度熟睡。看着草原在阳光下慢慢的缤纷起来,我坐在草丛中,抱着枪不断的抚摸着枪管感受着枪管的冰冷能让我始终保持清醒。

两个小时后,轮到屠夫值守,我抱着枪躺下就睡,一闭眼脑中一黑就进入了梦乡。不知睡了多久,反正手上的表还没有提示轮到我值守,天上就传来了直升机的噪音。我睁开眼抱着枪爬起来,抬头一看,一架ch-47d支努干运输直升机在一架米-24雌鹿的掩护下落在草原上,两个个巨大的螺旋桨圈起的黄土迷的人有睁不开眼。鹰眼在雌鹿上伸出大指向我们示意,让我们快上飞机。

“另一架为什么不降下来?”宛儿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我的身边大声问道。

“那是武装直升机,负责掩护的。不能下来!”我大声叫着,支努干的噪音太大了。

“可是这根本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带走的。!”宛儿叫道。

“能带走多少是多少了!安排伤最重的人先走吧,你是护士,你也先坐飞机走吧,估计这一次他们来的不易,下次还能来不能还是个问题。”我看见雌鹿上的防弹玻璃都碎了,所以我估计他们一定碰到敌方火力了。

宛儿没有说话,只是跑回去安排伤员登机了。

“你女朋友真是乡巴佬!”redback在边上捂着帽子嘲笑道。

我知道他说的是宛儿不懂,运输直升机要有武装直升机掩护这种军事常识。

“她不是军人!”

“那她来这干嘛?她肯定也不是护士!”

“她是打字员!”我很肯定的结尾。

“打字员?哈哈哈哈!打字员来这?他的打字机呢?”redback花枝乱颤的笑了起来。

我不得不承认,redback真的是很美,即使我对她的冷嘲热讽让我很感冒,金白色的头发在阳光中闪耀着银光,如花的脸庞,如玉的贝齿,看得我一时失神,我怎么也无法把她与赤背蜘蛛连在一起。看我一直的盯着她看,redback也不笑了,认真的盯着我,不一会我意识我很不礼貌的盯着人家看的时候,我赶紧的扭开视线,看向运输机的方向,背后传来了redback得意的笑声,臊的我一脸通红。

ch-47支努干能带24幅担架或44名士兵,重伤睡担架的都上了飞机,可轻伤和体弱的人太多了,尽量的往里面装也还剩不少。没一会,支努干的机长便示意满员了,关闭机门升空了。在那些善良的神职人员极力要求下,无奈的队长下令让鹰眼的米-24也下来了,可雌鹿只能载8个人。神职人员把从剩下的人里面挑出来的身体最弱的家伙都推上了飞机,自己却一个也没有上去。看着那些含着泪水趴在机仓玻璃上脸,我无法不为这些牧师和修女善良的心灵感动。为了保护他们冒这次险也许挺值的,必竟现在的社会这种人越来越少了,应该像大熊猫一样保护起来。

我一扭头看见宛儿和李明他们一群人都站在地面上,我跑过去叫道:“你们怎么不上飞机?”

“我们怎么会可能和那些人抢机位,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再说了还有很多健康的中国工人需要我们保护。”扬剑抢先接过话头说出一大段感人的话。听着后面的宛儿符合着用力点了几下头。

直单纯!我看着一脸天真的宛儿,我真奇怪,见过这么多伤患后她怎么还能保持一颗童心!看看边上的刚果政府官员,要不是有这么多人看着,估计早跑完了。

“好吧!你们不想走随你们!不过不要后悔!”我对着扬剑说道。

“所有人来这里拿装备。”队长指着从直升机上拿下来的弹药,不过都是ak,中**人都把装器换成了ak.李明拿着手里的ak47拉把枪机,拍拍枪体:“还是这家伙用着舒心!”所有中**人都露出了同样的神色,看的我一楞一楞的,呵呵,ak还真得人心呀!

看着宛儿也看着武器堆皱眉,我走了过去,把她拉开递给她一把快慢机的mp7,这东西小她拿着还成。教会她如何打开保险,如何拉枪机,如何瞄准。看着她兴奋的瞄来瞄去,我笑了笑,真是不吃盐不知咸呀。以为打仗是过家家吗?

飞机飞走了,照快慢机的描述,再向前走十里就是树林,进了树林就翻过三座山头就可以到达政府军控区,不过他来时碰到不明火力的骚扰,差点被打下来,估计前面的路不太平,进了林区如果想进行第二次救援最少要过两个山头才着陆点,队长已经安排好行程,我们要在那里会合。现在除了我们狼群的三十来号人,加上神之刺客的八个人,六名修女和牧师,十五名中国工人和军官,还有十九名难民。80多个人一大群。

队长觉的太显眼了分成了三拔,每拔二十八人,我和redback,修士,侍者,神父,所有中国人,六名修女和牧师,大熊,狼人一队。其它人主要保护那些体弱的难民。

我们刚分好队,还没来的及前进身后突然传来机动车的声音,大家回头一看尘土飞扬,看来追击我们的大部队跟上来了,没想到他们有胆子明目张胆的机动过来。

“showtime!”队长叫道:“掩护队先走!狙击队断后!草丛是很好的掩护!let`smove!”

我和大熊,狼人对了个眼神,服从命令先撤,看着队长,屠夫他们端着枪潜入草丛,回头再看看一脸紧张的修女和牧师,还有工人,我觉的这些人真麻烦,拖累我们不能和战友一起战斗!不过还是要先执行命令。

“我们走!”狼人带队,我和神父,redback断后,一群人率先向东北方快速逃去。还没跑出一里远,背后就传来巨大的爆炸声,我边跑边回头看,几道黑色的烟柱从伏击点冲天而起,接火啦!虽然已经离战场有段距离了,可是有时身边带会传来流弹的啸声。看来战事很猛呀!

“别看了!快走,我们不跑快点,队长就没有办法尽快撤退!”狼人在队道叫道。

听狼人一说,大家都提足了劲,撒腿就跑。宛儿和几个修女明显跑的很慢,而且有时还会跌倒,我们没办法,只好有的背,有的扶,希望加快速度。我凑到宛儿根前,刚扶住她的胳膊,扬剑就从边上跑了过来从另一边也把宛儿扶住,还看了我一眼。

我心想:尻!你小子现在这个关头还想着儿女私情的事,真她妈的不是个东西。你想扶就扶吧,我可没劲和你争这个。想着,我就松开了手,跑到后面,一把抱起一个年岁挺大的修女,跑了起来redback在边上看着我们两个,呵呵的笑了起来。弄的我挺没面子。

抱着修女100斤,我仍然跑的飞快,往常10公里对我来说很容易就跑到了,可是现在却怎么也看不到边了。跑了二十分钟我们才隐约看到绿色的林线,这种速度简直像蜗牛爬一样慢。可是再一看我们后面十五米外先锋和底火他们的队伍,我差点笑出来,连刚果政府军的头子现在都被精英扛在肩上。我们这边只有修女牧师和几个工人比较麻烦,中**人扛着枪背着人跑的也不急不喘的。呵呵,中**人好样的!

跑着跑着,离林线越来越近了,远处的山头上的树冠都看的清楚了,我突然发现林中光线一闪。

&k!(狙击手!9点钟方向!)”我在无线电中大叫道。所有人马上躲进了草丛,除了四个工人有点傻愣在那,我和狼人跑出去一人两个夹在肋下跑了回来。

“你们听不懂英语吗?傻楞着干什么?”我冲四个家伙用中国话骂道。

“我们听不懂,我们听的懂法语!”一个工人呐呐的说道。我这才想起刚果的官方语言是法语,我骂错人了!

“不好意思!我忘了!”我赶紧道歉。

“没关系!”他们挺客气的说道我赶紧跑道神父和redback身边,举起枪从瞄准镜中观察对面的丛林。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发现什么了吗?”我对redback小声问道。

“没有!不过从刚才的光线看,不像是狙击镜,像是望远镜!9点钟方向的树冠有异常晃动,有人想吃我们!”redback没有回头仍在搜索。

“那怎么办?干,就到林边上了不能进去。林里面是什么人?”我低声自言自语骂道。

“应该是袭击鹰眼他们的家伙。”狼人和大能潜到我们身边悄声说道。

蹲在草丛中,大太阳在头上直射着,露在外的皮肤被像火烤一样痛。这么蹲在这里用不了多长时间肯定要有不少人中暑,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比上次打伏击好太多了,至少我有足够的食物,没有恶心味道纯静水,没有泛着臭味的大泥潭,没有能吃人的大蚂蚁,没有能吸干人血非洲大蚊子。最后要的是我身边有我可以信任的战友,我不是孤身一人。

“我们不能呆在这,我们要继续前进。”先锋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从来,“前面有狙击手!我们一动会爆露目标的。我也没办法。”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神父拿着望远镜看了一会,慢慢的扭过头,对我们说:“没有办法,有狙击手也要过,不然后面追来,罗杰上校的努力就全费了。你们谁是狙击手?我们向前冲,如果狙击手开枪,我希望他能在第一时间内把狙击手放倒。”神父看着我们一脸期待。

“快慢机是狙击手!”我对神父说:“他肯定能办到!”

“快慢机,快慢机!”我在无线电里面叫道。

“别叫了,他留在前面了!”精英的回话让我一下愣住了。

“那还有谁是狙击手?”神父关切道:“我们人人都能用狙击枪,可打是最不错的应该就算他了!”熊人指了指我:“他是快慢机重点的培养对像。上次还完成了一个很出色的任务!”

“什么?我是重点培养对像?快慢机怎么没告诉我?”我楞道,没想到快慢机想培养我做狙击手,我以为上次的任务只是所有佣兵的必修课,必竟恶魔他们的狙击枪用的也很好。要是这样,那我不是要天天和臭泥,蚊虫,大批敌军为伍?我不要!!!

“因为你的成绩好呀!你那一次干的多好呀!反搜索成功,还挂了一个高级军官和一架雌鹿!”狼人不怀好意的笑道。

我刚要申诉,神父打断我的发言:“不要说了,既然是你,那就全靠你了!别让我们中的人白白牺牲!”说完猫着腰带着人就要冲出去。

这怎么行?我可没受过这任务以前。把兄弟们的性命交我手里,这么大的责任,想想我都害怕。我刚要推辞这个任务,边上的redback说话了。

“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我们的命全交你手里了。”说完也钻了出去,边上的大熊拍拍我的肩说了一句:“我们信任你的能力!好好干吧!”

我什么推御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现在还能说什么呀,大家都这么说了,妈的!只有赌上命拼了一把了。不然我就真没脸去见兄弟们了!

我点点头,开始调g3狙击枪,虽然我的g3狙击枪是特制的,可我对它在这么远的距离上的精度并不是很有信心,看来我还是要换把更专业点的枪,测了一下距离-700米,还好在有效身程内,风向:逆风。风力:3级。

我调好枪后,换上专用的狙击加重弹,深吸了口气,活动了一下手指,把射击方式调到单发,举起枪瞄准刚才闪光传来的方向,然后对边上早已做好准备的大熊点了一下头说了声:“上吧!”

大熊和狼人掏出刚运来的俄罗斯6h-3030mm轻型榴弹发射器,装上烟雾弹,两人齐发快速的在几秒种的时间内打出12发烟雾弹,落弹点由远及近覆盖了从林线到草丛,不一会,弥天的大雾笼盖了从林线到草丛的1公里路程。

神父一声令下,所有人在烟雾下掩护下拼命的向丛林跑去。我一个人留在草丛中没有动,死死的盯着瞄准镜中的景物,对边上慌乱的情境充耳不闻。人员一部分一部分的跑进林线,我的心一直提在心口,生怕狙击手开枪而我错失了目标。所有的人都钻进了丛林,狙击手没有开枪,也许他是没有把握在这么厚的烟雾中击中目标,害怕暴露目标。

“刑天!该你了!快!快!”无线电中传来了狼人焦急的声音。我收起了枪,飞快的冲出草丛,趁着末散的烟雾冲向丛林。我刚冲到半路“乒!”一声枪响,我只觉的腿上一痛,腿一软一头栽在地上,我心头冒上一个念头:“妈的!我说你怎么不开枪呢,原来等你爷爷我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