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三十四章营房游戏

第三十四章营房游戏

本书:狼群  |  字数:3234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看着板机对我勾勾手,我笑着点了点头,也不是我小看他,虽然我们两个都180多公分,他比我还高出一些。om可是论体力他还是不行,如果说现在体力上看着跟我有一拼的也就只有屠夫,大熊,狼人和巴克两兄弟了。板机还是差点……

活动活动肩背,确定受伤的部位都好了,我慢慢的走到场中央,面对板机站好,这小子,我还没找他算训练时虐待我的帐,他还跟我杠上了。妈的!这次借这个机会我要整整他。

我们两个站好后,所有人都开始下注,没想到大家不少人都压板机赢,只有美女,小猫和队长几个常和我出任务的家伙对我有信心。我们两个脱光上衣,露出一身的肌肉和伤疤,板机胳膊上还有一个奇特的纹身。也不知是看到我一身的肌肉还是一身的伤疤,板机很意外的愣了一下,估计他没想到一个月不见我一下多出一身“勋章”。

活动一下手脚,带上防滑指套,抓住吊缆,我们两个一用力,把大木桩给抬了起来,不抬不知道,一抬吓一跳,这东西真沉呀,虽然我在基地时,自己提起过这么重的木桩,可是现在只拿一头,感觉明显不一样。平衡不好掌握!直到我们两个一齐向中间用力互相把木桩顶向对方,木桩的重量和重心才平衡。

我们两个瞪着对方,一脸的敌意,我都能看见他眼里的血丝。双手握紧树的缆套,我慢慢把脚在地上跺了跺,一股脚踏实地的感觉从脚底传遍全身,然后我向边上的小猫示意可以开始了。快慢机也向小猫示意。

&o!”小猫兴奋的把上身的文胸一把扯了下来,一把扔在我们两个人面前的木桩上。

我们两个在文胸落在树桩上的一瞬间同时发力,我双脚一蹬地,腰一使劲,双臂使劲的前推。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虽然没有什么形式上的接触,但我深深的感觉到了那股力量,不过我明显的能感觉到板机的力量虽然也不小,可是给我一种轻薄的感觉,虽然我们两个现在不相上下,但我相信不用两分种他就不行了,这是一种,一种……强者的感觉!

我们两个斗牛一样顶在一起,我能感觉后腰不断有热流涌出,胳膊上越来越有“力量”的感觉,握着缆绳的手也有种“实握”的感觉,明显的能感到木桩正在移动,板机在退!

就在我以为我轻易就能把板机顶出圈子的时候,板机突然拉着木桩向边上跨了一步,我用的力道一下成了空扑,我差点被惯性给带倒。我还没缓过劲来调整姿势的时候,板机突然发力,正好在我力道空虚的缝隙打了我个措手不及,我蹬蹬的退了两步,眼看就要被推出圈子,我赶紧一把抱住了树干,用胸口顶住了树桩的一头,使劲前压才勉强停住了后退的脚步险险的停在了线边上。

一边使劲顶住板机的施压,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刚才差点岔口气在胸中,抬头一看,我就看到板机阴笑的脸。妈的!小子够阴的,给我玩四两拔千斤?你也不想想老子是哪来的,我他妈的可是中国人,太极拳发源地河南来的。借力打力这一套我学会的时候,你还不知饭好吃水好喝呢!

还没等我发动反攻,这小子又左跨一步,又甩了我一下。看来是不想给我喘气的机会,我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急中生智!我忽然想到我从一个小地摊上翻看的一本小册子中的一招。这一招你肯定没学过。

在他再一次甩开我的力道后向我施力时,我抓好缆绳,松开一只手猛的向后一退,在木桩因惯性悬空,板机没法控制的时候,抓缆的手扯着绳子使劲在空中一转,木桩一下在空中转了起来,板机没想到这种情况,手上的缆绳一下子被甩脱,这就是我要的效果,我趁机抱住树干,顶住抱着树干无处着力的板机,一跺脚,大叫一声跑了起来,一下子把板机给顶的双脚离了地,飞一样的推出了圈外。

呼呼的喘着粗气,虽然赢了可是我也累的够呛!享受着边上其它人惊异的目光,我抱着树桩,趴在地上起不来了。板机躺在边上也呼呼的喘着……

“干的不错!看来你的火气不小呀!!处男就是活力十足!板机你可是虚了!”小猫跑过来,一边数着钞票一边用她性感的上半身在我的后背上来回蹭了几下。

两粒小豆豆在我后背划过,我腾的一下又“站”了起来,我不好意思的捂着“小天”坐在地上求饶道:“小猫,看在我让你赢钱的份上不要再玩我了!!谢谢!!”

“你好敏感呀!这就……哈哈!!刑天扯旗了!”美女“不知羞耻”的到处宣扬起来。

“来!我们看看!!”一大群人向我跑来,吓的我捂着“小天”向凉水房冲去。

冲完凉!看着镜中的自己,我有点迷惑,这个像健美先生一样的家伙是我吗?没想到亚洲人也能练成这个样子,正当我想摆几个pose的时候,屠夫和队长他们走了进来,看见我在摆pose,都又捂着嘴退了出去。**!又丢人了!

躺在集体宿舍的床上,看有人家伙在擦拭自已的武器,听着其它人用十几国语言打屁,真是感概万千呀,虽然我听不懂他们大多内容说什么,但至少现在我会用十几国语言问候敌人的母系亲属。

看着牛仔在床上翻什么书,我好奇的问道:“牛仔!干什么呢?看黄色小本本呢??”

“我可不是公子哥!自己看呀!”说完把书扔给了我,我接过来一看封面《临时士兵》,晕!没想到雇佣军还有专业杂志,往下一看,好家伙,美国政府出的。怪不得美国出产这么多的雇佣兵呢,连政府都这么支持佣兵事业,它怎么能不发达呢。不过看来美国政府也挺聪明,当佣兵的很多都是专业退伍兵,他们除了杀人的生计基本什么都不会,留在美国洗盘子不定能捅出什么篓子呢,不如都给推到外国去打仗,至少家里清静不少。

翻看一看都是今年哪有什么战争,哪有可能发生战争,比较有名的佣兵介绍,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后面的一些对武器的运用好多奇怪的小东西,在m16步枪上加个什么东西可以上威力大一倍呀,怎么把半自动武器改成全自动的……很多有趣的战场小知识!

看我看的兴起,队长扔过来一把飞刀,我用手指夹住刀头,奇怪的看着队长,他可没跟我恶作剧的习惯呀。

“别看了!明天有任务,早早睡吧!”

“有什么任务?”

“听说政府军在南边搜索的时候,碰到一个麻烦,有个目标无论如何都进不去,损失了不少人,先锋看过了,那里面有高手设伏,政府请我们过去看看。”

“噢!好的!”

一群人都停止了交谈,熄了灯躺在蚊帐中,整个营房都变的静悄悄的。突然间,“嘟!”不知是谁放了个屁。

“**!”顿时军靴乱飞,倒霉的家伙被砸的满头包,然后大家在微笑中进入梦乡!

9月25日清晨5点!军营的停机坪前,我们已经列队准备出发,这一次由于害怕碰到的是比较大的佣兵团,所有我们出动的人员数量非常大,我来到刚果基地才认识的,野狗,冲击,全能,性病,等也都和我们一齐出发了,两个队长带队,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如此大规模的形动,一架黑鹰,一架ch47d“支努干”运输直升机,带着我们三十多人飞向南部的丛林,看着脚下的郁郁葱葱树林,我就想起前些日子打伏击时的痛苦,我甚至能闻到树叶腐烂的味道。

握着手里的g3/sg1,我抠了抠鼻子,问边上的快刀:“你和别的佣兵队交过手吗?”

“当然!在战场上到处都有佣兵,我们去安格拉打仗那次,他们也有佣兵,我们遇到了一大群佣兵带领的部队,哈,那叫个刺激呀!死伤惨重呀!!”快刀做了个打冷颤的表情。

“狼群也死人了吗?”我问道。和狼群呆到现在还没听说死人的事。

“当然了,那次死了不少,挂掉我们9个,重伤15个!不过我们最少挂掉他们120多个,重伤少说也有400多。”快刀苦笑着说道:“狼群也会死人的,毕竟这是战场!不过死的都是新兵,现在我们新人招收越来越少了,你是今年唯一的一个。毕竟谁都不愿看到一个小孩子死在自己怀里。”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

“放心吧!我可不是新手了。我可是从死神手里逃出来的亡魂!”我给他鼓气。

“哟!我们这里有人开始装老资格了!要教训他!”恶魔在人群中大叫起来,估计在昨天晚上被鞋子砸的怨气要发在我身上了。

……

“放过我吧!!!”快刀挂在飞机舱外大叫道。原来他就是我之前的新兵呀,哈哈!!!

……

两个小时后,我们降落在丛林中先锋他们用烟雾弹标示的一块空地中,大家迅速的冲下飞机,建立防线,不一会先锋和几个政府军军官从丛林中起了出来,后面跟着的担架队抬着两大排的伤员,送上运输直升机,看着那么多的伤员,我有点紧张,看来这个佣兵团不简单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