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三十二章归程

第三十二章归程

本书:狼群  |  字数:4590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趴在草丛中,躲过搜索的飞机,擦擦脸上的血迹,还没等我喘口气,“莎莎!”耳边传来一阵轻轻脚步声,我拔出手枪猛着转过身,向着模糊的人影就抠动板机,“啪!”空枪,没子弹了!我左手向胸前摸去,却摸了个空。om军刀呢?我冷汗‘哗’的流了下来。腰间的备用刀,脚上的备用枪,全不见了,我的武器呢?看着越来越近的人影,我在身边摸索了起来,突然从草丛中摸到一根铁条,我把铁条藏在手里,趴在地上,准备在他检查我死活的时候偷袭他。

慢慢的人影靠近了我,弯下身开始摸我的颈侧动脉,我猛的翻过身,一只手搂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中的铁条拼命的扎向他的肺部,就在我以为大功成矣的时候,忽然人影一把抓住了我的拿铁条的右手,并一把将我摁在了地上,并抢走了铁条。

四周的丛林中忽然又冲出几条人影,死死的把我摁在地上,带头的那个家伙冲我大叫起来:“……”可是我却什么也听不清,边上另一个大汉看我还在挣扎,上来照我脸就是一拳。一阵巨痛传入脑中,我的耳朵也慢慢的变的灵敏,开始能听清那个带头的大汉叫什么:“刑天!醒醒!刑天!是我!我是罗杰!我是队长!刑天!……”

慢慢的模糊的人脸变的清晰,队长那张长满络腮胡的脸出现在我眼前,他一面死死的摁着我一面焦急的叫着我的名字。边上的大汉也变的清晰起来,原来是屠夫,恶魔和狼人他们,其它人也一脸焦急的盯着我,只有屠夫老神在在的揉着拳头。

队长看我没有反应安静下来一动也不动,吓坏了,在我身上又摸又量的,一边大声的喊叫。忙了半天,我也有反应,屠夫在边上不耐烦了,推开队长说:“瞎忙什么呀?看我的保证他马上醒过来。”挥起拳头就要再给我一家伙。

“你要是敢打下来,这辈子你就只能用左手*了。”我冷冷的说。

大家听见我的话,先是一楞,过了一会忽然哄堂大笑起来,屠夫也一脸贱笑的缩回了拳头。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回到了基地,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我躺的地方竟然是以前军官们开会的地方,偌大的木屋现在空荡荡的,只有我这一张病床,打量了下手里的手枪和队长手里的手术刀。我慢慢回想昏迷前的一切,直到屠夫那令人恶心的声音。

“我回来多久了?你怎么发现我的?”我一边问屠夫,一边趴回床上,刚才一折腾背上的伤口又裂开了。

“你昏迷了三天了。我背你回来的。我们一直都知道你在哪!”屠夫慢条斯理的回答我。

我“腾”的从床上窜了起来“什么?你们一直知道我在哪?你们怎么找到我的?我怎么没发现你们?”听屠夫一说下了我一跳,没想到我被跟踪竟然没被发现,这太让我丢面子了。

“别急!别急!急什么!呵呵!我们不用找,我们有你的座标。”说着屠夫拿出我戴的军用手表,然后打开gps系统终端,然后输入一组密码后递给我:“狼群中每个人的手表都有一个定位器,只有我们自已的加密终端能发现,我们就是用这个东西发现你的。你以为快慢机会让一个毫无野外潜伏经验的新手,去执行这种送死任务吗?”

我把玩了一会手中的设备然后还给屠夫,没想到这东西还有这功能:“怎么没有人告诉我这东西还有这功能?你们什么时候跟上我的?”虽然这东西说明我被跟踪是因为有迹可寻,可是被跟了这么长间竟然没有发现,真是悲哀!

“快慢机回来就让我们跟着你,在你伏击那辆吉普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你了!你不用沮丧!我们刚开始想你近一点,没想到你在睡梦中还差点发现我们,我们就一直在3公里外远远的看着你,不要小看我们哟!要是这么远的距离还被你发现我们就不用活了。”刺客在边上接口道。

“你们跟着我,那我被搜索队追,差点给抓住,你们怎么不帮忙?”我气不打一处来。

“屠夫说如果帮了你,就失去了训练的初衷!而且我们也不知你是怎么逃过搜索队的,你逃过去了,搜索队开始跟我们,差点抓住我们!”刺客一边指了指屠夫,一边挠头说。

而屠夫一脸“就是我的主意,你能把我怎样!”的表情,看得我一肚子气又无可奈何。打不过人家就是无奈!我要加把劲!什么时候把他搬翻,我一定要和他算算总账,这一笔先记着。

“你们什么时候再找到我的?”我扭过脸不看一脸**的屠夫。

“在你从061基地附近撤回的时候,我们才躲开第二搜索队,再一次接近你。不好意思!直升机的事我们也无能为力,你知道的!”刺客一脸不好意思。

“那不算什么!你们的判断是正确的,不能为了我让更多的队员陷入险境!”直升机是专业打步兵的他们出来也不一定能救的了我。

“我就说他不会在意的!”屠夫拍了拍刺客,一脸‘我很英明吧!’的表情。

妈的!又是这家伙坏人家帮忙的机会!干!

“别一醒过来说这些了!刑天,你感觉怎么样?”队长看我越来越黑的脸,忙岔开话题。

“感觉像堆屎!不过死不了!”趴在床上,摸着我手里枪:“我的刀呢?”

“在这!你昏迷中三次差点把给你换药的人给杀了,所以只好把它抢走了,给你换了把空枪,要不我们估计都挂了!”队长把我的军刀递给我。

“不好意思!我发神经了?”我一脸尴尬,我只记得我昏迷中做了个迷亡的梦。

“没有!呵呵!只是发了点烧!”队长笑了笑,一副我了解的神情。

我拾起地上的军服,从衣袋中掏出那个弹壳,在上面补上两道划痕,然后递给快慢机:“我没有完成任务,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你留下吧!”快慢机没有接弹壳,也挠了挠头说:“这已经不是训练了,同意屠夫去保护你,是我的失误!我不知道他竟然让你身陷那种险境,而且你还打下了一架武装直升机,完全证明你完成了一次极其出色的任务。远远超出我的想像!”

没想到出来跟踪保护我,还是屠夫自愿的!**!没有天理呀!!

就在我怨天怨地的时候,队长他们准备出去让我休息的时候,突然门帘一挑,叛军的一大群高层兴奋的跑了进来,一边走一边眉飞色舞的叫着:“呵呵!他们撤军了!他们撤军了!大撤退呀!连基地都不要了!”

我们都看着这群家伙,听他说什么。“听说前两天061基地的重要人物被狙击手干掉了!这两天我一进攻他们就被打散了,好像没有了头的苍蝇一样!”

队长皱了皱眉说:“不应该呀!就算死了个指挥官的话,最多只是停止进攻,不可能如此大规模的撤退,你们不要冒进!”说完拍了拍我的头。

“我们已经接攻下了061基地和周围的所有军事设施。没有发生任何问题!”叛军司令说“真奇怪!刑天!你干掉的是什么大人物竟然会让政府军后变成这个样子!”刺客打趣我。

“噢?是刑天朋友干掉的他们指挥吗?那可真是感谢呀!只是不知你干掉的是什么人!”司令一脸又兴奋又激动的叫道。

“我不太清楚他是不是指挥,我只知道,他叫泰勒,是个国防次长!”我想了想说道,然后把我在061基地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

“什么?你说什么?”司令一步冲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摇晃着问道。

我忍着背上的巨痛,呲着牙说道:“国防次长,泰勒!你松手!再不松手,我揍你啦!”

“噢!不好意思!泰勒!泰勒!哈哈!!哈哈!!!”司令松开我像疯了一样抱着队长跑了起来。

队长慢慢的推开热情的司令,后退一步保持距离,然后才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太感谢你了,刑天!你可是立了大功了!!你知道你杀的泰勒是谁吗?”看见我摇头又接着说道:“他可是总统的侄子,是政府军最大的郐子手,政府军手中的武器都是他从美国和台湾买进来的,军权都是他掌握的!没了他,泰勒总统就像少了一条腿一样,残废了!!哈哈!估计部队里的指挥不知应该怎么和总统交待才撤退的吧!”

说完他又要过来拥抱我,被队长一把拦住了。我感激的看了队长一眼,队长苦笑了一下。

“刑天累了,我们出去吧!让他休息一下!”队长赶紧向外逐客。

“好的!好的!是应该休息!是应该休息!”那个司令被这个消息给震撼的有点发晕!

等一群人都走出了屋子,屋子里就剩我和快慢机两个人,我又趴回床上,快慢机则开始给我换药。

“你命真大,这都能活着回来!!”快慢机一边给我换药一边说:“虽然伤不重,可是低烧中失血过多,简直就是恶梦。”

“不是命大,是我不想死!”我慢慢的说:“昏迷中我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吗?”

“没有!只是不能靠近你而已,一靠近你,你就会突袭我们!刚才是第七次了!我就不明白,你明明没有体力了,可是一有人靠近你,你总能迅速的做出反应。”快慢机换好药开始重新给我包扎伤口。

“那说明我不是一般的怕死!”我自嘲的笑了笑,我哥就说我对危险的敏感来自我超常的怕死感。

“只要能在战场上活下来,怕死又如何!”快慢机换好药后,在我屁股上拍了一记:“这是为了我的莉拉(他的ssg69)!”

**!正拍在我屁股上的伤口上,他是故意的!我用中指送走了快慢机,然后把脸埋在枕头里,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心头一阵阵的发热。操!在死亡线上逛了一回!杀了一个总统的侄子,真过隐!

握着刀子和手枪,我又慢慢的进入梦乡。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日正中午了,外面竟然传来了阵阵直升机的声音。我好奇的想要爬起来,边上放着一套干净的军衣,我慢慢的穿好军衣坐了起来,刚坐直身体就是一阵头晕,看来失血过多还没有补过劲来。

门外的狼人看见我竟然一瘸一拐的起了出来十分吃惊,然后笑了笑递给我一碗营养糊,我接过来一边喝一边看着不远处的直升机。

“队长叫来的?”我问狼人:“我们要回去了吗?”

“不是队长叫来的,是采购血腥钻石的珠宝商的飞机,我们搭搭顺风机!”狼人指着一穿西装的家伙说道。

我看着队长和那些家伙谈着什么没有再说话,专心的喝我的营养糊。真难喝!没一会,队长和那个家伙达成了协议,然后像我们走来,看到我站在门口也意外的一楞,我翻翻白眼,拜托!我又不是断手断脚,干嘛一副以为我十天半月下不来床的样子。

“刑天,你能下床了?不错!那狼人去帮他准备一下,我们要离开了!”队长说完便自己去收拾东西了。没一会,大家便全副武装的集合在停机坪上。我背上有伤,狼人帮我背的装备,我自己无事一身轻。上机前快慢机对着我指了指狙击枪上的磕痕对我比了比中指,干!不就是几个小坑嘛,有必要跟我杀了你老婆一样吗?

大家准备登机了,那个司令突然拦住了我,递给我一个小包说道:“谢谢你!你可是立了大功了!这是额外给你的酬谢!”

我接过小包,谢了谢他,然后登上了飞机,摆好给我准备的软垫子,还没刚坐下,刀手他们就忍不住了:“嘿!刑天,他给你的什么东西,让我们也看看!”一群人起哄起来,边上珠宝公司的人也注视过来,就在这时飞机起飞了。

等飞机稳定下来,我打开小包,二十几颗初步加工过的巨大原钻跳入大家眼帘。“哇!”大家一起惊叫到。边上珠宝公司的两个家伙一下子就被吸引过来。

“这可是极品呀!最小的也有40克拉!”两个家伙流着口水说道:“这一袋卖给我们吧!我们出1500万美金!”

“你们以为我们是白痴吗!这随便一颗都值这个数!”刀手在边上叫道。

两个人尴尬的笑了笑,不敢说话了!我看了看他们,没想到非洲人用来换米换面东西竟然在欧洲爆利至此,怪不得珠宝商替他们请佣兵打仗,几万美金的军火换几百几千万的钻石,如果不打仗了哪还有这种暴利呢?这是不让卖象牙了,要不大象骨头还不埋到地下都要被刨出来洗洗换可口可乐呀!

我笑了笑,抓了一把然后全队每人分了一颗。看着大家都奇怪的看着我,我笑道:“中国有句话叫‘见者有份!’一人一颗,我能活着回来,大家都有功劳,谢谢你们!”

“尻!刑天,挺大方的,不过别以为这样回去你就不用请客了!”恶魔一边把钻石装起来一边说。

“……”

大家都笑了起来,只有那两个珠宝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和手中的钻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