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二十八章意外!

第二十八章意外!

本书:狼群  |  字数:3447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好快!”我头脑一下清醒了过来,我的警戒陷井设在十五米外,从触动陷井到发现我他只用了四秒钟。om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黑影已经扑到我身上,我拿枪的右手被利器划了一下手中的枪马上脱了手,没有考虑,我马上顺势抱着黑影向后跃起,来了个转身后扑,把黑影压在身上,左手的军刀顺势扎向它的肋部,手上传来的感觉告诉我,我刺中了。

“噢-呜!”一声,黑影叫了起来,吓了我一跳,我赶紧跳了起来。仔细一看,我不禁笑了起来,原来地上躺着的是一只豹子,此刻已经被我的军刀扎穿肺部一命乌呼了。

看着地上的豹尸,我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我差点死在豹子的手里。看了一眼手背上的伤,估计是被豹爪给抓了一下,划了个口子,虽然没伤到筋骨,可是口子也不短还挺深,脖子也被豹齿挂了一下,但伤口很小!

拔出刀子,在豹子身上把血迹蹭干净,放回刀鞘,拾起手枪关上保险,放在左边的腿袋中,现在右手不灵活,只有靠左手了。豹尸踢进睡觉的树孔内,我坐在树干上,拿出急救包,打开拿出消毒水,倒在手背上忍住针扎似的剧痛。然后,拿出军用止血粉洒在伤口上,不一会伤口止住了出血并感觉微麻。然后,左手也消消毒,拿出了勾针,进行到我最害怕的阶段-缝合。狠狠心,拿起勾针快速的穿过伤口的皮肉,虽然有一定的镇痛作用,但是针扎进肉里的巨痛可不是它能摒除的,才两下,虚汗就沿着额角淌了下来,痛的我全身乏力,左手不住的打颤,咬着牙,憋住一口气,使劲全力趁着痛,又快速的缝了三针,大约把伤口闭合住后,慢慢的打个结,然后把线头剪断。一剪断线头,我才长出了一口气,浑身的汗水像刚从蒸气浴中出来一样。

坐在树干上,休息了好一会,我才缓过劲来,拿出绷带,把手包扎一下,还没等我把绷带缠好,怀里的警报器又震动起来,我一惊,赶紧把急救包收起来,掏出手枪躲在一棵树后,不一会我就丛林中慢慢的走出两条人影,两个人都端着ak,一边走一边聊。

“那小子挺能藏的!我们这么多人都搜不到他!”

“队长说,现在踪迹全断了,这小子好像消失了一样!”

“也要谢谢这小子,要不我们还回不去呢!我老爸送我当兵可不是为了送死的,只是想混个军龄而已!”

“队长也明白,要不队长怎么会让你回去送信,那还要无线电干什么?还让我陪你,其实就是让我保护你!”

“我还用得着你保护,少爷我怕过谁!!要不咱们两过过招,我比你强多了!!”

“是,是!……我不和你争!……别动!”高个子示意那个另一个停下,然后在空中吸了吸鼻子。

慢慢的向我这里走了过来,我本想躲过去就得了,我现在手上受伤,不想找麻烦,谁知道陪那个公子哥回来的小子还挺厉害。看他们走的方向是冲着豹尸走过来的,我慢慢的移动位置,躲避他们的视线,保证我始终在他们的盲区内。

悄悄的我转到他们的背后,其中那个高个子正探下身查看死去的豹子,另一个小子则傻不拉叽的站在边上看着。

“刚死的!血还是热的!他就在周围!”高个子很肯定的说。

形迹暴露,杀人灭口!我瞄准高个子就是一枪,正中胸口!然后又两枪打中小个子的肩头和小腿。确定命中后,我走近两人,高个子挨了一枪竟然还没有死,看见我竟然还想去抓边上的枪,我只好又在他两只手各补了一枪,小个子已经昏了过去。

挨了三枪,高个子竟然后还能保持清醒,看来是久经战场的老手了,能偷袭得手我可真幸运!

把他们的枪都踢到一边,我慢慢的从两人的身上把所有危害性的东西都清除后,慢慢的坐在两个人面前,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他们,所以留了他们一命。

“你好!我是……嗯……嗯……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我从没审问过人,一开口我就觉的我这话说的像个傻瓜一样:“你们这是去哪?”

受伤的老兵看了我一眼,惨笑了一声:“没想到我竟栽在一个新丁手里!杀了我吧!”

“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你回答了我,我就放你走!”我说着我自己都不信的谎话。

“哼哼!”老兵笑了笑,没有说话把眼闭上了。我打中他三枪,就是现在放了他不一会他就会流血过多而亡。

看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我只好踢了踢那个小个子,没想到他“睡”的还挺死,怎么也叫不醒。我有点急了,对他的大腿上的伤口来了一脚。

“嚎!”那小子一嗓子喊出来吓我一跳。:“救命!救命!!”那小子一疼醒就死命的喊叫起来。

“不许叫!我让你叫,让你叫!”我又死命的在他伤口踩了几下。马上把那小子痛的没劲叫,只能哼哼了。

“不许叫!我问你,你们怎么跑回来了?你们要去哪?其它人呢?”我一连问了三个眼前最切身的问题。

“是我们队长派我们回来的,我们要回基地。其它人还在向前搜索!”小个子哆嗦着回答了我的问题,看上去不像是说假话。

“你们队长派你回来干什么?你们要回哪个基地?是谁下的这项搜索命?你们来了多少人?”听到没有其它人在一起,我才放下心。

“我们队长害怕……呃,,你逃过他们的搜索,所以让我们回基地通知再组织一次搜索。我们是从061基地出来的,是国防次长泰勒下的命令。我们一共出动了2000多人。”小个子飞快的回答我的问题,表现的很配合。

“他现在在哪里?伤情怎么样?”

“别告诉他!……”边上一直没吭声,我以为死了的老兵突然睁开眼。“说了你就会死的!”

张开嘴的小兵看了我一眼又看看一身血的老兵,又把嘴闭上了。我一看急了,你不说就不说吧,还坏老子的事。我没说话,把小兵的脑袋凑到老兵脸前,一枪把老兵的脑袋打了个稀烂!黄白色的脑浆溅了他一脸。

那小子一下就傻了,像块木头似的愣在那,过了一会,才大叫一声开始呕吐。

“我心情不好!你要说就说,不想说以后也永远不要说了!”我用枪指着他的脑袋。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他开始拼命的向后爬,似乎离我的枪口远一点就安全一分似的。

“我再说一遍,你们国防次长在哪?伤势如何?”我冷冷的说道,手上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让我的心情很不好。

“他没死!但受伤很重,还在医疗站就地医治,估计这两天就会转回061基地。”小兵颤颤微微的说道。

“叮!”撞针撞击底火的声音再起,小兵的脑袋也只剩半个。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情报,他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

继续我刚才没有完成的工作,把手上的绷带给绑紧,脖子上上了点药,身上的伤口传来一股热乎乎的感觉。从两人身上搜刮一下,除了水以外,只有一点吃的东西,看来他们是准备回基地享受一下啦,竟然什么也没有带。

收好给养,这点东西根本就不够一顿吃的,我慢慢的走到树干头上把豹尸给拖了也来,刚死不久的尸体上还传来一股温热,抽出刀子,用左手笨拙的扒下一块皮,然后切一下一块肉,然后,扔进嘴里使劲嚼了起来,虽然以前在家里健身的时候我就有吃生肉和生菜的习惯,可是那都是洗干净的,根本没有这么大的腥气,尤其还血淋淋的野生豹肉,一口咬下去满嘴血水,不过为了有体力逃命,我还是捏着鼻子咽了下去,除了比较嚼不烂外,吃生肉我倒没有多排斥。

生肉确实很挡饥,没几块肉就把我的肚子给填饱了!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把两具尸体扔进树孔中撤掉警戒,然后快速的离开这里,离开了一段距离后我才松口气,然后拿出地图对照一下gps系统,我现在都不知我跑到什么地方了,听刚才那小子的话,我好像是在去061基地的路线上。

“真他妈的太棒了!”我看着地图的坐标不禁咒骂了起来,没想到我竟然慌不择路,跑错了方向,我本来以伙为我是向正北方跑的,没想到一对照地图才发现,我竟然跑到了东边,我本想跑回医疗站附近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可现在我却跑到了政府军中后方最大的军事基地附近,再向前5公里的开阔地就是了。

哈!我本想跑到危险地带让他意想不到,这会可真顺了我的心竟了!坐在一棵树下,我慢慢的打画下一步应该怎么办,现在我是没有退路了,如果退回去跟搜索队的后面,我可以偷袭他们,可是一旦他们来个回马枪,我就又成了网中之鱼了。如果向前走进,那就是一个起级大火坑,虽然他们很有可能想不到我会跑他们家门口趴着,可是那里驻军太多,如果被发现,我都不用跑了,枪打不死也得被炮炸死,医疗站的火炮还是小口径的,可是这里不光火炮,还有武装直升机。一旦被发现,我不认为我能跑得过mi-24雌鹿战斗直升机。

而且,那小子回来报信只是他偷懒的借口,搜索队有无线电,基地可能已经开始组织第二次搜索了,如果我现在回去,就要面对两面夹击的境况,还不如继续向前,躲过第二道搜索队比夹在两队人马之间的可能性更高。而且,那个屁股开花的国防次长还要回061基地,说不定我们两个还能亲热亲热,他把我害的这么惨,我可不是个很宽容的人。

权衡轻重打定主意,我收回地图,辨认了一下方向,悄悄的向敌军基地潜行而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