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二十四章夜袭2

第二十四章夜袭2

本书:狼群  |  字数:5338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看着屠夫那满足的表情,我觉得他才是真正合格的“战争动物”,追逐战争,享受杀戮,虽然我已经不再对杀死敌人有负罪感,但是我还没有办法像屠夫那样享受战争。om

“嗯!!”屠夫拔出刀伸了个懒腰,搓搓手道:“舒服!虽然不是很过瘾。!”

“……”所有人都翻了翻白眼。

我们四个人从帐棚中钻出来,慢慢的向后面的军火堆积场摸去,远远的看见昏暗的灯光下队长,恶魔,快刀和队长已经把那三个看守给解决了,刺客在看到我们出来后,点了点头钻入丛林向敌人主力的方向做警戒去了。我们先摸到医疗站,把我们用的上的药品全都装进防水袋中,然后我们几个围成360度视角的圆形防御队形,队长给待命的叛军发信号,让他们来接货。

“你们怎么这么慢?”刀手小声问道“人多,总得一个一个来,刀子杀人比较慢!”我慢慢的说。

“你有点屠夫的感觉了!!刑天!”恶魔一边警戒一边回头说。

“我们四个杀的一样多,为什么就我像屠夫?”我不喜欢别人拿我和屠夫做比较,因为我总认为屠夫有点变态。

“因为,你是第一个在第一次正式出任务中就杀了四十人以上的家伙。而且是和屠夫不相上下的不人道手法。”刀手是指我在打伏击时残杀伤兵。

“当时,我是愤怒过头了。你知道,快慢机为我受伤,我有点失控!”我辩解道。

“不用解释!我们又不是说你做的不对!很多人都会那么做!战场是一个最容易挖掘人性野蛮一面的环境。但是在充份发挥野性的时候,丧失了士兵应有的冷静,这是绝不允许的。”队长在边上教导我:“冷静沉着可以让野性成倍的发挥威力。你要记住,屠夫虽然嗜血,但你看过他不冷静失去控制吗?”

我点点头,不得不承认屠夫虽然热衷于杀戮,但他从没有失控过。

“那才是一个职业佣兵应该拥有的精神状态!”队长不忘在战争中教育我。

“yessir!”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屠夫。你为什么那么爱杀人!”我问屠夫,这个问题在我心中已经憋了很久,不吐不快。

“这很难回答,每个人嗜杀的原因都不一样!我嗜杀是因为我看到一个人死在我的刀下,看着他们眼中的光华慢慢褪去,我会感到我吸收了他的力量和生命,这让我有一种更强壮的快感!记住,每个人或许嗜杀的原因不同,但有一样相同那就是快感,不论是什么原因,你都会感到一种致命的快感,一种吸引你更嗜血的快感。那会变成一种激情一种状态,随时出现你脑中,控制你的思想!!”一说起杀人,屠夫就像一个大哲人一样高深。

“吼!吼!我们的教宗大人又在宣传他的教义了!”狼人他们一起笑了起来。

正在说话的时候,叛军也摸了过来,数十人乘着木排从沼泽上划了过来,一登岸看见这么多弹药眼都直了,看着这些家伙愣在那,我们几个都气不打一处来。

“愣在那干什么?快来装走呀,傻爪!”大家一起骂起他们来。

听道我们的骂声,一群人才意识过来,马上激动的扑向那成车的弹药,像饿慌的野狗见着成堆的肉块一样。要不是我们警告过他们不许说话,估计他们就欢呼出声了。一箱箱的弹药搬上木排,我们估计一下进度,如果不出意外,黎明前应该能够全部运走。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弹药动走了七成后,有个sb士兵,在搬运途中看到被干掉的哨兵的ak,虽然我们已经拔掉了弹夹,可是枪膛中还有一发子弹,这个笨蛋以为没有子弹,竟然朝天试射,突如其来的枪声在寂静的夜色中听起来就像大炮一样震撼。

“混蛋!”屠夫一脚把那个混蛋给踢飞。可是这已经于事无补,三百米外的军营已经传来了吆喝声。

“军营出人,四十左右!”刺客从无线电中传来警讯。

“婊子养的!”我们骂到,赶快爬上树,建立战线,叫其它人赶快撤退。

握着手里的g3狙击枪,从夜光瞄准议里看到数十名士兵已经开始向我们这边搜索过来。

“不能让他们接近!”队长发话道:“背后是弹药库,会把我们炸上天的!”

“明白!”我瞄准前面的尖兵,一枪把他脑袋打碎。然后,瞄准后面的家伙,又一枪把他心口打穿。边上的恶魔用快慢机的狙击枪也干掉两个,四个人倒下后,其它的士兵都大叫着在树后躲了起来。我和恶魔在夜色中寻找“勇敢”的士兵,并打碎他们的脑袋,不一会就没有人再敢探头了。只敢把枪伸出来冲着树林一阵阵狂扫,子弹都被树木挡住,连我们的毛都没伤到。正在我庆幸这样就能结束,准备撤退的时候,军营中传来了迫击炮发射时的哨声。

“炮袭!”队长在无线电中叫道。

所有人都在马上从树上跳了下来,炮弹在树冠上爆开,炸的树枝乱飞,音波震的我耳膜生痛。

“不要靠着树,不要靠着树!”队长拉着我的衣服把我拖到空地上:“趴下,炮弹碰到树枝会在树间爆炸,树下是危险区域!”

“队长,这不行呀,如果一炮轰中火药库,虽然没多少弹药,可是足够把我们炸上天了。”我叫道,又有两发炮弹在边上爆炸。

“你看那些笨蛋!竟然还在抢东西!害我们还不能撤!我们要保证他们活着回去!”队长指了指边上还在跑来跑去的搬军火的叛军。

我顾不上说话,抬枪打倒两个趁炮火掩护冲出丛林的士兵。然后对队长说:“那怎么办?难道陪他们一起死?”

队长没时间说话,举枪向陆续从林中冲出来的敌人射击,敌人越来越多,如果现在不撤一会肯定就撤不了啦。看着现在还不撤退的叛军,队长急了。跳起来对着还在搬东西的叛军就是一梭子子弹,虽然没有打到人可是把他们吓了一跳。“撤退!你们这群猪!撤退!”队长一边说一边用枪驱赶人们,可是叛军还是看着剩下的军火不愿离开。“妈的!”队长急坏了,拿出手雷,拉开拉环,扔进了军火堆。这一下不光叛军,连我们都傻眼了,跳起来就冲向水边,一头扎进水里。紧接着就听身后“轰!”的一声。背后的军火库像烟花一样,各种弹药带着哨声向四面八向炸开,不少刚从丛林中冲出来的政府军都被炸翻在地。从水里探出头,看着燃烧的军营,我看了一眼队长:“你比屠夫强不了多少,队长!”

队长傻笑了一下,带着大家向来时的路潜去。回到了叛军岸上,司令笑的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一把抱着队长大叫道:“我的天呀,上帝!你们真是我们的天使,你们给我们抢来的弹药比我们想像中多了三倍,就算原计划的军火库也没有这么多的武器,而且还有这么多的火箭炮,和迫击炮,我们可以大反攻了!只是可惜了那些没有拿走的弹药!”

队长只是点点头,回头对我们说:“有人受伤吗?”我们大家查看了一下,多少都受了点皮肉伤,最重的是刺客,他在树林中被炮弹碎片削去背上一块肉,我肩上和背上钉了几块小弹片,腿上被树技挂了个口子,刚才情况紧张没发现,现在一缓过劲来,混身痛的厉害。不过大家都没说什么,不妨碍行动就不算大伤。

“ok!大家回去自己上药!司令,既然你对任务结果感到满意,那和约就算完成了!我们要去休息了!”队长对司令说。

“没有问题!我很满意,很满意!你请去休息吧,有什么需要请告诉我们!”司令热情的好像我们是他爸似的。

忙了一夜大家都累了,但还是先到教堂看望快慢机。拿出我们弄回来的药物,重新给他上好药,然后脱下衣服,自己的照顾自己的伤口,刺客的伤口在背上,他自己摸不到,我和快刀帮忙给他上了上药,然后把快慢机给抬到了给我们安排的木屋,这里太挤了也太脏了。安排好一切,大家便吃了点东西,换下血衣,合衣睡下了。

过了不知多久,一阵炮声把我们惊醒,抬头向窗外一看,已经是下午了。大家都已经醒了,我抓起枪要出去看看,但是还没出门就被恶魔拦住了:“不用看了,是叛军在反攻,这帮家伙手里一有枪就想着打回去,他们想在大部队没到之前把对面的村庄给夺回来,队长给他们出了个计划,现在行动了。”

“那队长呢?”我问,没想到队长还管这事。

“去拿尾款了!”

“尾款?不是说都打银行户头吗?怎么还要我们去拿?难道我们回去的时候还要背上两大袋的钞票回去?”我不明白的问道。

“你看他们这里有电脑吗?能网上转帐吗?”恶魔说。

“那他们定金怎么交的?”我奇怪。

“那是有中间人。这是一家珠宝公司给牵的线!定金是他们给付的!”队长从外面撩开布帘走了进来:“这是我们的酬金!”队长扔桌上几“大”袋东西。

“什么东西?”我们几个围过去好奇的打开袋子一看,竟然全是像有机玻璃一样晶体。

“这是什么?”我拿着一颗晶体看着,没有光泽,难看极了。

“不会吧!刑天,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哈哈,这是钻石。这是原钻!没有加工过的。”恶魔指着我笑了起来:“我们发了,这么多钻石,拿回去一加工,可就是钱呀!这一袋东西拿到欧美加工一下最少值200万美金。”恶魔仔细的端详起手里的钻石。

“他们怎么拿钻石付款?”我问队长。

“当然,他们没有美金,如果你想背一车当地钞票回去也可以!”队长笑道:“叛军控制了附近的两条矿脉。可是联合国禁止这里的钻石输出,这都是卖不出去钻石。他们拿来换军火了!”

“利比里亚本身出产大量的钻石,其邻国獅子山共和国更是产出高品质的钻石。這兩个長期饱受內内乱外患的国家,都是因为當地各方势力为求武器來源和而和钻石跨國公司挂勾,占矿脉卖钻石买武器,然後又用买來的武器占矿脉,联合国通过決议案,全面禁止獅子山的钻石出口,但獅子山的政府軍及反对军卻仍然透过管道,從利比里亚和几內亚等国家走私出口获利,这是(onds)血腥钻石!”我看着手中的石头回想起一篇社论。

“没错!是血腥钻石!这是叛军一切经济的来源,也是非洲大多数国家动乱的来源!这东西在这里什么也买不了不值钱!”队长说:“每人一袋,这是司令加倍给我们的。我们的任务完成的太令他满意了!”

“嘿!看刑天手里那颗!”恶魔叫道。

我看看手里这颗钻石,也不大而且颜色发青,没什么好的!

“乖乖!蓝火钻!这么大一颗!”快刀在边上叫道。

看着他们眼中露出的危险信号,我赶紧把钻石给藏了起来:“干什么?想*吗?我报警了!”

“哈哈!!!”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连边上的快慢机都忍着痛笑了起来。

战事,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顺利,一个月过去了,叛军也只是抢回了两个村庄。政府军派来了大量的部队,战事胶着不休。我们几个因为并没有受雇佣要替他们打仗,所以也没有多事的跑前线去,乖乖的呆在后方,养我们的“伤”!

时间长了,我发现这里的人平时可以很友好的和你分享最后一瓶水,一包面粉,可是一上战场都变的冷血而无情。那个女兵司令平常挺可爱的,可是一上战场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她竟然下令炮轰还有村民的政府军控制村落,造成400多平民死伤!更让我吃惊的是这里的女兵竟然比男兵还勇猛,上阵打仗竟然有时都裸着上身,还拿着ak冲锋,看来“战争让女人走开!”这句话,在这里明显不适用。由于完成了任务,所以大家都在休养现在只有屠夫比较热情,没事跑前线去“凑热闹”,最夸张的是他竟然屠杀了200多政府军战俘,更令我没想到的是那个时髦司令还为此嘉奖他,送他不少好东西,弄的恶魔他们蠢蠢欲动也想上阵“捞”一笔!

快慢机的伤已经快好了,可以自由活动了。叛军司令跑来和队长商量看可不可以帮忙打仗,另算佣金,队长看大家都跃跃欲试的样子,就同意了,最后以一个政府军一颗钻石的价格,谈定协议,大家都很欢快的冲上了前线。快慢机受伤没法拿枪,我以为他会老实的呆着休养,谁知这家伙竟然想出了给我实战训练的主意,每天拿着观察镜和我上前线执行狙击任务。

爬在敌人后方的草丛中,注视着通向前线的小道。我们两个渗透到敌后方,已经骚扰了好几天了。

“11点方向,纵队四名目标,距离500米,无风。”快慢机一边观察一边报出数据,我按数据调好枪瞄。

“要沉着,先打后面的。动作要连贯,不要慌!”快慢机在边上给我指点。

我瞄准队伍中最后一个,开枪,击毙!拉动枪栓,弹壳跳出,推动枪机闭锁枪膛,瞄准,开枪,击毙!拉动枪栓……重复动作五次后,四名士兵全部被我击毙,快慢机的ssg69的准确率还是真是高的,不过中间有一发没有命中让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快慢机。

“看我干什么?”快慢机一边拾起弹壳,一边问我。

“一发没有命中。”我说。

“没有关系,正常!记住,如果你在一个狙击位开了六枪还没有命中同一个单一目标,那么就应该撤。”快慢机说:“如果是群体中的目标,两枪没有命中目标,就要撤!狙击手也不是说就要从不虚发!一枪一个强调的是首发命中率,面对付群体目标,最重要的是知道什么时候开枪,什么时候撤退!”

看我慢慢高兴起来的脸色,快慢机又说:“当然如果枪枪打不着,你还不如把枪劈了烧火!”

拾好弹壳后,快慢机和我悄悄的离开了狙击地点,这次出来已经狙杀了二十五人,应该回去了,快走到沼泽地时快慢突然扭过头说:“刑天,我突然想起你还没有单人长时间野外狙击的经验吧。”说完从口袋里摸出他的口粮递给我,然后接着说:“你今天就不要回去了,你在野外呆七天吧!给你100个狙击任务。好好干吧!”说完把身上的mp5k-pdw和子弹递给我。

“goodluck!记住!战场就是佣兵的训练场!”说完快慢机慢悠悠的走向基地,而我愣在那半天没回过神来,怎么着?这就得在外面呆七天?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记得要活着回来!”快慢机起到半路扭过头对我叫到。

“**!”说这么不中听的话,好像我一个人出去就一定会死一样。这么狠心给我下这么危险的任务,要不是当时他救过我,我就要和他单挑!尻!

不过既然教练下命令了,我就得照命行事。他妈的!在这个部队中,就我是新兵*,所有人都比我老资格,谁说什么我都得听着,这不是阶级压迫嘛!

扭头看了一眼背后黑洞洞的森林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