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二十三章夜袭

第二十三章夜袭

本书:狼群  |  字数:3526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进入丛林后,走了没两步就看见叛军的前沿阵地,阵地上架着几挺pkm通用机枪枪口全对着我们来时的路,那个引路的小孩子从掩体中跳了出来,带着我们向丛林深处前进。om走了不到十分钟的路程便看见了丛林上的叛军基地,残缺的水泥墙体,简易的木屋,奇装异服的士兵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军人更像是美国的黑帮,一个带着黑默镜,穿着牛仔装,腰上别着手机,看上去像个游客的家伙跑了出来。

“嗨!我的朋友,欢迎你们来到丛林!”那个家伙热情的打着招呼。

“你好!司令官!我们迟到了,不好意思!”队长和那个人打起招呼。

“屠夫,快慢机呢?”我抓住屠夫问道。

“在后面!”屠夫指着远处的一间教堂型建筑。

我飞快的跑向教堂,推开教堂的大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混着酒精的血腥味。里面躺的全是伤员,大约有几十人,快慢机就躺在右手边上的一个窗下,上衣已经脱去,伤口也包扎好了,看上去很清醒,恶魔坐在他边上。

“嗨!刑天!我听说了!你替我狠狠教训了那帮家伙!干的好,小子!”当我不知应该怎么开口时,倒是快慢机先打起了招呼。

“我……嗯!……我……”张了张嘴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我只能挤出两个字:“谢谢!”

“哈哈!你欠我一次!”离开战场的快慢机会变的幽默多。

“我欠你一次!”我认真的说。

“希望你没有机会还我。”快慢机也认真的说道,一句话就把我的眼泪从心底勾了出来。

一只强壮有力的胳膊从背后勒住我的脖子,屠夫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听说你发了个小疯,干的挺血腥,听的我心动不已。你个深藏不露的禽兽!”

“嘿,快慢机,太扫兴了那枪怎么没打到你的脑袋!”狼人他们也走了进来。

“**you!你死我都不会死!”快慢机比出中指骂道。

“要不要我来补你一枪……”大家在一起调笑起来,看到快慢机还能调笑,我心情好了一点。

外面的枪声提醒我们,我们还在战场上。队长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快慢机的伤势后示意我们和他一起出去。大家一起出来,进到边上一间木头临时搭起的木屋。那个时髦司令,和几个重要首领都在那里,桌子上摆着一张地图,看到我们进来,所有人都站起来热烈的和我们握手。

一一介绍后,大家开始说正事,那个司令站起来说:“对不起各位,本来我们希望你们帮我们夺取这里的驻扎的一个军火库,可是前两天政府军突然对我们大举进攻,把我们从原驻守的城市打退到这里,即使你们打下那个军火库我们也无法去取那批军火,所以,原定的任务无法进行了,交易有可能要取消了。而且我们并没有多少弹药,不久,我们就要撤退,你们刚才帮我们打退了他们的前哨部队,谢谢你们,做为酬谢,付给你们的定金我们就不要了。”

我一下就火了,他们要撤退,现在快慢机受伤,我们根本无法在丛林中行军,这不是把我们往绝路上赶吗?

“我们他妈的要你们的钱,干他妈的什么?我兄弟受伤,你现在让我们往哪撤?”我叫道。

“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的弹药不足,雇佣你们来,就是让你们给我们搞弹药的。没有弹药,你让我们怎么打仗?我们也不想撤退,你知道那帮杂种进来后干什么吗?他们会杀了这里所有的人,烧掉所有的东西。这里是我们的家,你以为我们想这样吗?”所有军事首领中唯一的女性站了出来。

“刑天!”队长严厉的叫了我一声:“我对我的人的言语向您道歉。我的兄弟受伤现在无法再进丛林,你说现在我们面对的是前哨部队,那么他们的大部队会什么时候到呢?”

“明天下午!”其中一个人说“如果我们完成了约定,给你们搞到了弹药,你们会战斗吗?”队长问“那不可能……那个弹药库太远了,我们无法前去运回那些弹药。”时髦司令说“你们敢到对面的村子运回弹药吗?在我们把守卫全干掉后。”队长问道“那没有问题,可是……”

“没有可是,他们前哨部队后面跟了一支补给队,他们有足够你们用三年的弹药。今天晚上,我们就过对面的村子,看到我们的信号,你们就冲过去接收武器。然后,我们帮你守住这里,这样可以吗?”队长打断时髦司令的话说到。

“那决对没有问题,只要有了弹药,我可以把山上的人都招下来,我们不仅能守住这里,我们还能反攻……”司令还没拿到弹药就开始计划伟大的前景了。

“那好吧,协议继续,我们会给你们抢到弹药。”队长结束了会议。

在队长无懈可击气势下,这帮业余司令都闭了嘴。队长带我们出了屋子后吩咐刺客去查探补给队的布置后,便要我们尽快休息准备晚上的战斗。过了两个小时,在傍晚前,刺客回来了,他还带回了一张敌军部署草图,队长看完后,便召开会议。

“这是刺客带回的草图,可以看出,这帮笨蛋把弹药堆积场设置在右后侧,离主力很远,前面是守备兵营,后面是军火,大约有80个士兵驻守,这里和这里有流动哨。我们今天子夜行动,没有快慢机的掩护所有人都要小心。我们身上的药物不多,快慢机需要更多的消炎药和抗生素,军火库边上就是医疗给养,我们两个都要,赶在这帮饿死鬼之前,我要你们能拿多少就拿多少。这一仗不好打,大家要小心!”队长把任务吩咐下来。

“yessir!”所有人应道。

“对了,队长,我到那时他们正要开饭,我在他们的饭里加了点作料。”刺客拿着两个空的镇静剂药瓶对我们晃了晃。

“干的好!刺客!”队长一把搂住刺客拍着他的头说:“大家注意,虽然下了药,可是人数太多,药效有限,先从兵营下手,屠夫,刑天,刺客,狼人,你们四个解决兵营中的人,要绝对的安静。恶魔和我把风。大家下去准备吧!”

“狼群!”

“hoo-ah!”

吃过东西,我们大家分两排坐在墙角抽出军刀,慢慢的擦拭,看着慢灰色的刀锋有种令人心痒的锋利感,今天晚上偷袭全靠它了。看着对面的屠夫像情人一样抚摸着他那奇怪的军刀,眼中闪动着嗜血的兴奋,狼人手里是把buckmaster184蓝博军刀,刺客则拿了把united的uc1232,看来大家的爱好各不相同,一群人阴森森的坐在那里磨刀,通道中充满了死气,吓的很多本想从这里过的家伙都绕道走了。

我一边慢慢的向脸上涂迷彩色一边看着手上的防水表,离午夜行动还有半个小时,所有人的眼中慢慢的渗出丝丝的疯狂,7个人去干80个士兵,疯狂的任务,但比这更疯狂的是我们心中无边杀意。队长和恶魔来到我们跟前,看见我们理想的战斗状态满意的点了点头。

“来吧,野兽们,让我们去撕碎他们!”队长打开了“兽栏”。

在所有人的目送下,我们按下午刺客勘测好的线路进入沼泽,二十分钟后,我们接近了敌人营地,又是雨夜,又是丛林,还有敌人,除了漫过鼻梁的泥水和从眼前游过的水蛇,几乎没有什么不同,无声无息我们慢慢的接近敌人的营地,偌大的军营竟只有四个哨兵精神萎靡的走来走去,看来刺客的药虽然没让他们睡着,但他们的精神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队长分别给我们每个人指了一个哨兵,然后用食指在脖子上一划,示意我们一人解决一个哨兵。点点头,我们又缩回水中,一人一个方向慢慢的潜向丛林,我在十五米外登岸后,拔出刀慢慢向我的目标,第三次从背后下手,我已经轻车熟路了,听到屠夫传来的信息,趁两个哨兵背靠背分开的时候我窜出丛林扑向目标,与此同时另一条黑影从旁边扑向另一个哨兵,捂住那家伙的嘴,刀子从他脖子划过,“嗡!”的一声像划破皮革的声音,特制的刀锋轻松的把他的脖子割的只剩一层皮连着。把尸体拖进森林中后,我和屠夫慢慢的潜向军营,慢慢的狼人和刺客也从后面跟了上来,我们四个从两排军营中第一排最右边的帐棚两头钻了进去。

帐棚中有两排床位,八个睡的像死猪一样的士兵躺在我们面前,我和屠夫对了个眼神点了点头,我慢慢的蹲在面前的床边,慢慢的把手放在他脸的上方,把刀子瞄准他的心脏,猛的捂住他的嘴,然后一刀划断他的脖子,没有挣扎,没有响动,只有血从血管中喷出的“嘶嘶”声。越过面前的尸体,我走向第二张床,捂住口鼻,划断脖子,没有挣扎,没有响动,只有血声……

第二个帐棚,第三个帐棚……我们四个就像宰死狗一样,窜进一个又一个的帐棚,捂住他们的嘴,然后割断他们的脖子,捂住他们的嘴,割断他们的脖子……直到血湿透我的全身,满身腥呼呼的像块吸满血浆的海绵,刺鼻的血腥味勾的我一阵阵冲动。

我已经割断十八个人的脖子,我们慢慢钻进最后一个帐棚,这个帐棚四张床只有一个人,看来还有三个人在后面的弹药堆积场。看着最后一个幸运儿童,大家相对暗笑了起来,七十多个士兵就这么干掉了,比想象中容易。

摇摇发酸的手臂,没想到唯持一个动作杀人也这么累,所人都对屠夫做出请的手势,屠夫也没客气,捂住那个人的嘴,可是他却没有动手杀他,床上的人惊醒了,睁大双眼刚要挣扎,我们在边上就按住了他的四肢,屠夫慢慢的把脸靠近他,盯着他的眼睛,然后举起刀子,在他面前把刀子慢慢的插进他的心窝,看着他的眼神从惊慌到惊恐再变成绝望最后变成灰白无光,屠夫就像吸毒一样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吸食他流失的生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