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十八章单挑

第十八章单挑

本书:狼群  |  字数:3746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晕晕忽忽的从床上爬起来,睁开眼就看见头上昏暗的顶灯,那柔和的奶白的光线,现在看起来就像饭碗里的头发丝一样恶心,刚想拿起枕头蒙起头,腋窝里传来一阵刺痛,虽然并不严重,可是却一下子提醒我,昨天的挎问训练最后怎么样了?

睡意猛然从脑中飞散,我一骨碌身坐了起来,查看一下全身,昨天受那么严重的折磨,伤口怎么样!我迫不急待的掀开衣服查看。om

身上的挨了那几棍,只留下来几道黑紫印子,不摸也不痛,腋窝的夹伤其实更轻,只有两个小红点。可是就这么点小伤却给我带来那么恐怖的体验,我不得不配服屠夫的挎问手段。怪不得落到他手里的人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不是来时看到的营房,这是地下基地,队长曾告诉我,外面的营地是个障眼法,只是大家没事的时候小住休闲的地方,大家真正驻地其实是在地下,估计这就是其中的一间。打量一下房间并不是很大,只有十几平米大,里面有个厕所和浴室。外面只有两张床,床头有两个柜子,和一张空桌子以及两台军用手提电脑,墙上挂着个靶子,也不知是谁和我睡一个屋子。

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六点了,看来我睡了很长时间了,冲个澡洗掉脑中残留的药性,我提起精神走向饭厅。

还没到饭厅,就听见有人在大笑,从声音听起来,有男有女。我推开门刚进饭厅,所有的人都不笑了,全都看着我,一幅见到怪兽的样子!我愣愣的看着一屋子人,这些家伙怎么了?忽然美女一撇嘴,指着我大笑起来!其它人也跟着狂笑了起来!更甚者,公子哥捂着肚子拍起桌子来!我脸上有什么吗?我对着饭厅里挂的大银盘子照了照。没什么呀!谁知不照还好,一照所有人笑的更厉害!公子哥,趴在桌上都不是笑了,是在喘了!

看着一群人都发神经,我有点发毛,心里想着还是回去再睡会好啦,谁知我还没有转过身,一只纤纤细手就把我的领子拽谁了。美女拽着我的领子,把我拉到人群中,让坐在她和小猫中间,然后,让厨师又上了一份饭,一大堆人都看着我吃,我毛毛看着大家小声的问:“你们怎么了?没什么事吧!”

“没事,没事,我们能有什么事!”所有人都一起摇头。

“那就好!那就好!”我一边说一边拿起叉子和汤匙准备开动,刚放嘴里一口饭还没过嗓子眼,就听边上的小猫说:“刑天,你还是处男?”

“咳!咳!……咳!咳……唔!!”我一下就被噎住了,那口饭没有顺利的下到胃里,在胸口就刹车了。“唔!唔!”我一边拍胸口,一边指着水杯,美女好心的把水杯给我推了过来,我大口大口的喝了好几口才缓过来这个劲。

“咳!咳!你说什么?”我一边咳嗽一边瞪着小猫问:“你从哪知道的?”

“那就表示是了!”小猫拍着桌子笑了起来:“天呢!20岁的处男!”

所有人都又大笑了起来!只有我一个人傻傻的愣在那里!过一会我缓过劲来了!大叫道:“别笑了!你从哪知道的?”

“笑死我了!”小猫擦擦眼角的泪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笔记本。我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那是昨天最后我被打了吐实剂后屠夫从兜里拿出来的小本子。我一扭脸就看见屠夫一脸“恶”笑的看着我,还没等我想起怎么应付,就听见小猫甜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刑天!男,20岁,中国河南人,在云南理工学院学习计算机和工程控制,擅长英语,中文。各地方言,和少许日语,家有父母和哥哥,哥哥在中国北京武警总队担任上尉,和哥哥学过硬气功!喜欢,不抽烟,不喝酒,第一次向女生告白是在19岁,对象是同班同学。被拒!至令仍是处男!最喜欢的颜色是黑色,最喜欢的影星是尼古拉斯。凯奇和安东尼。霍普金斯,最喜欢的电影是《*》,第一次*是在……”小猫一边跑一边念,我在后边追,就这么大一个厨房,还有这么多人,我就是追不上她。

看着小猫上窜下跳的,我深深的感觉到真是人不可貌相,别看小猫长的像个专业情妇,可是这轻身的功夫,真是厉害,终于在她差点说出我最丢人的事情的时候,我抓住了她。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把小本子抢了过来,一把扔进厨房的火炉里。还没松口气,边上的美女接口道:“第一次*是在10岁,你还真早熟呀!刑天。家族其它成员大多是医生和教师……”看着美女不用看书像背作文一样把我家的祖谱都快全背出来了,我抱着头坐在那听着四周的笑声,完了,脸丢完了!让我死了吧!!

“刑天,你看,这就是守不住秘密的下场!以后千万不能再迷糊了!”罪魁祸首终于忍不住了。

我一下从座位上跳了起为,指着屠夫:“我要和你单挑!”

“乐意之至!正好是健身的时候!”屠夫嘿嘿笑了笑,搓搓手,然后起身向电梯走去。

一群人坐着电梯来到三层的健身房,边上就是格斗场。格斗场就是一个很大的空房间,铺着木地板,其它人都在边上有坐有站,摆明了要看好戏。脱了衣服我们两个光着上身,面对面站好,看着屠夫那一身吓人的肌肉,虽然我高强度训练了两个月,肌肉也有“突飞猛进”,可是和屠夫比起来还是瘦的很。

我心里不停的盘算,硬拼我是打不过他,和老哥学的硬气功,也只是学会怎么练,也没实践过,学的那些招数也不知如何下手,手脚有点发硬,怎么办?看他摆出的架式好像是拳击的样子,那我就不能正面近身攻击了!

打定主意,我就围着屠夫转了起来,屠夫一开始还随着我转动身体,保持面对我,没两圈,他也不转身了,我趁他背对我一个刺步,挥拳向他后脑打去。屠夫背对着我,等我拳头快打到他脑袋,才猛然转身一记直拳打向我面门,本来我先出拳,而且就快打到他的脑门了,可是他竟然后发先致,拳还没打到,拳风已经刮到我脸上了。我赶紧一低头,想躲过他的拳头,没想到他的拳头下压,竟然中间拐弯变成上勾拳,一拳打在我肩膀上。

“砰!”一下顺着我下蹲的势头给我打坐在地上。然后,左手一个下勾拳,真奔脸部而来,这一拳要是打上,我这鼻子就别想要了,我敢紧后躺让他的拳头,双手支地双腿齐蹬,一下踹在他的双脚的迎面骨上,他一下子没站稳,跪在地上,右手下伸要去支地,我伸右脚踹他的脚,还没踹上就被他左拳打在右脚小腿肚上,我的腿就像被铁锤砸了一下样,力道大的甩我一溜滚。

我们两个都跪在地上揉起腿来,揉了两下腿,我们两个又站了起来,腿上虽然痛,但这回我心里好受多了,因为在百货大楼我被他抓住那次,我用箭射他,他竟然不躲,让我从心里对他的抗击打能力感到恐惧,生怕我打他半天他都没反应,那就不用打了,我只有挨打的份了,现在看来我打在他身上他也痛,那我就不怕无功而返了,就算打不过他,我也要咬掉他块肉。

发现这一点,我就胆大很多,大叫一声冲了过去。躲过他的直拳,一把抱住了他的腰,把他拦腰抱了起来,想把他摔在地上。还没等我把他举过肩,就觉的他双手合拳一下砸在我背上,直接在我砸趴在地板上,双手也从他腰上滑到小腿,感觉手里他的小腿一动,想要挣开我抱锁,我赶紧双手用力一合,死抱住他的小退向怀里一带,把他带的仰面摔倒。窜过去骑在他肚子上,照他脸上就是两拳,拳头打在他脸上的感觉让心花怒放,妈的,爽!抡起拳头,第三拳还没打上,肋骨就挨了一记,那一拳正打在我软肋上,一击打的捂着肚子跪在地上趴不起来。

“得到机会,要好好把握,不能向流氓打架一样,战场上要的是一击制敌。”屠夫揉着脸说。

我忍着肝部的巨疼,刚爬起来,一抬头就被屠夫一手刀打在我的脖子上,力气不大,可是足够打的我捂着脖子上不来气,胸口一阵气闷,眼前发黑,又跪在地上!

“你死了一次了!”屠夫一边说一边围着我转,说完一腿踢在我脸上。力道大的把我的头路踢的快成后仰90度了,我隐约听着脖子里“噶蹦!”响了一声,又一头栽在地上。

这时候,我的头脑一阵阵发晕,脸上全是血,分不清方向,身上的力气也渐渐的流失,还没刚支起身就又被屠夫一脚踢倒!连着被踢倒了七回,我就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屠夫围着我转了几圈,把我踢到了七八次后,看我一头栽倒不动了,就走的我身边,用脚踢了踢我的头,看我没反应,就低下头看看我是不是昏了过去。等他刚低下头,手还没摸到我的头,我突双手一支地,后脑使劲一甩,正顶他脸上,一下子就把他的鼻子给砸开花了,我也感觉我后脑上**的,应该是破口了。我没顾的上细想,趁他捂着脸还没直起身,我用尽最后的力气一把从背后一把倒抱着他的脖子,背对背用肩头扛着他的后脖梗,把他的头背在我的右肩上,双手扣住他的喉头使劲向下拉,这是我从摔交上学的一种锁法。

屠夫没想到我会装死,被我一头槌顶脸上,就知道不妙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我锁住了。脖子躺在我的肩膀上,喉头被我扣住,双手向后摸了半天也没摸到我的头,胸里的气也快用完了,他就用肘头向后使劲撞我的后背。

我使劲憋足一口气不敢松,因为我知道,只要这一口气一松我就爬不起来了,背后屠夫的肘击打的我浑身上下的骨头像是要散了一样。他的肘击太有力了,两三下就打的肋部痛的胳膊上用不上力,如果再来两个,我就锁不住他了,如果被他挣开,只要一击我就肯定完了,不行!我决不能这么轻易认输,死我也要让他脱层皮。

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前一跳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我能感觉他脖子重重的墩在我肩上,还“嘎巴”响了一声!身上的力气都用完了,背部的疼痛让我坐都坐不起来。屠夫的头就在我手边,我边抬手再给他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屠夫,趴在地上,抱着头,趴了一会,慢慢的坐了起来,看着我,嘿嘿笑了笑:“行啊!小子,还会装死!要不是你体能不好,还真把我给阴死了!看来你还是要多训练呀,让我给你点训练的动力吧!”说完爬过来,一拳给我打昏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