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十三章偷袭

第十三章偷袭

本书:狼群  |  字数:2312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看见走出来一个士兵,我赶紧缩回来趴下,顺便看了一眼恶魔和牛仔,恶魔已经抽出军刀对我使了个眼色,如果被发现就让我吸引对方,他好干掉他!我怎么这么倒霉。om趴在草丛中我也抽出军刀,没敢用消声器手枪,因为不管消声器手枪声音再小,这么近的距离,枪机撞击子弹底火的声音,是瞒不过人的!不管对方多菜,我也不想冒这个险!

这家伙,迈着方步,哼着小曲走到离我一米多的头顶停了下来,不一会,一股带着浓浓的酒气的尿水,从天而降,淋了我一身。干!那恶心的骚气冲的我火冒三仗。这小子尿起来还没完了,一泡尿尿了两分钟了快。操!哪尿不行?非冲我趴的地方尿!以后再也不趴小树后面了!看恶魔充满经验之意的笑脸,明显的表示出早知道会出这种事情一样,怪不得这么好的掩护,他不要!

总算尿完了,那小子一转身,准备回屋时,抬头望了一眼警戒楼,一看上面没人,他一愣!一把就把肩上的枪捞在手里,张嘴就要喊人。在他抬头向上看时,我就知道不好,爬起来就冲了过去,左手一捂他的口鼻,右手的军刀就从背后扎了进去。由于腿脚不利索,右手的刀没有如预期的斜着扎进他的肺部而在扎了他的右腰上。那家伙唔了一声,一手肘打在了我的肚子上,打的我手一松让他从怀里转了出去,眼见他嘴又张开,可是还没出声一道血线从他脖子上喷出,恶魔已经一刀把他的脖子划断,人头“咚”的一声掉在地上,身体还没倒下,就被恶魔一把接住,与此同时牛仔双手拿着六颗拉开环的进攻型手雷冲到窗下,扔了进去,我和恶魔赶紧跳到坡下。

“轰!”的一声。头顶的木屋被炸得散了架,从头上不断掉下的肢体,召示着主人悲惨的命运!与此同时另外两个屋子也传来,爆炸的声音!然后传来一阵加特林机枪的轰鸣声,我和恶魔,牛仔,冲上来,看着眼前被炸的塌了半边的木屋,看看还有没能还击的敌人,咋看之下,除了一屋子的肉块,似乎没有什么整人了,忽然,墙角的半张桌子一动,我们三个一起开枪,把桌子打了个稀烂,一个只剩半拉身子的人从桌后一头扎在地板上,四周又扫视了一下,凡是能“动”的不管死活,全都补上一枪。又检查了一边屋子确定没有活人了,我们抬头扫了一眼别的屋子,只有中间的屋子没有塌,但也被大熊的加特林机枪打的全是洞,端着枪我们向中间的屋子靠近。门开了一个满脸血污的人爬了出来,刚露头,就被牛仔一枪又打回了屋里。

透过孔洞可以听到里面还有活着的人,打开门,才知为什么这个屋子里面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没有死,因为刚才我们扔的是进攻型手雷,靠爆炸后产生的冲击波杀伤距炸点较近的有生目标或破坏工事及建筑,他们扔的是杀伤性手雷,是以弹片杀人,手雷中的钉型弹片,把人炸的全身插满镙钉。

“嘿,嘿。”屠夫端着他的m249spw跟了进来,看着一地的伤患,高兴的说:“谁干的?干的不错,给我留了这么多玩具!”听着他的话,我就可以预见这些人悲惨的命运。

“呵呵,不好意思,我没带进攻型手雷!”大熊出来承认错误。原来是他“害”了这几个人。查了查,“活”着的还有七个,其它的全挂了,队长拿出卫星电话开始和基地联系,叫人来接我们,任务完成了,没想到100多个人,从第一次接战,到最后被全部歼灭,连12个小时都不到,这就是现代战争。

我正看着屠夫“好心”帮伤患“清理伤口”,其实就是从肉里往外拔镙钉,一拔就是连皮带肉一大块。忽然,队长在空气中吸了吸鼻子说:“什么味道?”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恶魔就抢言:“是刑天,他被尿了一身!哈哈,还有带酒味呢!”

“刷”的一下,所有人都站的离我远远的。刚才还拍我肩膀的底火,赶紧把手在大熊身上蹭,一边蹭还一边说:“幸好只是摸了一下,不然可亏大了!!”

队长看了一眼:“你趴树后了?不要趴在离门口最近的树后面,尤其是在屋里人正拼酒情况下!”然后,也慢慢的退到了角落里。

“、、、、、、”前几天给我补课时怎么不提这一点。尻!

屋子里静默了一会,连屠夫也把手里的“活”停了下来,看着我!突然,全屋人都爆笑起来,大熊一边笑一边拍着我的肩,力气大的差点把我拍趴下。连我也被气氛感染,一起笑了起来。只有地上的伤员看着我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看不得屠夫的“工作”,搬了个凳子,我坐在屋外,看着雨幕发愣,队长和大家围了过来。

“想什么呢?刑天?”队长问我。

“在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好像做了场梦一样,碰到劫匪第一次杀人,再碰到屠夫差点被他掐死,然后被迫跟着在山里转了一个星期。然后,见到你们,又跟着你们跑到这来参加战斗,杀了这么多人。好像是拍电影一样。”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雨幕,好像是在专心的看节目一样。

“你觉的怎么样?还害怕我们吗?”队长问我。

“我说不清楚,这几天下来,我觉的我变了,与其说害怕你们,不如说是害怕我能不能在战场上活下来更确切。”我看着我的手,握成拳头。

“知道我们为什么叫狼群吗?一头狼什么也做不了,可是一群狼可以撕裂一切。佣兵就是狼,只有大家团结一心才能在战场上活下来,只要团结一心没有什么可以把我打倒的!”队长搂着我。

忽然一只拳头出现在我面前,是牛仔,然后是快慢机将拳头顶住牛仔的拳头,然后是大熊,底火,恶魔,医生,……屠夫,最后是队长,看着对在一起围成一个只剩一个缺的的拳圈,我颤微微的把拳头伸出补好了这个圆。

“欢迎加入狼群雇佣军。”队长笑着对我说。然后大叫一声:“狼群!”

“呼-阿!”,“hoo-ah”十几个人一起大叫。

震颤大地的声音像是一把火烧进了我的心里,把沉积在心底的不安燃烧一空。

队友眼中的友谊像一记重锤,击碎了多天来背负的孤单。

我感觉身心一轻,大家拍在肩上的力量好像都传入了我的身体。

远处传来了夜鹰的轰鸣声,鹰眼来接我们了,再次坐上夜鹰,我没有了上次的彷徨和惊恐!多了一分愉快和轻松。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