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四章我杀人了

第四章我杀人了

本书:狼群  |  字数:2685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不知哪位科学家说过:神经总是比思想反应快。om

我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危险的本能已经命令手指先一步行动了,弩箭飞出正钉在长脸匪徒的左眼中,大半支弩箭都没进了他脑袋里,由于是近距力发射,驽箭的力量带的他脑袋重重的撞在了墙上,同时他手中ak的枪口也喷出的火舌。子弹贴着我身边飞过,估计是单手持枪,ak又是高后力武器再加上我先射中了他的脑袋,他并没有打中我。

看见射中长脸匪徒的眼睛,甩开手的弩弓,我就直奔大鼻子冲了过去,手中的骑兵刀从下向上直刺他后背,我记得我哥教我这种技巧时说,从下向上刺入后背可以避过肋骨,直接刺入肺部,一击致命而且让伤者无法发出声音,这是特种兵解决哨兵的法子。

可是刀子并没有刺入大鼻子的背部,也许刚才射杀长脸匪徒时距离较远,又没有身体接触,对于射杀他我并没有那种杀人的感觉,可是当我如此接近大鼻子时,他身上散发的烟味,体温哪怕是那恶心的狐臭,无不向我揭示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手上不自觉的慢了下来,大鼻子是背部正对我,长脸的倒下来时,他还没转过身,可是我一犹豫的瞬间,他已经侧对着我了,感到后面有人袭击他,他用拿枪的右手向后一扫,我的刀子没有刺入他的后背,直接刺穿了他的小臂,两个人身体撞在一起的冲力把刀尖扎入了他的肩膀。

看到没有扎死他,我也慌了,我把他顶在墙上,把刀子使劲向他身体里捅,血溅了我一脸,枪掉在了地上,我眼前一黑,大鼻子用左手一拳打在我脸上,力道大的直接把我打飞到背后柜台上,把柜台都压扁了,大鼻子拔了拔手上的骑兵刀,刀背上的锯齿卡住了骨头,他没拔下来左手就从腰后面抽出了把丛林王向我扑来,我也拔出了腰后的三棱军刺,左手拔出了strider-mt虎牙。

三棱军刺我用的很熟,因为我大伯就是军人,家中有两把56式军刺,我从小就玩,我哥也教过我怎么用三棱军刺肉搏,可是我从没有和人真的打斗过,和大鼻子打在一起明显的看出这家伙经常肉搏,两三下的功夫就在我身上划出了四五条口子,好在我躲的快,而且他又是左手用刀,所以伤口也不重,可我一直找不到出手的机会越打越心寒。

不过我发现他的右手耷拉着已经没有攻击能力,便在他右手边躲来闪去的,想等他右手的血流尽就可以不战而胜,大鼻子似乎也看出了我的想法,突然加紧了攻势,一刀快过一刀,一刀紧过一刀,把我逼的节节倒退。等我背部碰到了硬物我才发现,他已经把我逼到了墙角,我没有退路了。

大鼻子狞笑道:“小子,你再蹦呀,乖乖过来,让我扎你两眼。”

没有退路了,只有拼了,我咬咬牙合身向他怀里冲去,大鼻子看我冲过来,笑了笑,那笑容看起来那么狰狞,左手刀子快似闪电的向我心口扎来。刚才我就发现他左手用刀虽然很灵,可是,总爱向心口扎,向脖子划,所有早有准备,看他刀子扎来,我用右手的军刺一架,左手的虎牙短刀结实的扎进了他的右胸。虎牙mt军刀可是连直升机外壳都能轻松划开的“凶”器,耳中只听见“唧”一声,16公分的刀身就全扎进了他的胸口,血像爆开的水阀一样喷了出来,喷的我一脸都是,热呼呼的把我的眼睛都迷住了,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了一片血红,肩上一热,我知道他还活着,凭感觉右手的军刺冲着左胸的心口就扎了下去,手头传来的沉重的阻力,直到刀尖压力一松刀身飞快穿过,我知道32公分的军刺直接穿过了胸口扎了个对穿,他左手掐住我的脖子一起倒在了地上。

他怎么还还这么有力,掐的我透不过气,眼前一阵阵发黑,我把左手的mt又拔出来扎进去,拔出来扎进去,不知扎了几刀直到手上的血都成了凉的,脖子上没有了窒息的感觉,我才停下来,擦了擦眼,闯入视线的是大鼻子稀烂的胸口,白森森胸骨都露了出来,右胸被mt给扎的塌了进去,肋骨全被扎断了花花绿绿的内脏全部露了出来。

我掰开夹住我的全手站了起来,用手一抹脸,一股浓烈的咸腥味冲入鼻腔,引的我胃部一阵收缩,不自觉的张了张嘴差点把早上吃的东全吐出来。

看着眼前的尸体,我第一次有了杀了人的感觉,原来杀人并不难,就像扎透了一个牛皮包成的水袋。书上说的什么害怕,四肢冰冷的感觉都没有,除了刺鼻的血腥味让胃部不很舒服外,就是用力过度的疲劳了。拔出扎在我肩膀上的刀子,好像按下了痛觉开关,搏斗时完全感受不到的痛疼全部涌上心头。痛的呲牙咧嘴的蹦了半天。

“朴顺,许德,那个家伙没下来,还在楼上,你们再找找,他听见了我们的计划,不能留活口。”

“朴顺,许德,你们听见了没,他没下来。”

“朴顺,许德,你们他妈的听见了没?”

对讲机传来的声音一下子治好了我的痛疼,提醒了我还身处危险中。

从大鼻子的尸体上拔出刀子,拾起他们的枪和背包,搜了一下他们的东西,正从边上的衣服摊上扯了两身衣服的时候,电梯突然响了起来,我抓了东西就跑,电梯门开的铃声响起时,我已经窜出电梯走廊跑进了紧急通道,向六楼跑去。

坐在六楼一个隐蔽的角落,拿出大鼻子的丛林王,打开后盖,希望仿制的丛林王也有药品。goodluck,还真让有,鱼钓,指南针什么的我不需要,扔了。翻出创可贴,和清洗液,把伤口清洗了包扎了一下,肩膀上的伤口最大,还好不影响手臂机能,吃了两片抗生素。一场搏斗和失血让我有了疲惫而饥饿感,好在我有先见之明,从超市拿了吃的,拿出口袋里装的食物,吃了起来。正吃着东西,我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拿出手机接通电话。

小白“亲切”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你个sb,打电话怎么不接?你和老丁死哪了?听说市中心发生了劫案,我正想去看热闹了,你别回来了,直接去吧!”

……

“小白,你听我说市中心是发生了劫案,我他妈的不用去了,我就在大楼里那,估计老丁也在,我刚才还杀了两个匪徒。现在一身伤,你他妈的还想来凑热闹?刚才就是你打我电话吧?就他妈的那个电话,让我被人发现,差点被崩了!别jb给我添乱了!”

“不会吧,老大,你在什么玩笑呀!”小白还以为我在打哈哈。

“谁跟你开玩笑,门外十几具尸体呢!我一身刀口,我开他妈的屁玩笑呀!”

“你怎么不报警呀!”小白知道我不是开玩笑,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开始语无论次了。“报屁警呀,警察就在外面围着呢!警车都被炸了!到不了跟前!对了,等一下,我不跟你说了!先挂了!你不要给老丁打电话,不然会害了他。”我突然想起老丁也有手机,可以给他打电话。不过电话铃声太长了,发条短信试试,希望他调成震动了。

我用女友的口气给老丁发了个短信,问他在哪?好不好!?不敢问别的,生怕被人发现了他和我有联系再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过了一会,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我一看是老丁,接通没有人说话,耳机里传来的都是边上人的哭声匪徒的叫骂声和警笛声。老丁挺聪明的,这样既不出声,还告诉我他的处境,看来他是在一楼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