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狼群>第一章岩浆山洞

第一章岩浆山洞

本书:狼群  |  字数:4502  |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08-08-04

“这地方真他妈热,老大,你接的什麽任务呀,好好的保镖任务不接,接这个不是人干的活,这他妈的哪是人来的地方呀。om”

一个穿著丛林迷彩,端着把ak74u的白人年青人对他身边的中年老兵抱怨到,一点也不顾及到说话的对像是发他薪水的“boss”。

“准星。你少费话,老大做事自有他的道理,不是我们这些小兵能理解的,虽然这个地方热了点,不过还是很有‘味道’的,别看我,小心点,别掉进热岩浆里,到时我可不拉你~~”

&14改装阻击枪的黑人。嘴里虽然、好像、似乎在为老大辩解,可脸上的表情,却暴露了他似褒实损的目的。

看了看旁边其它自己的手下脸上深以为然的表情,被称为队长的中年士兵,无奈的笑了笑,看来不解释一下,後面的士兵大有罢工的倾像,倒底是新手呀,自己以前不也是这个样子嘛,好怀念呀。

“咳!”

队长清了清嗓子:“我接这个任务也是为了我们佣兵团着想,我们刚组建,没有挑食的权力,而且……”队长用下巴指了指队前面正在确认路标的一老一少两个人“前面那两个人都是大有来头的人,他许给我的酬劳也很丰富,他们以後能给我们带来数不尽‘好活’的。大家再辛苦一下,快到了,快到了!”

听了老大的话,佣兵的好奇心一下就被挑起来了连一开始并不怎麽感兴趣的队员也围了上来,准星第一个便凑到队长脸前,好奇的问道:“队长,前面的两个人是谁呀?听你的话,你好像以前认识他们?”

“不是他们,我只认识那个长者,年青的我不认识。”队长苦笑了一下。

“他是谁?”年青人就是这麽捺不住性子。

“美国cia的……”队长顿了一下:“副局长!”

“什么?”所有人都愣住了。

cia副局长什麽概念呀?在这帮新兵脑海中转了几遍。“他这麽大的权力。为什麽要雇佣我们呀?”一个东方面孔的佣兵问道。

“估计是私事,他没和我说,我也没问!佣兵知道任务就好,至於目的就没必要了解了。尤其是他。我也不想了解。”队长又苦笑了一下。把目光投向前面一老一少两个人的背上……

“局长,到了吗?”年青人向拿著张纸条对著地图仔细查找的白发老人问到。

“应该是这里了。杰克让我再找找。还有不要叫我局长,叫我的名字”

“好的。布朗叔叔”杰克看了看局长一会半会没有找到目的地的可能,就擦了把汗,环视一下周围的环境。

科托帕希火山-世界上最活跃的火山,硫磺气体到处弥漫,长年活动的溶岩河,脚下全是刚凝结的岩浆,使劲踩一脚岩浆就从踩破的壳(qiao)缝涌出,处处都是致命的陷阱。

几年来,布朗总是要求自己和他到处跑,似乎是在追寻什麽,可又从不告诉自己,耽搁了自已的各种生意也没有道歉的意思,要不是看在从小到大布朗是唯一来孤儿院看自己的“亲人”。他老早就用武力逼供了。

这一次更夸张,跑到南美这个大战圈中不说,还跑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也不知干什麽。看看後面的佣兵,都是生手,前两天和*军的交火中的混乱,充分的说明了这点。也不知雇佣这些人干嘛“找到了,找到了!”布郎挥著手中的纸条,指著一个方向叫到。

所有人都围上来,顺著布郎指的方向看去——什麽也没有呀!

“他是不是热晕了!”准星小声的嘀咕了一声没想到布郎还真听到了,对著准星笑了笑,没说话,率先向先前指定的地点行进。

到了地方,杰克看出点苗头了,原来刚才布郎指向的地方溶岩壳和别的地方的不很一样的感觉,也只是感觉可是说不出来是哪不对,布郎看看大夥奇怪的脸色笑了笑,伸出手指向溶岩壳一插,在大夥的一片惊叫声中,一把揭下一大块岩壳,露出一个大洞口。然後,把手中的岩壳递给了杰克,自己探身走入洞中,佣兵队长紧随而入。

看著手中的岩壳,杰克才知道自己的那种感觉是怎麽回事,原来,这是块早就凝固的一片岩壳,旁边的岩壳都是刚凝固的。里面还是高温的岩浆,所以岩壳上面的空气是那种会扭曲视线的热空气,而这块後面是个洞,所以没有这种热空气,所以这块岩壳比较醒目。

“这种环境,这麽高明的掩饰手法,这是什麽地方,来这干麽?洞里有什麽?”所有人看过这块岩壳的人都冒出了这样的想法“灯!”洞里的布朗叫声,惊醒了深思中的人,其它人赶紧进洞,打开了紧急应急灯,洞挺大,但一眼就能看到四壁,布郎正在黑黑的洞壁上摸索什麽,杰克接过灯光给布郎照上,布郎似乎扳动什麽一下,洞内一震,左手边上的一大块石壁,倒了下来,露出了一扇门,吓了所有人一跳。

黑黑的金属门上有对犬科动物的牙齿浮雕,布郎看起来很激动,一个佣兵想要去摸门上的浮雕,却被布郎一把拽了回来。

“别碰它,你想害死大家吗?不想死就别动。”布郎叫到。

说完从脖子上拉出一条士兵牌,上面还有一个小钥匙,然後,把牙齿浮雕上牙膛的左边獠牙向外扳开,又把相对的下面的獠牙也扳开,门上出现一个钥匙孔,他把钥匙插进去一拧,边上弹开一个窗口,里面出现了一个密码窗和一个方形的凹槽,这时布郎的手开始有点抖动,输入了一串密码,然後,把士兵牌放进凹槽中用力一按,铁门轰的一声打开了,这一*作作的很熟练,好像他就是这里的主人,在开自己家的门一样。

布郎费力的推开了大铁门。在玄关处一摸,竟打开了电灯开关。

“这种地方竟然还有电?”杰克非常诧异。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园型的大厅,什麽也没有,佣兵团十几个人和布郎叔侄,站在这竟然不觉的拥挤,大厅一圈全是门,正对著通道的门比边上的都大一号。看上去像是个会议室。

“把门都打开!”布郎大声喊道,吓了边上的人一跳,杰克没有动只是莫名其妙的看著布郎,他看起来不只是激动了。

“哇,这是什麽……!”

“看呀,是武器,好多武器……”

“电脑,最先进的电脑……”

“这种地方怎麽还有医院?”

“妈的。这都是什麽呀,机器人??”

每扇门打开都会有一声感叹和惊叫伴随而来,布郎脸上就会多出一分满足和自豪。

“都给我回来,像什麽样子!”佣兵队长的声音震耳欲聋。

所有的佣兵都脸红红的跑回了佣兵队,准星的手里面竟然抱著把加特林四管机枪。

“队长,你看,你看,好多枪呀。里面还有,都是精品,都是改装过的!拿到黑市上都是无价宝呀!”

“放回去。再无价宝也是别人的东西!”队长一边教训不懂事的队员,一边尴尬偷瞄布郎。

布郎没有理他们,眼神一直盯著面前的大门,脸上一片桃红,手捂胸口,像是心脏承受不了他的激动。杰克赶紧去扶他可是却被他给一把推开,他整了整身上的迷彩服,一把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大家都猜测过门後面有什麽,但从大家的表情可以看出大家都没有想到。

门後面会是一张桌子准确的说是一张——插满了各式各样军刀的桌子一把插满军刀的老式桌子,各式各样的军刀,有的是大家都见过的各国部队装备的军刀,有的看上去像是自制的。足有三四百把,把一张长条形的桌子扎的满满的,而且每把刀上都挂著一个士兵牌,士兵牌上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和外面门上一样的牙齿浮雕。有的刀都锈蚀了,可大部分都还是新的一样,闪耀著寒光。桌子看上去也有很多年头了,样式很古板上面都是坑洼。

上面有两把刀最引人注意。一把是血红色的带手盔的超大号的异形战壕刀。另一把是一根样形奇怪的三棱军刺,军刺是扎在一本日记旁。日记本是那种很复古的牛皮封面上面一块黑一块红的不是知是什麽。看上去很有年头了,从外面都能看到里面的纸张都有点发黄了,布郎,一边颤抖的抚摸著桌沿,一面围著桌子转,点著桌上的刀子念著什麽,只有边上的杰克能听到他念的是一串名字,“大熊。快慢机。大巴克,小巴克。骑士。美女。小猫。快刀……”最後站在最显眼的那两把刀面前。对著夹在中间一把m9军刀说起话来:“队长。我回来了。扳机回来了。”眼泪随著声音滑落下来。

过了好久时间,布郎还在哭。杰克和其它佣兵感觉脚下的开始震动,而且越来越大,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大家都知道这意味著什麽——火山要爆发了。

“布郎叔叔。布郎叔叔,不要哭了。火山要爆发了。!火山要爆发了!”看著布郎没有清醒过来的意思,杰克没办法只好一巴掌打在布郎背上,“吧”的一下,听声音就知有多痛了,布郎却只是神情有点恍惚的抬起头看了看杰克,好像在怪杰克打断他缅怀过去时光。

“火山要爆发了!”杰克使劲在他耳边叫到。杰克的叫声和越来越强的震动让布郎回到现实中。

“喔。我知道了!不要紧,不要急!”布郎一点紧张的神色也没有。

其它的人的发青的脸色明显告诉布郎,他的安慰能起到的作用有限。

“其它人都出去吧。杰克。留下来。”

杰克本来都转身都准备走了,听到布郎的话,苦著脸转过身。“布郎叔叔我还年青,你放我一马吧……”

布郎没理他,从身上把佩刀拔了下来,将自己的士兵牌缠在刀柄上,用力扎在桌子上,然後拿起了那把三棱军刺边上的日记,递给杰克。

“拿著!别掉了。”

依依不舍的又看了一眼桌子。头一甩布郎率先走了出去。

坐在山头上大家看著从火山口涌出的溶岩和泥石流把刚才的洞口所在的山坡给埋的严严实实。大家都吸了口冷气,要是晚出来一会,大家全都要活埋在里面。

“布郎叔叔,到底怎麽回事,那是什麽地方?你怎麽知道这个地方的?谁告诉你的?里面的桌子是怎麽回事?什麽队长?我要一个解释!”杰克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浆,拔了拔头上的黑发,吐了一口泥水。发出一串追问。

布郎没有理他,只是问了一句:“日记呢?”

“我们差点死在里面,你还只想著那本日记,你要不告诉我,我就把日记本扔到山下边去!”杰克火了。

“留著吧,那是你父亲的!”

轰的一下,杰克愣在了那里。

自己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从来没有人告诉他父亲是谁,只有布郎一个人来看过他,他曾追问过自己的身世,可是布郎却只说是一个战死的朋友所托,自己也不清楚他的身世。久而久之,自己也放弃了。没想到今天,在这种情况下竟蹦出一本父亲的日记,突如而来的刺激让杰克有点接受不了。

“这只是火山爆发前的小型地震,真正的火山爆发,还要24小时之後。我们走吧,没有关系。”布郎起身向山下走去,佣兵们跟在身後,只有杰克还愣在那里。

“队长,刚才那好像也是个佣兵的基地,可是什麽样的佣兵会把基地建在这种地方?队长你认识他,那你也一定知道那是什麽佣兵团。”边上的佣兵都捺不住好奇。“

“有些事情结束了就应该让他消散在风中~~”

“老大什麽时候开始搞情调了?真恶心”

“是呀,都几十岁的人还‘消散在风中’,肉麻!”

“故作神秘!”

“……”

没有得到结果的队员们开始了一致的口伐。

“刚开始见布郎第一面,他一点都不像60的老人,可是现在我看他都有160了!”准星对著队长说。

“他的心留在了山洞中,走出来的是躯壳而已!”

回到了美国曼哈顿的家中,看著桌上的日记本,杰克一直没有打开它。他有点害怕,自已的父亲看样子是个士兵,多年来的孤单生活,让他对了解父亲这个从没见过的“亲人”感到恐惧。可是心中又有一种雀跃,一种渴望一直在逼迫他的神经。

深吸了一口气,鼓号了勇气,杰克打开了日记本。

第一页,第一行写道:“我本来只是普通的学生,过著普通的生活,一切都是那麽的平静,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和朋友打打屁,没事玩玩电脑,做一下春梦,梦想著有一天有一位美女从天而降嫁给我这个平凡的小子,平淡而美好。一切的一切都随著那一天的到来一去不复返了。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我20岁生日的前一天。1999年4月30日。那天很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